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米英】賓果華爾滋 03

03.

  他的夢境開始亂成一團。

  隨著日子的行進,每次的閣樓夢境開始出現一點點的小變化,好像原本的凍結時間開始運轉,而關於那個閣樓的回憶也一點一滴回到他的記憶裡,但他心中的疑問也隨之加大,為什麼自己的記憶會被切割般後失散?

  今晚的夢境也是如此,如往常站在閣樓的窗口,瞭望同樣蔚藍的天空,他肯定自己聽過這首詩歌,但卻怎麼也無法想起確切的歌名。往昔平靜的情緒開始出現一絲焦躁,似乎忘記很重要的事情,但又想不起來自己該做什麼。

  下一刻,羅維諾睜開雙眼。
  由於置身於昏暗的房間裡的緣故,讓他過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夢境。房內瀰漫著好聞的淡淡薰衣草香味,那是安東尼奥今天打掃房間時掛上的香包。
  他輕聲地打開房門,小心翼翼走下樓梯。

  拿出櫥窗裡的音樂盒。
  轉動發條,黑暗之中響起久違的《月光》。

  「給我音樂盒的人,你到底在哪裡啊!可惡,出現一下會死喔……」
  羅維諾趴在桌面,輕撫音樂盒蓋子上的木頭紋路,忍不住小聲抱怨起。來往舊物店的客人,也曾有人問起或是駐足觀看,但就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關於這個音樂盒的過去。究竟是誰將音樂盒交給自己,讓他可以渡過惡夢中的重重業火?然後自己為何會不斷地重複做那樣的惡夢?這些問題不斷地徘徊於他的腦海中,卻一直無法得到答案。

  越想越亂,想到最後,索性不想了。
  那個人今晚也在這廣大蒼穹之下,是不是也因為夢境起身,而在黑夜裡想起這個音樂盒呢?他的意識逐漸朦朧,這禮拜因為每天都要留下來練習賓果華爾滋,加上去亞瑟家的時候幫忙安東尼奧搬東西,體力有點透支。
  「糟糕,開始想睡了……」羅維諾才剛唸完,就閉上雙眼。

  望著已經熟睡,發出小小打呼聲的少年,安東尼奧這時才苦笑著出現,其實早在聽見門外傳來的聲響時,他就已經清醒,因為沒有適當的時機出現,站在暗處的他,將少年望著音樂盒喃喃自語的身影盡收眼底。

  從一開始的驚滔駭浪到現在的平靜如水,所有的一切自然到好像他們已經共同生活許久。早上一起吃早餐,羅維諾有空的時候也會開始幫忙顧店,雖然偶爾會在回來時看見客人想要結帳卻只能站在櫃檯前苦等,無奈看著店看到到睡著流口水的少年。
  
  習慣看見少年皺眉抱怨的模樣。
  習慣少年跟自己一起吃蕃茄的午餐時光。
  習慣偶爾兩人同時說出同件事,指著彼此哈哈大笑的時候。

  安東尼奧將少年打橫抱起,羅維諾睡得很熟,他轉過頭蹭蹭自己的胸口,臉上浮現了笑容,大概是夢見了什麼好夢吧。他邁出有點艱辛的步伐爬上樓梯,將少年安穩地放在床上,看見他安詳的睡顏,安東尼奧忍不住傾身,摸摸對方的額頭。

  「羅維諾,那個人已經聽到你說的話了,對不起……就算不記得也沒關係,他只希望你不要做任何的惡夢,能夠快樂地渡過每一天,那個人就感到心滿意足了。」

  *  *  *

  為了慶祝雨季結束和夏季的來臨,每年的此時,鎮上都會舉辦大型的慶典。小鎮比平時更顯得熱鬧非凡,慶典那天將會從早上一直狂歡到隔天黎明,鎮上各個學校的學生都會有各種表演,巡迴藝人也會聚集於此,為恬靜的小鎮換上完全不同的狂野面貌。

  在慶典前幾天就能感受到人們期待興奮的情緒。

  「亞瑟那傢伙一早就說他要辦公,然後就把我趕出來了,唉~~」阿爾大嘆一口氣,其餘兩人相互對望一眼,心想他們才想嘆氣,只是出個門而已,居然剛好在路上撞見麻煩人物,還被對方以一句:「不接受反對意見唷。」就被拖來逛市集。

  「喂,哥哥也是大忙人,你找那個閒的要死的舊物店店長陪你就好了。」
  「我也有自己工作好不好,倒是你這個餐廳老闆每天都出來閒逛。」
  「這個是什麼?嗚哇!!超級有趣的耶~~」

  發現對方根本沒有認真在聽他們講話,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也只好認命跟著逛起市集,穿梭於擁擠人潮間,四周滿是喧鬧聲響。法蘭西斯突然問身邊的阿爾:「你說亞瑟今天要幹嘛?」,對方嘟噥回答:「辦公啊,他說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都有事,哼,還拿那張小黑板說請你出去,後面還加上好幾個驚嘆號!」法蘭西斯聽完此話,富有興味的一笑,用眼神示意青年往前方看去。。

  阿爾這才發現那個皺起粗眉說自己要辦公的對象,現在正走在前方的人潮裡,瀏覽一個又一個攤販。「那個眉毛笨蛋。」阿爾低啐一聲就想上前去興師問罪,法蘭西斯急忙伸手阻攔:「等等!先別過去,我們看看他到底在幹嘛。」

  法蘭西斯和阿爾對跟蹤這件事顯得興致高昂,似乎真的假裝自己是警官,正在跟蹤一名逃緝犯,還發誓要找出什麼決定性的罪證,安東尼奥對此有些興致缺缺,他被兩排的攤販吸引目光,現在只想當個純粹的觀光客。
  彼此相差約八步的距離,前方的亞瑟走走停停,手上拿張字條,好像正在尋找商家,而後方跟著三個詭異的組合,兩個人死命盯著前面的人,其中一人手上已經抱滿各種零食,笑著說要帶回去給家裡的人吃。

  走走停停,亞瑟手上的紙袋也越來越多,跟蹤的兩人還是猜不出他是以什麼為目的在進行購物,男用的衣服數件、世界地圖、新的床單以及枕頭套、地球儀、棉被……最後他走進一家販賣床舖的店家。
  「先生你好,歡迎光臨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光頭老闆熱情地攀談,亞瑟指指自己脖子上的繃帶,示意自己現在不方便講話。
  『有沒有比這個更大點的單人床?』用紙寫出問句。
  老闆愣一會才哈哈大笑,領著他走到店裡的另外一方:「原來你是買單人床喔?剛剛看你找得那麼認真,我還以為是情人咧,表情這麼慎重。」
  亞瑟頓時滿臉通紅,手足無措的想馬上否認,但是偏偏現在沒辦法說話,他急促的在紙條上寫下字句:『很久沒有回來的弟弟昨天剛抵達,原本的傢俱太舊了,有點不牢固,以他現在的身材睡起來應該也不太舒服。』
  「喔喔,這樣啊,你真是個好哥哥呢。」聽見這句話,亞瑟揚起苦笑。

  買了太多東西而提得有些吃力,在他決定出發前往下個目的地時,突然有兩個孩童騎著腳踏車衝過他面前,一時閃避不及,手上的東西全掉落在地,在身體也失去平衡的同時,有雙手牢牢地拉住自己,亞瑟回頭便看見戴眼鏡的青年不悅地望著。
  「亞瑟,你真的是笨蛋耶。」
  同個時間,亞瑟也看見青年背後的兩個人,他半張嘴發出無聲的尖叫。「我們已經走在你後面很久啦。」法蘭西斯笑得很故意,而安東尼奧則是尷尬的微笑,他是被迫加入的一員。不一會,那雙大手的主人已經幫忙撿起大部分的物品。
  阿爾哼一聲說:「你不是還要買東西,快點走啦。」
  但是亞瑟還是佇立原地不動,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阿爾大嘆口氣說:「因為我是HERO,就不跟你計較這麼多了。」
  下刻,他的手就這樣被拉著向前走,相抵的掌溫如記憶般炙熱,稍稍的碰觸就能喚起許多回憶,亞瑟第一次慶幸此時自己不能說話,這樣就不會條件反射說出惡毒的反話了,可以靜靜享受期盼已久的溫暖。


  「結果換我們被拋下了嘛?……喔喔!撞見意外的人囉!」法蘭西斯原本失落的神情,再次揚起玩味的笑容。這次出現在不遠攤位前的是羅維諾和兩位可愛的女孩,跟平常的態度完全不同,羅維諾只有對女生才特別有禮貌。

  「瓦爾加斯同學,你現在住的地方是這個方向嗎?」三人手上都抱著大紙袋,看來應該是出來幫班上同學採購慶典需要的物品。
  「是啊,往前走過一條街有家舊物店,我現在暫時住在那裡。」
  「喔喔,上次那位先生就是跟你同住的人嗎?你們感情應該很好吧,難怪瓦爾加斯同學看見他的時候一臉很開心的模樣。」女同學笑得燦爛如花,羅維諾雙頰完全漲紅,讓否認的話變得完全沒有說服力:「那、那個時候只是天氣熱晒紅啦!」

  「法蘭西斯你不要一直扯我袖子好不好,我在看東西!」不知道身旁的人在發什麼神經狂扯他的袖子,安東尼奧終於忍不住回首對好友不滿的說道,卻剛好跟回過頭的羅維諾對上眼。

  怎麼今天遇見的人都想要尖叫,安東尼奧不明究理。
  法蘭西斯完全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看著羅維諾衝過來拉著自己的好友離去,那兩位女同學還笑著對看一眼,似乎在說:「瓦爾加斯同學真是可愛。」之類的話。

  這次,法蘭西斯確信自己真的被拋下了。



  他的手有比自己小這麼多嗎?阿爾恍恍計算他們有多久沒有牽過手,明明在小時候那段鮮少可以見面的時光裡,當他們好不容易能夠見面,幾乎都會片刻不離地牽著手的。亞瑟總會溫柔的牽起他年幼的小手,溫暖的掌溫是他最深的記憶。

  Somewhere out there
  就在那裡
  Someone's saying a pray
  有個人正在祈禱著
  That we'll find one another
  我們都將會找到對方
  In that big somewhere out there
  就在這廣大的蒼穹之下的某一地方

  『我才不是為了你!』
  「是是是,聽你說這句話,都不知道聽幾百遍了。」青年無謂的擺擺手說:「你那個難吃的司康餅在哪裡……喂,看我這裡!」青年故意傾身靠近對方,沉默不語地盯著他好一會,突然在對方的鼻頭上落下一吻。

  你還記得嗎──他祈禱不知多少遍。
  即使未來還會遺忘許多事,仍希望能夠對方能夠永遠記得。




20100725AM0051

神呀,請你在CWT25那天,可以讓我有新刊見大家。
不然我只能躺在地上任人踩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