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4

04. A doll, which has heart

  「哥哥,你真的是危險人物耶……」虛脫的坐在椅子上,雪男深深嘆了一口氣,燐歪著頭似乎無法理解事情的嚴重性,惡魔尾巴左右搖晃。

  奧薩珈之鑰,這被正十字騎士團視為高度危險的東西居然出現在這裡。

  燐一臉不解的問:「啊?這個很危險嗎?」
  這東西何止危險,這是正十字騎士團尋找許久的物品,據說一百年前遭竊之後,就輾轉流於物質界各處,每次的出現往往都出現不少死傷。

  而奧薩珈之鑰,就是奧薩珈致死夢境的入口。

  為什麼這樣危險的東西會在爸爸手裡,然後爸爸又要崎坂神父轉交給哥哥?……接連而來的問題讓雪男疑惑不已,目前只能勉為其難地推斷鑰匙上浮現的黃金紋路代表惡魔吸收了新的力量。
  「哥哥!該不會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吧!」雪男急忙抓著那人檢查,燐一臉莫名其妙答道:「沒有啊,我剛剛只是做了個夢而已……倒是你的罰寫快害死我了啦!」說到憤怒處更加燃起怒火,卻只能沒膽的縮小音量說道。

  「我明天會把這個東西呈給上層!這種危險的東西,絕對不能留在這!」
  「喂喂──這是爸爸給我的東西,誰准你拿走的呀!」話說完,燐就趁機搶走他手中的鑰匙,還立刻藏至身後,雪男想搶回卻被亂揮的惡魔尾巴妨礙。
  「你還不懂這個東西的危險性嗎?搞不好會鬧出人命!快點把東西給我!」對方的不合作的態度讓他頓時惱火起,在不大的房間上演你追我跑的爛戲碼。
  「爸爸不會害我們吧,我覺得爸爸會給我這個東西,應該有他的用意在……」燐被逼到角落無處可逃,才小聲地說出自己的見解,而聽到這番話,雪男的怒氣也瞬間熄滅,是呀……爸爸根本不可能會害哥哥。

  「好吧,這個東西就先暫時放我這裡,明天我會再想辦法去查出詳細的資料,在這之前哥哥你不准再碰了!」雪男嘆口氣後妥協,燐的表情瞬間一亮說:「太好啦,雪男你果然是我的好弟弟啊~」
  「不要用你的尾巴拍我的肩膀!」
  他不滿的一吼,但燐笑了笑,絲毫不在意。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3

03. Open an unseen door

  「燐,你昨天沒有睡好嗎?」
  「天氣太熱了……晚上就不太好睡。」

  穿著和服的可愛女孩擔心地詢問,杜山詩繪美,驅魔用品店「佛魔屋」店主的女兒,前陣子他跟雪男幫忙驅逐了附身在詩繪美身上的惡魔,而她也因為這個契機,入學成為了驅魔塾候補生。燐話剛說完,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一臉還想打瞌睡的模樣。

  「奧村同學似乎知道第五題的答案,就請你直接回答吧。」年輕老師微笑推推眼鏡,放下手中的圖鑑,正等著看他如何回答問題。
  「我不知道……奧村老師。」他咬牙切齒的說道,對方明知道他答不出來。
  「既然這樣,請抄寫課本兩百三十頁到兩百四十頁五遍,相信這樣會有助於你的記憶,明天早上把抄寫好的東西交給我,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大家別忘了回家作業。」下課鐘聲響起,任課老師離去後,驅魔塾的學生也三三兩兩走出。

  「混蛋雪男!──」教室只剩他們兩人,燐終於忍不住爆發。
  「哈哈……小雪是老師嘛,別生氣了,我媽媽昨天給我一些藥草茶,喝了會比較好睡唷。」詩繪美的安慰稍稍平息了憤怒,步出教室,兩人決定先繞去詩繪美家拿藥草茶,途中燐還是忍不住碎碎念:「總有一天我要讓那隻四眼田雞笑不出來,太可惡了嘛,做弟弟的還故意找哥哥麻煩。」詩繪美則揚起笑說:「我沒有兄弟姊妹,不知道跟兄弟吵架的感覺是如何呢?」
  聽到這樣偏離問題的話,燐大嘆一口氣,決定還是乖乖閉上嘴巴。

  溫熱的淺綠色茶水,聞起來有種淡淡的藥草香氣,他記不太得詩繪美所列舉出的藥草種類,女孩微笑說這些藥草都是她們家自己種的,是她奶奶的獨家秘方,有助於放鬆跟舒眠。
  「我每次睡不太著的時候,都會泡一杯來喝唷,這種茶配紅豆團也很好吃。」女孩將茶包放進盒子,還附上一盒紅豆團點心,燐笑著道謝,詩繪美抬起頭,用一貫的溫柔笑容說道:「不要吵架了,要好好和好唷。」

  但吵架這種事,還要看對方想不想放棄跟你吵吧。
  忍不住在心中咕噥,燐慢慢的走回宿舍。

【青驅/雪燐】左手心,右手背 02

※此為重修後重發,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了> <


02. Good bye

  天微微亮,曙光穿過稀薄的雲層,下了一整夜的雨剛停,少年穿著驅魔師的服裝站在門前,太原一臉睡眼惺忪的出來迎接:「雪男,你回來啦?」他微笑回答:「跟理事長討論完了,我想去給爸爸掃墓。」

  今年花期來得特別晚,小水漥裡還飄著幾枚櫻花瓣,少年沿著小徑向前走,不久後就到了父親的墓前。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整理的,少年把周遭環境稍稍打掃後,太陽已完全升起。
  站在十字架墓碑前,就忍不住想起葬禮那天的情景,哥哥也是像這樣站在此處,望著墓碑上銘刻的名字沉默,雨打濕了那人的肩膀,而他只能在遠處遙望。

  佇立許久,直到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少年才不得不離開。
  在臨去之際,突然颳起了一陣強風,櫻花紛飛,好像聽到某個熟悉的聲音。

  少年回過頭,沒有任何人在。

  倒帶了記憶裡的話語,那個爽朗嗓音和一記大力的拍肩,是鼓勵他這個膽小鬼一步一步前進的力量,直到失去後才猛然間意識到,那份缺口有多麼的大,少年不禁想,若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他一定會開口反駁。

  「爸爸,離別這種事就算花了十年、二十年都不會準備好的……」

  少年喃喃的話語消逝在風中,吹向誰也不知道的遠方。

7/2-7/9不在家


7/2-7/9不在家,要到偏遠國小出隊。
這段時間的留言和問題會等到回來以後再回復:)

大家掰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