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

求籤

  喜歡的東西,就算它討厭我,我也會繼續喜歡下去。
  覺得沒才能、沒毅力、沒動力,只要不失去熱情,我都會繼續做下去。

  今天跟父母親大人與小妹去拜拜,求得一隻好籤。
  希望接下來的這年能真的如此,心願達成。

【大振/島利】喪家之犬 02

02. His shoulder

  事情就是可以比你想像的最慘還要慘上許多。
  百分之三十五點五,可以趕上末班的電車的機率,如果是用衝百米的比賽速度,外加把將要帶回家繼續做的三大疊資料扔下,用盡辦法減輕身上重量,或許就可以趕上末班車。

他可以這麼做,但,他卻沒這麼做。

  佇立店的大門前,霧玻璃的門映著燈透出朦朧的光芒,而似乎早料到他的到來,男人主動拉開店門,利央才驚覺霧玻璃雖朦朧看不清,但至少也看得見有個笨蛋在門前猶豫不決的蠢樣。

【大振/島利】喪家之犬 01

■快要算是架空的不是架空設定
■獻給 所拉孩子ˇ


  看著男人抖落手裡煙端的燼灰,緩緩飄落灰白色的煙灰缸裡,那抹瞬逝的紅艷,映在眼裡好刺眼,讓他想起自己胸中逐日消抹的光輝。

  視線搖搖晃晃,他依記憶摸索位置,奇怪,才剛剛打開的啤酒罐又跑到哪裡?「你已經喝掉半打,不許再喝了。」男人一眼看透他的想法,噙分笑睇著,而他則不滿抬首嘟噥句「慎吾さん你這樣還算店長嗎……」
  男人挑眉,沒說話,回身招呼其他客人去了,留他趴在吧檯角落瞪視男人忙碌的背影,眩暈感瞬湧上他頭,翻滾陣惡痛。

  仲澤利央,倒楣的一天。

  課裡最顧人怨的課長,除了老找菜鳥出氣外,還會在上司前擺出另副嘴臉。利央不只一次想過,公司的體制根本就是一直線的食物鍊,被吃與被吃和弱肉強食。莫名其妙被狠狠訓斥三十分鐘,在課長氣呼呼走出會議室的門後,他彎身撿起被扔在地上──自己花了三天三夜做出的分析報告。

  倒楣,只有倒楣。
  咬咬牙,嘆氣,忍耐,將情緒吞回肚。

  而,每每總結他倒楣一天的,
  是位在公司不遠,一家位於巷弄裡的小店。

  無法確切定義這到底是怎樣的店,有賣簡單的調酒,也有煮咖啡的機器,櫃子上整齊地排列著紅茶、花茶等等罐子,菜單也是隨性的中西合併兼自創菜。這家店像透了老闆的個性,隨意且不拘……自由的令人羨慕……

  「誰准你進吧檯內擅自翻酒來喝的啊?」男人皺眉抓住他準備再拿啤酒的手。
  「慎吾さん……」自然而然的動作,利央反握男人的手,綻笑。

  「你這傢伙怎麼老是哭啊又笑的,從高中到大學,連出社會都要哭?拜託,給女孩子看到這麼遜的模樣,誰還會喜歡上你啊?」男人重重敲了他頭下,他哀號聲後,呆笑。

  「反正從高中到大學、到出社會,我還不是都被慎吾さん這樣敲頭……慎吾さん……嗚唔……那個渾帳上司今天又找我麻煩了啦……嗚嗚……」他終於抱著男人的手臂嚎啕大哭,而男人似乎早習以為常,困擾地揉揉眉心,認了。


  店內的客人們有趣地觀賞這幕,那人從進店就開始灌酒,沒停下的胡言亂語和吵鬧,最後,他總算安靜下了。略顯稚氣的臉龐泛著酒醉的紅暈,金髮高大的他打著呼,熟睡在吧檯上,手還不忘抓著男人不放。

  「島崎店長,這位酒醉的客人很難處理吧?」看此景,某位常客取笑。
  「是啊,我總有天會不耐煩到把他給擰出去。」語罷,男人嘆息得無奈,伸手取來椅背上的大外套替他蓋上。

  「店長跟這位客人從前就認識嗎?」已經看了這情況重複上演不下十次,常客忍不住好奇地追問。
  「他跟我啊……」男人停頓會,似乎在深思。


  只見他緩伸出手,往那睡得安祥的人臉頰,狠狠一捏。

  「他跟我啊……只是個倒楣老是被主管罵的菜鳥上班族,跟個可憐還要陪他訴說倒楣經歷的店長而已!!」


                ──────Shingo Shimazaki x Riou Nakazawa《喪家之犬》

行程記事本只是用來誤導自己

  最近腦子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其實支微末節的事項也是種啟示,只是還不懂罷了。

  本來很悲慘地以為自己CWT去不成,結果搞什麼原來是我弄錯日期,皺著眉頭跟書林抱怨時,被皺著眉頭疑惑回來,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笑,所以我可以去CWT囉~(也可以見到四禾了,希望不要被我嚇到),可以親手拿到預定的本子還真是感淚不已啊。


  躲在衣櫥裡鞋櫃底沙發旁椅子下自己狂妄自大的催眠中。

  那個拼命重複不要害怕四個字的孩子,

  
  怯怯地與她對上了眼,
  我瞧見熟悉的陌生。 

些許心煩


  昨天跟今天都去國父紀念館聽演講,老師的研究計劃跟工作上不順心,家裡的大掃除還有好多地方沒用,些許心煩。
  振作起來啊啊!在摩斯的XO醬蝦漢堡裡找到些許幸福......人生就是如此憂喜相伴吧,希望能夠克服難關。

更!蟑螂。

  更!更!(開頭就是髒字)
  你可以再更噁心點啊!渾蛋蟑螂!!


  (↓以下為宣洩怒氣。)

空。


  如果凍死跟裹在棉被裡看小說到懶死,我一定會選擇後者。
  
  我家的老爺電還是回來了,某天回家以後發現它在客廳的某個角落,然後被爸媽念了噸,讓我使用老爺電,喔喔萬萬歲。繼續肯書跟漫畫,結束東野的偵探伽利略,下本接著是樓蘭的風水奇案,再來是一堆旅遊書(我去圖書館拿書很隨意XDDD)。

  今天的天空是漂亮的藍色。
  看著看著……就不知不覺睡著了。

半死不活

  也不能說是這樣。

  剛剛跟我爸吵架,目前我家的小電只有一台活著,他反對我再去舊家搬另台回來(就是那台老爺電)。我家小妹剛好處於期末考,要電腦看老師的簡報(我覺得她其實都在玩啦),所以放假了我連電腦都沒碰到邊,偏偏待會去學校開會一定有一堆事需要電腦開始作業。
  堅定我存錢買自己電腦的決心了(嘆
  我也有種自己在做的事都被否決感,我家的兩個大人很喜歡鼓勵人去做以後,在事後再重重反對妳,當初系籃也是,現在幫教授作研究也是,參加任何活動都需要花出心力的,但鼓勵我參加的勇氣,卻不喜歡我投注心力,這點怎麼想都很矛盾,說到這裡心情又開始糟了……

蟑螂日


  今天打工的時候,店裡出現了三大隻肥吱吱的蟑螂。客人看我拿殺蟲劑驚慌失措與蟑螂搏鬥的模樣似乎覺得很好笑。今天也遇到某位討人厭的客人,不要以為聊漫畫跟同人很開心就可以很超過=皿=,可惡啊,死蟑螂。


  被蟑螂嚇得太慘烈了。

  今天結帳第一次正確。

最近開始煩惱的事(並沒有

  啊好,明天就要考組織傳播了,不過據隔壁班今天考完的透露,據說題目多到炸難到炸活到炸我也不想看了炸,我要偷偷在期末問卷裡提出,請不要一次在期末來個考整學期的內容啊(淚,我今天才開始看咧。

  待會打完這篇,我東西就捆捆收好去睡覺(慢著,太太妳還有一半沒讀耶。) 
  最近我的電磁波不太好,我家的電腦幾乎都被我玩死過一遍,我的筆記小電目前還是死的,不知道修不修的好(聽說我爸把J字鍵給敲壞了),另外小電則是硬碟有壞軌,等到寒假要開始艱鉅的備份與重灌,至於我爸媽那台?光是把風扇玩壞(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壞的),他們就差點要殺人,為了小命還是不要打那台主意。
  打算去舊家搬回我的老小電,是我國中還高中用的XDDD老爺爺電腦,而且還我家目前還沒有多的液晶螢幕給我用呢(只好用舊式投影),讓這個寒假的填坑計劃抹上股懷舊的味道(?)

傳播理論與方法研究報告

  我的即席上台報告簡直一團糟(其實原本我還蠻有自信的)
  蘿蔔妳的簡陋PPT也不算什麼啦(昨夜誰有力氣去做那鬼東西)


  總之,辛苦大家了。


2009,喔耶。

  新年快樂,我許的第一個願望就是--

  希望下學期所有的報告,都能儘早開始,緩慢結束。(大淚

  
  新年快樂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