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獨伊】夜雨˙彩虹 05 END

05.

  少年低聲說:「路德,你跟他很像呢。」

  當青年深深沉睡時,他才敢伸出手觸摸,小心翼翼地撫過青年的臉頰、鼻子、頭髮,雖然看不見青年眼眸的顏色,但每當與青年對望,他就忍不住想起那人的眼睛。不管是年紀還是體型,兩人有許多相異處,但青年就是讓他想起那個人。

  少年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全身發熱的令人覺得很難受,連日來的淋雨讓他得了重感冒,哥哥又念了自己一頓,還命令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少年望著窗外還在下的雨,掙扎地從床上爬起。

  已經約好了,他會好好地等待。
  即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他都會準備好吃的點心,還有摘滿新鮮的野花等待著他。

  傘到底在哪裡……
  他不要那個人冷冷清清地等在雨中……
  *  *  *

  「可惡,這個笨蛋弟弟怎麼講也講不聽!」

  羅維諾和安東尼奧只是出門去商店買個東西,回來就看見空蕩蕩的床,屬於菲利那把藍色的傘也不在了。羅維諾忍不住再度發飆,笨蛋弟弟到底知不知道現在自己是病人啊?!居然還在雨天出門吹冷風!

  響起敲門聲,兩人對看一眼,趕緊打開門。
  「不好意思,這麼晚前來打擾。」路德對他們頷首致意。
  「喂,你這傢伙幹嘛來這裡?」羅維諾一見到來者是誰,立刻戒備地瞪著對方,但路德絲毫不懼怕,直接的對望:「菲利奇亞諾在嗎?」安東尼奧邊安撫著狠瞪著對方的羅維諾,一邊苦笑回話:「菲利感冒發燒,剛剛還躺在床上休息,不過我們才出門買個東西,他就又跑出去了。」
  路德聞言沉默,他認真注視羅維諾好一會才開口:「關於菲利奇亞諾的事,我的確是什麼都不知道……但我還是想幫助他,可以告訴我他可能會在什麼地方嗎?」
  羅維諾喃喃低咒幾句話後,用力把路德推出門說:「混蛋土豆,菲利應該在橋口那裡,限你們十分鐘內給我滾回來!」

  「路德,拿這隻傘去吧。」安東尼奧笑著丟給他一把大傘。


  青年轉身跑向雨中,有了確切的目標,他快步走過幾個街口,今日橋口仍因雨天沒什麼人逗留,因此也沒有多少商家營業,他輕易地就找到撐傘望著大橋的那個人。路德立刻上前拉住少年的手,發現對方體溫高的不像話,他抓住著菲利的肩膀喊著:「你在發高燒!你哥哥要我來接你回家,快點跟我回去!」
  菲利抬起失去焦距的雙眼,緩慢伸出手摸向對方的臉頰,輕笑:「ve……路德你的眼睛跟髮色跟他好像唷,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在想你會不會就是他呢。」

  路德明白他的身體狀況必須立刻看醫生,立刻揹起對方,少年全身發燙,即使已經沒什麼力氣,卻仍然用微弱的語調繼續說下去:「小時候和羅維諾哥哥分開住,那段日子好寂寞唷,一直到那年的雨季我遇到一個小男孩,他住在我家隔壁,每次都會用有點兇惡的語氣說話,時間久了我才明白那只是他的拙於表達,其實他很喜歡我……我則是在分離之後,才發現自己好喜歡他。」

  「因為他身體不好,從來沒有淋過雨,我說會告訴他淋雨的滋味是怎樣。他說因為必須在雨季結束前離開,所以無法看不到彩虹。路德,如果那個時候,我跟著他一起離開,他是不是就不會死在遠方的都市裡?」

  少年從未哭過,只是期盼每年的雨季到來。
  能夠完成當年的遺憾,雨季看不到的彩虹,以及的未說出口告白。

  少年抱緊這雙寬闊的肩膀,即使平常他常為芝麻小事而落淚,但在等待那個人的時候,他未曾掉過一滴眼淚,懷抱著某種堅信走過年年雨季。但是他遇到了青年,不可能存在的東西依然不可能存在,但是青年卻願意陪他等。

  菲利注意到對方逐漸加快的腳步,刻意迴避視線的模樣,路德清晰但僵硬的嗓音說道:「菲利奇亞諾,我一直有疑惑,為什麼看見你的畫會悲傷,看見你的淋雨的模樣會心疼,為什麼會在意你的事,我幾乎翻遍整座圖書館的書也找不到答案,直到後來哥哥拿了一本羅曼史過來,他說這樣的症狀叫、叫做戀愛…….總、總之,我喜歡你。」

  「耶欸?!」對剛剛路德那席話實在太錯愕,發熱的腦袋完全無法反應要說些什麼,路德則一股作氣繼續:「夜雨裡的彩虹是存在的,你看,這不就是夜雨裡的彩虹嗎?」

  順著對方的話,菲利努力抬起頭,才發現他們現在撐著的這把傘,比平常雨傘的尺寸還大上許多,而且傘面的顏色居然是誇張的彩虹顏色,七彩的轉動著,如果撐著這把傘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八成會認為是神經病或是某類俗氣份子。

  「你看,這不就是夜雨彩虹嗎。」青年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哈、哈哈──」少年克制不了的笑出。


  多虧那把誇張的大傘,他們沒有多淋到雨,只是當羅維諾看見又笑又哭的菲利回到店裡,路德差點被他給踹死,羅維諾瘋狂質問為什麼他弟弟會變成這副模樣,安東尼奧則是趕緊請醫生來看診,在混亂之中,他甜笑著閉上雙眼。

  雖然羅維諾哥哥不曾說出口,但《Over the rainbow》其實是哥哥教他唱的,在他每次想哭的時候,哥哥都會哼這首歌給他聽。哥哥只是嘴巴壞,其實心比任何人還柔軟,每次在夜半回來時,哥哥都會這麼湊巧起床,嘴裡咒罵著替他放好熱水,並且準備熱呼呼的茶。

  醫生說他必須多修養幾天,於是接下來的假期都只能在床上渡過,但連生病都很幸福,每天他的床前都可以看見路德無奈應付哥哥的模樣,基爾伯特先生也來看他,「小菲利、小菲利」不斷地叫,安東尼奧先生一直說蕃茄有治病效果,每餐都煮一堆蕃茄料理。



  你知道嗎?──
  這年的雨季,我真的找到夜雨裡的彩虹了。

  對不起,我一直不敢想像現在的你會在哪裡,所以拒絕聆聽週遭的聲音。即使明白你不可能出現,我仍是執意地等待和相信,讓每年雨季的雨把我一點又一點地侵蝕。

  但此刻的我明白了,你其實一直就在那裡,只要抬起頭,越過重重烏雲,你就在天堂的那端,如同我持續尋找你一般,你也會持續注視著我。請你在明年的雨季,偷偷撥開點烏雲,找尋地面上,夜雨中的那道彩虹,我會在那向你招手。

  我都快忘了,你說喜歡我笑的樣子,對不起欠了你好幾年的笑容。
  明年的此刻,你應該可以看見我幸福的微笑吧。




END.

20100719PM1108

  這篇的靈感來自台灣暱稱為「五百萬」的七彩大傘(大笑),就是菜市場常常出現的那種啦,小時候常常幻想在雨天撐那種大傘。
  雖說是獨伊,但看就知道其實還藏了哪個配對(炸),雖說沒有特別交代關於小男孩的事,但圓了我想寫神伊很久的心願XD

  尬的,我存稿用完了啦。
  來回留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