[置頂] 活動公告

刊物清單:

2018夏 
【博多豚骨拉麵團】【CWT49】馬場林小說本《不知花落事》

2013春 
【宇宙兄弟】【CWT33】日六小說本《仰星角》(完售)

2011夏 
【青驅】【CWT28】雪燐小說本《左手心,右手背》(完售)

2010冬 
【APH】【CWT26】 親子分小說本《給親愛的小鎮》(二刷加印/完售)

2010夏 
【APH】【CWT25】親子分突發小說合本《蕃茄執事》(完售)
【大振】【大振ONLY】 和準&島利小說本《別來無恙》(完售)

2010春 
【大振】【CWT24】島利漫畫+小說合本《Perhaps I am in love ?》(完售)

2009冬
【APH】【APH ONLY】親子分小說本《思慕陽光》(完售)



《過往場次參加資訊》下收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 不知花落事 03 完

#作品背景時間點落於原著小說第三卷後
#自我流設定與解釋/私設腦補注意
#目前追台版小說的進度,也許會與未出版原作劇情衝突><"


  「吶,你會害怕作夢嗎?」

  殺手站在血泊之中,周遭橫倒五具屍體,每具屍體幾乎都是刀刀命中要害。現場只剩下三名瑟瑟發抖的青年,無處可逃的他們,只能驚恐看著殺手朝自己走近。
 
  「你會害怕作幸福的夢嗎?我在想是否跟吸毒有點像,但又不太像,吶,吸毒應該不希望醒來才對,但我不是--」殺手自言自語。

  溫熱的鮮血自鋒利的刀尖滴落,那把不起眼的小刀剛剛轉瞬奪走性命,甚至有人連哀號都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胸膛被貫穿。

  殺手的語氣平淡就像是閒聊天氣般,他站在其中一位青年前,那位青年立即跪下痛哭求饒:「拜託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都給你。」殺手輕笑俯身劃破他的喉嚨,「你明知道,有些東西失去了不可能再擁有。」

  殺手轉身面向另外兩個人,攤手狀似無奈笑道:「我現在很睏,所以陪我說說話吧。」他將刀指向另外一名青年的咽喉,下秒揮刀貫穿。

  「我不想入睡,但也不想清醒,你說還有比這個更愚蠢的嗎?」殺手自嘲的笑,被突來的槍聲掩蓋。

  第三個人未坐以待斃,他藏起了手槍,終等待到殺手鬆懈的那一刻,便立刻擊發所有的子彈,殺手大意沒有閃過第一發攻擊,子彈擦過白皙的頸部留下汩汩鮮血,但其他攻擊都被閃避,殺手看向最後一個人,漠然揮下刀讓頭與身體分離。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 不知花落事 02

#作品背景時間點落於原著小說第三卷後
#自我流設定與解釋/私設腦補注意
#目前追台版小說的進度,也許會與未出版原作劇情衝突><"


  無盡的黑暗之中載浮載沉,耳邊僅有淙淙的細小流水聲,肌膚感受到微冷的觸感。自遠方突然傳來的聲聲輕喚,他認不出是誰的嗓音,那個聲音不斷重複呼喚自己。

  「哥、哥哥!--」

  朦朧的光影晃動,眼前的黑暗逐漸清朗,林緩緩睜開眼,面前長桌上擺放冒著熱氣的味噌湯和烤鮭魚,對面的棕髮女孩正以擔憂的眼神望著自己:「哥哥,最近工作太忙了嗎?」
  而女孩旁邊的婦女則是一笑:「貓梅,吃早餐別吃到睡著了。」

  林楞楞望著眼前的兩人,腦中混亂不已,儘管兩人是如此熟悉,但搜尋記憶卻只有一片空白。
  許久,他才以不確定的語氣開口:「僑梅?媽?」
  母親燦笑敲敲他的頭:「貓梅,作夢也別把自己的妹妹跟媽媽給忘了。」

  模糊朦朧的記憶終於遲一刻浮現,過往發生種種的回流。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 不知花落事 01

#作品背景時間點落於原著小說第三卷後
#自我流設定與解釋/私設腦補注意
#目前追台版小說的進度,也許會與未出版原作劇情衝突><"


  「辛苦了,那麼委託就完成了。」
  「謝啦,老爹,我要一碗拉麵。」

  馬場回以微笑,源造送上一碗熱騰騰的拉麵,他舉筷享用,當濃醇溫熱的湯頭緩緩入喉,今日的辛勞也煙消雲散,辛苦工作後品嚐的拉麵總是美味加倍。

  源造突然開口問:「你今天負責去買東西啊?」

  他腳邊放著兩個半透明塑膠袋,裝滿衛生紙、廚房紙巾、茶葉、牛奶等各式日用品,提著塑膠袋的馬場實在不像是剛結束委託的殺手,比較像結束限時大搶購採買的家庭主婦。
  馬場報以無言苦笑,不知該感嘆時間流逝,或該唾棄人終究是因麻煩而遷就,遷就最終習慣的生物。與林相識至今,在球場上好不容易培養出些許默契,而室友的家事分工也在多次吵鬧後定案,林負責打掃跟洗衣服,馬場則是負責採購與偶爾負責三餐。

  源造微微一笑,那微彎的唇角不是嘲諷或調侃,而是曾從事相同職業的人們才能夠明白,有人為你勾選超市特價傳單,不厭其煩叮嚀要記得買特價的衛生紙,在家裡等候你歸來,那是他們難以擁有的平凡事物。

【Wild Adapter /久保時】Special Day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四月一日賀文後續,建議先閱讀 /上班族AU



  結束今天的工作,他換下圍裙與制服,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點起一根菸,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夜幕低垂,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他才會緩緩站起身,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

  日復一日,在都市間移動,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他會向前一步,向這世界揮別。

  --直到那一天前。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揚起淺淺的微笑。

  「久保ちゃん ?」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

  「今天的晚餐,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想要吃什麼?」明明沒有必要,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

  聽見晚餐關鍵字,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我想吃泡菜冷麵!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啊啊!課長!我在跟客戶講話!那個我待會就處理。」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好想吃泡菜冷麵喔,久保ちゃん,我今天還是會加班,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太晚的話不用等我。」

  久保田苦笑,適逢公司的旺季,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

  「好的,會幫你留宵夜,工作加油喔。」

  不想害對方挨罵,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
  久保田站起身,捻熄了菸,伸伸懶腰,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低脂牛奶也快見底,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

  景物依舊,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
  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活過一天又一天。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緩步向前,一步又一步。


  電車進站的月台、拉下圍欄的平交道、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都只是回家的路。

  回家,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