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兄弟

【宇兄/日六】Merry Christmas Brothers

  「今天,日日人是哥哥,六太是弟弟,所以六太要好好聽日日人的話喔。」

  聽見這句話,日日人用力地點點頭。

  一小時前父母臨時接到親戚需要幫忙的消息,所以緊急前往。穿著卡其色大衣的爸爸負責提行李,走出大門準備先去開車,戴著粉紅色耳罩的媽媽似乎還放不下心,轉身對兄弟倆再次叮嚀。

  媽媽見到他認真答應的模樣,揚起開心的笑。
  站在身旁的六太似乎有些不滿,但戴著口罩的他也無法反駁,只能無奈地揮揮手,表示知道了。

  「六太,雞肉粥已經熱好放在餐桌上囉,藥我也幫你放在旁邊,記得喝完粥後吃藥,日日人要好好照顧六太唷,讓他的感冒快好起來,我們會趕快回來,你們要乖乖待在家裡唷。」

  擺手笑說再見,臨走前的媽媽冷不防彎身,給兄弟一個大大的擁抱,用臉頰親密地蹭了蹭兩人。

  「最後,聖誕快樂──」

【CWT34】宇宙兄弟無料小說本《To hold your hand To grow old with you》

iUqd-sMNe5nN8v3ljScs4nfKya.jpg


Mutta.

  年紀越大,越容易在夜半翻來覆去,苦惱半睡半醒的淺眠,所以當他睜開眼,感受熟睡舒展四肢的輕鬆感,六太看向落地窗下一地的澄黃陽光,聆聽著麻雀嘰嘰喳喳的喧鬧聲,忍不住唇角微彎。
  聽見身側傳來翻身的些微聲響,那個人似乎又不小心被自己吵醒,驀地從身後伸出的手,放在自己腰際輕摟著,十年如故的位置。

  夏日總嫌棄對方過熱的體溫,心底明白那只是嘴硬不願承認,自己其實喜歡這樣的安心感。在等待朦朧意識復甦的片刻,六太望向他滿是皺紋的手,一道又一道,悄悄細數著歲月增添的痕跡。

  「吶,今天想吃什麼?」六太終於開口問,時鐘的短針指向五點。
  「味噌湯……烤鮭魚……還有白蘿蔔醬菜。」
  「是誰說早餐一定要吃麵包跟牛奶的啊?」聽見這樣的回答,六太忍不住嘖了一聲,想起某老頭還嘮叨說早餐絕對必須是麵包和牛奶。
  「呼嚕……呼嚕……」
  結果,回應的只有刻意忽視問題的打呼聲。

【宇宙兄弟/日六】相約仰星角

Hibito.

  「2005年6月30日……沙沙……現在2點25分……後山西邊的森林……沙沙沙……在仰星角……日日人……」
  按下錄音機的播放鍵,聆聽過往的故事放送。年代久遠的錄音帶,不免產生沙沙的雜訊干擾,許多年後的再次撥放,仍可輕易將當年的回憶瞬間喚醒。

  整理房間,也是在整理久遠的記憶。

  在生鏽的餅乾鐵盒中,擺放當年用彩色筆畫的「我與哥哥」圖畫作品;兩人小時候最珍貴的錄音機,現在還可以運轉;小學生百科辭典、貼在書櫃上的星星貼紙、彼此共同出資買的太空梭模型……

  最後,你在書架上發現泛黃的小說《October Sky》,忍不住笑著拿下書輕撫,那被重複翻閱的痕跡猶在。

  「我們驅使小小的太空船,並超越它的能力所及,快速飛越月球的那些崢嶸的山脈、越過那些由太初爆炸所造成各種形狀的奇怪地形……我深信,有一天我們會去到那裡,這裡不是指全人類,而是我們,在屋頂上的男孩,只要我們有足夠的知識和勇氣……」由美國航太總署退休的工程師Homer H. Hickam, Jr.所寫的傳記,描述在維吉尼亞州逐漸凋零的媒林鎮,他與三個男孩如何改變既定的宿命,實現送火箭上太空的夢想。

  想起當時因為太喜歡電影,欲罷不能的你與他,甚至買回原著小說。但只有一本書,加上你的漢字當時認得不多,於是,他摟著你的肩膀,為了你不嫌辛苦,念了好幾晚的床邊故事,而在每個段落結束,你與他都要互相握緊著手,發誓絕對要實現夢想。

  在這不大的房間裡,卻蘊藏著兩人最珍貴的回憶。


  自從他告訴你放棄夢想的決定後,經過幾番爭吵後,你不得不接受必須踏上不同的人生道路的事實。時光緩緩流轉,你與他在各自的道路上前進時,他順利獲得企業的內定,而你繼續朝著太空人的夢想前進,你與他再也不談論真心話。

  就在你準備出發到美國讀大學的前晚,他毫無預警的回到家中,說要幫你整理房間的物品,你沒有拒絕的理由,於是與他合力將從小到大的物品都整理裝箱,面對變得整齊到有些空蕩的房間,你發現心中某部分也被狠狠掏空了。
  而那一晚到附近的居酒屋吃飯,你問不出他痛飲的理由,你只能他看著一杯接著一杯,毫無節制的喝個爛醉。在凌晨兩點,兩旁的商店都拉下鐵門,你揹起醉醺醺的他走回家。

  「……我想去仰星角……」在背上的他突然冒出這句話。
  你愣愣的無法回應,早以為他忘記小時候的那個冒險,當聽到這熟悉的字眼,險些無法會意,下一秒便笑著認定那只是他的醉言醉語。
  因這句突來的話,不小心喚起多年前的記憶,那也是一個像此刻吹著涼風的夜晚,兩個小孩子拿著手電筒,偷偷地跑出家們,穿過了荒草瀰漫的小徑。

  仰星角,所代表的是過往的純粹,以及相信夢想終將會實現的單純。
  

  彼此間究竟有多久沒好好談話?為填補之間的沉默,你只好隨意的開口:「姆醬,你還記得《October Sky》那部電影嗎?我今天整理書櫃時找到,那時候姆醬還念故事給我聽,你最喜歡裡面的話是……」

  倏地收緊的手臂,你看不見他的神情,但你聽到他喃喃說出的回答。

  你用力忍住鼻酸想落淚的衝動,想笑又想要哭,了解這人愛逞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還仍想要抱怨幾句,就知道他假藉理由,特意前來與你見面,到最後一刻只敢狂灌悶酒,就是說不出真心話。
  答案像早已放在那,就在多年前你與他共同大聲念出的那句話。

  抬頭仰視夜空,那抹明月仍高懸,在月亮之上究竟有什麼樣的風景?
  所有的徬徨和迷惑都消散,你握緊拳頭下定決心。

  你揚起笑舉手敬禮,就像是小時候兩人結伴出外探險,總要在行動前,認真地向領導的兄長報備:「南波日日人!預定前往美國,目標成為太空人。」

  「好!允許南波日日人前去調查,任何異狀都要在第一時間回報……然後,絕對要成為很棒的太空人……呼嚕呼嚕。」醉醺醺的人回敬了一個東倒西歪的舉手禮,睜著迷茫的雙眼,揚起可愛的微笑,坦率地伸出了手。

  多年後再次牽起他的手,你知道這雙手是從小到大庇佑你的溫柔。
  帶著這份記憶上路,你相信自己在接下來嚴苛的逐夢之旅中絕不會氣餒。

  隔日前往美國之後,兩個人就此聚少離多,許久才通一次電話,秉持沒消息就是好消息的態度,你們在地球的兩端各自努力。雖歷經不少困難與阻礙,你整體的運氣算不錯,最終擠過了那道窄門,順利成為太空人,即將登陸月球。

  那晚與家人通電話時,媽媽不小心脫口而出他因為頂撞上司而遭開除,你沉思一會,開口拜託母親寄出的報名表。你知道他絕對辦得到,果然就在幾個星期後,你知道他順利通過第一階段審查的好消息。


  你沒有告訴任何人,在那天晚上。
  反覆撥放著電影主題曲,你躺在庭院的長椅,那本從日本帶來的《October Sky》小說就放在你的胸口,注視著距離地球38萬公里遠的月亮。
  
  微笑想著未來,共同實現夢想的日子終於到來。


【宇宙兄弟/日←六】夢中的婚禮

01.

  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子揚起淺笑,她對著鏡子旋轉一圈,白色薄紗的裙襬輕揚,就像一朵美麗的白玫瑰綻放。她端視鏡中的模樣,掩不住幸福洋溢的神情。

  「六太,你比較喜歡白無垢,還是西式婚紗?」
  問題久久得不到回應,女子才疑惑轉過身,就抓到他發楞的片刻,六太急忙尷尬的微笑:「我覺得西式婚紗很不錯啊,像你這件的蝴蝶結就很可愛。」

  真讓人不禁認同公司前輩的見解,男女間一來一往試衣答詢,耗費的心神比起寫企劃案要多上幾倍。實佳子身穿削肩設計的純白色禮服,綴點小巧精緻的蝴蝶結,看起來帶點小小的性感又迷人。

  似乎很滿意他回答,實佳子再度揚起笑問:「那麼,六太比較喜歡婚紗囉?」
  「實佳子穿什麼都好看。」他笑著重複,這並非妥協敷衍。

  實佳子噗哧笑了出來,他明明講得是正經的話,她卻總是而忍不住大笑出聲。女子提起裙襬,輕步坐到了他的身旁,仔細凝視自己那從小到大熟悉的面孔,最後,緩緩靠上他的肩膀。
  相互倚著肩,感覺就像是回到兩人小時候。

  「……我們都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女子露出感慨萬千的笑容,六太與她共同注視落地鏡中的那兩個人,已經不是昔日一同寫回家作業,那綁雙馬尾的女孩與靦腆害羞的男孩了。
  
  實佳子突然想起了什麼,用手肘推推他,掩嘴竊笑:「話說你家弟弟真的越來越可口囉,尤其打棒球的樣子帥到不行,我之前跟妹妹有去看過比賽,日日人站在投手丘上的模樣應該有一堆女孩子會為她尖叫吧。」
  「簡直恐怖死了,每次比賽結束就會有一票女孩來我家門口堵人……喂!準備要出嫁的人別說這種話啦。」六太深深嘆口氣,女子不以為意的大笑。

  頓了一會,實佳子似乎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嘆氣說:「那樣帥氣的日日人,居然沒有交過女朋友,他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這個問題,妳問我要問誰啊。」六太不耐煩的回應。
  「好啦好啦,不要太忌妒你弟弟唷,那麼我們待會見囉。」實佳子笑著擺擺手,終於宣告放行。

  六太關上門後,忍不住重重吁了口,抬起頭就看見剛剛話題裡的主角倚著牆,向自己揚起了嘴角,而那笑容帶著了然於心的意味,似乎把剛剛房間內的對話都聽進。

  「實佳子表姊是姆醬的初戀吧,小時候姆醬老嚷著要娶實佳子表姊。」日日人笑著說,他今天穿著白色的西裝,果不其然吸引眾多女孩子的竊竊私語與注目。
  「嘖,你這小子長大越來越不可愛。」六太狠狠瞪了一眼,日日人則無所謂的聳聳肩。一會才像是自豪、又像是無奈的低笑說:「因為姆醬的事,我全都知道唷,那姆醬呢……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嗎?」

  「誰知道那種無聊事,我要先回家了,你就留在這裡繼續陪實佳子吧。」六太不想理會對方的無聊發問,拍拍日日人的肩膀,就大步走向戶外,急促且不自然的腳步,彷彿欲將對方遠遠拋下。

  「我有喜歡的人喔,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他,他有一個捲髮,擅長把快過期的食物變成佳餚,偶爾的囉嗦都出自關心,老是放心不下我……」

  那原該遠遠落後的人卻輕鬆追上,掛著招牌的燦爛笑容,繼續比手畫腳訴說,六太忍不住咋舌,考慮是否乾脆用小跑步拉開兩人的距離。不知道何時開始,身旁這個人的步伐早已超越了他。

  不知何時開始……有太多個「不知何時開始」。

【宇宙兄弟/日→六】Look Up The Word

※仰星角系列II


  【青春期】釋義:
  自我意識過剩,叛逆行為等同英雄,抗拒既有規定。
  極其渴望引起異性注意。


01.

  冬季的藍天有著凜冽的距離,儘管黃澄澄的陽光照耀,但是絲毫無法感受到暖度。日日人搓著手、猛打哈欠,恍惚看著自己的呼吸凝結成一連串的白色霧氣,連帶思緒也跟著空白一片。

  右手邊傳來無奈的嘆氣:「拜託你……打哈欠也遮一下吧。」
  「姆醬,我每天可都有認真刷牙唷,牙齒可是拍廣告的潔白程度。」他洋洋得意的微笑,展示潔白牙齒,只見那人轉過頭,似乎拒絕再與自己說話。

  你來我往的日常對話,口中還有媽媽拿手煎培根的油膩味道。
  屬於南波兄弟的再普通不過早晨。

  開始逃避完全沒準備的古文考試,日日人回憶早餐菜色,結束後開始思考午餐的便當,繼續打著哈欠發呆。兩人穿著不同的制服,與自己散漫模樣相反的自家兄長,正認真閱讀英文課外讀物。

  兩人相差三歲的年齡事實,在六太從國小畢業後成為了具體的距離,也宣告兄弟形影不離的時光結束。他們就讀不同的高中與中學,擁有不同的生活圈,每天在同一站上車,卻總在不同車站離開,共處的時間自然少了許多。

  六太闔上手中的書,嘆息說道:「拿出字典,我幫你複習考試啦,別再犯『麥克在等侍肯恩』這種愚蠢的錯誤。」
  無聊頓時一掃而空,日日人笑嘻嘻展示字典,向哥哥炫耀自己的傑作:「上課無聊的時候,和大家亂寫的東西,很有趣唷,有種自己是國家編譯委員會的感覺。」
  「字典是用來查,不是讓你用來亂寫!」面對他做的荒唐事,六太不留情面揍了他一拳,日日人則是笑了出來,對於看不下去的哥哥,不知為何就有種開心感。

  重複沒營養的對話之中,車站的時針指向六點整,三兩個上班族匆匆進入車站,綁著辮子的女高中生專注閱讀手中的書,OL則拿出化妝鏡確認妝容,一群陌生卻對彼此面容熟悉的固定成員,在同個時間點交會,乘上同班列車。

  「姆醬,你又在偷看那個女生吧。」日日人發現哥哥偷偷移動腳步。
  「哪有啊,只是這邊比較不會擠。」六太立即反駁,明顯的顧左言他。
  日日人像是想到好方法,下一刻故作驚訝的說:「姆醬,你的頭髮上面黏著飯粒。」才說完就見到六太慌張對著車窗查看頭髮,轉眼發現是場騙局後,日日人忍不住噗哧笑出,六太則作勢舉起拳頭。

  早晨的列車,肩碰肩的擁擠程度,日日人發現某個不對勁的事,悄悄示意要六太轉頭,在兩人所站在的不遠處,那個綁辮子的女高中生正小心翼翼地朝四周張望,她的肩膀輕顫著,抓著欄杆的手指隱隱泛白,但是沒有人意識到她的異狀。

  「姆醬。」日日人低聲喊,六太立即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悄悄移動到女高中生的不遠處,兩人同時看到有隻手正在女高中生的臀部上下游移,而被騷擾的女孩泫然欲泣,日日人大聲喊出要那人住手,隔壁的六太比他更快行動。

  「你那麼喜歡摸大腿……那就摸我的啊!你摸啊你摸啊你!!混蛋!!」

  氣到發狂,理智短路,六太用力一把抓起癡漢的手,就直接按上自己的大腿來回磨蹭,惡狠狠的威脅,配上無意味的動作,那名癡漢完全呈現當機的狀態,連狡辯和逃跑都忘了,整個車廂的目光聚焦。

  笑聲像是一滴水所濺起的漣漪,逐漸擴大到整個車廂內。
  終於撿回理智,六太漲紅臉,結結巴巴的無法構成語句,無法面對出糗現實。

  最後連那一名被騷擾的女孩,都噗哧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