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

【和準&島利小說本】別來無恙。


書名:別來無恙。
作者:貓印。
封面繪者:柑仔。
插花:阿星所拉

配對:島崎慎吾x仲澤利央。
    河合和己x高瀨準太。
收錄:【島利】喪家之犬(公開)
    【和準】軌間之音(公開)
   【島利&和準 番外篇】小旅行、小公寓、小情人(未公開)

字數:約5萬。
規格:A5/144P
價格:NT160
參加場次:大振ONLY[會07]恆夏之年。 / PF13

公告:
日安,這裡是貓印,感謝PF來場的各位。
將於這禮拜日公布通販資訊和及殘本資訊,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



宣傳BANNER:
和準&島利小說本《別來無恙》



20101006
  調整價格,將別冊的內容全數收入小說中。
  不好意思又給他爆字數了(死亡),這次還很不要臉地請柑仔幫我畫設計插圖。
  並且強迫邀插花稿(被揍XD)
20101019
  預定截止。  
  場次過後有殘本,將再開放通販。

【APH/親子分/惡友】天明破曉時 02

02.

  置身這彷彿永不結束的夏季,會讓人相信平淡安穩的日子也將如此持續下去。

  安東尼奧下午去了較遠的舊物市場批貨,在熟識的攤販那找到一組保存良好的古董茶具,內心不禁湧現了尋覓到好物品的深深喜悅。他用那組茶具與攤販泡茶,開心地長聊了一番。
  才剛回到家,就看見應該在顧店的少年又不小心趴在櫃檯上睡著了,這副熟悉的情景讓他的嘴角悄悄上揚。
  室內只剩風扇運轉的嗡嗡聲,少年因為長時間趴著,額頭上浮現了大塊的紅印子,他伸手撫摸少年的頭髮,對方像貓咪一樣發出了舒服的單音。

  兩人的同居生活不知不覺中過了快一個季節。

【APH/親子分/惡友】天明破曉時 01

  「法蘭西斯!~~」
  「拜託妳小聲點……天都還沒亮耶!」把頭探出窗口的青年眉頭一皺,正想低聲斥責對方,不過當他看見少女燦爛的笑容時,便什麼話也罵不出口了。青年嘆口氣,匆匆穿上一件外套便走出房門。四周仍然昏暗,清晨的薄霧帶有一絲涼意,街道上空蕩蕩的,只有一隻小狗窩在牆角酣睡,少女已經在後門等候青年的來到。
  一見到面,少女立即拉起他的手往前跑,活潑的她平日總是把長髮綁成兩條辮子,今日不知為何沒有綁起,青年望著金色的髮絲飛揚在風中,險些失神。
  
  「法蘭西斯,你在發什麼呆?快點往這裡~」
  少女嘲笑青年的呆楞,回過神的青年則是無奈的笑了笑。
  「喂!妳別跑這麼快,小心不要跌倒~」不忘叮嚀抓著自己向前跑的少女,雖然他明白對方的個性聽不進勸誡,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少女回首向青年調皮地吐舌頭說:「我是偷偷溜出來的,因為我怕院長會阻止嘛。」
  總是遷就少女的青年,這次他停下了腳步。
  「怕院長阻止?妳又想要做什麼──」青年心急的話還沒問完,就被少女以噤聲的手勢給攔阻。即使深知少女頑固的個性,往往會堅持己見而貿然行事,偶爾因此闖下大禍,他才要少女解釋清楚,就怕她又做出什麼危險的事。
  「噓……先跟我ㄧ起去那個地方,等一下再跟你說。」少女神秘一笑。
  青年頓時意會到少女指得是什麼地方,新的一天才剛開始就不知嘆了幾次的息,他帶著擔憂跟上對方的腳步。

  天即將破曉。
  朦朧的黑夜準備離去,沉睡的萬物呈現甦醒的騷動,昏黑的夜紗被太陽揭起,漸漸亮起的天光,一吋又一吋的帶給世間光明。破曉總是那樣美麗,似乎再沉重的過往也無法壓抑她的光芒。
  兩人的鞋子被露水沾濕,走過野草蔓延的小道,當他們抵達可以眺望整座城鎮的小山丘時,天際剛好射出第一縷金黃的曙光。少女興奮地大喊,青年回望著少女因奔跑而緋紅的面頰,兩人的手未曾放開。

  「法蘭西斯,麻煩你幫我剪頭髮。」
  少女將口袋裡準備好的剪刀交給青年,她知道對方的剪髮技術很不錯。少女笑嘻嘻地比在耳下幾公分的位置,不忘提醒青年:「要剪這麼短喔。」
  青年苦笑說道:「妳這麼像男孩子的個性,頭髮還剪得這麼短,會不會有人把妳誤認成男生啊?」難怪少女會怕院長阻止,這頭長髮應該是少女全身上下最像女孩子的地方吧,不過既然少女提出這個請求,應該是誰勸也勸不動了吧。

  就著那清晨的光亮,青年輕捧起少女金色的頭髮,小心翼翼地開始修剪,少女望著一搓一搓掉落的金髮,絲毫不覺得在乎,反倒是替她剪頭髮的青年,一臉掩不住的惋惜,少女看見青年的神情笑道:「這又不是你的頭髮,你嘆什麼氣啊。」
  但任誰看見這細軟的金髮被剪去,都會感到惋惜不已吧。
  原先長髮飄逸的少女在剪短頭髮之後,外貌和氣質都變得較為中性,少女拿起隨身的小圓鏡端詳,似乎十分滿意自己現在的模樣。她抬頭向青年道謝:「謝謝你囉,這樣去那邊工作會比較方便。」青年閃避交會的視線,彎身將掉落地面的長髮剪起,似乎不想面即將來臨的事實。

  望見青年突然沉默的模樣,少女悄悄倚靠上青年的肩膀,小手圈起青年的大手。
  「吶,法蘭西斯,等到我回來的那天……」
  「怎麼?妳終於要嫁給我啦?」青年開玩笑地說道。
  聽到故意調侃的話,少女難得沒有反駁,她揚起笑,開始用手指在空氣中描繪形狀:「我想要一棟有紅色屋頂的小房子,最好有個小庭院,我們可以養隻狗或貓。」
  「飯廳要大一點,這樣我們可以招待很多朋友來家裡,對了對了,我們可以在庭園裡種百合,院長不是也很喜歡百合花嗎?」
  彷彿可以清晰看見夢想藍圖實現的模樣,未來他們會一起住在那棟有著紅色屋頂的小房子裡,或許養著一隻狗,在週末的時候招待朋友來家裡聚餐,而當歡樂的派對散去,他們兩個人並肩坐在庭園裡,看夕陽慢慢落下。

  「等妳回來以後我們會住在這個小鎮,兩個人偶爾吵架,但還每次都會合好,即使再忙也要一起吃晚餐,我們在庭園裡看日出日落……」
  少女只是微笑,沉默不語的聽著青年說話,她輕輕放開兩人的手。
  「……你一定要幸福,絕對要過得很幸福。」

  他閉上眼睛,試圖將少女說的每句話,用力的記起。
  不可以忘記,絕對不可以忘記。


  當法蘭西斯再次睜開雙眼時,映入的是看慣的景色,前天剛買的古董椅上睡著一隻黑色野貓,朗朗陽光,看來是因為昨晚忘記關好的窗戶。
  突然屋外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呼喚,當他認出熟悉的嗓音差點想假裝沒聽到,這兩個混蛋選在一大早跑來擾人清夢。兩位好友不怕丟臉他都怕了,法蘭西斯無奈地走至窗邊嘆道:「你們那麼早來到底想幹嘛啊?」
  「我們不是說好要去買東西嗎?」安東尼奧肺活量十足的大喊。
  「是、是,我想起來了。」他無奈地應聲。
  「還不快點下來,只差你一個人了啦。」基爾伯特則圈起雙手當擴音器。

  他梳洗後準備出門,臨走前回首這習以為常的風景,剛剛的夢宛如一場隨風而逝的幻影。隨著時間慢慢消磨減少的記憶,彷彿也讓夢裡的那人越走越遠,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他會忘記少女的模樣,甚至忘記兩人曾說過的誓言?

                              ─────《天明破曉時》

茫茫論文中

  文章品質跟出本的拉鋸中,跟學姊和友人討論過後,我還是希望能寫出最好的品質,而不是為了趕稿而趕稿,所以小鎮本正式延到CWT26。這陣子對自己的寫作很不滿意,雖然專欄沒更新,但其實都有持續寫作,但是成品通通被自己打回票了,這樣成品實在無法欺騙自己可以出本吶,渴望可以找回失去的步調。  

  開學後過得忙碌,討厭每天的時間被大大小小的事瓜分,也討厭每天打開信箱都是要處理的雜事(所以我很討厭打開MSN信箱),往往處理好以後都是深夜12點或1點,大四要面對的種種抉擇也接連而來,補習讀書,論文題目,未來出路......看見校園裡的小大一都好生羨慕XD。

  小鎮本今日恢復更新。
  感謝小永的校稿(抱),今晚上去學校開完會回來應該就會收到小永大人的二校,預計今晚應該就可以發了。未來會維持一週更新1~2篇的速度。12月一定會出,就算最後只有一位要買也會出。故事也到後半部了,昨天看見羽倩學姊的內頁插圖,XDDDDDD真是太閃亮了,也謝謝學姊的包容,很抱歉這本小說麻煩兩位許多。

  希望下禮拜可以買到小筆電。
  可以成功脫離跟妹妹爭奪電腦的時日,希望有了小筆電寫稿的時間可以增多點....實在被太多小事吃掉時間。


  小鎮的故事,再次繼續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