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

【宇宙兄弟/日←六】夢中的婚禮

01.

  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子揚起淺笑,她對著鏡子旋轉一圈,白色薄紗的裙襬輕揚,就像一朵美麗的白玫瑰綻放。她端視鏡中的模樣,掩不住幸福洋溢的神情。

  「六太,你比較喜歡白無垢,還是西式婚紗?」
  問題久久得不到回應,女子才疑惑轉過身,就抓到他發楞的片刻,六太急忙尷尬的微笑:「我覺得西式婚紗很不錯啊,像你這件的蝴蝶結就很可愛。」

  真讓人不禁認同公司前輩的見解,男女間一來一往試衣答詢,耗費的心神比起寫企劃案要多上幾倍。實佳子身穿削肩設計的純白色禮服,綴點小巧精緻的蝴蝶結,看起來帶點小小的性感又迷人。

  似乎很滿意他回答,實佳子再度揚起笑問:「那麼,六太比較喜歡婚紗囉?」
  「實佳子穿什麼都好看。」他笑著重複,這並非妥協敷衍。

  實佳子噗哧笑了出來,他明明講得是正經的話,她卻總是而忍不住大笑出聲。女子提起裙襬,輕步坐到了他的身旁,仔細凝視自己那從小到大熟悉的面孔,最後,緩緩靠上他的肩膀。
  相互倚著肩,感覺就像是回到兩人小時候。

  「……我們都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女子露出感慨萬千的笑容,六太與她共同注視落地鏡中的那兩個人,已經不是昔日一同寫回家作業,那綁雙馬尾的女孩與靦腆害羞的男孩了。
  
  實佳子突然想起了什麼,用手肘推推他,掩嘴竊笑:「話說你家弟弟真的越來越可口囉,尤其打棒球的樣子帥到不行,我之前跟妹妹有去看過比賽,日日人站在投手丘上的模樣應該有一堆女孩子會為她尖叫吧。」
  「簡直恐怖死了,每次比賽結束就會有一票女孩來我家門口堵人……喂!準備要出嫁的人別說這種話啦。」六太深深嘆口氣,女子不以為意的大笑。

  頓了一會,實佳子似乎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嘆氣說:「那樣帥氣的日日人,居然沒有交過女朋友,他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這個問題,妳問我要問誰啊。」六太不耐煩的回應。
  「好啦好啦,不要太忌妒你弟弟唷,那麼我們待會見囉。」實佳子笑著擺擺手,終於宣告放行。

  六太關上門後,忍不住重重吁了口,抬起頭就看見剛剛話題裡的主角倚著牆,向自己揚起了嘴角,而那笑容帶著了然於心的意味,似乎把剛剛房間內的對話都聽進。

  「實佳子表姊是姆醬的初戀吧,小時候姆醬老嚷著要娶實佳子表姊。」日日人笑著說,他今天穿著白色的西裝,果不其然吸引眾多女孩子的竊竊私語與注目。
  「嘖,你這小子長大越來越不可愛。」六太狠狠瞪了一眼,日日人則無所謂的聳聳肩。一會才像是自豪、又像是無奈的低笑說:「因為姆醬的事,我全都知道唷,那姆醬呢……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嗎?」

  「誰知道那種無聊事,我要先回家了,你就留在這裡繼續陪實佳子吧。」六太不想理會對方的無聊發問,拍拍日日人的肩膀,就大步走向戶外,急促且不自然的腳步,彷彿欲將對方遠遠拋下。

  「我有喜歡的人喔,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他,他有一個捲髮,擅長把快過期的食物變成佳餚,偶爾的囉嗦都出自關心,老是放心不下我……」

  那原該遠遠落後的人卻輕鬆追上,掛著招牌的燦爛笑容,繼續比手畫腳訴說,六太忍不住咋舌,考慮是否乾脆用小跑步拉開兩人的距離。不知道何時開始,身旁這個人的步伐早已超越了他。

  不知何時開始……有太多個「不知何時開始」。

【宇宙兄弟/日→六】Look Up The Word

※仰星角系列II


  【青春期】釋義:
  自我意識過剩,叛逆行為等同英雄,抗拒既有規定。
  極其渴望引起異性注意。


01.

  冬季的藍天有著凜冽的距離,儘管黃澄澄的陽光照耀,但是絲毫無法感受到暖度。日日人搓著手、猛打哈欠,恍惚看著自己的呼吸凝結成一連串的白色霧氣,連帶思緒也跟著空白一片。

  右手邊傳來無奈的嘆氣:「拜託你……打哈欠也遮一下吧。」
  「姆醬,我每天可都有認真刷牙唷,牙齒可是拍廣告的潔白程度。」他洋洋得意的微笑,展示潔白牙齒,只見那人轉過頭,似乎拒絕再與自己說話。

  你來我往的日常對話,口中還有媽媽拿手煎培根的油膩味道。
  屬於南波兄弟的再普通不過早晨。

  開始逃避完全沒準備的古文考試,日日人回憶早餐菜色,結束後開始思考午餐的便當,繼續打著哈欠發呆。兩人穿著不同的制服,與自己散漫模樣相反的自家兄長,正認真閱讀英文課外讀物。

  兩人相差三歲的年齡事實,在六太從國小畢業後成為了具體的距離,也宣告兄弟形影不離的時光結束。他們就讀不同的高中與中學,擁有不同的生活圈,每天在同一站上車,卻總在不同車站離開,共處的時間自然少了許多。

  六太闔上手中的書,嘆息說道:「拿出字典,我幫你複習考試啦,別再犯『麥克在等侍肯恩』這種愚蠢的錯誤。」
  無聊頓時一掃而空,日日人笑嘻嘻展示字典,向哥哥炫耀自己的傑作:「上課無聊的時候,和大家亂寫的東西,很有趣唷,有種自己是國家編譯委員會的感覺。」
  「字典是用來查,不是讓你用來亂寫!」面對他做的荒唐事,六太不留情面揍了他一拳,日日人則是笑了出來,對於看不下去的哥哥,不知為何就有種開心感。

  重複沒營養的對話之中,車站的時針指向六點整,三兩個上班族匆匆進入車站,綁著辮子的女高中生專注閱讀手中的書,OL則拿出化妝鏡確認妝容,一群陌生卻對彼此面容熟悉的固定成員,在同個時間點交會,乘上同班列車。

  「姆醬,你又在偷看那個女生吧。」日日人發現哥哥偷偷移動腳步。
  「哪有啊,只是這邊比較不會擠。」六太立即反駁,明顯的顧左言他。
  日日人像是想到好方法,下一刻故作驚訝的說:「姆醬,你的頭髮上面黏著飯粒。」才說完就見到六太慌張對著車窗查看頭髮,轉眼發現是場騙局後,日日人忍不住噗哧笑出,六太則作勢舉起拳頭。

  早晨的列車,肩碰肩的擁擠程度,日日人發現某個不對勁的事,悄悄示意要六太轉頭,在兩人所站在的不遠處,那個綁辮子的女高中生正小心翼翼地朝四周張望,她的肩膀輕顫著,抓著欄杆的手指隱隱泛白,但是沒有人意識到她的異狀。

  「姆醬。」日日人低聲喊,六太立即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悄悄移動到女高中生的不遠處,兩人同時看到有隻手正在女高中生的臀部上下游移,而被騷擾的女孩泫然欲泣,日日人大聲喊出要那人住手,隔壁的六太比他更快行動。

  「你那麼喜歡摸大腿……那就摸我的啊!你摸啊你摸啊你!!混蛋!!」

  氣到發狂,理智短路,六太用力一把抓起癡漢的手,就直接按上自己的大腿來回磨蹭,惡狠狠的威脅,配上無意味的動作,那名癡漢完全呈現當機的狀態,連狡辯和逃跑都忘了,整個車廂的目光聚焦。

  笑聲像是一滴水所濺起的漣漪,逐漸擴大到整個車廂內。
  終於撿回理智,六太漲紅臉,結結巴巴的無法構成語句,無法面對出糗現實。

  最後連那一名被騷擾的女孩,都噗哧笑了出來。

【宇宙兄弟/日六】仰星角

※偷偷換成修改版(揍。


  你實在很會惹麻煩,有時候會氣得希望你不存在。
  但習慣身旁有你的笑聲,習慣收拾你的爛攤子,習慣你無厘頭的問題,

  沒想到就這樣習慣了,
  無論做任何事都會與你在一起。



01.

  「日日人、日日人!時間到了啦!」
  他在床沿蹲下身子,開始低聲不斷呼喚,並且用力搖晃對方肩膀。許久,才見日日人揉著眼醒來,但翻身就想要繼續睡,六代最後沒辦法,只好使出對方最討厭的終極手段。
  用力一把掀開棉被,他皺眉低聲吼:「日日人數到三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們就不去了喔,你就等著被叫膽小鬼吧!」
  「嗚哇……好啦……」日日人聽到他的要脅才努力爬起,仍是睡眼惺忪的愛睏模樣,慢吞吞地脫下睡衣準備。而早已換好衣服的六太,則是再次查看小背包裡的物品,兩支手電筒、數顆電池、一個雙筒望遠鏡、還有一把不知道能做什麼的萬用瑞士刀。

  最後檢查的物品是爸爸給他們倆的聖誕禮物,六太戴上耳機,對準收音的麥克風輕咳了聲後說:「2005年6月30日,現在0點25分,預計前往後山西邊的森林後,預計凌晨3點整前返回。」

  「姆醬、姆醬,我準備好了唷。」身邊傳來朗朗笑聲,六太朝換好衣服的日日人用力點點頭。

  下一秒,兩人默契十足的輕輕打開房門,小心翼翼注意不發出任何聲音,躡手躡腳走過客廳,聆聽父母臥房傳出的規律鼾聲,他們推開大門後,敞開步伐,向著後山的方向跑去,將城市的燈火拋在身後,兩人的長長影子交錯。

  最後,他們站在黑漆漆的森林之前。

  夜風颳過群樹所發出的沙沙聲,彷彿在說不歡迎他們到來,手電筒的光只能夠照亮前方五步的距離。此時,巨大的怯意卻如海嘯席捲而來,挑戰的勇氣被急劇沖蝕,六太緊握拳頭的手,掌心滲出了薄汗,腳忍不住微微顫抖。

  ──我們回家吧,日日人,這裡實在太危險了。
  ──被老媽抓到的話,可不是簡單處罰可以過的,所以回去吧。
  他不想承認,其實自己很害怕的事實。

  「姆醬!好棒喔!呦喝──」雙手高舉的萬歲姿勢,日日人毫不猶豫往前衝。
  「喂!日日人!你這笨蛋!」六太來不及拉住暴衝的弟弟。

  於是,只能眼睜睜看著日日人被樹枝絆倒,以臉朝地的完美姿勢跌倒,他趕緊上前拉起對方,發現日日人的膝蓋上有小傷口滲著血,即使跌倒了,日日人卻露出燦爛的笑容說:「真的好好玩喔,姆醬。」

  望著那傻氣的笑容,六太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而那堵塞胸口的害怕情緒,也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