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天堂之橋 04

04.

  今日教堂的詩歌是《奇異恩典》。
  少年一早就被鴿群的振翅聲給吵醒,真的如同孩子所說,這裡的鴿子非常喜愛這首曲子,他一睜開眼就看見了十幾隻的鴿子占據整個閣樓,老舊的鋼琴似乎是最特等的位置,有一隻美麗的白鴿站在上頭,牠用紅寶石般的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少年,好像在詢問他為何在這裡。
  
 「喂,混帳,我把你要的東西拿來了。」孩子如往常爬上樓梯,粗魯的將東西扔給少年。布袋裡放了幾個奶油麵包,另外一個小袋子則是裝了少年拜託孩子找來的東西,有數張白紙、蠟筆和炭筆。
  「謝謝你啦。」少年笑著道謝。
  「你要這些東西幹嘛啊?害我找得好累。」孩子不停抱怨。
  「這樣比較好解釋事情嘛,吶,你靠過來一下。」少年對於孩子的怨言不以為意,將白紙鋪在地板上,開始拿著炭筆在白紙上描繪。
  「你在畫什麼啊?好醜喔,這什麼東西?」
  「我的畫技還蠻糟的,哈哈哈,不過你還是勉強看看吧,這個波浪的線是大河,你知道的吧,就是分隔東鎮與西鎮的那條大河,還有這個圈圈是西鎮,也就是你現在住的地方,這個是東鎮,是我住的地方……」猜想圖畫的方式比較好讓孩子了解,所以少年才拜託孩子找來這些東西,想藉此向他說明自己的身分和背景。

  白紙上滾滾奔流的大河,將人們分隔兩地。
  而在那中間連結兩鎮的是炭筆勾勒出的大橋。
   
  「所以呢,現在的我面臨一個抉擇,是該接受不公平的條件,把這個工程交到其他人手上,留給自己一條後路,還是完成這座橋,讓我們家的事業結束在我手上。現在全部的人就在等待我的決定,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那些人其實只是在等我們如了他們的打算……」
  少年苦笑解釋,父親過世以前承接下這個工程時,就已經出現毀滅的前兆了,果不其然,最後他們家的事業真的因為這座大橋而面臨倒閉的局面。

  「喔……」孩子應聲,但是表情好像有聽沒有懂。

  不知不覺間,少年把所有壓抑的想法都說給孩子聽,倚靠著牆壁,再次抬頭望向天窗,湛藍天空的浮雲像是沒有任何煩惱的飄浮著,明明身邊圍繞著許許多多的人,卻沒有人可以給他問題的答案。

  「我聽不懂啦,這又關我什麼事啊,混帳。」孩子打了一個大哈欠,完全沒在聽。
  「也是啦,跟你沒什麼關係,不過我偶爾還是會想,為什麼我母親會要我父親建這座橋,而又為什麼我父親會答應建這座橋呢……」當初他聽見家中的流言時感到震驚不已,據僕人說曾聽見母親向父親建議接這個明知無力完成的工程,不接觸商事的母親應該也知道家中的情況,但為什麼還建議父親做這樣的事呢?他怎麼也想不透。

  陷入沉思的少年沒有注意到手上的白紙被孩子拿去。
  孩子一直都在偷偷地觀察少年,發現對方沒有注意自己,就快速地抽走白紙,拿出自己的彩色蠟筆,開始在上面塗鴉。
  「你在幹嘛啊?」等到少年回過神,孩子已經畫了好一陣子。
  「哼哼,老子畫得比你漂亮多了。」孩子繼續揮舞手上的蠟筆,原本只有黑白兩色的世界頓時變得繽紛起來,天空有了蔚藍的色彩,還有幾朵白色的雲,只用線大略描述的兩個城鎮,裡面多了好多小人跟動物,活潑的躍動著。
  「哈哈哈,這個不可能蓋成吧!」少年拿起白紙,指著孩子畫的大橋,忍不住大笑出聲。原本平坦的橋面,變成一道繽紛的彩虹,還多了好幾部車在橋上奔馳,橋墩化為棕色的樹幹,上頭點綴著翠綠的葉子,河裡有海豚跟螃蟹在游泳,還有像是精靈一樣的生物在一旁,整張畫充滿幻想風采。
  「你笑屁啊,混帳畜牲。」對方立刻脹紅著臉,伸手想把紙搶回。
  「我是稱讚你畫得很好啦,我喜歡你的畫,真的非常漂亮喔。」少年拍拍孩子的頭笑道,再次欣賞這張畫。原本黑沉沉的畫面變得富有生命力,尤其是兩鎮之間的大橋,跟記憶和認知中的完全不同,是一座非常美麗且生氣勃勃的大橋。

  「羅維諾,你喜歡大橋嗎?」少年不經意問出口。
  「喜歡啊,因為……」孩子最後欲言又止。
  「因為什麼?」他再次一問。
  或許他的解釋不佳,但是孩子應該懂他話裡的情緒,這座橋正是害他們家衰敗的主因,也是讓他背負這一切的元兇,少年不只一次希望時間倒轉,永遠不要興建這座大橋,或許現在的際遇會好上許多。
  「因為有這座大橋之後,就可以去找你了嘛……」
  孩子小聲說出自己的回答,完全意想不到的答案,讓少年完全呆楞。孩子連耳根子都紅了,漲紅臉頰怒吼:「可惡可惡,你、你給我忘記剛剛聽到的話!畜牲混帳──」

  少年的微笑弧度逐漸加大,最後終於大笑出來。
  他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笑過,因為一件單純的事而感到快樂,高興到可以帶著真心,大大地揚起微笑,孩子看見少年大笑的模樣感到無比憤怒,咒罵出更多髒字,甚至還握著兩人的中餐──蕃茄,準備好好砸少年一頓。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覺得很開心,沒想到會聽到這個答案,羅維諾,真的很謝謝你……」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少年認真地開口說道,孩子才咕噥一句:「你傻笑的樣子實在蠢死了。」
  「這個微笑是屬於羅維諾的喔,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大笑過了。」
  少年伸手摸摸孩子的頭,原來笑是如此不費力的動作,似乎從與這個孩子相遇開始,自己慢慢地開始會微笑了,閣樓裡的相處時光,孩子令人哭笑不得的笨拙行徑,兩人一起種下蕃茄,還有共同聆聽音樂盒的夜晚……

  「傻笑的笨蛋模樣比較適合你啦。」
  孩子最後用蠟筆畫了一顆蕃茄和一個醜醜的笑臉,笑著下了結論。


  少年想起了老園丁說給自己聽的那個故事。
  遙遠異國的信仰『Al Sirat』,天堂之橋。

  後來他去找那本書,並且閱讀完整個故事,傳說只要通過『Al Sirat』,就可以到達永恆的極樂淨土,那裡有終年不停歇的酒泉以及優美又舒適的環境,還有美女以及英俊的僮僕為人服侍。
  但『Al Sirat』其實是一座懸掛在地獄上方的橋,雖然可以抵達天堂,但是橋面就像是刀鋒般銳利,只有積善之人可以安全走過,作惡之人則會墜入地獄。在那裏人也將這個字詞比喻為艱苦的道路及正道,來表達其涵義。

  少年夢見自己又站在橋口,前方依舊漆黑一片。
  這次他笑了笑,毫不猶豫地往前走去。


  環顧整個閣樓,這裡跟第一次來的時候相同,沒有絲毫改變,少年用昨日剩下來的飲水擦拭臉,把外表打理好,戴起剛來時買的帽子。孩子這一兩天都無法上來閣樓,好像是他的爺爺帶他出去另一個地方,孩子已經事先幫他準備好食物,所以飲食方面沒什麼問題,他決定趁這機會出門。
  把所有事情一一確認後,留下一張便條在鋼琴上,少年悄悄走下老舊的樓梯。

  他想再一次看看那座大橋。

  宅邸的人們都還在深深沉睡,少年推開後門走出,清晨的霧氣瀰漫,大街上只有寥寥幾個人。天微微亮,就像是他來西鎮的那個早晨,少年拉低帽子,就著記憶裡的路線走,不久後就看見大橋的一角。

  站在橋口,少年再次直視前方。
  他不在的這些日子,大橋的過程似乎又有不少進展。

  「少爺?……安東尼奧少爺!我總算找到您了!!」
  背後響起熟悉的聲音,少年疑惑回首,就看見管家焦急得拉住自己的肩膀說道:「天呀,您這些日子是去哪了?所有人都在找您,太好了,幸好我有來西鎮,可終於找到您了……我們快點回去吧,議員說今晚就是時間底限,他要我們馬上做出決定。」

  少年頓時想起那張肥油滿面的兇惡臉龐,西鎮議員的惡名連東鎮都廣為人知,他靠著經營不法的企業致富,運用靈活又骯髒的政治手段,讓他在這個區域無所橫行,常常惡意攻擊使其他商家倒閉,他是目前最希望接手卡里埃多家工程及財產的人,已經前來要脅好幾次。

  「……我母親還好嗎?沒發生什麼事吧?!」少年想起最重要的人,急迫的追問。
  「夫人一切安好,只是議員以為我們故意將您藏起,也對夫人威嚇,說如果今晚您沒有出現的話,他就要強行逼夫人簽下讓渡的契約書……」管家低首回答,看來家中的情況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少爺,快走吧,要快點回去才行。」管家再次催促著,少年回頭看了一眼,望不見那個宅邸,也望不見那棲身的小閣樓,他只能向天上盤旋的鴿群無聲的祈禱,希望自己之後可以儘快地與孩子相見。

  「我們走吧。」少年沉聲說道。

  清澈的河水倒映大橋的形影,蕩蕩悠悠。
  兩鎮房屋的倒影也在這川流不息的河水裡,悄悄晃漾。
  
  或許過了十年、二十年,這樣的景緻依舊不會有任何改變。
  屆時的人們是否會發現?──
  兩方不只是共飲這川流水,也同樣過著相似的平凡人生。


  當他們回到宅邸,立刻引起了一陣騷動,嚴厲的家庭教師甚至還抱著他哭了出來,老園丁也是難得不顧身份的差距,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女僕們見少年瘦了些,連忙請廚子準備些食物,她們來回張羅熱水跟衣物,這些舉動讓少年心頭一熱,原來在他自怨自艾的當下,有這麼多人擔心他。
  少年笑著答謝眾人的關心後,急忙往母親的房間走去。

  「去看過大橋了嗎?」躺在床上的少婦睜開雙眼,對少年微笑。
  「我去看過了……對不起,媽媽,這些日子……」當他看見母親略顯消瘦的臉龐,眼眶熱痛起,少婦不以為意的一笑,向他招了招手。
  「沒有發生危險就好,我知道你不會逃走,只是希望有些時間可以獨自想想吧,畢竟這是多麼難的抉擇,很抱歉……在你這麼小的年紀就讓你面臨這樣的處境,我這個母親沒辦法幫上什麼忙,只能盼望著你自己經過思考後,能做出一個不後悔的決定。」母親溫柔的手撫過他的面頰,少年憶起這一切發生的原由。

  「媽媽,為什麼您想要建造這座大橋?」

  妳恨這個家嗎?還是妳恨著父親?……
  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讓搖搖欲墜的這個家重重的傾倒。

  少年終於問出心中埋藏的最大疑問,總是不管商場事務的母親唯獨這件事插手,如果沒有大橋工程,或許他們家不會落魄到今天這種地步,母親聽見他的問題,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問:「你看了大橋,有什麼樣的感覺?」
  「感覺?」少年困惑的歪頭,不懂這個問題的用意。
  「這裡的人們需要一座橋,他們不會再被遙遙相隔,他們可以輕易走到對方的身邊,仔細傾聽對方的聲音,所以我們需要建一座橋……」母親緩緩的說道,他似乎隱隱約約可以理解這句話的涵意,少年想起自己走過橋,遇見的那個孩子,以及驚訝於母親最後所用的那個字詞。

  「安東尼奧,你就是我跟你父親的橋梁,或許我們以前過得真的很不快樂,但你知道嗎?有了你之後,我們的生命才有轉變……其實黃雛菊是你父親最喜歡的花,雖然他有許多不對的地方,但是他真的有在關心你,愛著你喔。」母親將床頭的一朵黃雛菊放在少年的手中,平日看慣的花朵有了全新的意義,長久以來,他都在誤會之中度過。

  原來自己看待事物的眼光如此表面,只會相信流言蜚語,卻不曾仔細觀看。母親和父親或許是因為利益而結合,但是故事的結局似乎不如外人所描述。而衝突的化解不需要更強大的力量介入,沉默和無語的行動反而有更大的效果,就像一座橋靜靜地佇立,只等著人們跨越,然後慢慢地了解……


  『因為有個大橋之後,就可以去找你了嘛……』孩子小聲的回答。
  想起這句話,少年揚起笑容。

  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20101124PM1152
20121213PM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