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和準】軌間之音 06

06. How are you

  這是家位於巷弄裡的一家小店,無法讓人確切定義類型這點,反應了店長自由不拘的個性。櫃檯有賣簡單的調酒,也有擺放煮咖啡的機器,還有來自世界各地有名的茶類,偶爾又有現榨果汁,菜單更是隨性的中西合併兼自創菜。

  可能是下雪的關係,今天店內的客人明顯減少許多。
  門開了,他提著大行李箱走進店裡。原本想從機場直接回家休息,但是念頭一轉,就決定到這裡看看。店長看見他走進絲毫不感訝異,轉身就替他泡杯熱拿鐵,放在他平時坐的老位置上。
  「怎麼有時間來這裡?」自己的高中好友島崎慎吾笑著問。
  「剛從英國出差回來,本來想直接回家的……但是想到家裡也沒人等,算了。」和己苦笑,對方故意露出賊賊的嘲笑:「原來你是被女朋友甩了」算有一半是正確答案吧,他也不想跟對方多加解釋,靜靜地啜飲咖啡。

  「感覺好不真實。」他忍不住說出這句話。
  高中好友也沒有白眼或是嘲笑他這句話,慎吾替兩人倒入新的咖啡,嘆了口氣:「……坦白講,看到你現在坐在這跟我聊天,還蠻感動的。」知道對方指得是什麼事,和己也不禁跟著感嘆起來。
  「剛剛搭飛機回來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夢見高中那個時候的我們。」和己稍稍移動位置,這家店的佈置也很隨性,以復古風為基調,櫃子擺放著些復古小玩具,還有許多相框,其中一部分照片就是他們高中棒球部的照片。

  「夢見的好像是平常的練習吧,大家快要被夏天的太陽給熱昏了,結果休息時間樹下擠滿人,反而變得更熱。每次疲憊的練習結束以後,我們都會按照往例去學校附近的冰店吃刨冰。」
  「那個時候的確是這樣。」慎吾忍不住揚起微笑,似乎也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還有,我夢見了準太。」
  聽見和己這句喃喃自語,慎吾逕自將煙灰缸放上櫃台,熟練地點起一根菸,周圍瀰漫起淡淡的煙霧。「他在夢裡好嗎?那傢伙該不會又在欺負利央吧。」慎吾低笑。
  「記不記得準太很容易在公車上睡著?所以好幾次我們一起搭公車的時候,我都會對他說儘管睡,我會負責叫醒他。在那一個夢裡,我們還穿著高中制服,坐在不知道開往何處的公車,準太靠在我的肩膀上睡著了,但是我卻不想叫醒他……」

  慎吾沉默無語,抖落煙頭的灰燼。
  這個人雖然感覺大而化之,其實很會觀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他應該早就發現高中時他跟準太之間的若有似無的感情。

  「好想見他……」

  和己驚訝這是由自己說出的話,但說出後反而有種釋懷感。
  不曾說出口的念頭,也沉甸甸地放在心底多年。

  當他在飛機上閱讀完放在口袋裡的明信片,就是這個念頭,讓他發瘋似地不顧後果下了飛機,想見他、想見他──急流湧現的回憶瞬間將他帶向高中時光,煙火之下的親吻、他的笑臉,認真練習時的神情,笑著呼喚自己的嗓音……
  等到他望著應該搭乘的那班飛機起飛時,和己才在心中嘲笑自己太傻了,不小心寄錯或惡作劇等等理由都有可能發生,但自己居然因為一封信而失去方寸。
  然而不知道這是否是神安排的劇情,因為這張明信片讓他躲過了可怕的厄運。

  「但見了面又如何呢?這是現實人生,不會因為兩個人重逢發生多大的改變,他現在或許已經有了女朋友,並且過得很平穩的日子,沒必要為了一點點當年的小事去打擾對方吧。」和己轉動著手邊的杯子,黑色的液體反射出自己不熟悉的臉,徬徨且不安的表情輕易流露,即使經過許多年,對於這點的膽怯不曾減過。
  像是聽到多麼無聊的冷笑話,慎吾嗤笑聲說道:「喂,和己,你這些話不會太見外了嗎?他是高瀨準太耶,那個高中時期只喜歡黏在你背後走來走去的高瀨準太。」

  為什麼是他呢?──這個問題困惑多少年了,他還是沒有確切的答案。
  尤其在往後的那幾年,當他遇見幾個不錯的對象交往,想認真談一場感情的時候,剎然發現自己的這副軀殼裡沒有剩下什麼多餘的感情,這時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大部分的情感都已經放在十八歲那年的煙火大會,那個人微笑說出的結束。


  「這首歌誰唱的?」音響播放的音樂引起他的注意,忍不住詢問。
  「山崎將義《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いつでも捜してしまう どっかに君の笑顔を
  總是一直尋覓著 不知身處於何處你的笑容
  急行待ちの 踏切あたり
  等待急速列車通過的平交道附近
  こんなとこにいるはずもないのに
  儘管知道你不可能在那裡

  命が缲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如果人生可以從來 無論多少次我都要到你身邊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現在我已經 別無所求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因為沒有東西比你更重要


  「和己,人生有太多突來的生離死別,誰知道走在路上會不會被車撞到?因為幾百萬分的機率被掉下隕石給砸死這種事說不定也會發生,這次你不就差了那麼一點就遇上墜機?總歸一句話──但遺憾始終是人造成。」


  遺憾是人造成的。
  對方這句話讓他抬起頭。

  「生死有命,有太多意外可能發生,人為什麼還要選擇不及時說出口呢?」


  慎吾笑著說將行李寄放在他那就行了,說完便把他趕出了店裡。和己身上只帶著錢包和手機,腦海中圍繞著許多逃避的藉口,他佇立在街角許久,直到天空靜靜地飄落第一朵雪花,他才將圍巾拉緊些,撐起雨傘,決定不顧一切向前走去。

  十八歲的自己隱約察覺到對方的感情,但是卻沒有辦法做出回應。
  手機因為剛剛在飛機上而關機,和己打開後才發現有三十通未接來電都是同一個人,心想著有什麼重大的急事嗎,急忙回撥就立刻被對方接起,聽見清子不明究理,急促地說道:「你快點到那個公車站,就是你跟他常常搭車的那個公車站──」


  聽見電話中最後提及的那個名字,和己忍不住開始向前奔跑。
  手機再一次響起,這次他看見來電顯示的名字,顫抖著手按下接聽鍵。

  「和さん、和さん……」
  對方因泣音而稍稍模糊的聲音,多年後,他還是可以立刻辨認出。

  「我真的好希望跟你一起繼續打棒球。我希望和你有更多相處的時間,甚至希望你不要跟任何女孩子交往,煙火大會上的那個吻,不是因為國王遊戲,是因為我……我喜歡你很久很久了……」


  邊哭邊說出這段話的他,像是害怕隨時下秒他們的聯繫就可能會硬生生的結束般,悲傷和恐懼的情緒表露無疑,慎吾的話再次浮現,有太多意外會讓人遺憾終生,所以要選擇好好把握每個可以說出口的當下。
  心臟的鼓譟聲響連自己也聽得見,和己抵達站牌時,有輛公車剛好靠站,他透過車窗看去,就瞧見那個人滿是淚痕的臉,對方也朝車窗外低頭一望,兩人就這麼看見了彼此。


  「和さん?」聽見那個人似乎這麼說。

  多年來的千言萬語只化成一句話,和己緊緊擁抱下一刻站在面前的他。
  現在,真的已經別無所求了。

  「……我一直都好想見你。」



  自己說的那段話也不無道理,這可是現實人生,不是戲劇電影,重逢以後的他們在未來不見得可以挽回過去遺憾的一切。但至少,明年春天他們可以搭上同一班公車,並肩坐在搖搖晃晃的車廂中,笑著緬懷過往,或許不小心睡著了,做了一個相同的夢。
  
  雪慢慢飄落在他們的肩膀上,無聲地堆積著。
  明年春天,身後幾這幾株櫻花應該會開得燦爛吧。




20100902AM1028

  《軌間之音》來自我自傲的公車到站醒習慣徹底消失的時候,大學課業越來越忙碌,連續熬夜趕報告的時候,每次都會抓緊時間在公車上補眠,那種搖晃的頻率實在太催眠人了,但往往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笑),不然就是會想怎麼還在同個地方,其實是公車早已經繞完一圈了啦,但睡過頭後更慘的是我乾脆慢慢地散步,找到站牌再坐公車回去,所以第一堂課往往會遲到一個小時(或是乾脆直接翹課了)。

  寫《軌間之音》的第一章時,我就已經設想好結局,雖然中途出現好幾次動搖,尤其幫忙校稿的小永說悲劇的感覺比較好時,那個時候好想直接讓兩個人悲劇啊!!但是寫這篇的初衷是為紀念身邊的人與事,前陣子接到高中恩師病逝的消息,幾乎不敢相信這麼活力充沛的人會突然離開人世,希望對身邊的每個人都能夠及時傳達話語。

[ONLY場特記]
  感謝今天所有來大振only的人們!!
  今天趁空檔到攤位上偷瞄的時候,發現剩下不多的時候很驚嚇。對不起orz前夜真的沒有時間發通知信,還有還有番外篇爆字數了,所以會將番外篇做成小冊子寄給今日購買者。還有我忘記請大家填暱稱了,所以之後願意到俺本家發言我會很感激^P^當然有任何問題也歡迎到本家詢問,因為今日不是我雇攤加上昨天來不及更新刊物資訊頁,對不起整個情況很不明。

  我愛大家!!我真的感動到哭了!!能夠跟大家一起喜歡桐青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