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啟程

【Wild Adapter /久保時】Special Day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四月一日賀文後續,建議先閱讀 /上班族AU



  結束今天的工作,他換下圍裙與制服,走向附近小公園的長椅,點起一根菸,仰頭注視著天邊染上橘紅的晚霞,直到公園裡的孩子們相互道再見,夜幕低垂,攜帶型煙灰缸已經積滿餘燼,他才會緩緩站起身,準備回到僅僅只是作為睡覺用途的住所。

  日復一日,在都市間移動,懷抱著無法填滿的空蕩內心。
  他曾想著這樣活著是否也是慢性自殺一種,會不會某天內心的空洞巨大到將他吞噬,待月台上即將進站的電車,平交道放下圍欄後的鐵道,交通號誌燈切換的那一刻,他會向前一步,向這世界揮別。

  --直到那一天前。

  下班後的久保田如往坐在小公園的長椅上,抽著菸望著螺旋狀的雲朵發呆,口袋裡的手機震動,當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稱,揚起淺淺的微笑。

  「久保ちゃん ?」刻意壓低聲音的嗓音。

  「今天的晚餐,泡菜冷麵和中華涼麵,想要吃什麼?」明明沒有必要,他也不由地也跟著壓低嗓音,彷彿兩個人講秘密悄悄話。

  聽見晚餐關鍵字,電話那頭的人一時興奮忍不住揚起音量:「我想吃泡菜冷麵!啊還有我超喜歡你做的醃漬小黃瓜,夏天吃微辣的小菜超開胃......啊啊!課長!我在跟客戶講話!那個我待會就處理。」

  看來偷講私人電話被抓到,聆聽對方的興奮嗓音瞬間轉變為無奈:「好想吃泡菜冷麵喔,久保ちゃん,我今天還是會加班,看狀況可能會搭末班車,太晚的話不用等我。」

  久保田苦笑,適逢公司的旺季,對方已連續加班兩個星期,儘管每天都錯過晚餐時間,但仍嚷著可能今天就可以準時下班啊,鍥而不捨詢問晚餐菜單,因此兩人仍每天固定會打通電話或發訊息傳達今日晚餐的內容。

  「好的,會幫你留宵夜,工作加油喔。」

  不想害對方挨罵,他簡短回應後掛上電話。
  久保田站起身,捻熄了菸,伸伸懶腰,掰著手指細數到超市要採購的食材。

  冰箱裡的食材所剩不多,低脂牛奶也快見底,除了泡菜冷麵的食材之外還要買些其他物品。前些日子做的醃漬小黃瓜大受好評,沒想到那人居然當作下酒菜一次吃個精光,還記得他在滿頭大汗抵家時,嚷著想喝冰涼的綠豆湯。

  景物依舊,他仍在冷漠的都市裡來回移動,與匆忙的行人們錯身而過,
  日復一日的工作,生活沒有像樣的目標,活過一天又一天。

  久保田雙手提著超市的塑膠袋,站在月台上等待電車進站,跟隨著眾多下班族的腳步,走過換成綠燈的十字路口,共同等待平交道的警示音停止,望著黃色的柵欄緩緩拉起,緩步向前,一步又一步。


  電車進站的月台、拉下圍欄的平交道、亮起紅燈的交通號誌,
  一了百了的荒唐想法已如泡沫消散,
  那曾讓他駐足企圖結束無意義人生的每個轉角,都只是回家的路。

  回家,他只想要回到有那人在的家。

【Wild Adapter /久保時】暑假作業

Wild Adapter/疾暴執行部
CP:久保田誠人 x時任稔
TAG:CWT46 / Wild Adapter久保時無料推廣冊


01.暑假

  夏至無雲的藍天,如交響樂團盛大合奏的蟬鳴,若有似無的微風搖曳綠葉,讓炙熱的陽光輕撒下一地明亮色塊。

  他們與瀧澤約在咖啡廳見面,如今是自由記者的瀧澤偶爾會委託兩人任務,約定時間已到才收到瀧澤傳來告知遲到的簡訊,早已吃光巧克力聖代的時任百般無聊趴在玻璃窗上,望著快步通過熱燙柏油路的行人發呆,突然間疑惑發問:「奇怪,為什麼明明中午過後沒多久,就有這麼多學生在街道上。」

  「因為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吶。」一個朗朗嗓音插話,滿頭大汗的瀧澤向兩人笑打招呼。
  「暑假?」時任納悶複誦。
  「時任應該每天都在過暑假吧,羨慕啊。」瀧澤輕笑,招手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冰拿鐵。
  「是羨慕時任,還是羨慕暑假?」久保田放下手中的雜誌笑問。
  「當然是兩個都羨慕啦。」

  聆聽瀧澤與久保田的對話,就感受到被排拒在外的氣氛,時任皺眉微怒說:「可惡,怎麼感覺在嘲笑我,反正我就是整天無所事事。」
  瀧澤微笑:「時任才沒有無所事事,我現在就要委託你們吶。」
  然而聽者毫不領情,時任伸手拿起菜單後,故意撇過頭說:「哼哼,加點抹茶紅豆聖代!就算在瀧先生的帳上。」


  瀧澤仔細說明完此次委託,任務內容並不困難,只需要謹慎執行,相約明日的碰面時間與地點後揮別,兩人踏上歸途,久保田想起冰箱裡所剩無幾的食材,剛好可順路去超市補貨,低頭詢問身側的室友。

  「時任,晚餐想要吃什麼?」
  「都可以。」

  得到明顯心不在焉的回答,久保田才注意到時任的視線方向,兩人剛與一群身穿黑色立領制服的學生們擦身而過,高中生應剛結束學校活動,正熱烈討論暑假的預定計畫。時任不自覺放慢腳步直至停下,凝視那群學生們的背影,佇足傾聽那青春喧鬧聲逐漸遠去。

  那是只能活在黑夜中的他們,永遠也無法觸及的明亮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