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

【和準】Spare keys 01

■ 獻給熊
□ 對不起,這裡準太都不準太了。

01.

  還可以嗅聞得到,空氣裡淡雅的櫻花芬芳。
  
  為了即將離去的人們,不知誰的提議,才有了這場筵席。畢業典禮的那個晚上,幾個畢業生還有不少在校生、一箱啤酒和豐盛的菜餚、配上些耍感性的道別話語和亂七八糟的遊戲,就足讓眾人瘋狂玩一夜。

  「喂喂,這些人還未成年吧。」
  「睜隻眼閉隻眼吧,和己,反正只有這次嘛。」

  聽見耳際傳來熟悉的聲音,熱哄哄的頭腦緩慢運轉,他搖搖晃晃地站起,想走向聲音來源。「準太,怎麼喝那麼醉啊?」一隻大手慕然扶起他險些墜地的身體,而他則掙扎地握上那雙停於肩膀上的手。
  「嘿嘿,和さん……」
  「準太,你真的喝醉了……好險你有先跟阿姨報備過夜。」
  「我才沒有醉咧!……和さん!你什麼都不知道啦!」從燦笑到落淚,這樣的變化用不到三秒,果不奇然嚇傻了那人。

  「好好……我不懂我不懂,你不要哭嘛。」
  「不管啦,你給我坐下,坐在這裡不準動!」
  被輕輕地扶著坐下,隱約聽見噗嗤一笑的聲音,他抬頭惡狠狠地瞪回去,那張溫和的臉溢滿笑意「認識準太你這麼久……我現在才知道你喝醉這麼好笑。」。他指著那人的鼻子,破口大罵「你笑什麼啊!笑什麼啊!和さん。」

【大振/利→準】界線

  ■ 夢界 番外
  或許沒看過的人,也大概看得懂喔。



  「利央───不˙許˙告˙訴˙和さん!」
 
  這切是意外,
  像是漫步不經心地打開一扇門,卻撞見熟識的人,最陌生模樣。

  應該不想任何人發現吧,才會悄悄隱瞞著,躲在保健室,想讓因為多日無好眠的疲憊身體,能夠休息一下。只不過當做了場夢時,醒來習慣性地擦拭眼角的濕潤時,卻看見了認識的那個後輩。

  他站在床沿旁,眼底溢滿了震驚。

  「什麼?!你都這樣咧、我還不、」
  對方硬是搶過自己手中的手機,一個瞬間就把電池拔了,他則驚呼聲,只搶回了沒有用處的手機,抬頭對上那個人堅決的目光,他征征然了,垂下雙手。
  
  「是因為……和さん知道的話會擔心嗎?」
  在沉默之中知道答案,應該說是,更早之前,這個答案就存在於他心中。
 


  從認識的最初,就不喜歡───
  不喜歡他老把自己當小孩子的部分,因為讓他徹底明白之間差距。
  不喜歡他什麼都不願說,每次都只會撿些話安慰他。
  不喜歡他偶爾為之的戲弄,因為曾看過他眼裡的認真,在另個人身上。
  
  但是,就算這樣想著,他最終還是點點頭。

  「好啦……我不會告訴和さん……」


  因為,他明白,就算距離多麼近,
  在界線之外,都僅僅只是『靠近』。


                      ─────界線Riou Nakazawa & Junta Tak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