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

【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6

06. How are you

  這是家位於巷弄裡的一家小店,無法讓人確切定義類型這點,反應了店長自由不拘的個性。櫃檯有賣簡單的調酒,也有擺放煮咖啡的機器,還有來自世界各地有名的茶類,偶爾又有現榨果汁,菜單更是隨性的中西合併兼自創菜。

  可能是下雪的關係,今天店內的客人明顯減少許多。
  門開了,他提著大行李箱走進店裡。原本想從機場直接回家休息,但是念頭一轉,就決定到這裡看看。店長看見他走進絲毫不感訝異,轉身就替他泡杯熱拿鐵,放在他平時坐的老位置上。
  「怎麼有時間來這裡?」自己的高中好友島崎慎吾笑著問。
  「剛從英國出差回來,本來想直接回家的……但是想到家裡也沒人等,算了。」和己苦笑,對方故意露出賊賊的嘲笑:「原來你是被女朋友甩了」算有一半是正確答案吧,他也不想跟對方多加解釋,靜靜地啜飲咖啡。

  「感覺好不真實。」他忍不住說出這句話。
  高中好友也沒有白眼或是嘲笑他這句話,慎吾替兩人倒入新的咖啡,嘆了口氣:「……坦白講,看到你現在坐在這跟我聊天,還蠻感動的。」知道對方指得是什麼事,和己也不禁跟著感嘆起來。

【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5

05.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經過好幾個月的開會,不斷地推翻然後又重頭開始企劃,在企劃部與營業部的共和合作之下,這次聖誕節的企劃總算得到高層的認可過關。
  這個年頭總是需要創造出些故事,來消費眾人的感情與淚水,更可藉此賺取商品利潤。依照這次的主題,公司在鬧區地段租下適合的展場,展開聖誕節前為數一個月的活動,先開始進行網路的投票,再來找知名攝影師拍攝海報,刊登到雜誌中。

  「讓我為您介紹,這次企劃的概念是『遺憾的情書』,您可以看到牆壁上展示的商業作品,小電影廳內所放映的電影也配合了主題,有岩井俊二導演最知名的電影《情書》,以及向《情書》致敬意味濃厚的《虹之女神》等等,這些都在我們的電影節目單中……」

  員工們向每位客人介紹整個展場和配合主題所做的概念佈置,展場除了電影放映外,牆上有眾多由設計師所設計的商品,還有一般民眾留下的書信,甚至還有個小型郵桶,可以讓人現場寫信寄出。

  今天在展場值班的人員是他跟杉崎主任。
  準太帶著口罩,為了擦鼻水而把口罩拿下時,可以看到鼻子因為不斷打噴嚏而顯得紅通通,整個人的氣色非常差。
  「高瀨,你真的不用去看醫生嗎?」杉崎主任擔憂地詢問他,連好脾氣的松田小姐都跑來質問杉崎主任幹嘛把他搞得這麼病厭厭,準太搖搖頭表示不需要,連日加班是他自找的事,況且天氣冷難免會感冒。
  「我已經吃過感冒藥,今天應該人不多吧。」他輕輕帶過問題,回頭繼續看著展場。
  「喂喂,高瀨你到底是怎麼了啊?!認真打拼也不是這個樣子,這兩個禮拜只有笨蛋部長以為你在努力弄企劃活動,但是其他人都知道你根本是一具行屍走肉,只會沒日沒夜不停工作。」杉崎主任氣憤的說道,準太苦笑回答:「你也說得太誇張了……」

  不過對方的話也誠實描述了現況,他這兩個禮拜幾乎是整天都待在公司裡。準太完全沒有給自己喘息的時間,瘋狂地投入工作,餓了就吃便利商店的便當,累了回到家隨便洗個澡去睡覺,所有人都擔心的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準太卻總是含糊其詞帶過。

  「哼,你再這樣胡搞下去,小心我把你的年終獎金減半喔,你今天就乖乖地在櫃檯休息,然後負責把這整大壺的熱可可和餅乾吃光吧。」
  他有點想吐槽這些是給客人享用的東西吧,準太知道對方的好意,如果自己繼續逞強工作,相信杉崎主任最後會勒令他馬上回家。他乖乖坐在櫃檯裡,注視杉崎主任和工讀生招呼客人。屋內鵝黃色的燈光,總讓人在寒冷的冬天不知不覺的推門進入。

【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4

04. Secret maze

  雨勢減弱了點,被雨給壟罩的球場顯得霧濛濛,和己低頭注視家人為他求來的護身符,想起父母親對他說過的話。自己做為隊長以及高中生涯最後一年打棒球的日子,也在這場比賽過後劃下句點。
  經理的掩面啜泣聲,隊員們抹淚的模樣,全部都在這悵然若失的雨景之中。

  「好了!走吧!別讓下支隊伍久等了!」說出這句話的他沒有哭,身為隊長必須比其他人背負更多的堅強。「是!!」所有隊員齊聲回應,儘管每個人都還在擦拭泉湧的淚水。
  他的忍耐,在看見那個人喚住自己的時候才潰決。
  「和さん,對不起、對不起……」準太掉著淚,拼命地重複著對不起。
  「你不用道歉。」他拍拍對方的肩膀,要對方不要自責。
  「我很想和你一起……繼續你比賽下去……」
  「是我的能力不足!我也想讓你多投點球……」
  雨是冰涼的,淚是溫熱的。
  情緒抵達臨界點,最後兩人抱在一起痛哭,在思考著要如何安慰對方的同時,和己在心中也悄悄回答,我也好想繼續跟你當搭檔,繼續比賽下去,如果可以的話,好想讓這個夏天永遠不結束。

  然而,夏天不會為了任何一個人而停駐。

【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3

03. The rain of cherry blossoms

  「高瀨準太。」
  「是、是?」
  「你給我神遊到哪裡去啦,笨蛋!」

  下一秒就是數學課本的額頭攻擊伺候,被敲了記腦袋的準太尷尬地繼續罰站,不敢說出因為一低頭就會看見班導已經半禿的頭頂,才會特意撇開視線。
  班導看著他,冷冷地說道:「你今天又因為什麼事情遲到?」
  前天幫忙路人撿東西沒趕上公車、昨天是陪迷路的老奶奶找路……準太抓抓頭,乾笑後答道:「對不起,這種天氣實在太好睡,我一不小心就坐到終點站了。」聽到準太想不出謊言而吐露的真心話,班導忍不住又拿起數學課本狠狠敲他額頭一次。

  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的第三次遲到了。
  當準太想偷溜進教室時,就被班長給逮個正著,對方合掌說句抱歉後,就一把將他推進老師辦公室裡,開始長長的訓話。透過辦公室未關上的門,準太瞄到好幾個路過的棒球部社員正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甚至還掩嘴偷笑。

  正當準太不耐煩到極限,思考要用什麼理由脫逃時,就看見捧著一疊作業進來的那個人,他急忙收起不耐煩的神情,還假裝認真的點頭回應。班導一看見剛進門的那個人就忍不住抱怨:「棒球部隊長,麻煩管管你家隊員,他已經是個遲到慣犯啦,拜託就讓他多跑二十圈操場之類的好好處罰一番,不然哪天在正式比賽中遲到,可是丟我們桐青的臉。」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給老師添麻煩了。」河合和己深深一鞠躬。
  準太正想出聲駁斥說遲到是他個人的事,和棒球部根本無關,而怎麼又會輪到這個人來替自己道歉,但看見對方示意要他不要多話的眼神,準太才默默把話吞回。

  上課鐘聲響起,班導似乎也氣消了,擺擺手要他們兩個人趕緊回到教室上課,準太跟在沉默不語的和己身後離開,當兩個人走到樓梯前,和己才轉身無奈說道:「準太你唷,這個壞習慣改改吧,不然下次就換我生氣囉。」
  「對不起……和さん。」準太低下頭認錯。
  和己微笑:「你趕快回去吧,已經上課快五分鐘了。」
  「那個、和さん,等一下!我我、呃…你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我請你吃炒麵麵包!」準太見到和己就要離開,但自己還想不到道歉的方法,只好隨口說出這個很爛的答案,幸好和己只是咧嘴一笑回答:「不用了啦,記得今天練習的時間有改唷。」對方說完話就轉身走向屬於三年級的那棟大樓。

  準太佇站在原處,不自覺望著他的背影漸漸地遠去。
  直到班上同學用力拍他肩膀一把說道:「喂!高瀨!快點啦~~你還想遲到第二次啊?這節要換教室喔。」好心將他拉回現實,準太才急忙小跑步回教室拿課本,暫時將心中的疑惑頓時拋至腦後。
  學生穿越長廊的腳步聲起落,揚起的風吹過人們耳際,校園的喧鬧聲總是讓人提振起精神,他看向窗外藍天,心想今天又是個練球的好日子。

【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2

02. Love letter

  掙扎地伸手按掉床頭櫃上的鬧鐘,刺目的朝陽毫不留情地將他喚醒。
  河合和己坐起身大大伸了個懶腰,他知道是清子故意拉開窗簾和設下鬧鐘,在揚起苦笑的同時,不禁也對這交往半年的女友感到無可奈何。
  「今天又不是週一到週五……稍稍賴個床也不會怎麼樣吧。」
  和己彎身撿起散落在床邊的衣物,看見清子留在餐桌上的字條:『連假日都要保持早起習慣才會健康喔!冰箱裡有我準備好的早餐,稍微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BY清子』他在小冰箱裡找到早餐,將盤子放入微波爐中後,再慢吞吞地移動到浴室準備梳洗。

  「河合先生,刷牙就乖乖在浴室刷。」一張黃色的便利貼被壓在花盆下。

  連他會走向陽台都預知到,清子未免也太厲害了吧。
  和己失笑出聲,想起女朋友除了在公司裡精明幹練外,她在處理日常生活的大小事都井井有條,與清子交往以後自己這個單身的小公寓也變得多采多姿,綠色盆栽讓房間多了些綠意和人味。
  雖然被女友猜中,和己仍繼續站在陽台刷著牙,即使冬季冷冽的微風吹撫上面頰,他還是喜歡清晨時站在陽台,看整座城市慢慢甦醒的模樣。柔和日光與欄杆的影子,牽著拉不拉多犬走過對街的老奶奶,還有店家用力拉上鐵門的唰唰聲,整座城市在此時最具有生命力。

  感覺身體有些發冷,正打算進屋的時候,發現門邊與人同高的位置又有另張便利貼,和己順口就念出字條上的內容:「別忘了,今天晚上我們約好要一起看電影喔……,這我已經買好票了,這什麼意思?……和己你有沒有看過這種彩虹?」

  ──便利貼最後畫著一道歪七扭八的水平彩虹。

  和己咬著牙刷抬起頭,天空是漂亮的水藍色,而天邊帶著橙黃的陽光,並沒有那種奇怪的彩虹。突然冷不防颳過一陣冷風,和己急忙躲進屋內,可別因為晨間的瞭望活動而得到感冒才好。
  剎那間又覺得莫名想笑,今天的自己怎麼有些奇怪,是因為想起高中棒球部的練習嗎?當時即使經過初冬一大早的練習後,赤裸著上身也不會覺得怎麼樣的。和己走入浴室,望著鏡子裡經過一夜就長滿鬍渣的下巴,不禁感嘆歲月的可怕力量。

  接近三十的歲數,現在的自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過著穩定的生活。
  偶爾回憶起過去種種,懷念之外又有些許的慨然,或許就跟大部份的人相同吧。聽見開門聲伴隨清子的朗朗笑語,和己知道一個新假日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