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米英】賓果華爾滋 01

  金髮碧眼的波霸美女露出貝齒,對眼前的青年微笑,她身穿若隱若現的低胸洋裝,纖細的手指輕拿吸管,攪動色彩艷麗的熱帶水果汁,如果可以計算人眼神的放電程度,這位美女眼神所放出的電流應該達百萬伏特。青年知道自己還穿著代表航大制服的模樣有些引人注意,但他並不討厭如此。

  他笑著將那張寫有對方電話的名片推回:「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趕到目的地,等一下我要搭的火車就要來了。」不愧是美女,連嘆氣都讓人忍不住讚嘆,她可惜地一笑:「我煎的牛排可是世界一流唷,你不能來真是太可惜了。」
  「是啊,真是可惜,但沒辦法,我今天晚上預定要吃媲美生化武器的殺人料理。」青年擺擺手,拿起放在地上的行李,瀟灑道別。

  車窗外飛逝的陌生景緻,儘管他認真地想從中找出一分一毫的熟悉感,卻還是徒然無功。
  從鎮東的火車站下車後,他搭車前往鎮西的橋口。許多年不曾回來,基於不想直接抵達目的地,想多看看的心態,他選擇在橋口下車,想悠哉散步回去,小鎮的道路有不少改變,但大部分的路他還有印象。

  青年摘下眼鏡,感受帶有水氣的風吹撫面頰。
  ──他是真的回到這裡了。

  青年悠哉地逛過大街小巷,外加去市場採購物品的時間,原本只要半個小時的路程,他抵達目的地已經是三個小時後。當青年看見有著一片焦黑外牆的公寓,向旁人打聽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那些描述似乎有越來越誇張的趨向,最後聽到的版本是那人不爽房東贏過他的事業,乾脆發動恐怖攻擊,用司康餅當手榴彈,打算炸了整棟公寓。青年聽著眾人的描述和指示,繞回原點幾次,走了幾趟遠路,最後花店的阿姨說他要找的那個人半個小時前出門了,應該是去舊物店把一些不要的東西處理掉吧。

  「唷~~亞瑟,聽說你終於被自己煮的食物害死了嗎?」
  站在對街,青年立刻發現要找的人就站在玻璃窗裡面,他以一貫有的開場,用力地推開門,說好聽點叫豪邁,講難聽點叫沒禮貌。

  那個人看見進門的他,吃驚的表情只維持幾秒,當作沒看到似的回首繼續未完的工作,青年不滿地繼續唸:「喂喂,你是老人家嗎?視力已經退化到這種地步了喔。」發現那人極力想忽視自己,青年更是故意在他身旁吵鬧。
最後,忍耐不住的他拿起紙用力寫下「去死吧」幾個大字,揉成紙球後丟來,青年正想嘲笑對方這樣的攻擊未免也太不痛不癢,此時才注意到對方脖子上那圈突兀的紗布。青年吃驚的問:「亞瑟,你到底怎麼了?」

  差點被反彈的紙球砸到,無緣無故被牽扯進來的舊物店店長,夾在兩人中間,他乾笑的解釋:「柯克蘭先生,前陣子因為意外,聲帶受了點傷,需要療傷幾週。不過不用太擔心,康復後不會有任何後遺症。」

  那個人拿起櫃台上的小黑板,完全忽視它的功能是用來寫字,毫不猶豫地往他這砸過來,但拜託他可是HERO耶,怎麼會被那樣的攻擊打到。

  但是普通人可就不敢保證了,舊物店的店長瞬間被KO倒地。

                                  ─────《賓果華爾滋》
01.

  小鎮的雨季總算過去了,今年的雨季比往年稍長了一點,三個星期的陰雨綿綿日子著實把居民們給悶壞了。天空放晴的那一天,小鎮的各處都晾滿各式各樣的衣物,每個家庭把棉被和被單拿出來曬,不用在屋內克難地拉起曬衣繩是件讓人開心不已的事。

  夏神的腳步也隨著雨季離去,很快地造訪小鎮。河畔周圍是一片茵茵青草,像是植物一口氣得到足夠的陽光般,大街小巷各處都是萌芽的綠意,連爬牆的九重葛的小花也開得比以往嬌豔。突如其來的壯大蟬聲也盛大降臨,連風都有夏日特有的微熱氣息。

  住在舊物店隔壁樓上的是一個東方家庭,那裡的二哥送給他一個充滿異國風味的風鈴,舊物店的店長拿著長梯子,得意地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透明玻璃的風鈴掛在屋簷上,上面繪有的色彩斑斕的金魚不停隨風悠遊轉動著。
  日照漸長,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
  原來,他已經在這裡待到新的季節。


  『道歉!我不記得把你教得這麼沒禮貌!』他飛快地用粉筆在小黑板上寫下這行子,但對方卻故意撇過頭,假裝看不到,一邊還低聲嘟噥說:「我的沒禮貌就是跟你學的。」
  「沒關係啦,就當成是一場意外吧。」安東尼奧急忙出來打圓場,但完全沒用。
 
  安東尼奧嘆氣望著自顧自吵架的那兩個人,完全把他這個傷患晾在一旁,還是自己去找醫藥箱包紮比較實在。彬彬有禮的紳士爭吵起來,沒想到意外的孩子氣,況且只有一個人出聲還可以吵得這麼激烈。最後吵架的內容根本就偏離主題,連「全是你的粗眉害的。」、『是你愛喝可樂跟漢堡才會變成這樣。』以及「殺人料理」等等字句全都出爐。

  唉,舊物店的麻煩還是不斷。
  那兩人之間瀰漫著不對盤的氣氛,為什麼法蘭西斯會打電話給那位青年?亞瑟總算注意到在旁邊苦笑的他,拿起小黑板寫字。
  『不好意思,麻煩您幫忙了。』優雅端正的字跡,和剛剛吵架的樣子完全不符。
  「嗯嗯,我知道了,會幫您處裡掉的。」安東尼奧接過對方遞來的紙條。
  「喂,亞瑟,你不要把我晾在一邊。」青年不滿地說道。
  「請問您是……柯克蘭先生的?」安東尼奧困惑問,完全無法以他們之間的互動猜測關係,說是兄弟好像又缺少某份感覺,但說朋友又好像不是。話還問到一半,亞瑟為了防範青年又有什麼驚人之語,他拉住對方的手,回身向他致意後就匆匆離去。

  安東尼奧笑著目送他們離開後,才發現櫃台上剛剛扔到自己的小黑板被忘了帶走。「糟糕,這樣沒問題嗎?」他抓抓頭,昨天向對方提議買這樣的小黑板可以讓他在這段時間比較方便與人溝通,少了這個,加上剛剛那名不清楚狀況的青年……他忍不住有些擔心。

  只好待會出門的時候順道拿過去了,安東尼奧將店門上的牌子翻成外出中。
  時間雖然接近傍晚,但大街上還是如白晝般的光亮,晚霞在這個時節總是遲來許多,但雨季過後的居民也藉此多享受一點陽光,許多人喜歡搬張搖椅或是隨便鋪張毯子在午後陽光中打盹,或是站在樹蔭下和隔壁鄰居話家常。

  而他呢,則養成在午後散步的習慣。

  安東尼奧決定繞去一個以前不曾走過的地點。鬱鬱大樹旁,有座紅磚建成的宏偉校舍,聽到鐘樓傳來的悠悠鐘聲,穿著制服的高中生陸續笑鬧的走出校門,看到這幅景象,他不禁小小感慨自己果然離這樣的年代有點久了。
  「我記得他說今天會晚點回家,因為要慶典的表演練習……」安東尼奧四處張望,最後在學校的操場上發現那個人的身影。
  響起俏皮的旋律,站在司令台上的人拿著麥克風逗趣的念著指令,操場上的學生們正手拉著手圍成一個大圓圈,男女生間隔排列,隨著音樂以及口令踏出舞步。「B˙I˙O˙N˙G,OH──」每喊一個字母就要交換舞伴,直到最後的「OH」則與舞伴擁抱轉一圈,再次重複,舞步簡單又有趣的賓果華爾滋。

  「音樂暫停!瓦爾加斯──你再出錯──就等著去跳女方──」司令台上的貌似班長的人物,正拿著擴音器抓狂大喊,安東尼奧看見那人又皺起眉,一臉老大不爽的模樣。底下的學生傳來一陣喧鬧以及女孩子們的笑聲,錯誤也是跳舞的一部份和樂趣所在。
  但他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也跟著笑出聲。

  「安東尼奧!你這混帳畜牲在旁邊笑得挺開心的喔──」羅維諾原本和顏悅色地跟自己的女舞伴道歉,一望見站在樹蔭下的他,立刻變換成另一張氣呼呼的臉。「等等,我沒有嘲笑的意思,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他急忙解釋,但是仍被對方瞪了一眼。

  「回家吧,你不是要我趕快回家?」羅維諾肯定的問句。
  「沒有啊,時間還早吧……好痛好痛!對對!我想起來有事,你快點跟我回家。」
  「就是這樣,不好意思,班長,我先告退啦。」
  羅維諾燦笑對著司令台上的人大喊,底下的學生有人鼓掌、有人嘆息,反正今天的練習也差不多該到此為止。安東尼奧拖著被人用力偷踩的腳,跟著小小意氣風發的羅維諾離開。

  走出校門,對方刻意放慢腳步等待他跟上,這樣溫柔的小地方明明都很明顯,為什麼他自己總是沒發現呢?羅維諾瞪著安東尼奧問:「你幹嘛笑這麼詭異啊,今天怎麼繞來我們學校?」他微笑看向湛藍的天空說:「天氣太好了,不小心提早時間出門散步,想說繞來這裡看看。」

  「嗯……那你現在要幹嘛?」
  「我要先去送還東西,柯克蘭先生忘記帶走他買的東西了。」
  他撇著頭思考了會,安東尼奧逕自交代:「羅維諾你先回家的話,幫我把冰箱裡的肉拿出來退冰。還有還有~我有做番茄汁,冰在冰箱裡,你可以先喝。」
  「混蛋,我又沒有說要先回去。」
  安東尼奧愣了三秒,笑著與彆扭的那人並肩而行。


  河畔的野花開得燦爛,滿是淺紫和桃紅色的無名小花,兩人沿著河堤散步,羅維諾沒有問目的地在哪,只是跟著安東尼奧的腳步,走過被陽光曬得暖洋洋的磚道。「午後散步真舒服~」男人伸個大懶腰,羅維諾用吸管喝著剛剛買的檸檬蘇打水,冰涼沁心的滋味讓發熱的頭腦變得清醒些。
  「還是很熱嗎?要不要我的也給你喝?」安東尼奧注意到他異樣的沉默,遞出自己的檸檬蘇打水擔心地問。
  「我才不要喝你的口水。」他立刻嫌惡地揮開,對方不以為意的哈哈大笑。
  羅維諾喝著檸檬蘇打水,雖然嘴上繼續抱怨著好熱,但注意力早就轉移到前方悠哉漫步的安東尼奧。羅維諾知道對方最近常常獨自出門散步,好幾次是在晚上,剛剛自己一定是頭腦熱昏或是練習過多,才一時糊塗說要和男人一起出來散步。

  「羅維諾,你最喜歡小鎮的哪個地方?」安東尼奧回頭問。
  「耶?」被突然打斷思緒,他有點遲鈍的反應。
  「你~~最~~喜歡~~小鎮哪個~~地方?」再次重複問題,這次是用丟死人的放大音量,正在做日光浴的老先生還抬頭看是誰打擾他的清夢,羅維諾差點沒直接掉頭離去,或是選擇扁那個沒常識的人一頓。

  小鎮最喜歡的地方嗎──
  羅維諾先賞完男人一記頭槌過後,才正式思考這個問題,他低頭看見河水倒影中有許多人與車的熱鬧景致,正隨著水流悠悠晃蕩。
  「應該是那座連結鎮西和鎮東的大橋吧。」他伸手指向大橋,這座往來兩方的大橋,無論是熱鬧的白晝或是寂靜的夜晚,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走過這座大橋。
  安東尼奧聽見回答,搔搔面頰,咧嘴一笑說:「羅維諾跟我一樣呢。」

  他聽到這句話,莫名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八成都是天氣太熱的緣故。


  當他們抵達目的地時,根本不用依地址去找哪間才是正確的房間。
  這裡是位於河畔的住宅區,巷弄裡很寧靜,不時看見幾隻野貓窩在屋簷下躲避陽光。羅維諾對於公寓鄰居之後的去處不太清楚,安東尼奧向他說明:「聽柯克蘭先生說一個人住這裡太大,所以才搬到貝爾瓦德的公寓去,碰上火災事件後便暫時搬回來這裡住。」
  他們正準備對照著紙條上的地址去找人,舉起頭就看見公寓樓梯間裡,亞瑟和那位青年正在爭執,兩人站在房間門口似乎僵持不下。

  「不好意思,因為您忘了將東西帶走,所以我幫您送過來了。」安東尼奧尷尬的微笑,看來自己又挑了一個不好的時間出現。
  亞瑟接過他遞出的東西,一反面對青年時的怒容,揚起笑用小黑板寫下謝語:『不好意思,今天走得時候很匆忙,還勞煩您走一趟……』而青年趁對方無暇注意到的大好機會,轉動插在門把上的鑰匙,亞瑟來不及阻止,門已經被打開。


  房內面向河畔的窗戶沒有關起,白色的亞麻窗簾隨風飛揚。有些雜亂的房間,物品像是由不同時光的錯落遺留下,辦公桌的厚厚資料上放著一架模型飛機,放著帳冊的書櫃上頭擺著小孩玩的士兵木偶。

青年走入房間後發出驚嘆:「我還以為你會把這個地方賣了,沒想到還保持原來的模樣……這不是我的東西嗎!亞瑟,沒有被火燒壞喔?」青年興致沖沖地打轉,「嗚哇,這幾年你都有好好地保存下來耶。」

除了房間裡興奮看著各處的青年,站在亞瑟身後的兩人都能感覺到氣氛驟變,突然傳一陣粉筆刮在小黑板上的尖銳聲音,原本優雅的紳士以無比用力的筆跡刻下這段話,最後還外加某個不雅的髒話。

  『把他的東西全都賣了!!』




20100722 PM0955

唷耶,稿子完蛋啦。
親分在每章的初登場都很衰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