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獨伊】夜雨˙彩虹 03

03.

  青年得知這堂原本只用來湊學分的通識課,將害自己浪費一星期的時間,回去高中校園當什麼笨蛋見習生時,個性認真嚴謹的他差點遞出生平第一張停修單,但可惜抱怨歸抱怨,青年依然乖乖地準備好一星期的行李,來到這所位於鎮東的高中。

  這所享有盛名的藝術專門高中,每年都有從外地和本地來的大量應考學生,而費盡千辛萬苦擠進窄門的人,都將是未來各藝術領域的佼佼者。走在青綠的校園裡,四處都洋溢著藝術的氣息,隨意走走就可以看到歷屆學生和傑出校友留下的作品,但要就讀理工的他,要感性的去欣賞這些東西,還真是有點困難。

  直到那日午後,他走進那間教室。
  剛上完藝術概論,離下節課還有些空檔,這段空閒時光可以讓青年暫時逃離一連串的畫家與年代,以及怎麼也聽不懂的美學理論。他決定在校園中四處逛逛,原本只是打算隨意走入某間教室看看,出現在眼前的景象,讓他只能屏息注視。

  以大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為框,庭園的大樹搖曳交錯間留下的樹影,陽光投射所生的光亮,風動風停間,營造出光影共舞的世界。木質地板上滿是混合的顏料和倒翻的水,有個人睡在中央,他半臥著身軀,寂靜的室內可以清楚聽見那人的呼吸聲。

  「下雨了嗎?」少年揉著眼睛爬起,臉頰又多沾了幾道汙漬。。
  「沒、沒有。」青年結結巴巴的回答。
  「這樣啊……」彷彿很可惜般,少年揚起淺淺的微笑。

  青年此時才看見教室內那張快一個人高的畫布,不是由單純的黑色所構成,深藍或深紫等各種顏色,他無法確切分辨出有少種顏色在那樣的沉寂黑夜裡。雨,在平面空間落下的雨彷若有重量般,似乎可以聽見打在路面的聲響,他認出畫中的風景是熟悉的場景──鎮西的橋口,紀念碑的天使雕像畫得栩栩如生。

  彩虹,從大橋之上橫跨的一道七色彩虹。
  青年無法用任何科學與定理來解釋畫中景象和心中的震撼。

  「不可能有夜雨裡的彩虹。」他脫口而出失禮的話。
  「我知道。」少年站起身,拍拍自己髒兮兮的圍裙。
  青年不知道該接續什麼樣的話題,甚至尷尬到考慮是否該轉身離去,畢竟是他無理地闖進對方的畫室,打擾對方作畫。
  「你的名字?」對方轉身問。
  「路德維希。」他僵硬的回應。
  「我叫菲利奇亞諾˙瓦爾加斯。」少年伸出滿是顏料的手,綻放溫暖的笑意。

  青年認識了少年,也開始認識他的迷糊、裸睡和無俚頭,也開始習慣替少年收拾善後、替他綁鞋帶等的麻煩事。

  少年總是笑著走在他身側,常被新奇的事物和可愛的女孩子吸引注意力,或是喜歡趴在身後蹭著他的頭,個性嚴謹的青年意外的與少根筋的少年處得很好。
  原本平凡的校園生活在少年的帶領下,青年發現許多從沒注意到的有趣的地方,甚至開始嘗試跟著少年一起畫畫,但是他的成品總是讓少年忍笑不已,但仍被鼓勵多多創作。

  他們變得親近很多,但每次只要談到那張畫。

  少年總是沉默不語。
  *  *  *

  等羅維諾驚醒,時間已經接近中午,窗外還是飄著那灰濛濛的細雨,而害自己睡得如此沉的元兇,正將手臂放在自己的胸膛上,羅維諾使勁推開那混帳後,卻在下床時被地板上的故事書絆倒,來不及在男人醒來前逃出房間。

  安東尼奧仍是睡眼惺忪的模樣,他揉著眼、邊轉動發痠的手臂說:「兩個人擠一張單人床果然太擠了……羅維諾你在幹嘛?」
  笨蛋!看也知道,當然是準備逃啊!羅維諾連看都不敢看一眼,就匆匆抓起椅背上的外套,衝出房間。餐桌上已經擺好早餐,嗅聞熟悉的香味,他立即認出那是自家弟弟做的,盤子旁還放著一張紙條:「哥哥,你們應該跟我交換房間吧,兩人擠單人床很不舒服耶。」下秒,羅維諾立刻揉爛紙條。

  連綿的雨日使得室內溫度比平常還要低,羅維諾穿上薄外套,昨日的狂歡只剩下些許痕跡,垃圾桶旁放著一堆被壓扁的啤酒罐和空酒瓶,鍋子被洗得乾乾淨淨的掛回原處。昨夜的喧鬧笑語彷彿只是場半睡半醒的夢境,昏暗的房間裡只剩他獨自一人。

  「這個笨蛋,又忘記帶傘了。」羅維諾嘆息,看到屬於菲利的那把藍傘還遺留在架上時,同時發現弟弟背包裡的素描本也不見了。好險現在雨下得不大,他開始盤算著待會要從哪裡開始找人。

  羅維諾隨手拿起一把傘,踏出店門。
  不管經歷多少次,他還是無法適應在雨中獨自行走,沉重的溼氣總會慢慢地開始拉扯他的衣服,雙腳被水浸透而逐漸增加一種討厭的黏膩感,世界只剩下那彷彿會持續到永遠的雨。當羅維諾走過第三條大街,雨勢也逐漸加大,他開始感到焦急。

  「那邊我都找過了,菲利奇亞諾不在那裡。」
  因為下雨而變得模糊的視線,使他在走過轉角處時迎面撞上一個人,聽見熟悉的討厭嗓音說話,羅維諾急忙後退一步,才看清站在面前的那個人是誰,路德維希的髮端還滴著水,原本整齊向後梳的頭髮已被雨淋得狼狽,幾乎半個身子都已溼透。

  「雨季的時候,他每天都會這樣嗎?」路德低聲詢問。
  「這不關你的事吧。」羅維諾沒好氣的回答。
  「他到底在執著等待什麼?為什麼要畫那樣的畫?又為什麼這麼悲傷?我實在看不下去他那個樣子,我想為他做點什麼……」
  像是累積的問題終於爆發,極深的諷刺出現在他面前,羅維諾在對方迫切的雙眼裡看見自己的倒影,倒映著一個被動且怯懦的人,明明知道會發生的事卻沒有辦法幫上任何忙。某種負面情緒頓時淹沒理智,他無法控制的大吼。

  「那你告訴菲利呀!告訴他在等待的一切都是空想!我當然知道夜雨裡的彩虹是不可能發生的事,那只是不存在的幻想!只是一個可笑的笑話!你順便告訴菲利好了,他要等的那個人永遠不會來!」

  等到羅維諾意識到菲利站在對街時,說出口的話已經來不及收回,菲利一動也不動地望著他們兩人,好一會才像是想起來自己該有的表情,他搔著頭,不好意思地揚起笑容:「ve……對不起、對不起,我待會就會回去了。」
  「菲利奇亞諾!」路德趕緊追在菲利身後。


  又搞砸了。
  為什麼他總是搞砸一切呢……

  街道上剩下他一個人,羅維諾仰頭望著灰色的天空,雨滴入他的眼底,感覺有些刺痛,視線逐漸模糊了起來。就讓大雨把他淹沒,讓他無法呼吸好了。每次在雨中尋找菲利時,他總會想像著冷冷的雨打濕自己的身體,然而自己卻未曾懷疑地相信。
  相信與那個人所做的約定,相信那個人一定會回來,他想像著菲利自己一個人在冷冷的雨中漫步,尋找那個人的身影,即使過了多少年,已經不知道對方現在的樣子,每年的雨季還是帶著期盼,走過大街小巷,相信那個人會回到這座小鎮,與自己相見。。
  
  然而,等待的遠方卻始終沒有一個人前來。

  「羅維諾!你這樣會感冒!怎麼不撐傘呢?」
  恍惚間似乎有個人正在呼喚自己的名字,同時有件外套披至肩膀上,暖和的大手正努力為他拭去臉頰上冰涼的雨,男人難得對自己吼著,羅維諾抬起頭怔怔地望向對方,伸手拉住安東尼奧的衣袖。

  「……好冷。」
  「什麼?」安東尼奧手忙腳亂地擦拭,沒聽清楚他的話。
  「……我好冷。」羅維諾抓得更緊,下秒,他將頭埋進對方的懷裡。
 
  「羅、羅維諾你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感受到安東尼奧的手足無措,他輕輕地搖頭,男人似乎明白了,輕輕地拍著他的背,而眼淚終於無法克制的掉落:「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是故意要對菲利這麼說……」那只是氣話,對笨蛋的自己所說的氣話,但他知道這些話已經深深傷害了對方的心。

  被颶風吹來陌生國度的女孩,經過重重的考驗,也結識了三個好朋友,沒有頭腦的稻草人、沒有心的錫人以及膽小的獅子,他們攜手合作,盼望能夠早日抵達翡翠城。最後當他們終於來到奧茲國魔法師前,那據說可以實現所有願望的魔法師問:「妳要實現什麼願望?」

  桃樂絲說:「我想要回家。」


  過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說出這句話,羅維諾抬頭望著安東尼奧,摟住他的肩膀的大手依然存在,他聽見男人的許諾。

  「好,我們回家。」


  他安心地閉上眼,那裡應該沒有冰涼的雨吧。



20100717PM0935

  第二天。
  希望我寫得完全部(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