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米英】賓果華爾滋 02


02.

  氣氛糟到最高點。

  根據青年的自我介紹,他的名字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是柯克蘭先生的弟弟,先撇開為何兩人姓不同這個疑點,每個家庭或多或少都有些對外的隱情,但是如此水火不容的兄弟,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羅維諾和安東尼奧一樣面對相同的尷尬處境,即使喝著亞瑟端出的紅茶,也沒有什麼好心情可以品嚐滋味。

  「你什麼都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阿爾不滿的嘟嘴瞪著亞瑟,然而對方卻撇過頭去,一副完全不想搭理的模樣。
  「柯克蘭先生現在的情況不方便,我來代替他說明好了。」安東尼奧乾笑介入兩人之間。「因為之前柯克蘭先生住的公寓發生了火災,在那個時候他不小心被濃煙給嗆傷,所以這陣子不太方便說話。」
  「起火點是廚房對吧?」阿爾鐵口直斷。
  「你怎麼知道?」安東尼奧吃驚的反問。
  「只要經過正常人的推理程序就可以了解,這傢伙八成在做料理的途中,啟動了不明的黑暗開關,才會發生爆炸這種事情。」
  『那是因為羅德里希突然有事離開,我想剩下的步驟很簡單,照理說應該可以獨自完成,誰知道會變成這樣!』亞瑟拿起寫好的小黑板用力擺到阿爾面前,因為被說中而表情看起來既困窘又氣擾。
  「啊哈,全都猜中了。」阿爾的笑容像是抓到大人把柄的小孩子。

  亞瑟被他氣到渾身發抖,他迅速拿出支票本,寫下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數字,然後把支票硬塞在安東尼奧的手中,亞瑟寫在小黑板上的字讓安東尼奧直冒冷汗。
  『請讓我在一個小時之內,再也看不到他的東西!』
  「您、您確定不再考慮一下?」安東尼奧顫抖地問。
  「喂喂,亞瑟,你真的要賣啊?!」阿爾驚呼。
  『沒錯,全賣了!』
  「但那是我的東西!──」
  『那又怎樣?!』

  由於對方脅迫的氣勢實在過於驚人,安東尼奧被迫在亞瑟無聲的指令下,把房間裡的那些東西搬下樓,因為東西實在太多,他還緊急打電話請人過來幫忙。羅維諾滿心不悅地瞪著他,用嘴型無聲地說:「你這混帳,這是哪門子的散步?!根本就是叫老子來勞動。」
  但有哪個店長可以料想得到,親切地為客人送個東西,也會被捲入戰火中。

  原本雙手空空的他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帶了一卡車的東西回來,雖然對方說是「賣東西」,但是塞在手中的支票簡直就是把他當搬運工人一樣,安東尼奧不禁哀嘆這世界上好人沒好報,尤其在他接下舊物店的店長職務後,更是深刻的感受到這點。

  除了滿車的物品,他還不得不多帶一個人回來,誰叫那個人也是雇主指定要在一個小時之內消失的「東西」之一。青年沉默不語地望著窗外,過了好一會才嘀咕著:「亞瑟那傢伙,到底有多討厭我啊?」
  「這個嘛……」安東尼奧苦笑,這是旁人怎麼也沒辦法說清楚的事。

  青年的力氣很大,三兩下就可以抱起好幾個大箱子,他們比原先預計的時間還要快結束工作,當所有物品都順利搬進後門外的倉庫中,正要關上倉庫門的剎那,青年忍不住出聲:「對不起,可不可以讓我在這裡待一下?」
  「是可以啦,你也別太難過,就當成是暫時借放在這,我不會拿去賣的。」
  安東尼奧拍拍對方的肩,以為青年正失意於自己的物品被他人任意決定出賣,不過阿爾笑著搖了搖頭,揚起一抹懷念的笑容。
  「這讓我想到,自己以前也做過類似的事情呢,打掃倉庫的時候,想把一些不用的東西都處理掉,但是拿起一件物品,腦袋裡就浮現了很多回憶,所以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扔掉半件東西呢,不過沒想到,亞瑟他……居然可以這麼輕易的就把所有東西都扔了。」

  青年爽朗的說道:「讓我待五分鐘後我就會出去,然後想出個好方法讓那個眉毛混帳好看。」安東尼奧也就放心地將鑰匙交給對方,在關上倉庫的門之前,他想到什麼事而嘴角上揚,想起隔壁鄰居的大哥曾教給他一句中國的古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還真是有一番道理在,很多事情,當事人是很難看清的吧。


  回到店內,就看見一個意料中的人物來訪。「唷,安東尼奧,聽說你今天從亞瑟那拿到一大筆錢對吧,別忘了要跟哥哥三七分帳喔,這件事我可是幫了你很多喔。」法蘭西斯賊笑的對他伸出手,安東尼奧白了對方一眼:「還真是謝謝你替我製造這麼多麻煩喔。」

  「哈哈,為了彌補你的小損失,我今天親自為你們下廚,順便看看那個人的情況。」法蘭西斯舉起手上的提籃,裡面放滿處理好的高級生鮮食材,還真是會抓住人心的弱點。
  「羅維諾呢?」安東尼奧張望屋內,那個應該喊著:「我餓了,快給我去做飯!」的人沒有坐在椅子上,連樓上的房間也沒有動靜,法蘭西斯看見他東張西望的舉動,好心的跟他說:「如果你要找你家的那隻,他剛剛說要出門散步喔~」

  夜空裡高掛一輪滿月,蒼白的月光照耀街道,不知道誰家的孩子正在練習鋼琴,彈奏著生澀卻充滿感情的童謠小星星,跳耀的晶亮音符流過夜空,安東尼奧遠遠地就看見站在街角仰望天空的羅維諾。
  「不知道爺爺好不好。」看了走來的安東尼奧一眼,羅維諾繼續仰首望著夜空。
  「你住在我這也有好一陣子了呢。」
  安東尼奧跟著仰望那銀白色的滿月,回想到那場混亂的音樂盒修復工作、公寓火災,還有雨季的灰色日子,感覺時間過得好快,當初的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會跟身旁的人一起迎接夏季。
  「我想你的爺爺們應該也像你一樣吧,正在看著月亮,思念他們許久不見的孫子。」聽到他說這句話,羅維諾噗哧笑出:「怎麼可能,爺爺才沒空做這種事,現在羅馬爺爺應該正被日爾曼爺爺逼著工作吧,八成因為他早上又出去晃蕩,平白無故浪費辦公的時間。」
  今天難得少年願意和自己一起散步,安東尼奧笑著提議:「羅維諾,下次我們再一起去散步吧,今天真的是場意外,前陣子我發現幾條很棒的散步路線喔。」兩人並肩走回舊物店,安東尼奧笑著提議。
  「看我的心情,混帳,我肚子超餓的!快煮飯──」


  當他們回來時,屋內的兩人早已經開動,法蘭西斯笑著叫他們趕快坐下,不愧是經營知名餐廳的老闆,廚藝也是頂尖,不可能出現在家庭餐桌上的菜色一應俱全,連好年份的紅酒都準備了,隨時可以斟飲一杯。
  「還不是你打電話叫我回來的!說什麼亞瑟受傷,需要有人照顧!」阿爾不滿地放下叉子,對著法蘭西斯抱怨。
  「哈哈──你自己也說很想看亞瑟的狼狽模樣啊,誰知道你真的回來了,你可以趁這次的機會參加小鎮的夏日慶典嘛,高中女校也會有啦啦隊表演唷。」法蘭西斯笑著從廚房拿出玻璃高腳杯。
  「亞瑟居然說與其讓我照顧他,還不如花錢請看護!這種喪盡天良的話,是對放棄大學連假,坐那麼久的長途車,回來看他的人該說的話嗎?!」
  整件事的導火線就是自己的損友啊,安東尼奧無奈的在心裡想著,法蘭西斯敷衍地回應阿爾幾句,面對安東尼奧詢問的眼神,卻故意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嘖,這個想看好戲的傢伙,這陣子的麻煩還不夠多嗎?

  吃完美味的晚餐,阿爾似乎有點心不在焉,法蘭西斯見狀提醒:「時間也不早了,該散場啦,哥哥好心幫你打包一份晚餐,讓你不至於被生化武器給殺了。」對方極度同意般用力點頭說:「那個根本不該歸類到食物,好啦,我先回去了,掰~」

  望著青年匆忙的背影,法蘭西斯拿起還剩下半瓶的紅酒,替安東尼奧斟滿一杯酒:「這兩個人在哥哥我的眼中都還像小孩子一樣……這陣子還是麻煩你多幫忙囉,我很期待之後的劇情發展,尤其是亞瑟困擾到死的神情,哈哈哈。」
  之後再狠狠敲對方一筆好伙食,來慰勞這次所帶來的麻煩吧,安東尼奧決定先不說破,反正夜已深,是該好好入眠的時刻。



  夜已深,蒼白的月光。
  青年打開門,發現房門居然沒有鎖,而客廳亮著一盞小燈,彷彿在等待誰歸來。原著卡通是由兩隻可愛的小老鼠,用天真的童音唱著這首歌,青年故意裝著噁心的小孩嗓音,想看那個人嫌惡的表情。

  Somewhere out there 
  就在那裡
  Beneath the pale moonlight
  在蒼白的月光下
  Someone's thinking of me and loving me tonight
  今晚有一個人正想念著我、愛著我

  桌面上擺著黑漆漆的東西,不知道這次是什麼食物,在沙發上的男人已經沉沉睡去,青年覺得很無趣,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惡意地戳戳對方的粗眉毛後,手溫柔地輕撫對方脖子上的繃帶。他無奈又帶著苦笑唸道:「我就知道你又會做晚餐,等我回來。」




20100723PM2142

友:米英在這篇像是配角。
我:他們本來就是配角啊(炸笑
友:意思是親子分太閃了啦。

你管我X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