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記事本只是用來誤導自己

  最近腦子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其實支微末節的事項也是種啟示,只是還不懂罷了。

  本來很悲慘地以為自己CWT去不成,結果搞什麼原來是我弄錯日期,皺著眉頭跟書林抱怨時,被皺著眉頭疑惑回來,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笑,所以我可以去CWT囉~(也可以見到四禾了,希望不要被我嚇到),可以親手拿到預定的本子還真是感淚不已啊。


  現在有點力氣來補一下這週在國父紀念館聽的演講。原本我們這些人最期待的最後一場演講,訪談人王文華,受訪人女王、方文山與九把刀,不過最後的感想是……九把刀比我想像中還要怪很多,還真映證了書林的話,而且這場的主軸好像偏掉了XD||||。不過我就這樣的人,跟大家一樣聽同樣的歌,喜歡讀這樣的小說,詳細記不起九把刀說的這段話,但是話裡的意義懵懵了解。方文山是提出「想要」的定義,究竟是想要做這件事?還是想要做完這件事後所帶來的成果?這點,對我來說很重要。

  星期四跟老師開第一階段的研究會議,拿到了下次的書目,這次可慘了,書目的書幾乎都沒在國圖(雖然在國圖等書也沒辦法快多少),二月上旬又要過著跑圖書館的日子,請保佑我都可以找得到書。

  這禮拜是宮部,我拿到阿正當家了。很想抱怨下,我們學校真得很愛幹進系列書只從第二集開始進的這種事耶,這是第幾次我借不到系列的第一集。



  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