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天堂之橋 03

03.


  他被這個怪小孩撿回家。
  一個把髒話當口頭禪,有點臭屁,又很愛哭的怪小孩。

  少年環視寄住的閣樓,這裡到處堆著宅邸裡用不到的東西,中間還有一台舊鋼琴,他按下被灰塵堆積成灰色的琴鍵,鋼琴頓時發出幾個悶悶的音符。空氣裡飄散著濃濃的陳舊氣味,上方的天窗讓這個地方成了鴿子自由往來的領地,一隻白鴿站在鋼琴上盯了自己好一會,少年正想靠近,鴿子立刻振翅飛去。

  「牠們喜歡聽《奇異恩典》,每次大教堂的詩歌班唱這首歌,牠們就會來閣樓。」背後響起孩子的聲音,看來他又趁空檔時間溜來這裡。
  「羅維諾,你來啦。」少年回頭笑說,孩子立刻掀開衣服掉出一堆餅乾糖果炫耀:「哼哼,快感謝我吧,這次我拿了一堆餅乾糖果過來喔,很棒吧~」在孩子的觀念裡,糖果等於比麵包和牛奶好吃百倍的食物,卻忘了它一點也吃不飽。
  「我是很感謝你帶食物給我……但是餅乾糖果應該是沒辦法填飽肚子的喔,況且我聽別人說這些東西沒什麼營養,小孩子還是多吃些蔬菜水果比較好,例如紅蘿蔔啦、綠色蔬菜或是蕃茄之類的,這些對身體才有幫助。」
  孩子對於食物的基本常識似乎有些不足,拜此之賜這幾天少年的飲食不是很正常,前天是魚乾跟起司,昨天是紅酒跟蘿蔔,今天則是糖果餅乾,從第二天開始少年就頭痛地思考著,該如何向孩子解釋什麼才是吃得飽且不會肚子痛的食物。

  聽到少年剛剛的話,孩子露出嫌惡表情反駁:「紅蘿蔔的味道很難吃耶。」孩子從背後拿出一個小布袋,裡面裝有好幾顆鮮紅色的蕃茄和新鮮水果,他不屑的說道:「哼,反正你就是要吃這些對吧。」
  「很好,這些才是有營養的食物。」少年有些驚喜的綻笑,摸了摸孩子的頭。
  「混帳,乾脆把我討厭的食物都給你吃不就好了。」孩子不滿地嘟噥說道,少年趕快又補上一句話:「糖果很好吃沒錯,但是多吃蕃茄對身體比較好喔,你不是也很喜歡蕃茄嗎?」孩子接過鮮紅的蕃茄,不耐煩的小臉才露出笑容。

  變成現在這樣的情況,是少年當初始料未及的,他已經被孩子帶回閣樓好幾天,也開始慢慢認識這個奇怪的小孩。他的名字叫做羅維諾˙瓦爾加斯,很討厭家庭教師蕾雅絲小姐,而這樣大的宅邸只有他跟僕人住在一起,似乎沒有別的親人同住。

  「你想出來逛逛嗎?今天晚上我帶你參觀這裡好了!」似乎是因為看見少年突然沉思的神情,小孩才如此提議,因為怕人發現,這幾天少年大部分的時間都只能躲在閣樓裡,無法外出。少年本來想婉拒孩子的提議,不過望著孩子興致勃勃的神情,也只好打消念頭。

  這幾天孩子陸續替少年帶來了些東西給他,像是從臥室偷拿的厚毛毯和舊枕頭,就成為了少年每晚溫暖的棲身之處,至於孩子一臉驕傲借給少年的玻璃彈珠跟玩具飛機就沒什麼用途了。只要一有空閒,孩子便會爬上老舊的木板樓梯找少年玩,除此之外,少年總是獨自一人待在閣樓裡,望著窗外飛翔的鴿群,聽著不時傳來的大教堂的悠揚鐘聲。
  他偶爾會打開自己帶來的音樂盒,讓美麗的樂音流過繁星點點的夜空。
  在這個破舊的小閣樓裡,沒有狡詐的陰謀威脅,也沒有愁雲慘霧的神情,他可以安靜地渡過一天。

  「今晚不准先睡喔!」孩子下樓前不忘叮嚀。
  「這句話應該用在你身上吧……」少年無奈說道。
  當晚,少年依照約定沒有入睡,他躺在地板上,用手指數著流過天窗之上的銀河有幾顆星子,當數到第一百顆星星時,就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孩子探出頭來,對少年招了招手。
  兩人躡手躡腳地走在長廊上,矇矓的蒼白月光照映出他們一前一後的身影,少年好奇的張望四周,這是他第一次不用提心吊膽的閃躲,可以慢慢地參觀這棟宅邸。

  夜遊的第一站是廚房,偌大的廚房裡寂靜無聲,雖然有違道德操守,但當少年看見爐子上還溫熱的的濃湯時,肚子還是頓時湧起飢餓感,這幾天他未曾好好吃過一頓溫熱的食物,正當他在內心掙扎時,就看見孩子已經爬上椅子要伸手去取湯。
  「等等!快下來!湯我來端好了。」少年壓低音量,趕緊阻止孩子危險的動作,他立刻嘟起嘴表示不滿。
  這對少年來講也是第一次新鮮的體驗,藉由偷偷點起的微亮燭光,縮起身子,像隻小老鼠似的窩在廚房木頭大桌下喝湯,孩子握著湯碗,並不急著喝湯,他蹲在少年的身旁,望著少年狼吞虎嚥的模樣,露出淺淺的微笑。
  「你的爸爸媽媽呢?也住在這裡嗎?」放下喝到一半的湯碗,少年問出困惑許久的問題,因為這幾天只聽過孩子提起爺爺和住在東鎮的弟弟,再來就是保母跟家庭教師,從來沒有提過雙親。
  「他們變成天上的星星了,是我的保母告訴我的。」孩子高舉起手指向天空。
  「這樣啊……」太久沒有聽見這般天真無邪的話,少年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跟人這麼近一起吃飯感覺好新鮮,我每次吃飯都是大桌子,蕾雅絲小姐每次都會監督我有沒有把紅蘿蔔挑掉,或是有沒有把飯吃完……」孩子陳述的語氣平淡,似乎沒有特別的情緒,但是聽在少年耳中卻覺得有些難過。
  他輕輕靠近孩子,兩個肩膀相互倚靠,少年輕輕地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吃飯喔。」聽見這句話的孩子,難得坦率的微笑點點頭。

  他們喝完湯,將鍋子放回原處,少年一手舉起蠟燭,另一隻手則牽著孩子的手,兩人繼續往另一個長廊走去。
  才剛踏入另一個長廊,少年便發出驚嘆,他們來到了宅邸的中央位置,兩旁以紅絨布裝飾的牆面掛著一整排名貴的畫作,連畫框也精細到堪稱藝術品,白色大理石的雕像在月光下散發微亮的光芒,所見一切都奢華至極,少年也是上流階層出身,看過了無數的名品,但眼前的物品也讓他不禁讚嘆。

  少年回憶起自己的家,似乎和這棟宅邸相同,也擺放著無數可以向外人炫耀的名貴藝術品,但是如果有人提起「家」這個字詞,他想到的是母親向陽的溫暖臥房、想起老園丁細心呵護的小小農地,而不會是這些奢華卻也冰冷的物品。
  這裡的裝潢比自家宅邸更為華麗,但一個家該有的溫暖,卻比那裡還要少,幾乎感受不到一絲一毫。不知道住在這裡的孩子,是不是跟他有一樣的想法……

  「你看屁啊?」孩子揚起眉,怒瞪。
  「你的用字遣詞是否該……小聲點,吵醒其他人就慘了。」少年本想詢問些問題,但孩子的粗口以對讓他立刻忘了原本目的,正想開始告誡對方,卻發現他們剛好站在房間的門口,少年急忙比出小聲的手勢。
  「這是蕾雅絲小姐的房間……可惡,昨天罰我抄了好幾遍單字,哼哼……」孩子似乎想到什麼惡毒的計劃,突然露出陰險的笑容,少年心中一陣不妙,低聲問道:「你想做什麼?」孩子伸手拿起靠在牆上的長柄掃把,又掩嘴奸笑幾聲,他的壞主意似乎是想讓房內的人一走出門就被絆倒,但萬萬沒想到先被絆倒就是自己。

  孩子下一刻驚叫出聲,少年趕緊抱住往前跌的孩子,以免撞到東西受傷。
  但房內的蕾雅絲小姐似乎已被吵醒,聽見傳來的腳步聲,少年急中生智,立刻吹熄蠟燭,拉著孩子往旁邊的牆壁站好,下刻,就看見蕾雅絲小姐穿著老氣的白蕾絲睡衣,頭髮還上著大髮捲走出,少年緊摀住孩子的嘴,然後慢慢地往蕾雅絲小姐靠了過去。
  ──他只做一個動作,就是悄悄傾身在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蕾雅絲小姐耳邊輕吹一口氣,順便低聲怪笑兩句。

  一聲淒厲的尖叫響徹宅邸,下一秒,她立刻往後倒下昏去。
  隔天,宅邸鬧鬼的消息不脛而走。

  說起那晚的情景,孩子笑到在地上打滾,因為蕾雅絲小姐醒來之後信誓旦旦的說看到一個臉色蒼白的人影晃過,所以今天要拿著十字架去教堂裡向神禱告。沒人逼孩子寫作業,他可以輕易的到處亂跑。
  「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那招也太有效了吧。」少年也笑到快要肚子痛。據孩子的轉述,流言越傳越誇張,有召喚的惡魔、被殺掉的鬼魂復仇和殭屍復活等名詞出現,而「宅邸的幽靈」則成為了少年的新綽號,拜此之賜,晚上眾人都躲在自己房間內不敢外出,少年和孩子的夜間散步變得容易許多。

  夜遊已成為兩人的一種默契,在星空下,少年會數著孩子爬上樓梯的腳步聲,等待對方的到來。
  今晚兩人走到戶外,滿月的夜空沉靜安詳,清脆蟲鳴悄悄迴響,少年和孩子推開宅邸的大門,清涼的夜風撫上臉頰,庭園只有他們兩人。明亮月光映照著影子,少年大大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舒暢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揚起微笑,而孩子似乎是第一次來夜晚的庭園,他傾耳聆聽林深處的貓頭鷹啼叫。
  「嘿,你有種過東西嗎?」站在花壇前,少年回首笑問。
  「沒有。」孩子搖搖頭。
  「過來過來~」少年招招手,向孩子展示他剛剛完成的傑作,花壇的一角被少年用小鏟子將土翻鬆,並且挖好三個小洞。孩子皺著眉靠近,少年將幾顆種子放置孩子的掌心笑說:「這是我在廚房裡發現的種子。」
  「種子?」孩子露出好奇的眼神。
  「這是蕃茄的種子喔,會從小小的綠芽慢慢長大,最後變成我們平常吃的蕃茄喔。」少年笑著解釋,孩子頓時興奮的凝視著手中的種子,不過他似乎不太相信這小小黑色的東西可變成平常吃的紅色果實。兩人將種子埋進土中,孩子還是直盯著土壤看。
  「它什麼時候才會長大啊?」
  「每天定時給它澆水,然後幫它除草,它就會快點長大。」少年覆誦老園丁曾說過的話,自己竟然也扮演起向人解說的角色了。
  「真的嗎真的嗎?──這個東西真的會變成蕃茄??」孩子不可置信地問,少年引領孩子種下蕃茄,並且用土仔細覆蓋,用小水壺澆水,過程中孩子目不轉睛地盯著瞧,看見對方著迷的姿態,少年也忍不著說;「別看我這個樣子,我也會煮蕃茄料理喔,可是我家廚師獨家傳授的。」
  孩子歪著頭,滿臉不信的說道:「騙人,你真的會煮嗎?」
  「真的啦,不然等下次見面,我煮一桌滿滿的蕃茄料理給你吃。」為了維護自身的榮譽,少年用力拍胸脯保證。逗趣的動作讓鬧彆扭的孩子笑得很燦爛,連他也忍不住跟著揚起微笑。


  即使沒有溫度,月光還是如此地溫柔,帶給人們心中安心的暖意。
  就跟音樂盒的那首曲子一樣,他感覺心中某個地方深深被觸動,少年望著孩子高興而揚起的笑容,就像此時此刻的月光,在他心底陰暗的角落,照映一道白色的光輝。

  認識的時間明明不久,但是少年卻覺得好像跟孩子早已熟識。
  受限制的生活和奢華的宅邸,少年與孩子的處境有某些部分相同,他們的那份孤單也因此有了隱隱共鳴,但他還有溫柔的母親與老園丁,在那個在冰冷的環境裡,他還有溫暖的歸依之處,然而孩子是孤單的面對這一切,又有誰可以陪伴他?


  這一天,孩子反常地沒上閣樓找他。
  少年擔心的在閣樓等待,但直到日落還是沒有等到孩子的出現,無法隨意行動的他已經等不到深夜無人的時刻來臨,明知道此時樓下應該還有不少人走動,他還是決定走出閣樓。
  長廊上的燈光還亮著,少年小心地注意左右是否有人,循著記憶朝孩子的房間前進。一感覺到有人走近,就急忙躲在角落的暗處,此時有幾個女僕正端著托盤走過,他聽見熟悉的名字,似乎正在談論關於孩子的事情。
  「羅維諾少爺也真是的,又嘔氣不吃晚餐了。」
  「他今天又被蕾雅絲小姐責罵了吧,好像是功課沒做完,然後又惡作劇搗蛋。」
  「唉,聽說菲利少爺非常乖巧呢……跟羅維諾少爺完全相反,真希望羅維諾少爺也能像菲利少爺一樣。」
  「是呀,只好先把這些東西放回廚房了,我們待會弄一弄也去睡了吧。」
  聆聽女僕們交頭接耳說的酸言酸語,之後又差點在半路上迎面撞見憤怒的蕾雅絲小姐,少年快速躲在窗廉之後,蕾雅絲小姐走過時還發出抱怨的喃喃自語。他接連驚險閃避好幾個人,好不容易才抵達孩子的房間,他悄悄推開房門。

  床上的棉被隆起一座小山,傳來隱隱抽泣聲。
  少年坐至床沿,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

  少年懂這樣孤單的滋味是何等難受,那些他暫時拋下的沉重似乎再度重回,無助片刻,沒有任何人可以倚靠,自己彷彿回到那個地方,必須面對眾人的期待和壓力,當兩方的抉擇都是傷害時,他就連哭泣也沒辦法……

  正當少年努力想著安慰的話時,突然從被窩裡伸出一隻小手。
  還有那細若蚊聲,讓人無比心疼的一句話。

  「可不可以陪我……」

  他立刻將手與孩子的手交握。
  一點點的溫暖和陪伴,那是最微不足道,卻也是最深的救贖。


  少年對著躲在棉被裡的孩子說話,他知道對方一定在側耳傾聽。
  「我聽說西鎮每年夏天都會有個很特別的慶典,有各式各樣的表演,還會盛大放煙火喔,下次我們一起去吧。」
  「等到我們種的蕃茄成熟,我再煮很多蕃茄料理給你吃,一定會讓你讚不絕口喔。」
  「你知道嗎?我會做音樂盒,是我央求鎮裡的木匠教我做的,我本來想要做給我母親當生日禮物,但現在我想把這個音樂盒送給你,裡面的音樂是我最喜歡的鋼琴曲《月光》,我覺得只要聽這首曲子……就可以讓我的心平靜下來。」

  轉動齒輪,音樂盒演奏起溫柔樂曲。
  少年跟著低哼這首曲子,月光透過窗悄悄灑落。
  許久,孩子才從棉被裡探出頭,用哭紅的眼眸望著他怯生生地問。


  「安東尼奧,你想回家嗎?」
  
  少年輕撫孩子的頭髮,替他蓋好棉被,輕聲回答:「我會陪著你的。」






991123PM0947
20121213PM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