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之驅魔師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7 END

07. A Thousand Winds

  神究竟去了哪裡?

  若這個世界有惡魔的話,那也應該有神。
  ──祂在那裡?祂有沒有聽見我的禱告?


  對空中鳴槍的震天聲響,將棲息於周圍樹林的鳥群給驚飛。燐停下接近的腳步,雪男雙手止不住地顫抖著,除了槍枝冰冷的觸感和黏附在肌膚上的冷汗,好像除此之外的感覺都喪失了。他試圖緩和呼吸,往後退幾步,乾啞的說道:「讓我自己靜一靜……」
  「我怎麼可能放你現在這樣一個人啊!」燐立刻拒絕,但雪男完全不理會少年的叫喚,直覺告訴他自己必須立刻逃離這裡。

  心臟的跳動、記憶的溫暖、冰冷的視線。
  一切都是可以被惡魔創造及支配,而他居然毫無抗拒的被收買了。

  踏著搖晃的步伐來到這裡,用力推開大門。
  空蕩昏暗的室內,眼前是白色大理石堆砌的信仰象徵。正十字學園中央的白色大教堂,一棟宏偉高大的建築,哥德式高聳塔頂,大理石拱門上有著精緻的鑲嵌彩繪和浮雕。在晦暗月夜之下,教堂高處的玫瑰窗透進一抹黯淡的光,長椅前方的牆上,高掛著垂憐人間的雕像。

  祈禱話語墜入無際的黑暗,乾澀喉嚨無法開口,究竟該信仰何處?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6

06. The back of left hand and right palm

  「燐那傢伙看起來有些寂寞呢。」

  爸爸笑著說,像是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秘密。兩人趁著下午休息的空檔,拿出前天別人送的和菓子,在餐廳裡邊喝茶邊享用。雪男放下寫到一半的地址和清單,尚未整理完的紙箱堆在餐廳角落,需要收拾的雜物則佔滿桌子的一角。
  「啊?哥哥不是都是那個樣子嗎?」看起來一樣笨,他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呵呵,我可是你們的父親喔,當然看得出來。這是你們兄弟倆人第一次分開吧,雖然你們兩人個性差這麼多,但從小到大都在一起不是嗎?」爸爸微笑說完,舉杯啜飲熱茶,他只能跟著埋首喝茶,不知該回應什麼才好。

  對於爸爸的話,雪男某部份並不否認,最近哥哥真的有些奇怪,前幾天在公園裡,突然說出那一席奇怪的話,久久懸在他心上未解,卻無法理解在意的原因。最近自己的意識偶爾會陷入一陣恍惚,像是突發性的失去記憶,恍然回神後卻又記不起發生的事,像是遺忘了很重要的東西。

  「呼啊~~好像還睡不太飽……啊啊!你們居然先偷吃了!」少年散漫的抓著肚子走出房間,一看到他們在吃和菓子立刻大呼小叫。
  「我們不是偷吃,是正大光明的吃!哈哈哈,你再不來我們就要吃完囉。」爸爸故意當少年的面連夾三個和菓子放進嘴裡,作勢就要把他的份都吃光,燐快速抄起筷子,把剩來的和菓子通通塞入嘴裡,然後馬上哽在喉嚨裡的狼狽蠢樣,讓雪男和爸爸相視一眼,毫無同情心的大笑起。

  習以為常的生活即將結束,自己明明不是去多遠的地方,回家的機會也不少,但內心為何有種即將遠行且不再歸來的錯覺?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5

05. If one day……

  候補生的認定測驗順利結束,縱然沒人說出口,但一想到可以結束從早唸書到的日子,都覺得慶幸不已。小氣巴拉的理事長請大家吃文字燒慶祝,驅魔塾一夥人嘴上抱怨,還是吵鬧地在小店裡開心點菜,這是驅魔塾某一日的和平風景。

  團體合宿後,除了班上那兩名獨行的人物以外,燐跟班上其他同學熟捻了些。勝呂見到他還是沒啥好臉色,但像達成某個程度的和解,相同目標的兩人允許了對方的存在,而至於志摩廉造和三輪子貓丸這兩位則早已接納了他,若碰到什麼不懂的問題,兩人都樂於幫他解答。

  上起課來還是頭昏腦脹,現在的燐總算熟悉了驅魔塾的生活。

  「日子過得好快唷……」光影透著葉間晃動,他不禁感慨的說。
  「對啊,感覺一眨眼一個學期就過了。」穿著和服的女孩也笑著同意,今天難得驅魔塾提早下課,想學著貓兒貪圖午後溫暖的陽光,找到一片有樹蔭的草地發呆,沒想到和勝呂他們三人不期而遇,原來大家都有同樣的想法。

  眾人在校園內找到合乎理想的草地,一棵高大的榕樹遮蔽豔陽,燐見到草地就迫不急待的撲上,在午後陽光大字形躺在草地上實在太誘人了,其餘三個男生都跟隨燐的動作,廉造甚至整整滾了草地一圈,才滿足的就定位,詩繪美則苦笑婉拒躺草地的邀約,一群人仰望藍天浮雲,享受難得悠哉的午後。

  「雖然說通過候補生測驗就可以接任務了,但是聽那些任務的內容,根本就是把候補生當成雜工嘛。」
  「沒辦法,誰叫我們是最底層的驅魔師候補生,自然只能做這些工作嘛。」
  「你被分配到哪個?我接到的是去多魔川採集囀石。」
  眾人閒聊的片刻裡,詩繪美注意到沉默的少年,她擔心的詢問:「燐,你還好嗎?最近常看到你在失神呢。」
  「奧村那傢伙八成又在發呆了吧?」勝呂冷哼的說道,被指名的少年沒有像平時立刻爆走反駁,他繼續仰望湛藍的天空沉默。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
  許久,少年才吐出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一句話。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4

04. A doll, which has heart

  「哥哥,你真的是危險人物耶……」虛脫的坐在椅子上,雪男深深嘆了一口氣,燐歪著頭似乎無法理解事情的嚴重性,惡魔尾巴左右搖晃。

  奧薩珈之鑰,這被正十字騎士團視為高度危險的東西居然出現在這裡。

  燐一臉不解的問:「啊?這個很危險嗎?」
  這東西何止危險,這是正十字騎士團尋找許久的物品,據說一百年前遭竊之後,就輾轉流於物質界各處,每次的出現往往都出現不少死傷。

  而奧薩珈之鑰,就是奧薩珈致死夢境的入口。

  為什麼這樣危險的東西會在爸爸手裡,然後爸爸又要崎坂神父轉交給哥哥?……接連而來的問題讓雪男疑惑不已,目前只能勉為其難地推斷鑰匙上浮現的黃金紋路代表惡魔吸收了新的力量。
  「哥哥!該不會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吧!」雪男急忙抓著那人檢查,燐一臉莫名其妙答道:「沒有啊,我剛剛只是做了個夢而已……倒是你的罰寫快害死我了啦!」說到憤怒處更加燃起怒火,卻只能沒膽的縮小音量說道。

  「我明天會把這個東西呈給上層!這種危險的東西,絕對不能留在這!」
  「喂喂──這是爸爸給我的東西,誰准你拿走的呀!」話說完,燐就趁機搶走他手中的鑰匙,還立刻藏至身後,雪男想搶回卻被亂揮的惡魔尾巴妨礙。
  「你還不懂這個東西的危險性嗎?搞不好會鬧出人命!快點把東西給我!」對方的不合作的態度讓他頓時惱火起,在不大的房間上演你追我跑的爛戲碼。
  「爸爸不會害我們吧,我覺得爸爸會給我這個東西,應該有他的用意在……」燐被逼到角落無處可逃,才小聲地說出自己的見解,而聽到這番話,雪男的怒氣也瞬間熄滅,是呀……爸爸根本不可能會害哥哥。

  「好吧,這個東西就先暫時放我這裡,明天我會再想辦法去查出詳細的資料,在這之前哥哥你不准再碰了!」雪男嘆口氣後妥協,燐的表情瞬間一亮說:「太好啦,雪男你果然是我的好弟弟啊~」
  「不要用你的尾巴拍我的肩膀!」
  他不滿的一吼,但燐笑了笑,絲毫不在意。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3

03. Open an unseen door

  「燐,你昨天沒有睡好嗎?」
  「天氣太熱了……晚上就不太好睡。」

  穿著和服的可愛女孩擔心地詢問,杜山詩繪美,驅魔用品店「佛魔屋」店主的女兒,前陣子他跟雪男幫忙驅逐了附身在詩繪美身上的惡魔,而她也因為這個契機,入學成為了驅魔塾候補生。燐話剛說完,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一臉還想打瞌睡的模樣。

  「奧村同學似乎知道第五題的答案,就請你直接回答吧。」年輕老師微笑推推眼鏡,放下手中的圖鑑,正等著看他如何回答問題。
  「我不知道……奧村老師。」他咬牙切齒的說道,對方明知道他答不出來。
  「既然這樣,請抄寫課本兩百三十頁到兩百四十頁五遍,相信這樣會有助於你的記憶,明天早上把抄寫好的東西交給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大家別忘了回家作業。」下課鐘聲響起,任課老師離去後,驅魔塾的學生也三三兩兩走出。

  「混蛋雪男!──」教室只剩他們兩人,燐終於忍不住爆發。
  「哈哈……小雪是老師嘛,別生氣了,我媽媽昨天給我一些藥草茶,喝了會比較好睡唷。」詩繪美的安慰稍稍平息了憤怒,步出教室,兩人決定先繞去詩繪美家拿藥草茶,途中燐還是忍不住碎碎念:「總有一天我要讓那隻四眼田雞笑不出來,太可惡了嘛,做弟弟的還故意找哥哥麻煩。」詩繪美則揚起笑說:「我沒有兄弟姊妹,不知道跟兄弟吵架的感覺是如何呢?」
  聽到這樣偏離問題的話,燐大嘆一口氣,決定還是乖乖閉上嘴巴。

  溫熱的淺綠色茶水,聞起來有種淡淡的藥草香氣,他記不太得詩繪美所列舉出的藥草種類,女孩微笑說這些藥草都是她們家自己種的,是她奶奶的獨家秘方,有助於放鬆跟舒眠。
  「我每次睡不太著的時候,都會泡一杯來喝唷,這種茶配紅豆團也很好吃。」女孩將茶包放進盒子,還附上一盒紅豆團點心,燐笑著道謝,詩繪美抬起頭,用一貫的溫柔笑容說道:「不要吵架了,要好好和好唷。」

  但吵架這種事,還要看對方想不想放棄跟你吵吧。
  忍不住在心中咕噥,燐慢慢的走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