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至˙練習題

【YOI/奧尤60分week10】末日前夜

#CP:Otabek Altin xYuri Plisetsky
#奧尤60分創作:Week4指定題目「末日前夜」
#活動來源:奧尤60分創作



  奧塔別克的朋友們前幾天來玩時留下不少DVD,不知是否為朋友的惡趣味,影片全是喪屍末日題材,從經典喪屍電影《活人生吃》、《28天毀滅倒數計時》到近年來新拍的《末日之戰》、《屍速列車》,各類喪屍末日電影一應俱全。

  難得悠閒的午後,兩個人宅在家,觀賞一部又一部電影。
  尤里坐在專屬的電影座位--奧塔別克的懷裡,愜意地靠著對方的胸膛,奧塔別克則從後環抱尤里,不時抽出手為尤里拿放在櫃子上的零食。

  窗外陽光燦爛,屋內迴盪連綿槍響、活死人低吼,以及主角們逃命的慘叫聲。

【Wild Adapter /久保時】手作便當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上班族AU



  時鐘指向十二點,幾個同事準時自動湊到他身旁,期待的閃亮眼神聚焦在他手中的便當盒,對此時任只有感到滿滿無奈,在大家催促之下打開,立即獲得滿堂喝采。

  柔軟黃澄的玉子燒、炸至金黃色的炸雞塊襯著綠色生菜、翠綠蘆筍搭配起司和培根串起,做成小巧入口的尺寸,保溫瓶還裝著熱騰騰的味噌湯,營養和美味兼顧,讓人食指大動。

  「哇,你女朋友真的超愛你耶,這便當一看就知道花了許多心思準備,而且--唉唷~~討厭啦。」同事語末故意拉高音調,用手肘用力推了推自己,時任看見白飯上用海苔細心拚成「親愛的,工作加油」的字樣時,他簡直想挖洞把自己埋起。

  同事趁機偷夾了一塊炸雞塊,放進口中咀嚼:「好吃!這炸雞塊明明和便當店賣得差不多,為什麼特別美味呢,話說你之前都在公司附近的便當店買午餐,還常跟那名便當店小哥聊天?但現在有愛妻便當,不知道便當店小哥會不會哀嘆失去一位客人吶。」

  「這個嘛、哈哈、應該不會吧。」時任躲避話題,低下頭專心吃便當,畢竟實在很難解釋有點複雜的狀況。

  結束吵吵鬧鬧的午餐時光,大家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時任發現LINE的新訊息通知。
  
  『回家記得去買衛生紙,今天晚餐想要吃什麼呢?(^o^)/』

  『還想吃炸雞塊!天氣變冷了也想吃火鍋,上次草莓果凍也好好吃喔。』
  
  電腦螢幕映照出自己傻笑的模樣,時任趕緊收斂表情,環顧四週後慶幸沒有人注意到自己,他用力拍拍雙頰,下午該好好加油,目標準時回家。

【YOI/奧尤】Happy Birthday

  莫斯科凜冽的風仍未止歇,他望向窗外那株大樹的枝椏,末端已萌芽小小的綠意,不畏強寒挺立。
  他永遠記得,每年的三月一日。

  第一年,在醫院瓜瓜墜地,他顫抖握住那雙好小好小的手。
  第三年,學會喊爺爺跟皮羅什基,成天最喜歡抱著他喊這兩個詞,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叫做皮羅什基爺爺。
  第七年,開始離家參加國家培訓,哭著吹熄蠟燭說要把三個願望都來交換爺爺在身邊。

  往後的無數年,就如同家中那根每年記錄身高的老舊木柱上的清晰刻印,他只要輕輕地撫摸,就可以回想起每年的那個日子。  

【YOI/奧尤60分week4】情書

#CP:奧塔別克x尤里
#奧尤60分創作:Week4指定題目「情書」
#TAG:交往中/一口小甜餅
#活動來源:奧尤60分創作



01.Love Letter

  (被撕下的作業簿一頁,紙飛機的折線痕跡)

  天殺的!我根本不知道百合花裡有那鬼玩意。
  還真謝謝你的毛毛蟲花束,讓我成為第一個在舞台上放聲尖叫的愚蠢首席。


  (橡皮擦可擦去鉛筆字跡,但擦不去憤怒使力而所刻下的咒罵字痕)

  是我的錯,拜託別生氣,我願意做任何事來彌補。
  我就是討厭你沒轍就道歉的這點!


  (討厭,被重重加上好幾條底線,並用紅色圈圈大大框起)

  紙條再傳下去,老師就要發現啦。
  我要一封情書。


  (連續三個問號,最後一個問號特別放大,表示看得懂卻不想明白的意圖)

  親愛的首席,妳就不能選巷口的冰淇淋嗎?
  冰場王子,你該不會以為我跟那些花痴女,隨便你一個微笑就打發了吧


  (暴風雨後放晴的天空,如蝴蝶優雅飛揚的字跡,盈盈笑意於字裡行間流露)


  就算歲月更迭,你我分別,你的愛也將如初。
  我要一封永遠的情書。




  (--妳擁有了嗎?永遠的情書)




【YOI/奧尤60分week3】檸檬糖

#CP:奧塔別克x尤里
#奧尤60分創作:Week3指定題目「青春期」
#原作時間線延伸,奇幻小設定
#活動來源:奧尤60分創作
#BGN:《WE WERE YOUNG》mashed-up by AnDyWuMUSICLAND


  場景布置,是我每次工作的重要前置作業。
  
  我通常會選擇巷口轉角的普通咖啡館或隨處可見的速食店,因為這是一般人最熟悉的角落,但閱讀此次個案資料後,我靈機一動選擇可品嘗俄羅斯紅茶的小茶館,還特別找來俄羅斯傳統茶炊,以及各式手作果醬。

  「歡迎光臨。」我向著門口微微一笑,迎接初次到來的貴客。

  金黃髮色的少年推開門,他綠色眼眸先是疑惑地掃視各處,直到發現站在吧台內的我。

  「你不是維克托。」少年從最初的嫌惡轉變為警戒瞪視,不肯再靠近。
  「對,我不是他,我只是藉由這個形象出現,因為你對於這個人的情感很複雜,讓我覺得非常有趣,不單是渴望一戰的對手,也是最大挫敗的來源,但也懷抱著高度的憧憬與景仰......」
  我微微一笑,暗自佩服少年的觀察力,潔淨玻璃窗反射出我的身影,身穿服務生的銀髮男子正淺淺一笑。

  「你到底是誰!」 少年彷彿被戳中痛處的大聲怒吼。
  「別這麼大吼大叫,我是你們人類口中的神或惡魔,甚至也可以稱為上天的存在。」

  我置若罔聞,巧手溫壺後沖泡,如果我這麼輕易被小流氓給嚇唬,這份工作也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