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獨伊】夜雨˙彩虹 01


  少年將頭伸出窗外,注視著陰雲密佈的天空。
  嗅聞彌漫著空氣之中,下雨前獨有的潮濕氣味,肌膚上覆蓋著悶溼感,這些跡象都預告待會將會有一場大雨。老司機摸摸鬍子,回首對少年笑說:「小鎮的雨季又要來囉,每年這個時候總是如此。」

  黑夜之中看不見大橋下的滾滾河水,行經橋上只聽見來自下方的轟隆水聲。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少年枕著雙手,輕哼的歌聲悠揚地飄盪,連前座的老司機也開始跟著,哼起了這首耳熟能詳的曲子《Over the rainbow》。雨終於落下了,打在車窗上且逐漸加大的滴答響音,淹沒不了橋下河水的川流不息的流水聲。
  車廂裡的兩人哼唱者相同的歌曲,旋律在車廂內低迴,越過敞開的車窗抵達某個遠方。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位於彩虹彼端的某個地方,那裡的天空是如此蔚藍。高低相合的歌聲似乎給這灰濛濛的天氣漆上明亮色彩,平滑悅耳的音符,讓人彷彿在看見烏雲背後的藍天,有道美麗的彩虹橫越天際。

  「沒有彩虹呢。」少年遺憾地說道。
  「當然囉,彩虹要在太陽出來以後才有嘛,哈哈這可是我家孫子告訴我的喔,好像是什麼光的折射還反射,總之一定要有太陽啦,夜雨是不會有彩虹的,只有這折騰人的冷雨,害我關節的老毛病又犯了。」

  車緩緩抵達目的地,老司機皺眉問:「在這裡就可以嗎?」他們正在鎮西的橋口,因為下雨的關係,周遭的店家都早早關店,只剩下一盞路燈守候這漆黑的雨夜。
  「要不要我載你到附近的咖啡廳或是小酒館?至少可以喝杯溫熱的飲料,還有你家人知道要來這裡接你嗎?」老司機看少年提著笨重的行李的模樣,著實有點擔心,但少年仍揹起有身高一半的畫布,轉身向老司機微笑答謝後下車。

  少年向遠去的汽車努力揮動雙手,直到看不見車的身影為止,他才轉身將傘掛在小天使的手臂上──這個天使石頭雕刻是在入口旁的紀念碑,少年動作熟練的像是做過許多次,他低聲對小天使笑說:「再麻煩你幫忙囉。」

  少年揚起微笑,大大敞開雙臂。
  雨水流過他的髮間、臉頰、肩膀……讓冰涼的雨水淋溼了身軀。

  他的傘還是打開著,沒有任何人跟事物躲進傘底,畫作被遺落在旁,原本用來包覆畫的布被夜風吹開,畫上的水彩顏料已經完全被雨水給模糊,在黑色顏料暈染過其他顏色之前,或許只有跟著少年一起守候的天使雕像能夠看見,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少年的畫。

  一幅夜雨裡的美麗彩虹,不可能存在的光景。
  
                                      ─────《夜雨˙彩虹》

01.

  雨,尤其是在入夜後無聲無息下起的夜雨。
  往往在意識到時,手中的咖啡早已冷卻,翻閱中的書頁泛著溼氣,整個世界被雨深深地圍困,讓人無所遁逃。昏黑的雨,踏著滴滴答答的響音行走在小鎮的街道,各家的燈火在雨中顯得矇矓且微小。

  舊物店的店長站在店門口仰望陰沉的天空,決定早早打烊。路上每位行人皆匆匆撐傘走過濕漉漉的街道,原本就不多的客人,在雨天更顯得寥寥可數。冷清的店內,他放下已經整理得差不多的帳目。

  「取消,我不出門了。」
  「本人今天比較想念我家的沙發,所以取消囉~」
  兩位好友不約而同任性地取消聚會,安東尼奧也不想責怪他們,這樣的雨天真的會讓人想窩在家裡,點亮一盞檯燈,泡杯溫暖的花茶,縮在客廳的搖椅上閱讀小說是這個時節再好不過的選擇,可惜他的同居人似乎不這麼認為。

  安東尼奧偷看靜悄悄的樓梯,依然沒有任何動靜。
  手裡握著溫熱的馬克杯,這是剛才替自己泡的花草茶,他猶豫著是否該再試一次。
  
  自從他們開始同在一個屋簷下的日子以來,羅維諾似乎都在躲避自己。沒想到基爾伯特送給他的書居然在這個時刻意外派上用場,安東尼奧再度翻開《貓咪馴服守則》尋找有用的訊息。據說當貓兒懷有強烈的戒心時,食物是最好的誘餌。

  這棟房子有兩層樓,一樓主要是店面,而店後方則是廚房和小飯廳,房子的二樓是房間,有一間主臥房跟兩個比較小的房間,其中一間是儲藏室,另一間原本做為客房之用,現在則成為羅維諾的房間。順帶一提,房子的衛浴設備也在二樓。

  被強迫離開原本的家,貓兒正躲在自己的房間生悶氣。
  可惡、可惡,一切都是情勢所逼。

  羅維諾抱著枕頭,回想起當天的情況,仍是氣得牙癢癢。無處可去的他,即使再怎麼反對,也只能被迫搬進男人的家裡暫住。當晚安東尼奧來不及清理出房間給他使用,便決定先將自己的床讓給羅維諾睡。當時為了趕快忘記倒楣的一天,羅維諾將棉被遮過頭,逃往夢境裡,那裡是個不會有改變的世界。

  當他幾乎認為睜開雙眼,一切都會恢復原狀時,卻聽見清晰的敲門聲。
  
  男人探頭笑著要他趕快梳洗,他頂著剛起床還昏沉的腦袋,迷迷糊糊地將自己打理完畢。「早安。」迎接男人朝氣的打招呼,羅維諾征征地望著盤子上還冒著熱氣的荷包蛋跟烤得香酥脆軟的麵包,安東尼奧將柳橙汁倒進玻璃杯放到他的面前後,將圍裙解下,還不忘叮嚀:「早餐要通通吃光光喔。」
  
  『習慣就是輸了!』這些日以來,羅維諾秉持著這樣的信念持續一個人的戰爭,抗拒那人的好意。
  第一天,搖椅上的毯子跟男人腰酸背痛的模樣勉強讓羅維諾心情好了些,心想對方活該。但是無奈短短日子過去,輪到他暗地咒自己是混帳,居然這麼快就要被收買人心。羅維諾發現,原來自己比想像中還要沉溺於這樣的日子,早餐、晨喚、熱熱的茶、有人陪伴的用餐、不厭其煩地叮嚀……

  是他想念多久的生活?


  「羅維諾~我剛剛煮了茶唷~~要不要喝?」樓下再度傳來男人不死心的呼喚,羅維諾被煩到受不了,終於打開房門走下樓。
  「為什麼這裡又堆這麼多東西!」羅維諾邊抱怨著,邊小心繞過地板上各式各樣的雨傘,還有莫名其妙的推理小說書堆。
  「我不小心多進貨的,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安東尼奧抓抓頭,似乎也覺得困擾不已,「笨蛋,你到底在進什麼貨啊?」羅維諾望著完全沒有共同點的雜物,皺眉問道。
  「呃,批貨商說是雨季熱賣商品……」
  好個熱銷商品,羅維諾無言的眼神,似乎在質問男人為何還學不到教訓,而安東尼奧一臉無辜的神情,似乎完全不知道問題所在。


  每年慣例在這個時節將有長達兩星期的雨季,今天安東尼奧去商場批貨時不知道被哪家老闆給說動,訂了所謂推薦”雨季最熱銷的物品”,結果今天拿貨時,他得到了各式各樣的二手雨傘、一雙破了洞的雨靴、數本殺人推理小說以及一副蛙鏡等等無數雜貨。
  羅維諾撿起那個舊舊的蛙鏡,鏡片上還佈滿刮痕,他忍不住猜想該不會小鎮曾發生洪水,所以這也被列入熱銷的商品之中?安東尼奧則秉持樂觀的天性,沒有怨嘆白花了多少錢,開始在雜物堆翻找有趣的物品。
  「羅維諾,你看~這是今天找到最棒的商品喔。」
  男人舉的物品是一本過期的月曆,羅維諾正想譏諷對方過期月曆有什麼好的,就立刻被眼前的物品吸引。月曆上的照片是不同的彩虹風景照,有在石頭山谷之上的彩虹,也有在巷道內的小小彩虹。層層相疊陰雲背後的藍天,從灑落的陽光和由天地之間調配最七彩繽紛的顏色。
  「我想這個會被列為熱銷商品的理由,可能是人們希望趕快雨過天晴吧。」安東尼奧笑著將月曆掛在牆上,暗沉的空間彷彿多了點生氣。

  「月曆……我家的月曆沒有帶過來……好像忘記什麼事……」聽到關鍵字,羅維諾似乎勾起了記憶,低頭思索了會,抬頭望向窗外,夜雨流過玻璃窗的道道痕跡。

  「該死的!我忘記了!」突然驚覺到某件事,羅維諾隨手抓起一把傘後就衝出門,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安東尼奧則是連傘也沒拿,就跟著羅維諾追出去。
  急促的腳步踏在水漥,所濺起的水花弄濕了褲管。羅維諾嫌撐傘礙事,乾脆連傘也不撐了,雙肩漸漸被雨浸透,雨水模糊他們的視線。安東尼奧望著羅維諾心急的模樣,不安的問:「發生什麼事?羅維諾你要去哪裡?」對方只回瞪他一眼說:「少囉唆!」

  安東尼奧只好繼續跟著羅維諾在夜雨中行進,他們快步走過幾條大街,路燈下只有他們兩人的影子移動。逐漸清晰的水流聲,雨夜之中大橋模糊的輪廓顯現,他們看見在橋口紀念碑旁,有個背對的身影佇立著。

  「菲利!」羅維諾向那方向大喊,渾身被雨淋得溼透,少年聽見呼喚聲,緩緩回過頭說:「Ve?羅維諾哥哥?」
  羅維諾氣急敗壞向自己的雙生手足大罵:「我不是說我現在住在那個混帳家嗎!怎麼不打通電話來.你又在這淋雨!是要讓自己得重感冒是不是。」
  他無奈自己也是全身溼透,連剛剛拿的傘都不知道中途遺失在哪,羅維諾正想拉著菲利躲到路旁的屋簷下時,此時有個聲音從中介入:「菲利奇亞諾,你為什麼在外面淋雨?」那把傘適時地伸出,替他們遮蔽雨水。

  羅維諾和菲利同時抬起頭,一個人綻放笑顏,一個人表情嫌惡。
  「路德~」
  「你這馬鈴薯肌肉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金髮藍眼的青年有著挺拔的身材,即使穿著便服,仍可以瞧見隱藏在衣服下的肌肉,他困擾的皺眉說:「我晚上出來散步,剛好路過這裡,就聽見吵鬧的聲音……」
  「你不要說話!……你為什麼會認識這個混蛋?!」羅維諾轉過頭質問菲利,自家弟弟傻笑給予完全不對的回答:「Ve?因為路德是大學來的短期見習交換生啊。」
  知道從自己的笨蛋弟弟那得不到詳細解答,羅維諾轉頭對高大的另人口氣凶惡審問:「還有你,你!是不是對我弟弟做了什麼?!」
  名為路德的青年似乎也百般無奈:「我今天剛好也回鎮西,誰知道會碰到你們…..」菲利笑著從擋在他身前的羅維諾身後探出頭微笑:「耶欸?路德你早說嘛,我們就可以一起搭車了。」
  他則回身給這看不清情況的弟弟一記拳頭:「你居然想跟他一起搭車?!」


  「你們不覺得我們……應該先去躲雨嗎?」

  男人打了個超級大噴嚏。
  吵鬧的場景頓時被按下消音般,在場的其他人皆無言地注視安東尼奧。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頓時變得可笑萬分。


  「──你們真的不覺得冷?」
  安東尼奧揉著泛紅的鼻頭,帶著鼻音可憐兮兮的問。

  在場的人只有他還淋著雨,穿著短袖,連傘也沒有得撐。



20100712PM0919

  我回來了=進入休羅場。

  這章是獨伊篇,我有史以來草稿打最快的一次(笑
  請各位繼續看下去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