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

考前牢騷


  最過幾個小時就要考跨文化,對晡幾,我還是想更新點東西。
  不想讓網誌成為虛有其表的東西啦^口^/

  這個暑假的出本計劃已經訂出來,大考也不斷迫近,大振ONLY的舉辦也是,總之有很多東西需要分心去做。

  許多朋友都已經從APH轉戰其他的作品(尤其是哪一部就不用說了),然後自己也是……(ry),寫作也來到乏力低潮期,啊啊,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但還是繼續寫出這種東西,啊啊,我不想再繼續寫下去了,但還是拼死寫出這樣的東西,簡直就像神經病一樣,尤其看到其他神作者寫相同的配對,這樣的病症會更強烈。

  母親大人每天唸著:「你每天坐在電腦前,最好考得上國立研究所。」我到底缺了哪個部份因此沒辦法兼兩者?我坦承這次也是極限更新親子分新篇後,我才有辦法靜下心讀書。現在深深希望可以完成暑假的出本計劃(因為我才能心無遺憾準備研究所),好啦,我要繼續讀跨文化~

  撐過這個禮拜以後,又要開始努力寫稿(握拳

【APH/親子分】破銅爛鐵的序幕曲02

02.

  「喂~~安東尼奧~~唷呵,怎麼辦?這傢伙好像真的昏死了。」
  「要不要潑水試試看?不過安東尼奧還是別醒來的好……看到現場這個樣子,保證他會再昏過去一次。」安東尼奧隱約聽出是基爾伯特的聲音,眼前有幾個模糊的光影在晃動。
  
  「你們說什麼?!!」
  他立刻驚坐起,好友們面面相覷,法蘭西斯嘆道:「早知道這樣說你就會起來,我們何必費一番功夫叫你。」安東尼奧根本沒時間聽對方的抱怨,急忙撥開擋住視線的兩人,震撼的景象立即呈現在他面前。

  「請問我有花一個禮拜辛苦整理過嗎?……」安東尼奧撐頭,欲哭無淚地問。
  「有,但那個少年花三分鐘就讓這裡恢復原樣。」基爾伯特聳聳肩,無言攤手。

  整個店簡直像發生過一場可怕的暴動,他花整整一星期辛苦整理好的櫃子與商品全亂成一團、東倒西歪。安東尼奧努力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他只模糊記得自己看見一個人影就受到攻擊,等到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在夢魘之中。
  「……東西?東西呢?那個詐騙集團寄來的箱子呢?!」他猛然發現手中空空如也。
  「你還問?東西當然是被那個人拿走啦。」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同時大嘆口氣。

【大振/和準】起程

  「抱歉,突然找你出來。」
  「沒關係,我正要去便利商店買飲料。」
  出現在街角的那人穿著拖鞋、短袖短褲,一眼就可看穿是出門前隨便抓幾件衣服穿上,就匆匆忙忙趕來的模樣。和己微笑,對他招招手,對方立即注意發現自己的存在。高瀨準太伸手撥弄被風吹亂的髮際,也揚起微笑。

  街燈黃澄的光,把他們兩人的影子拖得很長,映在入夜後人煙稀少的街道上。
  「你要買什麼東西?我先陪你去。」他提議,對方卻露出尷尬的神色。
  「呃,剛剛急著出門就……忘記帶錢包了。」準太小聲地回答,和己絲毫不訝異,即使對方不說也明白是為了讓自己寬心的小謊言,他一定是接到電話後就急忙趕來。

  「剛剛和前輩是在跟呂佳前輩吃飯?」
  「他來打探西浦的資料,我趁機敲他一頓竹槓。」
  「哈哈哈,利央那傢伙一定很不甘心派不上用場吧,明天又要聽他抱怨連連。」
  準太似乎想像起利央生氣又哀怨的表情,側過臉用力悶笑,看見準太誇張反應的和己忍不住出聲阻止,雖然當事人不在現場,但被笑成這樣還是挺可憐的。之後他們決定先去便利商店,不管準太怎麼挽拒,和己仍堅持要請客,兩人分頭挑選飲料跟零食,提著塑膠袋一同走出店門。

  「要不要去河堤散步?」他狀似無意的提起。
  「好呀,自從上學走捷徑以後,就很少走那條路了。」準太點頭同意。
  夜色微涼,蟲鳴奏響,他們踩過倒映星空的水漥,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慢步朝河堤走去。在他身側的準太時而大笑、時而皺眉抱怨:「太可惡了!教國文的山田居然還拿著我的考卷,向全班的人說也請幫棒球部的成績加油吧。」

  該說些什麼?又為何說不出口呢?……
  解釋突然找他外出的理由、談著無關緊要的話、未來的去向、夏季大會、甲子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