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天堂之橋 05 END

05.


  「你瘋了嗎!」議員已經顧不了形象,用力拍著桌子大吼,雕花長餐桌只有少年跟議員兩人面對面坐著,被震倒的玫瑰花茶沿著桌邊滴落地面,現場一觸即發的氣氛,周圍的僕人沒人敢上前擦拭。
  「我已經決定這麼做了。」即使對方態度如此強硬,少年仍沒有一絲動搖。

  「你、你是不是瘋了啊?!神經病才會自尋死路!你要讓卡里埃多家毀在你手上嗎?!混帳!卡里埃多根本不可能完全負擔大橋的工程費用,你居然還敢拒絕援助!大橋建成的那天也是你們家破產的那一天,你到底懂不懂啊?!」議員氣到臉紅脖子粗,這跟他所預期的答案完全不同,原以為可以順利到手的東西,居然出了差錯。
  「我們不想做您的棋子,而大橋我們是一定會建成,即使耗盡全部財產,也一定會做到。」少年沉穩地啜飲一口茶,直視正前方的議員。
  「就算你之後來求我,我也不會答應這件事了!可惡!──你確定你真的不要接受條件嗎?!」議員惱羞成怒,掏出外套裡的槍,直接抵在少年的額間,用盡氣力做出最後的威脅,少年與以往不同,沒有任何恐懼,即使生命受到威脅,他仍抬頭直視對方,說出不變的答案:「我絕不會接受。」

  最後議員不斷破口大罵,帶著自己的大批人馬拂袖離去,少年站在門前遙望著那令人厭惡的背影逐漸走遠,他明白這只是一個開始,無法更動的結局已經寫下,現在只能等待結束的時刻到來。
  接下來好幾天宅邸都陷在鬧哄哄的爭吵裡,卡里埃多家拒絕了所有上門遊說的援助和契約條款,執意耗盡家產來完成大橋的工程,外界的人無不覺得少年做了最愚蠢的決定,流言蜚語傳著卡里埃多家的衰敗是注定中的事情。大橋即將建成,曾經意氣風發的卡里埃多家也將就此衰亡。

  「謝謝各位多年來的照顧,真的很抱歉,做出這樣的決定。」少年說明完家中的情況後,深深一鞠躬,讓在這個家長年工作的人們自行決定去留,有幾個年長的侍女決定留下,大部分的人則選擇離開,他尊重每個人選擇,也儘量給選擇離去的人們些許幫助。
  與少年感情最深厚的老園丁則是打算回鄉下投靠兄弟,少年將家中好幾本精裝書送給對方,他知道對方最大的嗜好就是閱讀,臨走之際老園丁給了少年一個用力的擁抱,他聽見對方在耳際哽咽地叮嚀著:「您可要好好保重身體啊,也要好好照顧夫人。」
  
  那一刻,他才有了真實感。
  自己擁有過的事物將永不復在。


  即使處於風暴中,少年也沒有就此沮喪,他向病床上的母親敘述了好幾次他在對岸城鎮的冒險,而其中提到最多的莫過於那個孩子了,他開心地比手畫腳表演當時他們是如何在深夜的宅邸裡散步,還有又是怎樣惡整孩子的家庭教師,少年描述著閣樓的景緻,訴說的同時,少年也懷念起那小小的身影。

  對於他這個陌生人,孩子所有的舉止都出於真心,對他伸出了手,沒有追問他的過去,孩子只是單純地對他這個人微笑。即使兩人相處的時間沒有很長,但孩子確實改變了自己某些地方,給予他面對現實的勇氣。
  蓋著厚毛毯,睡在老舊的木板上,偶爾聽見老鼠跑過牆壁狹縫的聲響,從正方形的小小天窗向上仰望,想像宇宙的盡頭。不知過了多少日子,他走過大橋的那天彷彿成為夢境的起始,這個孩子或許不知道,是他給予了自己一個寧靜的庇護所,在滿是灰塵的閣樓,看著白鴿飛翔的日子,還有教堂遙遙的讚美歌相伴。

  他多麼希望孩子可以不再哭泣、不再寂寞。


  這棟宅邸被查封之後,少年打算搬至郊外的莊園,遠離這些紛紛擾擾,讓母親安靜的養病。少年現在最大的願望,除了希望母親的病可以好轉外,也盼望在這陣風暴過後,能盡快將剩下來的事情處理完畢,這樣他就能夠到橋的另一端,與孩子相見。

  他等不及大橋正式啟用,便託人去購買船票,在準備要搬去莊園的前幾天,少年前往西鎮與孩子見面。船上的涼風不停吹動髮梢,他想起孩子口是心非的可愛表情,忍不住揚起微笑,少年知道對方喜歡吃蕃茄,所以這次還特意準備了一整袋自家種的新鮮蕃茄,如果有機會或許還可以一展自己的手藝。

  所有的預想都在抵達的那刻瞬間破碎。

  少年循著記憶走回宅邸──
  只聞到一股刺鼻的燒焦味,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快步前進。
  沒有看見宅邸的影子,也沒有看見翠綠的庭園。
  舉目所見只有焦黑的斷壁殘垣,還有崩塌的屋瓦,記憶裡的地方都已消失,讓人根本無法想像在這裡曾經有棟豪華的宅邸存在。

  那棟華美的宅邸成為了一座被燒毀的廢墟。
  
  慌張不已的少年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走過旁邊的小巷,他忍住想呼喚對方名字的衝動,快步上前有禮地詢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蕾雅絲小姐以古怪的神情上下打量他一會,少年才急忙補充說自己是孩子的朋友,只是近期不在西鎮,所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蕾雅絲小姐嘀咕一句:「羅維諾少爺居然有朋友?」
  「是真的!我真的是羅維諾的朋友,我答應來跟他見面。」少年激動的強調。
  「唉呀呀……我們家少爺的情況不是很好喔,唉,要麻煩您去看看他了。」
  似乎放鬆了戒心,蕾雅絲小姐推推眼鏡,對少年苦笑說道:「前些日子宅邸發生了火災,之後就變成您現在所看的樣子,現在大家都在忙著整頓,而羅維諾少爺他……」
  她欲言又止,最後嘆了一口氣,轉身帶著少年走進小巷中。
  走了一會,他們停在某間四層樓房前,這裡似乎被拿來當作暫時安頓的居所,少年見到幾位宅邸的僕人走過,最後他們走到一扇門前,蕾雅絲小姐回首對他點頭示意。

  自從那來不及道別的別離後,少年終於見到了孩子,他躺在潔白的病床上,臉色有些蒼白,發出痛苦的夢囈。蕾雅絲小姐似乎已習慣這樣的情況,她用冷毛巾替孩子擦去額上的冷汗,孩子似乎做了很可怕的夢。

  「羅維諾少爺雖然調皮搗蛋,但也是個善良的孩子……」蕾雅絲小姐嘆口氣。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少年不可置信地問,對於前些日子孩子的活潑好動還記憶猶新,為什麼現在會變成現在這副虛弱的模樣?
  「火災發生的時候,因為管家及時發現叫大家逃出,所以沒有任何人傷亡,但是那時羅維諾少爺拼命喊著裡面還有人,明明清點人數時沒有缺人,但是羅維諾少爺還是堅持有個人在宅邸裡,說什麼都要進去救人,大家當然擋著不讓他進去……」
  「所以就……」少年顫抖的說,宅邸發生大火的那天,正是他離開的那天。
  「醫生說也許是刺激過大,羅維諾少爺忘了曾經在那棟宅邸裡生活,我們也只好跟他解釋說因為他生病了,所以才來這裡靜養,這些日子少爺始終睡不好,似乎一直夢到火災的場景,唉,希望少爺可以忘記這些可怕的事,趕快好起來……」
  
  蕾雅絲小姐替孩子蓋好棉被,望著孩子沉睡的臉孔,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說要出去繼續處理事情,讓少年自己待在這裡。少年坐在孩子的身旁,對方似乎被吵醒,孩子緩緩地睜開雙眼,安靜地注視他好一會才開口問:「你是誰?……」
  這個問題讓少年的心開始發痛。
  「我是宅邸的幽靈喔。」他低聲的回答,試圖擠出一絲微笑。
  「好奇怪的名字。」孩子咕噥一句,皺起眉頭,望著自己的眼神沒有任何的熟悉,只剩全然的陌生。
  「……這個東西是你的嗎?」
  懷抱著最後的希望,少年指著孩子手中的音樂盒,對方似乎對於這個問題感到有些奇怪,舉起手中的音樂盒看了一看,輕輕地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它就在我身邊了。」

  他真的全忘了。
  關於閤樓天窗的星光、夜間漫步、一起種下的蕃茄……孩子已經找不回那些回憶。

  想像當時的情況,孩子望著熊熊烈火,沒有人願意相信他,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火勢逐漸加大,那般無力的感受和衝擊,肯定是痛徹心扉,讓孩子忘卻了一切的最大原因,就是自己。

  少年輕撫孩子的頭髮,沒有之前囂張傲慢的模樣,孩子似乎有些疲累,再度閉上眼。少年低聲哼著熟悉的旋律,那帶著些許悲傷的月光曲,在確認孩子完全熟睡以後,他傾身孩子的額間落下一個輕吻,留下最後一句話。

  「忘了這一切吧,好好保重自己。」

  自此之後,少年再也沒有找過孩子。


  用著僅剩的些許財產,少年隨母親搬回莊園,比起以前在宅邸的奢華日子,此時當然拮据許多,但母親似乎更喜歡這個郊外莊園,她開始每天都起身去散散步。在安詳的莊園過著平靜生活,身邊還有幾個忠心的女僕陪伴,少年以為母親的病也許會就此痊癒,然而三年後的某天,母親在睡夢中寧靜的過世。

  物換星移,河水仍然倒映兩鎮的日日年年。
  這裡的人們早已淡忘了關於卡里埃多家的一切。

  就如同母親所說,這座橋真的改變了兩座小鎮,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讓外在遮掩自己的視線,當我們願意放下成見,仔細的凝視對方時,很多事情都會開始改變。大橋上無數的人們通行,那些過往的隔閡和嫌隙,不知從何時隨著來來往往的腳步開始消散,兩鎮的人們不再區分彼此,開始共同稱呼這個地方為我們的小鎮。

  母親過世以後,他將莊園拍賣,孑然一身的他決定離開小鎮到外地讀書,他已經不是過去那有錢人家的小少爺,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過去,與大部分的人相同,他努力工作,努力討生活。多年以後,當少年已成長為男人時,他再度回到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小鎮,認識幾個好朋友,做一份平凡的工作。

  所有的事情落幕,這就是最後的結局。
  然而,那份遺憾的情緒始終沒有隨著時間消逝。
  他有時候會想,如果當初做出不同的決定,是不是會有不同的結局。也許母親可以活得更長久一些,他不結識孩子的話,也許孩子不會遇上那場大火,也不致於受到傷害,如果他可以維護整個家,那麼現在的結局會不會有所不同。

  也許是好友故意不說破自己在讀《天明破曉時》會突然沉默不語的原因。因為想起了母親的故事和自己的故事,傷痛有時只是淺淺地擱置在心裡,當觸碰到傷口時,才想起自己尚未痊癒的疤痕。孤獨的感受總會在夜裡敲門,即使知道應該對現況心滿意足才對,但他還是不免想到那忘卻一切的孩子,現在過得還好嗎……


  沒想到,他可以尋回遺失多年的寶物。

  『那是我的東西!──不准碰!!!──』
  「嘎啊啊啊啊────!!!」他的慘叫聲響徹整間店。
  『混蛋、畜牲、混蛋、畜牲!居然敢拿我家的東西,去死吧!!』

  安然接受詐騙集團給予的淒慘,成為這滿是破銅爛鐵的舊物店店長,也因此在多年以後,他再次見到了當年自己親手完成的音樂盒,以及那首依舊寧靜美麗的《月光》。某天的自己才恍然大悟,或許這家小小的舊物店就是為了這個奇蹟而存在。


  為了他們再次相遇的奇蹟。





20101126PM0917
20101112PM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