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後達】一夜兩方

TV#09&COMIC#34衍生


  Goto.

  僵持對峙,兩人對望眼神,車外同時傳來不斷加大的惡意鼓譟。

  「真是拿你沒辦法,那麼我就躲起來了喔。」
  他說完話轉身,算是勉強接受自己的提議。

  「小心不要惹毛他們被揍了……後藤。」擺擺手,補上最後一句。
  後藤深呼吸一口氣後走下巴士,示意松原先生趕緊上車,司機接受他給的指示,趁著自己絆住這些人時趕緊離開。
  當球迷們看到球隊的巴士駛離後,憤怒瞬間被推上最高點,他勢單力薄,孤身站在憤怒群眾中央,甚至有幾個不滿的人開始伸手推擠,面對被憤怒淹沒理智的人們,他仍無懼的大喊,「達海一定會改變ETU!達海一定會讓ETU有所成長!下一場比賽絕對能取勝!」
  那是他堅定不移的信念。
  那是他可以花不只一個晚上,也要讓全部的人相信的話。


  今晚是滿月──

  後藤走進俱樂部以前,抬頭望了望天空,半夜凌晨三點多.結束了和United Skulls的談判,憤怒的人群逐漸散去,他的嗓子沙啞,踩著疲憊的步伐歸來,而月亮早位移到靠近西方的位置,幾個小時後朝陽升起,嶄新的一天將到來。

  「你還不睡嗎?」
  「我想把這些比賽看完。」
  這個人繼續盯著電視機螢幕,頭也不回的回答。

  回到俱樂部,原本只是想賭不賭看那個人睡了沒,就看見未掩起的房門透出些許光亮。沒開燈的房間裡,只有螢幕發出的微光,那個人坐在電視機前,正專注地看著比賽影片,房間迴盪刻意縮小音量的球場吵雜應援聲,他差點一腳踢倒地板上的啤酒罐。

  「別老是熬夜,這樣對身體不好。」他每次見到這種情況總忍不住想唸一下。
  「反正不想睡就乾脆來想戰術嘛,後藤,你沒有被圍毆啊?」達海總算回頭正視自己,上下打量他一會,似乎很可惜的說道:「我還以為你會帥氣的滿身掛彩回來,嘖。」
  「拜託,又不是小孩子,哪能隨便就打架啊,大人是用講理的。」後藤聽到這番毫無關心的話忍不住失笑,早已習慣對方的無俚頭,不同過往,他是ETU的GM,哪能這麼胡來。
 
  後藤拿起遙控器,直接關掉電視,把地板上喝到一半的啤酒罐直接倒掉,也將冷掉的宵夜打包好,達海不滿的嘖了一聲。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這過夜,單人床要擠下兩個大男人,非得克難的肩靠肩不可,睡起來當然不怎麼舒服,以往後藤還想多讓點位置給對方,直到某次達海乾脆枕著他手臂,睡在他懷裡後,兩人就形成某種共同默契。

  熄燈後的房間,只剩下蒼茫的月光,後藤調整手臂的位置讓對方好睡些。

  「達海,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下唷……」悄聲低喃。

  踏出的每步都是戰場,不容許稍稍分神,而在這孤獨的戰場上,他是否可以自負地想著,或許自己能夠成為這個人的倚靠呢?聽到這句話,懷裡的人噗嗤一笑說:「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吧。」
  
  達海突然翻身跨坐在他的身上,後藤似乎看見對方一抹得逞的微笑。

  下秒,被粗魯地解開白襯衫的釦子,不容反抗地,達海傾身就沿著他頸肩向下咬去,隨著一個又一個吻痕蔓延,酥麻感被撩起,後藤急忙推拒的喊道:「喂喂達海,別鬧了。」但達海聽到這句話,回應的只有更加重力道的啃咬,甚至加入不時吸吮,停頓的片刻,甚至還抬頭舔舔嘴唇,向他示威的揚起笑。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自制力跟慾望來回拉扯,達海才像是玩夠了,無趣的停下動作說:「喂喂,你真的老了耶,後藤。」

  這對於男人是何等污辱的話,他皺眉正想反駁,但在那瞬間,察覺到某個訊息,後藤嘆息將這個男人摟入懷中,揉揉對方亂翹的頭髮後,將頭埋入對方的肩膀,率先示弱說:「今天就算了吧,你不累我也累了。」

  懷裡的人安靜,沒有多說話。
  意識逐漸矇矓間,自己似乎說了什麼,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明天、後天、後天……接下來的日子都等同一場場的戰役。

  這個人也會繼續奮戰下去吧,無論是球場上還是其他時刻,帶領整支球隊繼續成長。而無論遭受多少的反對,情況多不樂觀,他也會永遠和這人站在同一陣線。

  你知道的吧,達海。
  就算要賭上自己的性命,我也對你深信不疑。



  Tatsumi.

  在幾萬英呎的高空中移動,坐在巨大的金屬體之中,起飛的瞬間總讓人想起生死離別的種種,產生一陣無來由的心悸。東方人的面孔在這裡總屬於突兀的,身處陌生的語言、陌生的城市,連空氣都帶著某種陌生的氛圍。

  他的鄰座是一位來自台灣的小女孩,她跟父母到英國找移民的外婆玩。或許彼此擁有共同膚色的關係吧,小女孩絲毫不怕生,儘管說的是聽不懂的中文,但生動的肢體語言還是讓兩人渡過愉快的飛行時間。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下了飛機,出海關後,小女孩露出白色的牙齒,燦笑地用生澀的英文問。

  聽到這個問題,他楞了一愣。
  記得那個人也是這麼問他,在他做出決定之後。

  「總有一天會見到面的吧。」立刻反射性的微笑,蹲下身摸摸小女孩的頭,聽到這句話的小女孩,瞬間露出心安的笑容,用力地揮手道別。
  總有一天,那是哄小孩的天真字眼,在那個瞬間他幾乎想開口收回。

  但是他還是說了,不管是對這個小女孩,還是那個人。


  「或許不只你,連我都老了吧。」

  達海失笑,後藤說完話後就立刻陷入沉睡,他伸手撫過對方的臉頰,和那長出些鬍子的下頷,見到深深的黑眼圈以及疲憊的神色,看來後藤這些日子真的累積不少沉重的壓力,面對管理上層,他幾乎扛起ETU五連敗的壓力,獨排眾人的支持他。

  其實自己真的累了。

  經歷一天的比賽還有其他後續的事項,體力已經到極限,但是意識還是醒著。坐在巴士上,隔壁的阿松不知道睡到哪去了,正大張嘴巴打呼,而他凝視車窗外飛逝的街景,揮之不去的畫面,是這人被群眾包圍,隨著巴士慢慢地開遠,而逐漸隱去的身影。

  看著比賽影片,難得無法專心思考,腦中盤旋的盡這些事,這股煩躁無處抒發。最後還是拖著疲憊的身體,打開電視螢幕,他當然知道現在該好好休息,但還是焦躁的想做些什麼才好。

  「還是被你發現了吶……」無奈的嘆口氣,達海敢肯定,後藤絕對發現了,所以才會說出那番話讓自己有台階下。
  他抓抓頭嘆氣,正想起身幫對方解下西裝外套,那男人倏地捉住自己的右手,閉著雙眼似乎還在睡夢中,接近夢囈的話:「不要走……」

  「我答應你回來,就不會隨便落跑好不好。」口氣有些不耐,但沒有甩開他的手,達海把西裝外套隨意拋在椅背上,躺回屬於自己的位置。


  有時候會想,三十五歲的自己究竟還有多少時間,能夠走過千山萬水,完成理想,而欠足球女神的債又能還多少,會不會直到某天,雙腳再也走不動的時候,才發現其實自己只不過在等一個人的這句話。

  那是某個月圓的晚上,對於地球另一端的想望終於滿溢,他提筆寫了寥寥幾句話和那個名字,走過午夜無人的街道,將那封明信片投下郵筒。
  最後,他終究還是回來這裡了,儘管需要面對重重困難,但是只要有一個人還站在他這邊,他就能夠毫不猶豫的努力下去了。


  「ETU一定會成長,你等著看吧……」他揚起笑。

  快點成長吧,ETU。

  為了你們自己,為了這座小鎮,
  為了對你們寄予厚望的人們。

  以及為了這個有些固執、盡全力付出的人吧。




END.


這是CWT28無料推廣小說。
希望大家閱讀完以後可以愛上這個CP(笑
我愛監督\^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