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獨伊】夜雨˙彩虹 02

  最後離別的時候,青年還是不敢再問。
  祈禱相處的時間能夠再延長點,但最終還是只能看著少年揹起畫布和行李,回首對他道別:「雨終於開始下了。」

  「希望會有彩虹。」青年不禁說出這句話。

  聽見這句話,少年訝異的睜大雙眼。
  最後,他微笑回應:「是啊,希望會有彩虹。」
  *  *  *

  「PASTA~」

  用五個盤子裝盛,熱騰騰的義大利麵整齊排列上桌,鮮紅肉醬散發刺激食慾的香味。「看起來超級好吃的!小菲利你蠻會煮飯的嘛。」基爾伯特驚喜地發出讚嘆,路德維希則安靜的坐在座位上,似乎已經習慣了菲利隨時都會端著義大利麵出現的情景。

  由於沒有足夠的傘能讓四個人一起走回,最後是路德打電話請他哥哥來接他們這群被雨淋溼的人們。當基爾伯特開車前來,一看見好友狼狽的模樣忍不住大肆嘲笑一番,羅維諾則是震驚,原來基爾伯特口中的弟弟正是眼前這個肌肉男路德維希。
  他們回到舊物店中,安東尼奧急忙前去浴缸放熱水,並且拿毛巾給眾人擦拭滿身的雨水。羅維諾則立刻把弟弟趕去房間去換下溼透的衣服,安東尼奧好心提醒羅維諾也是全身溼透,卻被對方凶惡以待,他冷哼一聲,碰地關上房門。

  「雖然本大爺一個人就很快樂,不過留下陪陪你們也是可以啦。」
  基爾伯特似乎難得在寂寥的雨夜跟這麼多人在一起,小小的飯廳頓時被他吵鬧的喧語淹沒。菲利舉手提議要煮義大利麵,在得到可以使用廚房的允許後,立刻不知從哪變出一堆義大利麵來,加上冰箱裡萬年不少的番茄和安東尼奧今天買回來的新鮮絞肉,不一會,菲利的招牌拿手菜就端上桌。

  和樂融融的景象,只有羅維諾一個人皺眉坐在餐桌邊,陰沉著臉。
  
  「路德,你怎麼會認識菲利和羅維諾呢?」為了打破餐桌上除了基爾伯特自嗨以外的尷尬氣氛,安東尼奧主動開口,而兄弟倆對問題所展現的截然不同態度也讓他感到很好奇。
  「果然是兄弟……很多闖禍的方式一模一樣。」青年扶額,似乎正在胃痛的皺眉表情。
  「哥哥,路德對我很好唷~跌倒的時候會給我敷敷的親親,還會幫我綁鞋帶~」
  「你這混帳,到底對我家弟弟做了什麼!!!」
  「等等!你們不要吵架啦!」安東尼奧急忙出聲制止,為什麼才沒說幾句話就可以演變成暴力的場面?基爾伯特擅自把椅子移動到菲利旁邊,開始誇讚料理好吃以及藉機攀談起其他的事。羅維諾將怒氣轉到盤中的義大利麵,把叉子當刀子用,剁碎一條又一條的義大利麵條,不知情的人見狀還以為這原本是一盤燉飯。

  路德嘆了口氣,繼續剛剛的話題:「我是羅維諾大兩屆的高中學長,以前是擔任學生會的幹部。瓦爾加斯三天兩頭就闖禍,這件事讓校方很頭痛,最後要求學生會必須出面解決那幾個問題學生,經過幾次調解和處理,他就變得非常討厭我了。」青年一口飲盡啤酒,這是基爾伯特順道帶來的禮物,安東尼奧從以前就聽說他弟弟很喜歡喝啤酒。

  「至於菲利奇亞諾……是因為大學通識課的緣故,期末作業是去藝術繪畫高中見習,因為雙方的老師關係很好,最後變成交換學生的活動,大學生去高中當一個星期的住宿生,跟他們一起上課,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菲利奇亞諾。」青年舉杯正想再喝一口時,才發現杯子已經空了。路德搖搖頭,喃喃自語道:「還是別喝太多比較好。」
  除了在場兩個未成年者以外,其他人手邊都有一杯金黃色的液體,上頭溢滿了白色的泡沫。安東尼奧也跟著喝了一口 啤酒,清涼又帶點些微苦澀的滋味竄過舌間,不知是因為啤酒的複雜滋味還是思考中的事,才讓面前的青年有著這樣的神情。

  偶爾可以從某些細微的動作理解對方的想法,安東尼奧訝異於青年此時的眼神。
  陷入沉默的瞬間,青年揚首,他的雙眼不自覺地在屋內找尋某個身影,最後視線悄悄地落在某個人身上,青年望著那個人,表情緩緩有了變化。

  菲利奇亞諾。

  像是感受到對方投來的視線,菲利抬頭和青年的視線對上,路德急忙將頭轉移,逃避似的問著:「你的畫怎麼辦?都被雨淋濕了。」沒有察覺對方剛剛的動作,菲利絲毫不在意的回答:「那只是半完成品,不要緊的。」
  聽見兩人的對話,基爾伯特張開帶有醉意眼睛,開口詢問:「什麼畫?小菲利你畫了什麼?」
  「嘿嘿,這是秘密,路德不准說喔。」菲利對路德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燦爛的笑容,之後轉向已經把盤中的義大利麵剁成細丁的羅維諾,也小聲的叮嚀道:「哥哥也千萬不能說出來喔…..」
  「笨蛋!我才沒有空理你!」羅維諾用力地丟下叉子,轉身走上樓,傳來一陣沉重的關門聲。

  原先的酒意稍微清醒了些,基爾伯特皺眉唸道:「真是不可愛的孩子,怎麼跟弟弟差這麼多啊?」安東尼奧低聲喝止:「基爾伯特,別這麼說。」但對方似乎已經醉到聽不進他的話,繼續舉起酒杯,暢飲啤酒。
  「沒事啦,我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要不要再吃一盤義大利麵?廚房還有唷。」菲利微笑打圓場,在基爾伯特的連番點頭下,桌上的空盤再度被香氣十足的義大利麵填滿。

  「喂,安東尼奧,你不在的時候好像有人拿東西給你的樣子。」基爾伯特像是想起了什麼,搖搖晃晃地指著櫃檯上的包裹。「有人來過?」安東尼奧疑惑地拿起櫃檯上的那個包裹,上頭夾著一張便籤:『給 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先生』看見這一行字,他的心頓時不安的狂跳。

  安東尼奧焦急地打開包裹,從撕開的牛皮紙裡掉出幾本陳舊的手冊,還有兩三張泛黃折起的紙,他拾起其中的一張,輕輕展開。
  「這不是大橋嗎?」好奇而湊過來的菲利這麼說道,那是張工程用的素描圖,巨大的橋柱、白色大理石鋪設的橋墩以及橋口的天使紀念碑等等,畫得正是連結鎮東與鎮西的那座大橋。
  安東尼奧急忙將紙收起,掩飾的揚起微笑說:「或許是有客人想賣的商品吧。」菲利單純的接受對方給的答案,笑著點點頭,回到餐桌繼續跟其他人聊天。


  安東尼奧憂心地望向窗外,黑暗之中只聞滴答作響的雨聲。
  他擔心的事,比想像中的還快找上門來。
  
  *  *  *

  羅維諾稍稍記起那棟宅子的事。

  宅子裡的氣味彷彿隨著到臨的雨季,悄悄潛入包圍自己的四周。他記起來了,自己也曾像現在這樣,在那棟宅子的房間裡倚靠著門,聆聽門外發生的事情。不管是辱罵、竊竊私語、低俗的笑話,所有自以為沒人聽見的惡意,都傳入耳中。

  ──門外的大人始終不知道,其實待在門內的孩子聽得一清二楚。

  隱約聽見眾人在樓下的喧鬧聲,房門之內,羅維諾再度躲在棉被裡。
  這樣的感受應該早已習慣不是嗎?

  『我只是個局外人。』

  認識他們兄弟倆的人,一定都會比較喜歡菲利,菲利的個性溫和、擅長做家事,畫畫又那麼棒。他從以前就認為菲利是個特別的孩子,從小見到菲利的每個人都會稱讚菲利很可愛,每個人都喜歡他,說菲利像是帶給人世間溫暖的天使一樣。

  至於菲利那奇怪的舉動,大家雖被他的傻笑給矇混過去,沒人問起他為何要在那裡淋雨。只有他知道,在雨季結束之前,菲利還是會回到同樣的地方。

  當敲門聲響起時,羅維諾還懷疑是自己的幻聽。
  「羅維諾,你睡著了嗎?」
  
  門外傳來男人的聲音,羅維諾慌張地關了燈,躺回床上假裝已經入睡。門外再次傳來男人的問句:「那我進來囉?」由外打開的門湧進樓下眾人的笑鬧聲,在他緊閉雙眼的黑暗裡,發現對方刻意輕放的腳步聲,以及飄散在空氣裡熱可可的香味。

  「羅維諾?要不要喝熱可可?剛剛晚餐你沒怎麼吃,這樣對身體不太好呢。」床頭的檯燈被打開,原來安東尼奧早已知道他還沒睡著,羅維諾不甘心地睜開眼,看見了男人溫暖的笑臉。
  「你怎麼不在下面陪他們?」羅維諾低聲詢問,接過安東尼奧遞來的熱可可,巧克力的熱度和溫醇的味道讓他心裡平靜多了。
  「我比較想來樓上陪羅維諾。」安東尼奧笑著說,為他調整好枕頭的位置。或許是因為這杯可可加了不少糖的緣故,才讓他的心也有了甜蜜的錯覺。
  「基爾伯特和他弟弟等一下就要走了,我跟菲利說好,這幾天他就先住我房間,路德則會帶著他的醉鬼哥哥一起回去。」

  安東尼奧接過喝完的杯子,放置在旁邊的櫃子上。「我們剛剛在聊菲利喜歡的電影,一不小心就聊了很久呢,雖然聽過電影裡的那首歌,但我居然沒有看過那部有名的電影,而且連原著都沒有完整讀過一遍。」男人笑著揚起手中的小書說:「所以,我剛剛在店裡找到書啦。」

  下刻,對方的動作出乎他的意料,安東尼奧掀起床單,對他說:「羅維諾,躺過去點。」查覺到對方的意圖,羅維諾立刻大喊:「給我滾開!這是我的床!」男人還是笑鬧著,甚至故意搔他癢,直到搶到旁邊的位置。
  羅維諾覺得,有時候安東尼奧總會執意要他做些什麼,繼上次要他進廚房幫忙煮飯,這次是朝他遞出手,微笑的低喚:「吶,羅維諾,過來吧。」

  羅維諾望著安東尼奧,感受到對方似乎有些無以名狀的情緒……而自己不知道是受到什麼樣的東西召喚,羅維諾嘆一口氣後靠了過去:「你今天吃錯藥啊?怎麼覺得怪怪的。」男人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把床單蓋至兩人頭上笑說:「聽說蓋著床單念故事書才是正確的方法,是不是?」

  《綠野仙蹤》美國的著名童話故事。
  內容敘述一個名為桃樂絲的小女孩,原本跟叔叔和嬸嬸住在堪薩斯州的一個農場裡,某天她和房子一同被颶風吹到矮人王國,並且從空中落下的房子還壓垮奴役矮人的東方邪惡女巫,而善良的北方女巫告訴桃樂絲,如果她想要回到堪薩斯州,就必須去翡翠城,找到奧茲國的魔法師幫忙。
  小女孩就和她的小狗托托,踏上由黃磚道指引的旅程。

  「你第一次聽綠野仙蹤這個故事是在哪裡?」
  「英文課本,老師還出了一堆作業。」
  「沒有人唸給你聽過嗎?」
  「沒有。」
  「真可惜。」
  「……什麼可惜?」
  「因為也沒人唸故事書給我聽過。」

  兩人肩靠著肩,男人唸書的聲音彷彿有著某種安定心神的力量,羅維諾的睡意越來越濃厚。小女孩抵達完全陌生的國度,她說即使這裏有著香甜的果實以及金碧輝煌的房舍,仍然不想留在這裡,她想要……


  故事說到這裡時,身旁的少年已經完全沉睡,男人放下手上的故事書,喃喃低問。

  「羅維諾,你對送給你音樂盒的人……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20100716PM0622

  我準備好日更了(吐血)
  遵從阿淼的教導,結果獨伊篇就大暴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