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

自以為是寂寞

  某天跟阿莔聊天,我吐完最近天空變革後的抱怨,就當下立刻決定要換了。這裡原本預定要當別墅,最後因為太懶別墅建不成,只是剩下我情緒發洩的斷壁殘垣,重回這裡,嗯,感覺又跌入開學那段日子的徬徨,然後現在又更徬徨了(嘆

  某些話要出口後,才知道在心中的重量。
  我自以為可以心平氣和地說要退出,沒有預料到,哭了,哭了。


  重要,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