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惡友】天明破曉時 04

04.

  「貞德?」他困惑地揉揉眼睛。
  「十戰十敗,法蘭西斯你又輸了。」銀髮少女調皮的揚起笑。
  「真是的……我怎麼可能贏過妳嘛。」沒有敗戰的失落,他反而有絲慶幸。
  「你過得好嗎?」少女執起自己的手,輕輕地問。
  「很好啊,我那兩個朋友還是一樣笨,常常要我幫忙收拾殘局呢。餐廳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了,主廚還研發了一種用妳最愛的巧克力做成的點心……」
  像是要讓對方放心般,他開始滔滔不絕的敘述身邊的大小事,例如倒楣的朋友安東尼奧被強迫成為舊物店店長,還必須收留一個口是心非的少年;基爾伯特最近發現弟弟有了暗戀對象,似乎因此感到寂寞;育幼院的院童和蔻雅兒小姐都過得很好,而院裡養的那隻黑貓已經胖到沒辦法跳上牆了。

  「我們不是約定好了嗎?」少女的眼神帶著些許悲傷。
  「約好要……」他喃喃重複少女的話。

  法蘭西斯睜開眼睛,全身傳來像是被拆解過再組裝般的痠痛,這是睡在狹窄木椅的後遺症。教堂祭壇的祈願蠟燭不知何時點上了,在矇矓搖曳的光芒中,夢境跟現實的界線有了片刻的模糊,蔻雅兒坐在管風琴前,就像從前無數個教堂禮拜的時刻。
 恍恍間,他無法確認自己身在何處。
  「她說了些什麼?」蔻雅兒輕笑問,似乎早已知道他的夢境。
  法蘭西斯聳聳肩,大嘆一口氣:「她居然罵我是混蛋,還用力捏我的耳朵。從小到大她的處罰方式就只有那招而已。」法蘭西斯邊抱怨邊搔搔睡亂的頭髮,平常注重外表的他,此刻卻沒有那個心情在意。
  「謝謝你帶來給院童的點心,大家都吃得很開心呢。」蔻雅兒微笑說道,今天法蘭西斯除了帶來餐廳大廚做的甜點和餅乾當伴手禮,還特地請人做了三層純白色的結婚蛋糕,白色的鮮奶油上放著一對新娘和新郎的糖人,因為他上次湊巧聽到了小女孩們對結婚的夢想,當蛋糕出現時,院裡的小女孩們幾乎都為之瘋狂。

  「你過得還好嗎?」蔻雅兒溫柔地摸摸自己的頭,就像是對待一個十歲的孩子般。
  「還不錯呀。」法蘭西斯微笑點點頭,無法有任何敷衍。這個人將她的青春歲月全都奉獻給了孤苦無依的孩子,從蔻雅兒阿姨到現在的蔻雅兒奶奶,她一直都是守護這個家園的天使,對法蘭西斯來說,她是少數能讓自己坦然以對的人。
  「孩子,別忘了無論你遇到什麼事,隨時都可以回來這裡。」蔻雅兒摸著他的臉頰說道,法蘭西斯擺出迷人的笑容,伸手擁抱對方說:「不要再擔心我啦,煩惱可是美容的大敵唷。」
  「你呀還是這麼油腔滑調。」蔻雅兒噗哧一笑。

  兩人挽著手步出教堂,法蘭西斯走過庭園時還不忘向正在嬉戲的小女孩們開玩笑:「長大以後要不要嫁給哥哥呀?當真正漂亮的新娘子。」惹得幾個小女生大笑不已。看她仍是微笑不語的模樣,法蘭西斯也不好意思多問,昨天突然接到來自育幼院的電話,蔻雅兒只簡單的說想見見他,雖然心存疑問但他依然前來赴約,也帶了點東西給院童享用。

  他們走到教堂後方,爬滿九重葛的磚紅色房子是給院童住的地方,而旁邊那比較低矮的黃色三層房屋則是教職員住的地方。當蔻雅兒走向那ㄧ個房間時,法蘭西斯頓時明白了她的用意。
  「蔻雅兒……」法蘭西斯急忙伸手擋住,阻止她將門打開。
  位在長廊最後一間的房間,門牌上並沒有寫任何人的名字。
  自從七年前的那天後,他就再也沒有來過這裡,但是此處的樣貌仍然清晰如昨,包含那與門相對的窗戶,擺著向日葵盆栽的陽台,連牆上院童的小小塗鴉都與記憶裡相同。
  「進去了,也只是個空房間。」他首次顯露出自己的逞強,拒絕進入。
  「那個時候你毅然決然的把她所有的東西都給丟了,她的書、她的衣服……她的所有東西都毫不猶豫地捨棄掉,這個房間最後只剩下空蕩蕩的四面牆壁。」
  他沉默不語,人的感情永遠無法像物品那樣,可以輕易的丟得一乾二淨。

  「但你改變了,你知道嗎?」蔻雅兒慈祥的笑,堅定說道。
  「啊?」法蘭西斯訝異地微張著嘴,無法理解。
  「我看著你走過這些年,你遇見許多不一樣的人,也遇到許多不同的事情,看著你這樣開心的說著那兩個好朋友的趣事,還有最近餐廳又有什麼進展,不知不覺中,你早已經走出來了……」

  蔻雅兒推開他的手,轉動門把。
  門被打開那個瞬間,法蘭西斯只是轉過頭不肯直視。他早已將這個地方的回憶凍結在七年前的那天,他親手將少女的物品一件又一件地丟棄,因為就算只是一張遺落的葉脈書籤,也可以喚起所有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許久,聽見房內傳來熟悉的吵鬧嗓音,他才疑惑的回首。

  「哈囉,法蘭西斯~」安東尼奧燦笑,伸手打招呼。
  「真是累死本大爺了。」基爾伯特則是一臉不爽的表情。
  「你有兩個好朋友呢。」蔻雅兒綻放溫暖的微笑。
  「……是兩個很雞婆的損友。」法蘭西斯故意大嘆口氣說道,但是已經無法掩視看見這一切的激動。

  應該空蕩蕩的房間。
  ──如同那個人離去後,就像他的心一樣空洞的那個房間。
  眼前不是預期中的空盪盪、只剩斑駁牆壁的房間,那些曾丟失的物品再次被尋回。桌上擺著缺了一角的繪花茶杯,潔白的百合花於樸素花瓶中綻放,他認得架上熟悉的書本……那一幅畫被掛在正中央的牆壁,畫中少女絲毫未褪色的笑容,是當年自己親手為少女繪製的。

  「我還以為丟得夠徹底了呢。」他不禁喃喃自語說道。
  「我們可是費了好一番功夫四處奔波,才把這些東西找回來的喔。」基爾伯特沒好氣的說道,安東尼奧則笑道:「習慣了也就不辛苦啦,我本來就是做這種工作的嘛。不過雖然有請蔻雅兒女士幫忙,最後還是只能找回這一些,真是抱歉啊。」

  原來時間從未被凍結過,仍持續地向前運轉。

  「東方有句成話叫『睹物思人』,意思是看見物品就會讓人思念起離去的人,不過我想物品不只是保存過往的回憶,同時也在告訴人們,他們的時間還在繼續往前走,還是得繼續前進才行……記得你跟我們說過的故事嗎?」安東尼奧笑著問。
  「我當然記得……她的名字叫貞德,笑起來有些男孩子氣,喜歡百合花,信仰虔誠……」他輕輕地點頭,閉上眼開始追尋記憶。

  這個故事,再平凡不過。

  有位少女,她從小就是一個孤兒。
  當她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城裡的有錢人為了彰顯他們的好善樂施,總是會來育幼院做慈善活動,發發糖果,或送給院童一人一本小童畫書。在那次的慈善活動上,她皺著眉頭望著那個拿著玫瑰,正毫不知恥的向每位漂亮女生搭訕的陌生小男孩。
  紈褲子弟和孤女,對彼此的初次印象都不怎麼好的兩人,
  連神也沒想到,在經過多年的相處後,他們會成為一對戀人。
  當少女決定前往遠方的戰亂區擔任醫生,救助那些需要幫助的病人時,青年沒有阻止她,他知道這是少女最大的心願。青年能做的就只有支持她,幫忙將少女的長髮剪短,他無法假裝自己不知道,這次分離後也許再也無法相見。

  在青年得知遠方傳來的噩耗後,為了完成約定,他將少女的東西全部丟棄。
  他以為那一個空蕩的房間,就是兩人最後的結局。


  「安東尼奧,你真的變了呢……」法蘭西斯笑道。
  「有嗎?沒有吧。」安東尼奧搔搔頭,似乎疑惑為何他突然說出這番話。
  「唉,你的遲鈍可能永遠也治不好了吧。」
  這個遲鈍的笨蛋,連自己偶爾趁機摸他屁股都毫不自知,更別說是感情的部分了,如果要等他自己發現,可能要等到海枯石爛才行,也因此,他從另一個人下手,那個獨自待在荒廢莊園的少年,也許會比這傢伙先明白了些什麼。

  「吶,羅維諾對你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他笑得別有用意,搭上好友的肩膀。
  「很重要。」安東尼奧毫不猶豫的回答。
  「為什麼很重要?」彷彿有些端倪,法蘭西斯立刻追問。
  「因為他是羅維諾啊。」
  這次對方也毫不遲疑的說,即使這個答案毫無邏輯可言,法蘭西斯還是忍不住哈哈大笑,是啊,這個答案對安東尼奧而言,就是最正確的答案。。

  「安東尼奧,其實……」法蘭西斯啟口敘述關於他跟羅維諾的約定。
  聽著他的話,安東尼奧的臉色逐漸由青轉白。
  見到對方幾乎不可置信的神情,法蘭西斯尷尬的再次重複說:「羅維諾根本不是去同學家,那是他故意騙你的,是我跟他交換條件,如果他敢自己一個人在那住三天,我會告訴他想知道的事,他不是個孩子,不會有事的啦……大概吧……」
  看見安東尼奧緊握的拳頭,法蘭西斯還以為自己會被痛毆一頓,不過他的拳頭舉到半空中後,一直遲遲沒有揮下。

  「快點開車!!我現在要馬上過去那裡!」安東尼奧咬牙切齒地怒吼完,就把法蘭西斯用力往外一推。
  「等等,為什麼我也要去啊?!」而從剛剛就被晾一旁的基爾伯特也被推著向外走。當平常一臉傻樣的人變面無表情的可怕反差,可是會令周圍的人都無法違抗的。
  「如果羅維諾自己一個待在那裡會害怕怎麼辦?發生了意外我也沒辦法知道啊!總之,我現在要立刻趕過去,能多快就多快!」
  「我的原則就是愛,為了愛什麼都行!!抓好囉,我要開始飆車了!」望見朋友難得急到快要發狂的模樣,法蘭西斯拍胸保證,發動引擎。
  「不!!~~本大爺還想活命啊!!!」車子奔馳在道路之上,基爾伯特淒厲的慘叫聲消逝在風中。
  狂風呼嘯,烏雲壟罩天際,似乎有場暴風雨將來臨,即使天氣如此惡劣,法蘭西斯的笑容依舊。自己的故事已告一段落,但從未結束,現在他要讓另一個故事能有個不遺憾的圓滿結局。
  想帶給他人幸福的自己,應該也已經知道幸福的方向了吧。

  
  Demain, dès l'aube, à l'heure où blanchit la campagne,
  天明破曉時分,田野泛白之際。
  Je partirai. Vois-tu, je sais que tu m'attends.
  我將出發,我知道你在等我。

  「你聽過這首詩嗎?法蘭西斯。」
  少女將葉脈書籤夾進詩集中的一頁,他搖搖頭表示沒有,整理好的行李擺在門邊,快接近火車的發車時間,少女即將前往遠方,少女笑著將詩集遞給他說:「這是法國大文豪雨果所做的詩,為了他親愛的女兒。」
  在這最後一刻,他們沉默不語,用深深的擁抱,記憶彼此的氣息。
  他聽見耳邊少女低喃的一句話:「記得,哪天請為我朗誦這首詩吧……」

  J'irai par la forêt, j'irai par la montagne.
  我將穿越森林,我將穿越山脊。
  Je ne puis demeurer loin de toi plus longtemps.
  我再也無法與你遙遙相隔。

  給許久不見的妳……
  貞德,妳過得好嗎?神有沒有好好照顧妳。

  人世間在妳離去以後,仍交替上演著悲傷和喜樂,只是對我而言,少了你的世界好像變得安靜了些,也寂寞了些。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連著妳的份,我當然會幸福,而且我也希望其他人也能獲得幸福。

  天明破曉時分,田野泛白之際。
  我再也無法與妳遙遙相隔。

  ──此刻,我要起程去見妳。




20101107PM1234

  最近天氣的好睡程度,已經影響到進度了Orz
  常常會不小心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