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

【GK/後達】我只在乎你


■11月22日 夫妻日賀文


  「自從1988年,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宗旨在於促進夫妻恩愛與家庭和睦,至今年已經舉行超過二十年以上……每到這天,結婚的新人比平日增加三成,而今年的好夫妻年度大獎又會是……」

  嘶嘶的聲響乍起,他才緊急拉回漂流遠方的意識,鍋爐上沸騰的水差點溢出,後藤手忙腳亂地將鍋蓋打開。
  聽著辦公室裡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原想讓沒營養的搞笑節目讓自己清醒點,但顯然沒有起作用。後藤忍不住嘆氣,說到夫妻日,三十九歲單身的自己,這個日子總會被拿出來被消遣一番,想必早上會長又會笑著問他要不要相親。

  凌晨兩點整,連續加班了好幾日,深夜的球會辦公室,僅僅有一盞小燈亮著,他站在昏暗的茶水間,忍耐著排山倒海來的睏意。
  伸手將電磁爐轉為小火後,他低身翻找小冰箱裡可當配料的食材,食堂大嬸留下來的炒豆芽一碗、午餐便當剩下的醬炒豬柳條一盤,以及不知哪來的蔥花一小碟,成為了今晚宵夜的配角。

  撕開兩包札幌一番味噌拉麵的包裝後,先將調味包倒入碗中備用,再將麵條放入滾水中,依序將炒豆芽菜與醬燒豬柳豪邁的加進湯中,裊裊上升的溫暖白煙中,儘管是用剩菜所組成的雜燴拉麵,那飄散的香味仍讓人食指大動。

  等待烹煮的片刻,他則倚在辦公室的門旁看著電視,夫妻日的特別節目似乎是邀請結縭五十年的夫妻上節目,暢談多年來的相處點滴。

  總忘了把襪子翻過來、早餐沒有納豆就會發牢騷、記不得可燃垃圾的時間──電視裡的那位老婆婆,細數著從一日早晨到就寢的瑣碎小事,在全國觀眾前公開老伴糗事,老爺爺嚴肅的板著面孔,卻始終沒有放開兩人相握的手。

  那樣的畫面,讓他一瞬間的失神。

  後藤快走回茶水間,拿出僅剩最後一顆蛋,天人交戰僅短短幾秒,他嘆了不知是今天的第幾口氣,將蛋放進了不屬於自己的那個碗裡,金黃色的蛋黃,閃爍著刺激食慾的光芒,撒上蔥花,完成。

  他向迴廊的那一端喊道:「達海──麵煮好囉──」,不一會就有個人揉著愛睏的雙眼,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門,自動坐到會長的椅子上,後藤將有蛋的那碗泡麵放到對方面前,並遞過餐具。

  對方拿起筷子和湯匙,不客氣的大快朵頤,嘴裡還咬著麵條、口齒不清的問:「你在看什麼節目啊?」
  「呃沒有啦、夫妻日的深夜特別節目,就是1988年時,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好像是要促進夫妻和睦之類的。」中途不小心結巴,他嫌惡這自我意識過剩的行為。
  只見達海完全不感興趣的模樣,完全預料中的情況,後藤苦笑在達海身旁坐下,喃喃說道:「我只是在想……與一個人廝守終生,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的確蠻難想像是什麼樣的日子,畢竟可要看一個人的臉看五十年吶。」達海不管湯汁飛濺,逕自呼嚕呼嚕吸著麵條。
  「喂喂!達海你把湯汁滴到公文上了啦,明天會長又要唸了。」他皺眉拿著衛生紙替對方善後,趕緊把四周的文件拿遠些。
  「所以呢,有答案了嗎?──還是我告訴你?」達海滿足的放下筷子,揚起嘴角問,而這笑容像是知道比賽逆轉的關鍵,只等著敵方自投羅網的得意模樣。

  後藤瞇著眼思考,想到日後或許會被對方藉此來恥笑,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個交易划算,但不管同樣的情況發生多少次,他最終還是放棄的開口問道:「告訴我吧。」

  「哈哈,就是到了五十歲的時候……也還要替我煮泡麵啊,後藤。」

  說完,達海笑著把一半的蛋放進他的碗裡後,大大打個哈欠,說吃飽睏了,逕自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像是隻找到回到家的貓,悄悄闔上眼,安然且滿足地睡去。

  電視的特別節目已到了尾聲,撥放的片尾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旋律繚繞,低訴著那雋永的美好,無論時光匆匆流去,只在乎一個人。在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時光就這樣過了,只待他們白髮蒼蒼,唇齒動搖,驀然回首之際才會發現,原來已經攜手走了這麼遠。

  後藤低頭凝視那人輕覆上的手,不禁笑著自己的煩惱多餘。

  閉上眼幾乎可以想見,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後的他們。
  無論平淡或不凡的時光,依然相守的模樣。



20121125 PM1130

「後藤,那不是老公,那是老媽子。」為打完這篇文的唯一感想。

半夜吃泡麵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自我流的泡麵煮法就是把冰箱可用的剩菜丟入鍋中,然後打入一顆蛋,熱呼呼的麵拌上蛋汁是絕讚的美食。

我是認真地想要寫六十歲的他們(爆笑
原本想用日文的歌名,但無奈字數限制,只好很害羞的直接用中文歌名了XD

最後謝謝所拉給我的生日賀圖!!被閃到我都哭了。

【CWT30】GK後達無料小說《月光與野貓》

宣傳圖_3

書名:《月光與野貓》
配對:後藤x達海
作者:貓印
判別:A6/16P/黑白印刷
場次:CWT30 兩日皆在E67

我真的覺得自己瘋了,居然還是爆肝寫完。
證明只要有愛,什麼都可以辦得到吧(爆笑
小小的A6本,對不起我好迷戀A6的尺寸,因為印刷廠牛皮紙印完了,所以是用米道林。
歡迎大家拿取!監督監督(廚)~

20120207 上傳全文

【GK/後達】一夜兩方

TV#09&COMIC#34衍生


  Goto.

  僵持對峙,兩人對望眼神,車外同時傳來不斷加大的惡意鼓譟。

  「真是拿你沒辦法,那麼我就躲起來了喔。」
  他說完話轉身,算是勉強接受自己的提議。

  「小心不要惹毛他們被揍了……後藤。」擺擺手,補上最後一句。
  後藤深呼吸一口氣後走下巴士,示意松原先生趕緊上車,司機接受他給的指示,趁著自己絆住這些人時趕緊離開。
  當球迷們看到球隊的巴士駛離後,憤怒瞬間被推上最高點,他勢單力薄,孤身站在憤怒群眾中央,甚至有幾個不滿的人開始伸手推擠,面對被憤怒淹沒理智的人們,他仍無懼的大喊,「達海一定會改變ETU!達海一定會讓ETU有所成長!下一場比賽絕對能取勝!」
  那是他堅定不移的信念。
  那是他可以花不只一個晚上,也要讓全部的人相信的話。

【GK/後達】春料峭


  「我總有一天會拜託醫護室把冰箱鎖起來。」
  「好啦……你就把剩下來的通通拿去吧。」那人有氣無力指著角落的紙箱。

  自從後藤發現達海時常拜訪醫務室,為了不是看診而是冰箱裡的冷飲和冰棒後,他總忍不住會碎唸對方幾句,當然對方完全沒有聽進去的打算,這場拉鋸戰持續至今,此刻,他難得沒有聽到不滿的喝止。男人從棉被探出頭來,鼻子因為感冒而紅通通,雙眼濕潤,展現難得的合作態度,後藤忍不住緩和語氣說道:「春天天氣變化大,很容易感冒,尤其你又這麼愛喝冰的。」

  達海擺擺手,示意他不用再講下去了,嘶啞著聲音回答:「我現在頭好痛……你就把剩下來的飲料跟冰棒都拿去吧,我發誓我再也不吃了。」後藤當然不相信,只當作是生病而說的氣話,但真的把飲料都搬出房間,還將蘇打冰棒分給隊員,達海居然還是沒有出聲阻止。

  「你就好好休息吧,今日的練習我已經委託松原先生幫忙了,還有不准看比賽影片了。」後藤將DVD播放機拔掉電源,並把影片光碟收進箱子封起。
  「是是,我今天會當一個乖小孩。」達海嘟噥著說完話,拉緊棉被,側過身沉沉睡去。後藤伸手輕觸這人的額頭,體溫仍很高,看來這次流行性感冒真的很嚴重。有里走進房間,擔心望著床上的達海問:「監督有好一點嗎?這是醫生開的藥,她說吃完飯以後再吃藥。」

  「應該有好一點吧……?」後藤接過清粥,有些遲疑的回答。
  ──只是現在這樣安份的達海,著實讓他感到不習慣。

  後藤在半小時過後將達海搖醒,有里已經準備好清淡的白粥,他扶著這位病人倚靠在自己的肩膀,用湯匙舀起白粥吹涼,再小心翼翼地餵對方進食。除了這人生病的模樣讓他有些不捨之外,後藤也疑惑起現在的狀況,達海總嫌太過清淡的白粥,居然乖乖地吃完,連一句抱怨也沒有。
  用餐完畢,達海向有里道謝,還誠懇地感謝她過去包容自己的任性,現在不只後藤覺得不對勁,連有里都瞠目結舌在他耳邊低語:「該、該不會是監督吃錯藥?!還是燒壞腦袋?!今天怎、怎麼──」

  太奇怪了。

  松原先生來探望時,才進去沒幾秒就嚇到衝出房門外,抓著他的手臂驚恐地問:「監、監督居然沒有叫我阿松,他居然有禮貌稱呼我松原先生!監督的病有那麼重嗎?!」後藤趕緊安撫差點掉眼淚的松原,更加確認其中必有問題。

  後藤處理完公事之後,再度回到達海房間,望著床上吃了藥睡得很熟的男人,他拿起濕毛巾擦拭對方出汗的額間。鬧鐘發出滴答的響音,有里要跟會長討論到十點多才會歸來,房間只剩他們兩人,後藤端詳那安靜的睡臉好一會,正想替他蓋好棉被,就見到達海突然皺起了眉。
  「把你吵醒了嗎?」
  「沒有……我吃藥好很多了。」似乎還未完全清醒,講話帶有濃濃的鼻音。
  後藤倒一杯溫開水,將藥丸和水杯交付在達海手中,望著他安靜把苦澀的藥丸吞下的模樣,終忍不住開口:「我說你呀……」  
  「我沒有看比賽影片,也沒有喝飲料,也把練習計畫交代給阿松囉,還吃完難吃的清粥。」達海似乎早料到他的問題,伸出手指認真地數著今日遵守的事項。

  「──就是因為你今天乖的太異常了。」
  一不小心,後藤就脫口而出的真心話。

  「乖一點不好嗎?我難得也想當一個乖小孩呀。」
  達海揉著微紅的鼻子,突然綻開的笑容。

  後藤有時候搞不懂這個人說的話是真心還是謊言,無所謂的態度使人既生氣又無奈。當意識到這是個陷阱已經來不及了,他不知道該如何擺出生氣的姿態,倒是病人的精神似乎越來越好,一抹狡詐在他眼底閃逝,似乎正期盼自己的回應。

  後藤似乎下了某個決心,轉身走出房門,回來時手上多了一罐飲料,包裝鮮紅底色加上白色字體,是達海喜歡的可樂牌子,他舉起手無奈地問:「要喝嗎?」
  「唷,不是某個人要沒收我全部的可樂跟冰棒嗎?~」
  微微嘲諷的語調,達海的神情昭然若揭,不加掩飾的嘴角弧度,早已溢出笑意,後藤大嘆一口氣,主動把可樂的拉環拉開,投降般說道:「拿去喝吧。」
  達海立刻接過可樂,仰頭暢飲,氣泡飲料的咕嚕咕嚕聲響,後藤幾乎確定這一切發展都在這人的掌握中,故意做出將大家弄得人心惶惶的舉動,挾帶那麼一點點的報復心,在心中竊笑邊欣賞自己的不知所措。

  達海舉起可樂空罐,彷彿向他致敬般。

 「後藤,Happy April Fools' Day。」
  四月一日,愚人節快樂。

  ETU的監督的微笑燦爛得像比賽結束、哨聲響起,比數最終逆轉獲勝的那刻。對於得了重感冒還不惜想要捉弄他,就為了看自己困擾又疑惑表情的男人,ETU的經理只有舉雙手投降的份。

  最後,後藤突然將棉被蓋回還沾沾自喜的男人身上,在對方尚未防備之際,附帶上自己用力的擁抱,體溫跟厚棉被,明顯過熱的保暖措施讓達海連番抗議和掙扎──但這就是感冒還喝可樂的代價。

  即使被捉弄了,這樣也心甘情願一點。




20110403 AM0059

  愚人節快樂!!(誤
  這篇本來是愚人節賀文,結果一不小心就真的變成愚人節的玩笑,遲到今日才發上來,大家請假裝今天還是愚人節吧(笑)不知道為什麼寫這兩隻很容易灑糖,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打翻糖罐。

  逆轉監督台灣開播囉,請轉時收看XD

【GK/後達】春爛漫

  後藤一抵達俱樂部,就見到有里氣沖沖向他抱怨,為ETU盡心盡力的公關今日明顯被激怒,拍著桌大罵:「單身過情人節已經夠悲慘了,不要讓我已經夠悲慘的情人節更加悲慘!」
  回憶起剛剛路上所見的景致,後藤原本還疑惑為何滿街都是手挽著手的情侶,直到現在才恍然發覺今天是什麼節日。有里似乎察覺到他的遲疑,嘟噥著嘴說:「我今天要跟朋友開單身派對,不好意思麻煩後藤先生幫我把這幾件事告訴監督吧。」他安撫怒氣未消的有里,邊苦笑保證會好好地訓斥那人。

  「有里──我的晚飯呢──」遠遠地就聽見從半掩房門傳出的叫喚。
  「你就是這樣才會惹有里生氣……」後藤嘆口氣,走進房間。
  「情人節又關我的晚飯什麼事。」似乎聽見自己跟海里在走廊上全部的對話,達海不滿的回應,回頭就繼續盯著比賽影片。
  「情人節……沒什關係嗎?」最終,他還是忍不住問出。
  達海打了一個哈欠,微彎著唇角,回首笑道:「後藤你該不會想去水族館?還是去看電影?」舉出的都是雜誌上調查高中生約會的浪漫首選,但由這人的嘴巴說出,還故意晃了晃八成是有里遺落的情人節約會特刊,擺明就是在取笑。
  想想如果這人真的有什麼特別的計畫,那才是一件可怕的事,或許因為早已認清事實,後藤心中倒沒有多少失望。

  「看這麼久螢幕對眼睛不好,休息一下。」直接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後藤催促達海趕緊起身,他知道看似漫不經心的人是多們麼專注在球隊上,往往熬夜觀看比賽紀錄。
  「還差十分鐘就結束了。」僅管口氣有些抱怨,達海還是乖乖地讓後藤圍上圍巾,穿上從雜亂的房間裡挖出的綠色大衣,確認一切準備完畢,他們才打開門走出。

  時令悄悄流轉,絢爛櫻花短暫的綻放,那樣的美麗往往讓人為之目眩。街道兩旁的櫻花樹已全然盛開,粉色花瓣隨風吹舞,路燈故障不時閃爍的光,照在兩人長長的影子上,他們走進便利商店買了兩瓶啤酒和食物,路途中斷斷續續地聊著ETU,話題中斷的沉默也毫無不自然的感受。

  後藤突然噗哧笑出,達海皺眉問幹嘛突然爆笑,因為他實在無法想像跟這個男人到那些時下約會的浪漫景點,不管是水族館也好,看電影也好,兩人除了站在綠色的球場上,或許只適合像現在走在夜櫻綻放的紅磚道。

  聆聽不遠處的細微流水聲,最後兩人選擇河堤旁的長條木椅,達海坐定位後立刻打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拿出便當和啤酒,不客氣的開始大快朵頤,雞塊便當的香氣,讓附近的野貓都聞香出現。
  那隻黑色的野貓警戒的站在遠處,不敢貿然靠近,達海從便當裡夾出一塊炸雞丟置地面,笑著開口說:「笨蛋,要填飽肚子才有力氣戰鬥啊。」野貓才小心翼翼地走近,吃完食物後,不一會就安順地抬起頭讓達海撫摸,喉嚨邊發出舒服的呼嚕聲。

  後藤將發生的一切收在眼底,感嘆達海那份特殊的才能,回憶相識至今,他始終望著這人的背影直到現在,離開多年的男人總算回歸ETU,即將在日本足球界掀起一陣風暴,而他也會站在這人的身後,給予最大的支持。

  發現有一枚櫻花瓣飄落對方肩膀,後藤伸手想要撿起,達海剛好抬起頭,視線相交的一刻,他順著身體自然的動作,傾下身,輕吻這個人。
  唇相抵著,彼此試探,溫熱而逐漸絮亂的氣息,許久兩人才分離。
  那瞬間似乎感到一絲不好意思,達海低頭搔搔頭髮,下秒立刻就恢復平常的模樣,壞心眼的笑問:「情人節這樣就夠了?」
  「喂喂,有里說你明天的行程很滿……」即使他無奈地說道,但環上後頸的雙手,微微加重力道,似乎要他趕緊閉嘴。溫熱的吻再次遞上,吹起的夜風帶著櫻花的芬芳,後藤閉上眼,如果做不到拒絕,乾脆就沉溺其中吧。


  這一季,春爛漫。





  END.


  這是收錄在CWT27所拉的GK本插花,秉持著推廣的精神所以發上來,好啦XD,其實是因為剛剛發現有人因為GK文來搭訕,與所拉共同激動之下,我決定發上來。發完文就要乖乖回到論文的世界,希望我能安然渡過最忙亂的三月和四月(合掌),那個時候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