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天堂之橋02

02.


  「羅維諾,限你三秒鐘之內給我滾出來!!!──」
  蕾雅絲小姐氣到完全不顧淑女形象的踹開洗衣房的門,女僕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一面在洗衣房裡四處翻找,一邊怒吼著:「羅維諾,你最好趕快出來!不要讓我又去跟羅馬先生告狀!說你這個壞小孩都不乖乖上課,一天到晚都在惡作劇!」

  孩子躲在門後的暗處,正偷偷竊笑。
  今天他起了一大早,把上課用的課本通通藏起來,還把他最討厭數學課本埋到後花園裡,希望爺爺的玫瑰花不要因此枯萎。洗衣房裡的大人沒人留意孩子正偷偷地爬過走廊,確定後方無追兵,他開心地打開門。

  這是暴風雨過後的黎明,剛升起的初陽帶了點朦朧的光暈,天空是美麗的青藍色,清晨的風帶有凜冽的氣息,昨晚的狂風與暴雨早已不見蹤跡,路上有許多倒下的樹木及翻倒的器物,地面上的水漥反射著輕亮的光點,孩子好奇地四處張望著,踏著輕快的腳步向前走。
  不是由車窗外看去的世界,讓他覺得異常地新鮮,這是孩子第一次自己獨自出門。他偷偷計畫了整整一個星期,最後終於成功的擺脫了那個囉嗦的蕾雅絲小姐,他打開小背包,確認裡面的糖果餅乾還在,這是暗中儲藏已久的糧食。

  他不會迷路,因為目的地的大橋就映照在晨光之中,遠眺即可發現它的身影。鴿群飛翔天際,之前曾聽僕人私底下討論著自己素未謀面的弟弟,他住在對岸,聽說是個溫柔的可愛小孩,家中僕人與家庭教師最常唸的就是「羅維諾,你要是像你弟弟一半就好了。」,雖然會覺得有些不是滋味,他還是很想見弟弟一面。

  當孩子看見有個人躺在橋口時,他睜大了眼,停下腳步。
  『該不會是死人或是殭屍吧?還是照到陽光死掉的吸血鬼?!』孩子的腦海中跑過許多可怕的想像,而大部分都是廚師閒暇時說給他聽的鬼故事人物。


  那個人發出呻吟,翻過身,嚇得孩子立刻往後退一步。
  此時他才在晨光下看清楚對方的容顏,沒有鬼故事裡的獠牙或是紅色眼睛,只是一名狼狽的少年,他微啟的唇似乎在呢喃著什麼,孩子戰戰兢兢地伸出手,觸碰少年的面頰,這是屬於人類的溫熱,他頓時鬆懈所有防備。

  孩子從背包裡掏出一顆糖,扔進少年的口中。
  「這裡是哪裡?……」少年的聲音有些模糊,因為口中多了糖果。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孩子聽懂了對方的話,他朗聲答道:「這裡是西鎮。」
  「哈哈……結果我沒死啊。」少年不知在笑還是怎麼了,他顫抖著肩膀,發出奇怪的聲音。
  「你人好好的,哪裡會死。」孩子看不出這有哪裡好笑,皺眉嘟噥起嘴。

  少年睜開眼忍不住呢喃:「陽光好刺眼……」孩子這才發現對方的眼睛是漂亮的綠色,兩人的視線對上,孩子啟口問:「喂,我剛剛把檸檬糖給你吃了喔,那是我最喜歡的糖果。」望向孩子似乎在生氣的小臉,少年才想起來自己忘了什麼,趕緊回答:「很好吃。」

  看著少年努力站起身時,孩子想了想後問:「喂,你要去哪裡?」
  少年搔搔面頰回答:「這個……我也不知道耶,啊,很謝謝你的糖果。」

  孩子轉頭望著沐浴在晨光之中的興建中的大橋,再回首看看少年,孩子突然急迫的問:「你是從橋的那邊來的嗎?」
  少年一愣,警戒地回答:「有什麼事嗎?。」
  「那你認不認識菲利奇亞諾?他是我弟弟。」
  聽見這突兀的問句,少年訝異地搖搖頭,孩子失望的垂下頭,想到自己的處境,不禁難過了起來:「我想去找弟弟……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了……」看見孩子這副低落的模樣,少年蹲下身輕柔拍著他的肩膀說道:「那等我回去,我幫你打聽弟弟的下落,好不好?」

  孩子破涕為笑,少年看見對方總算恢復笑容,也揚起釋懷的淺笑。
  突然,孩子想到某個可能性,推開拉住對方的手。
  「我想起來了!上禮拜我家女僕說有犯人逃跑,你一定是逃犯吧!你一定是在東鎮做了什麼壞事,所以才會逃來西鎮吧!」孩子恍然大悟的吶喊,原以為對方會否認,但沒想到少年居然苦笑回答:「和這個相差不遠,我想暫時離開那裡一陣子。」

  下刻,少年還以為孩子嚇壞了,他正想開口解釋,孩子卻突然蠻橫地拉著他的手往小巷弄裡跑去,少年詫異的問:「欸?──你要帶我去哪?」孩子沒有回答,繼續奔跑穿越極為複雜的巷弄,左彎右拐的穿越各戶人家的前庭或花園。
在奔走過好幾個街道及小巷後,他們闖入一個小庭園裡,孩子這才停下腳步,兩個人氣喘吁吁地對望,少年終於有機會問:「你、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啊?」
「你這個逃犯真是笨耶,還傻傻在那等人發現喔,快點快點!」兩人倒在草皮上休息,孩子露出你很笨耶的鄙視神情,左顧右盼一會,才小聲說道:「我家住著一隻叫做蕾雅絲小姐的怪獸,被她抓到的話就要罰抄課文三百遍,所以我今天就離家出走。」少年努力消化他前後不著邊際的話,再重複一次問:「所以你是離家出走……?」

  孩子驕傲的用力點點頭,少年覺得自己的頭開始痛了。
  「那你要帶我去哪裡?」
  「你是笨蛋嗎!?畜牲!你是個逃犯還想待在原地被人抓嗎?」他趾高氣揚地答道。
  「那我們現在在哪裡?」
  「哼……我也不知道……」孩子才心虛地別過頭,少年這下才明白發生這個小孩剛剛是帶他亂闖一通,,結果現在兩個人都迷了路,不知身在何方。少年突然聽見奇怪的聲音,望見孩子漲紅的臉,他才認出那是肚子咕嚕叫的聲音。
  「都是你害的!剛剛為了帶你逃跑,害我肚子都餓了!」孩子直接指著他鼻子破口大罵。
  「等等!這樣不對吧。」少年此時才發現自己遇到一個小無賴,已經為時已晚。

  他們正在某戶人家的庭園,這裡有著主人細心照護的花朵和仔細修剪綠油油的草坪。當肚子叫的聲音越來越大,孩子的眼眶開始泛滿淚水說:「可惡,我餓了啦……」少年急忙開始搜尋身上的口袋,想找些可以吃的東西,深怕下一刻孩子就嚎啕大哭起來。

  「等等,你那是偷竊的行為吧!」過一會才注意到哀嚎聲止歇,好奇而回首的少年望見孩子手上是庭園裡一角種的蕃茄時,掩不住滿臉錯愕。
  「混帳,不關你的事。」孩子不以為意,繼續大口啃著蕃茄。
  「好了,吃完這顆就停了,把剩下來的放回去,我們去買點東西吃吧。」少年急忙拉起孩子的手,把剩下來的蕃茄和一點錢留下,帶著孩子趕緊溜出去。

  重回大街上,孩子還沾著蕃茄汁液的嘴嘟起,氣呼呼的神情,似乎在埋怨他剛剛的阻止行為,但少年也忍不住開始訓話:「偷別人東西是不好的喔,怎麼樣都不能偷別人的東西,那邊有賣小吃,我們去買點吧。」少年有點自嘲的想著自己也挺快就適應了保母這個角色,兩人買了些食物,少年還向攤販買了頂帽子,將自己的面容隱藏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來這裡耶。」孩子興奮地張望四周。
  「你不是西鎮的人嗎?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少年疑惑地問,他們現在在最熱鬧的中央市場旁,噴水池邊聚集了許多民眾在此休息,四周都是攤販此起彼落的吆喝聲,板子上滿是新鮮的肉類和鮮魚,還有翠綠的蔬菜和顏色鮮豔的水果,彷彿閃耀著點點光芒,這裡應該是西鎮最熱鬧的地方了吧。
  「還不都是蕾雅絲小姐害的,我只有從車窗裡面看過而已。」孩子洩恨似地大口咬下麵包,少年苦笑的想像著孩子口中的那位蕾雅絲小姐是個怎樣的人物,可以讓他如此記恨。

  陽光燦爛,完全不見昨日暴風雨的痕跡,少年望著喧鬧的人群,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沒有獨自來市場逛逛了。在自己家的那棟華麗的宅邸,大部分的時間都必須面對令人厭惡的訪客,不知道母親聽見自己離開的消息,病情會不會又惡化了……
  「既然都是第一次來這裡,那就一起逛逛吧。」孩子吃飽喝足後,大聲說著。
  「耶欸?」少年發出詫異的聲音。
  「我才不想被蕾雅絲小姐逮到呢。」孩子下一句立刻就說出真心話。

  少年心想反正也無處可去,而且對西鎮也很好奇,就任由孩子帶著他逛起街來,他們兩個就像外地人一樣,對每件事物都發出好奇的驚嘆。少年從前只來過西鎮幾次,往來兩鎮的交通方式只有搭渡船,負責航運的公司會私自提高票價或收些不明的項目費用,兩個鎮間暗潮洶湧的貿易競爭,也造成了彼此不相往來。

  兩人從早晨走到夜幕低垂,把能去的地方都走遍了,他們疲累的坐在公園的椅子上休息,孩子已經開始打起瞌睡。少年把孩子給搖醒低問:「這麼晚了,你也該回家了吧。」
孩子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眸說:「那你呢?你要回去哪裡?」
  少年苦笑,這個問題他也在思考,孩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揚起大大的笑容說:「那乾脆你住我家好了,反正我家很大,有很多房間可以住。」
  「但是我……」少年想起自己的身分,應該不能被人發現。
  「放心吧,我有個地方,絕對不會有人找到。」似乎知道少年的顧慮,孩子拍胸保證,不容對方拒絕,立刻拉著少年的手往自己家前進。

  然而,孩子早就忘了自己早上是為了什麼目的離家。
  「羅維諾!!你給我出來!!──」,他們遠遠就聽到那名為蕾雅絲小姐的怪獸怒吼,孩子神色變得緊張起來,他用力抓緊少年的手說:「糟糕,怪獸要來了!等一下走最左邊的樓梯,爬上去以後往右邊的長廊直走到底,再爬上一個小樓梯,要在那裡等我喔。」說完話,孩子用力推少年一把,要他趕緊行動。

  「你這個壞孩子躲在這裡啊!總算被我抓到了──」蕾雅絲小姐揪住孩子的耳朵開始破口大罵,孩子立刻擺出不爽的臭臉,也趁著蕾雅絲小姐不注意,暗比著手勢要少年趕快走,才見到對方朝他交代的方向離開。結果孩子被蕾雅絲小姐狠狠地懲處一番,等到寫完被要求的三十遍課文,已是三個小時過後的事情。


  因為今天種種的惡作劇行徑,孩子被全程監督吃著遲來的晚餐,之後就被趕去上床睡覺。孩子仔細聆聽腳步聲,確認女僕已經走遠後,他悄悄將房門打開,經驗豐富的穿過沒人守夜的長廊,不一會就到那隱密的小樓梯。

踏上發出可怕嘎吱聲的階梯,孩子絲毫不害怕。
  推開一扇佈滿灰塵的門,閣樓裡並不會很黑,天窗傾洩下白色月光,照在中央的舊鋼琴上。這是有一次他在探險時找到的地方,似乎是用來存放已經不使用的物品的,平時不會有人上來,從此之後這裡就變成了他的秘密基地。

孩子發現少年睡在壞掉鋼琴旁的地板上,他蹲下用力戳戳對方的面頰,立刻引來少年不滿的回答:「欸,會痛耶。」少年皺眉的模樣惹了孩子一陣笑,每天陪伴在他身旁的只有家庭教師還有僕人,多一個人可以講話讓他覺得很開心。

  「……你不怕我嗎?我是逃犯耶。」少年不解地開口問孩子,雖然自己因為諸多因素,沒有否認對方猜測的身分,但一般人聽見『逃犯』這個字應該很害怕才對,何況是這麼小的一個孩子。
  孩子搖搖頭,小聲地說道:「我才不怕你咧……不過我有幫你,你可不可以也幫我一個忙?」
  少年疑惑地問:「幫你什麼忙?」他不明白自己有什麼忙可以幫上。

不管地上的灰塵會弄髒他白色的睡衣,孩子也跟著少年一同仰躺在地板上,仰望著閣樓天窗外的星空,少年聽見孩子輕輕地說:「你可不可以帶我離開這裡?……」
少年好像明白什麼,點點頭。
  漫天星光,月色皎潔,少年想起很重要的問題。


  「我叫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羅維諾˙瓦爾加斯。」





20101122 PM0719
20121213 PM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