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5

05.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經過好幾個月的開會,不斷地推翻然後又重頭開始企劃,在企劃部與營業部的共和合作之下,這次聖誕節的企劃總算得到高層的認可過關。
  這個年頭總是需要創造出些故事,來消費眾人的感情與淚水,更可藉此賺取商品利潤。依照這次的主題,公司在鬧區地段租下適合的展場,展開聖誕節前為數一個月的活動,先開始進行網路的投票,再來找知名攝影師拍攝海報,刊登到雜誌中。

  「讓我為您介紹,這次企劃的概念是『遺憾的情書』,您可以看到牆壁上展示的商業作品,小電影廳內所放映的電影也配合了主題,有岩井俊二導演最知名的電影《情書》,以及向《情書》致敬意味濃厚的《虹之女神》等等,這些都在我們的電影節目單中……」

  員工們向每位客人介紹整個展場和配合主題所做的概念佈置,展場除了電影放映外,牆上有眾多由設計師所設計的商品,還有一般民眾留下的書信,甚至還有個小型郵桶,可以讓人現場寫信寄出。

  今天在展場值班的人員是他跟杉崎主任。
  準太帶著口罩,為了擦鼻水而把口罩拿下時,可以看到鼻子因為不斷打噴嚏而顯得紅通通,整個人的氣色非常差。
  「高瀨,你真的不用去看醫生嗎?」杉崎主任擔憂地詢問他,連好脾氣的松田小姐都跑來質問杉崎主任幹嘛把他搞得這麼病厭厭,準太搖搖頭表示不需要,連日加班是他自找的事,況且天氣冷難免會感冒。
  「我已經吃過感冒藥,今天應該人不多吧。」他輕輕帶過問題,回頭繼續看著展場。
  「喂喂,高瀨你到底是怎麼了啊?!認真打拼也不是這個樣子,這兩個禮拜只有笨蛋部長以為你在努力弄企劃活動,但是其他人都知道你根本是一具行屍走肉,只會沒日沒夜不停工作。」杉崎主任氣憤的說道,準太苦笑回答:「你也說得太誇張了……」

  不過對方的話也誠實描述了現況,他這兩個禮拜幾乎是整天都待在公司裡。準太完全沒有給自己喘息的時間,瘋狂地投入工作,餓了就吃便利商店的便當,累了回到家隨便洗個澡去睡覺,所有人都擔心的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準太卻總是含糊其詞帶過。

  「哼,你再這樣胡搞下去,小心我把你的年終獎金減半喔,你今天就乖乖地在櫃檯休息,然後負責把這整大壺的熱可可和餅乾吃光吧。」
  他有點想吐槽這些是給客人享用的東西吧,準太知道對方的好意,如果自己繼續逞強工作,相信杉崎主任最後會勒令他馬上回家。他乖乖坐在櫃檯裡,注視杉崎主任和工讀生招呼客人。屋內鵝黃色的燈光,總讓人在寒冷的冬天不知不覺的推門進入。


  剛進來的一位客人是個是個長髮知性美女。
  「還記得我嗎?我真的來了。」當女子笑著朝他走來時,準太無法反應。
  「嗯?」他只能遲疑地望著對方,努力搜尋腦海記憶。
  一時之間還無法想起,不過聽對方念著牆上的標語,似曾相識的聲音讓他記起來是前幾個禮拜不小心撞到的那位女子,沒想到對方真的前來參加活動了。女子遞出的名片上寫著她是某家室內設計公司的設計師。

  「請叫我清子就好了,前幾天看到雜誌上的廣告,我就想到這應該是你的企劃吧。」女子揚起美麗的微笑,粉紅色的唇蜜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非常謝謝您前來捧場。」沒想到當初偶遇的陌生人真的出現,準太訝異不已,但還是連忙站起為對方服務,女子微笑說:「我只是工作結束順道來看看,這裡佈置的好漂亮,給人很溫馨的感覺。」
  「都特地來了,沒有看看我們的展場是件很可惜的事唷。」不知何時,杉崎主任出現在旁邊,露出最燦爛的微笑,不愧是喜歡美女的傢伙。

  公司的企劃與聖誕節的歡樂氣氛背道而馳,但也因此特別具有話題性,展場裡蒐集許多展品,像是電影海報、信紙和商品等等,都是以愛情遺憾為主題的眾多作品,果然這是個不退流行的題材。
  準太跟著他們兩人身後參觀,聽見女子輕問:「所以你們的主題概念是『遺憾的情書』?」
  「正是如此,企劃是由電影廳播放的那兩部電影所得來的靈感,在愛情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遺憾之事,尤其是來不及說出口的話語。」
  「遺憾……遺憾真的是很美麗的東西呢。」
  聽見女子感嘆的話,杉崎主任吹口哨一聲,笑嘻嘻地說:「真不愧是設計師,說出來的話很不同呢,現實人生怎麼可能這樣展開愛情故事呢,那些美好的電影真的如願以償的話,或許結果只會糟到不行,難怪要讓男女主角悲劇。」杉崎主任顛覆企劃概念的說法,讓女子忍不住噗哧笑出。

  如果《虹之女神》中女主角搭乘的那架飛機沒有失事,如果《情書》的男主角沒有發生山難──他們會不會就此有美好人生?
  準太愣愣地站在原處,清子突然回頭笑問:「你也這樣覺得嗎?」
 
  可以在電影和小說中創造美麗的故事讓人們感動,藉由無法圓滿的淒美結局,或是經歷重重困難總算終成眷屬,來歌頌愛情的美好與雋永,但現實當中,遺憾注定就是遺憾了,那樣深深淺淺的遺憾,像道已痊癒卻留下疤的傷痕,只有看著它時才會隱隱作痛,視而不見才是最好的療法。
  
  「我不知道。」準太喃喃回答,突然覺得女子好像有意無意地詢問。

  三人最後來到展區中央,那裡有一面特意用紅磚堆起的高牆,還請來園藝專家在磚牆上種植自然的爬藤植物,特意營造出的時光感,讓人以為這面牆在此佇立許久。上面已經被貼滿許許多多的信紙,有人寫了很長的篇幅,而有人只有留下簡單的幾句祝福。

  「因為我家老闆說希望聖誕節有奇蹟發生,希望讓每一封曾經遺憾的情書有所歸屬,無論是慰藉的、還是重逢的……所以在這裡建立了這面牆,這些都是老闆在雜誌上專訪說的話啦,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曉得。」杉崎主任笑著仰首看貼滿信紙的圍牆,也忍不住長嘆,那張張信紙都是寄託來自過往的思念。

  「每個人都有一封這樣遺憾的情書。」

  他像是受到某種力量牽引,不自覺轉過頭和女子對視,這句聽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文案,不知為什麼由她說起來就是有不同的感覺,好像她知道某些真正的故事。

  「如果可以寄出一封信給那個人──你想要寫下怎樣的字句?」

  「我、我並沒有寫……」他結結巴巴地正想向對方解釋,自己並沒有那封信,為何女子的眼神卻好像明白真相。杉崎主任因為要去接待其他客人而暫時離開,他正想帶對方去下個點參觀,沒想到她卻開始沿著牆面讀起一封又一封的書信。

  「你知道嗎?我是因為看見你這個文案,才決定跟我的男朋友分手的。」
  準太聽見這句話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畢竟他們這個企劃主要就是希望能有人重拾緣分,但女子的笑容完全沒有悔恨之類的神情。
  「他是個很好的人喔,甚至有讓我想與他廝守終生的念頭,但就是覺得哪裡不對,某天我才發現他也擁有一封遺憾的情書,閱讀他的那份心情,才恍然大悟我們只是適合在一起,卻不是在相愛。」

  女子蹲在角落,微笑說:「準太,我找到了。」
  那是貼在角落的一張明信片,上面沒有屬名,只有短短幾句話。

  一瞬間,準太好像明白對方是誰,來自於哪裡,因為這封信他只有寄出過一次,除了公司幾個企劃部的人以外,應該沒有人知道這張明信片是誰所寫,除了最後的可能性,女子看到的那封明信片是得自那個人手中……


  「好喜歡、我真的好喜歡他。」

  女子的話像是破除他這兩個禮拜以來的自我催眠,聽見了自己說出深藏多年的字句。無法遏止那溫熱的液體落下,準太只能睜著眼任淚水滴落,當女子走近握起他的手,他終於痛哭失聲。

  看到那則新聞後,他只是默默收拾好打破的玻璃杯,卻不包紮傷口,任由腳趾繼續流著血,讓痛覺提醒自己不是作夢。以為自己會有狠狠痛哭的片刻,但他仍然木然地過自己的生活。每天還是一樣規律的早出晚歸,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之中。
  遺憾慢慢積累,堆積出現在的自己。
  當初痛苦不堪的回憶在時間之川的沖刷之下,留下可以捧起細看的美麗石頭。而這份情感或許早已消逝在遠去的人生旅途當中,青春的遺憾可以忽視,自己才能成長、繼續過日子。

  「……我這兩個禮拜不敢看電視,連報紙都不敢翻,在公車上也一直低著頭,害怕看到任何有關那場空難的消息,我好想把自己鎖在房間永遠不出門,這樣就可以不用面對他已經不在的事實了。」
  
  每次走過小巷,每次搭上擁擠的公車。
  總會不由地想著在這廣大冷漠的城市當中,也許會有相逢的一刻。
  這份小小的可能性讓他可以微笑面對遺憾。

  但回到當年他們走過的街道、一起奮戰的球場上。
  他也不可能在那裡了。


  展場開始播放山崎將義的那首老歌《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穿透力十足的沙啞歌聲,斷斷續續的歌詞傳入耳中,他好像看見杉崎主任慌慌張張地跑來,而清子的手仍溫柔地握著他。

  ──天空終於飄下純白的初雪。


  寂しさ紛らすだけなら 誰でもいいはずなのに
  如果只是想排遣寂寞的話 應該不管是誰都無所謂
  星が落ちそうな夜だから 自分をいつわれない
  但在這星辰彷彿要墜落的夜裡 我無法欺騙自己

  One more time 季節よ うつろわないで
  one more time 四季啊 請不要變遷
  One more time ふざけあった 時間よ
  one more time 曾與妳嬉戲的時光啊

  いつでも捜しているよ どっかに君の姿を
  一直在尋覓著 不知身處於何處你的身影
  交差点でも 夢の中でも
  每個十字路口 每個夢境中
  こんなとこにいるはずもないのに
  儘管知道你不可能在那裡


  泣不成聲的片刻,好險有一個人握著自己的手,準太感覺到清子替他仔細擦去眼淚。他想道歉,又想要詢問,各式各樣的語句阻塞在喉間說不出,他只能繼續握著女子的手,自己無語的訊息似乎傳達給對方。

  「如果奇蹟可以發生……」聽見女子低喃的那句話。
  「……想要見他,我想要立刻見到和さん。」
  流著再多的淚也沒關係,再痛苦也無所謂,不顧一切,他也想見到那個人。


  『多年以前,我就想寫一封信給你。』
  『如果可以再次相見,我要將當時無法說出口的話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