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

【GK/後達】我只在乎你


■11月22日 夫妻日賀文


  「自從1988年,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宗旨在於促進夫妻恩愛與家庭和睦,至今年已經舉行超過二十年以上……每到這天,結婚的新人比平日增加三成,而今年的好夫妻年度大獎又會是……」

  嘶嘶的聲響乍起,他才緊急拉回漂流遠方的意識,鍋爐上沸騰的水差點溢出,後藤手忙腳亂地將鍋蓋打開。
  聽著辦公室裡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原想讓沒營養的搞笑節目讓自己清醒點,但顯然沒有起作用。後藤忍不住嘆氣,說到夫妻日,三十九歲單身的自己,這個日子總會被拿出來被消遣一番,想必早上會長又會笑著問他要不要相親。

  凌晨兩點整,連續加班了好幾日,深夜的球會辦公室,僅僅有一盞小燈亮著,他站在昏暗的茶水間,忍耐著排山倒海來的睏意。
  伸手將電磁爐轉為小火後,他低身翻找小冰箱裡可當配料的食材,食堂大嬸留下來的炒豆芽一碗、午餐便當剩下的醬炒豬柳條一盤,以及不知哪來的蔥花一小碟,成為了今晚宵夜的配角。

  撕開兩包札幌一番味噌拉麵的包裝後,先將調味包倒入碗中備用,再將麵條放入滾水中,依序將炒豆芽菜與醬燒豬柳豪邁的加進湯中,裊裊上升的溫暖白煙中,儘管是用剩菜所組成的雜燴拉麵,那飄散的香味仍讓人食指大動。

  等待烹煮的片刻,他則倚在辦公室的門旁看著電視,夫妻日的特別節目似乎是邀請結縭五十年的夫妻上節目,暢談多年來的相處點滴。

  總忘了把襪子翻過來、早餐沒有納豆就會發牢騷、記不得可燃垃圾的時間──電視裡的那位老婆婆,細數著從一日早晨到就寢的瑣碎小事,在全國觀眾前公開老伴糗事,老爺爺嚴肅的板著面孔,卻始終沒有放開兩人相握的手。

  那樣的畫面,讓他一瞬間的失神。

  後藤快走回茶水間,拿出僅剩最後一顆蛋,天人交戰僅短短幾秒,他嘆了不知是今天的第幾口氣,將蛋放進了不屬於自己的那個碗裡,金黃色的蛋黃,閃爍著刺激食慾的光芒,撒上蔥花,完成。

  他向迴廊的那一端喊道:「達海──麵煮好囉──」,不一會就有個人揉著愛睏的雙眼,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門,自動坐到會長的椅子上,後藤將有蛋的那碗泡麵放到對方面前,並遞過餐具。

  對方拿起筷子和湯匙,不客氣的大快朵頤,嘴裡還咬著麵條、口齒不清的問:「你在看什麼節目啊?」
  「呃沒有啦、夫妻日的深夜特別節目,就是1988年時,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好像是要促進夫妻和睦之類的。」中途不小心結巴,他嫌惡這自我意識過剩的行為。
  只見達海完全不感興趣的模樣,完全預料中的情況,後藤苦笑在達海身旁坐下,喃喃說道:「我只是在想……與一個人廝守終生,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的確蠻難想像是什麼樣的日子,畢竟可要看一個人的臉看五十年吶。」達海不管湯汁飛濺,逕自呼嚕呼嚕吸著麵條。
  「喂喂!達海你把湯汁滴到公文上了啦,明天會長又要唸了。」他皺眉拿著衛生紙替對方善後,趕緊把四周的文件拿遠些。
  「所以呢,有答案了嗎?──還是我告訴你?」達海滿足的放下筷子,揚起嘴角問,而這笑容像是知道比賽逆轉的關鍵,只等著敵方自投羅網的得意模樣。

  後藤瞇著眼思考,想到日後或許會被對方藉此來恥笑,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個交易划算,但不管同樣的情況發生多少次,他最終還是放棄的開口問道:「告訴我吧。」

  「哈哈,就是到了五十歲的時候……也還要替我煮泡麵啊,後藤。」

  說完,達海笑著把一半的蛋放進他的碗裡後,大大打個哈欠,說吃飽睏了,逕自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像是隻找到回到家的貓,悄悄闔上眼,安然且滿足地睡去。

  電視的特別節目已到了尾聲,撥放的片尾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旋律繚繞,低訴著那雋永的美好,無論時光匆匆流去,只在乎一個人。在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時光就這樣過了,只待他們白髮蒼蒼,唇齒動搖,驀然回首之際才會發現,原來已經攜手走了這麼遠。

  後藤低頭凝視那人輕覆上的手,不禁笑著自己的煩惱多餘。

  閉上眼幾乎可以想見,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後的他們。
  無論平淡或不凡的時光,依然相守的模樣。



20121125 PM1130

「後藤,那不是老公,那是老媽子。」為打完這篇文的唯一感想。

半夜吃泡麵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自我流的泡麵煮法就是把冰箱可用的剩菜丟入鍋中,然後打入一顆蛋,熱呼呼的麵拌上蛋汁是絕讚的美食。

我是認真地想要寫六十歲的他們(爆笑
原本想用日文的歌名,但無奈字數限制,只好很害羞的直接用中文歌名了XD

最後謝謝所拉給我的生日賀圖!!被閃到我都哭了。

11/17

395002_515010338516990_1631299917_n.jpg


一直以來,我常常覺得有某種孤獨感揮之不去,
即使微笑,即使身處人群中,那樣的孤獨偶爾仍悄悄地徘徊。
而面對越是熟悉和珍惜的人,反而會越加地笨拙,說出言不由衷的話語。
對於這樣的自己,常常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一年來工作上遇到的風風雨雨,大概已經把十年份哭的次數哭完了。
每次午夜打開家裡的門,每次挫折的潰堤與痛苦,
親愛的朋友和家人都在身邊,給予我一點一滴的支持。

感恩與慶幸,謝謝有你們在。

【宇宙兄弟/日六】Hoppípolla

■ 漢化組辛苦了,看完169回情緒無法平復的貓印。
■ BGM:Hoppípolla


  ──他需要獨處。

  這個念頭就像有支鐵鎚在腦中不斷敲擊,隨著每思考一次,鈍痛就深深擴散。於是六太匆匆把僅有的傘給日日人,扯著笑說要去超市採購,要弟弟先搭車回去。
  然而推著購物車,手拿採買清單,過了半個小時才發現一樣物品都沒有買,自己握著玉米罐呆呆原地站立,雙手忍不住的顫抖。

  他可是神經有如電纜線一般粗的日日人耶。
  或許只是雨天憂鬱症發作,大雨總莫名使人思考負面。

  六太要自己別想了,再想也沒用,在酒吧溫熱起的身體,在突然的噩耗中瞬間冰冷。對於PD的一知半解,更拼湊成更大的恐懼,以為只發生在新聞和聽聞中的疾病,居然會發生在日日人身上。

  日日人是個優秀弟弟,單純又執著。
  他是第一個踏上月球的日籍太空人,甚至還拯救了遇難的夥伴。
  怎麼會……

  可惡別說笑了,那冠冕堂皇的狗屁話。
  亂糟糟心情,無法坦承自己根本束手無策。


  六太決定胡亂地買些生活用品,直接叫了一台計程車返家。瞪著車窗上的水痕,想要以無聊事轉移注意力,記得以前小時候,他們倆個人會趁著這樣磅礡雨勢,故意不穿雨衣衝到大街上玩,甚至還比賽跑步。

  結果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所剩的錢根本不夠坐到家,當司機以譴責目光瞪視,六太再次哀嘆自己不愧生於「杜哈的悲劇」,注定與衰運結緣的男人。

  * * *

  凝視著灰色的城市,磅礡雨勢絲毫未減,車燈閃爍著朦朧的光芒,就像是故鄉黑夜裡的小小星子。密閉的空間裡,空氣裡揮之不去的濃濃酒味,暈眩感在胃裡緩緩翻攪,恍惚地蔓延四肢。

  「怎麼啦這位客人?剛才開始就一直笑呵呵的。」
  司機是一名戴耳環、龐克裝扮的大叔,看見座位旁堆滿的搖滾CD,就知道他是位搖滾迷。對方不介意他喝醉的狼狽模樣,回頭爽朗的笑問:「你是今天坐我車的乘客當中最有精神的一位啦,哈哈哈。」

  「吶,司機先生,詢問您這件事或許有點奇怪,您知道『PD』嗎?」日日人輕鬆的開口,彷若那日夜糾纏的『PD』不存在般。
  「『PD』?『PD』就是那個吧!恐慌症啥那個來著。」司機先生搔搔面頰,不肯定的回答。

  「不、不是那個,是漂亮狗狗的意思唷。」他微笑揭曉答案。

  「不是『Panic Disorder』,而是『Pretty Dog』?這是什麼爛答案,不過我喜歡啦,哈哈哈是誰告訴你的?」司機先生故意大噓一聲,咧嘴大笑。


  他悄聲說:「這是我哥哥……給我最寶貴的答案。」

  即使大雨再冷、未來再怎麼絕望,只要想起仍會感覺溫暖無比。

  * * *

  當車駛至距離家的一條街之外,日日人發現某個人正困擾的站在街角商店的遮雨棚下,似乎對著不止歇的雨發愁。他笑著請司機先生放慢速度,司機先生疑惑的歪著頭,日日人只笑著問:

  「吶,想不想見識最熱血的兄弟雨中賽跑?」

  司機拍膝大笑,比了一個大拇指,說主題曲就讓他來選吧。
  打開車窗,傾盆大雨瞬時打濕整排座椅,司機大叔將音響的音量調至最大,不一會便惹得前方的那人回頭。日日人打開車門,站在磅礡大雨中,讓雨水盡情打濕臉頰。

  如同日夜交替的魔幻,星星亮起的瞬間,那清脆鋼琴音符響起。
  主唱Jónsi纖細空靈的嗓音,那是屬於遼闊的海洋,冰與火的壯麗島嶼,浩瀚無垠的宇宙。就算不是搖滾迷也多少聽過,來自冰島的樂團「Sigur Rós」,這首歌「Hoppípolla」。


  Brosandi
  微笑著
  Hendumst í hringi
  旋轉著 
  Höldumst í hendur
  緊握著雙手
  Allur heimurinn óskýr
  整個世界旋轉成模糊一片
  Nema þú stendur
  妳卻屹立不移



  六太正發愁該如何回去,突然聽見悠揚的樂音,才注意到停在不遠處的計程車,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現,除卻了迷惘的笑容。那個人無聲指向遠處的消防栓後,靜靜地走至身旁,並肩的位置。
  信號般的喇叭聲響起,六太頓時明白了。


  Rennblautur
  酩酊大醉
  Allur rennvotur
  渾身濕透
  Engin gúmmístígvél
  脫掉膠鞋
  Hlaupandi inn í okkur
  裸足奔跑
  Vill springa út úr skel
  破殼而出



  五公尺,激昂奔跑的步伐,大小水窪濺起了陣陣水花。

  四公尺,些微之差,日日人以一步領先。

  三公尺,六太把懷裡的紙袋丟向草坪上,不管東西是否安然。

  二公尺,聽見彼此急促的呼吸聲,呼嘯而過的風。


  Brosandi
  踏著水潭
  Hendumst í hringi
  渾身濕透
  Höldumst í hendur
  脫掉膠鞋

  Allur heimurinn óskýr
  即使滿是鮮血
  Nema þú stendur
  我仍昂然奮起



  最後一公尺,就在日日人即將抵達終點線的剎那,
  卻踩到泥濘失足往後滑,驚險瞬間,有隻手緊緊拉起他──


  他們是兄弟。 
  他們有屬於彼此不服輸的驕傲。
  示弱這樣的事只會咬著牙,怎麼都無法輕易說出口。

  但是,伸出的手永遠都在,等著隨時扶起對方。


  「阿六哥,從小到大,共十次的雨中賽跑比賽,這是我們第十次的平手,每次在比賽最後,總是會有一個人不小心要跌倒,讓另外一個人伸出手幫忙。」

  最後兩個人跌坐在人行道旁的草地,日日人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抱著為了要拉住自己、結果重心不穩撲倒在他懷裡的哥哥,好像從小到大都沒有變。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放鬆肩膀的力量,自然而然地環抱著。

  想到兒時的荒謬比賽,以及現在的脫序行為,六太嘖了一聲,說要把過期的泡菜加進味噌湯裡洩恨,日日人只笑著回答說加就加,並將「反正阿六哥做的菜還是一樣好吃」的這句話吞回。
  撿回散落一地的罐頭和食物,兩個人全身濕透。在日日人看不見的地方,六太下定某個決心,握緊拳頭。
  那天夜裡兩個人都打了不少的噴嚏,日日人則睡了安穩的一覺。


  三天後,PD恢復結果的測驗之日到來,日日人收到六太給的東西,那是一面有著阿波模樣的可愛化妝鏡,裡面夾著一張小小的紙條,告訴他客觀審視自己是不錯的辦法。

  「南波日日人,入水完畢。」

  在粼粼蕩漾的水波之間,日日人低頭注視手臂上那大大的護身符一眼,低聲複誦那句話。

  他相信,這場戰役中自己將無所畏懼。




20121112 AM0135

看完以後漢化169後飆出的一篇,回頭看好像有點支離破碎(抓頭
兩個人的競爭、不會輕易向對方示弱,但總會伸出手幫助對方,大概是想要講述這樣兄弟間的相處之道吧。

最後腦補兩人笨蛋的在雨中奔跑(爆
想要傳達的東西好像被黑洞給完全吸得一乾二淨了。
最近的劇情真的好虐……自給糖分中。

非常喜歡這首歌,電影版也有出現Hoppípolla,這首歌簡直是激勵人心首選BGM。

歌詞翻譯來自:http://blog.roodo.com/gal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