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兔虎】世界終焉



  初雪。

  又做了那個夢,
  每每睜開眼的剎那,卻再也想不起。


  自動空調盡忠職守的運作著,青年醒來時並未感受到任何寒冷,赤裸上身走向房間的落地窗旁,凝視窗外朵朵飛舞的雪花。

  時鐘發出提醒的響音,青年才舉著混沌的腦袋,慢慢地走至浴室刷牙洗臉,電動牙刷在口腔仔細轉動,聆聽那微小機械音。青年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即使現在大街小巷都有他的海報或圖像,以及電視媒體日夜放送的廣告跟新聞轉播,但每個早晨望著鏡子,總有無法適應的違和感。

  巴納比•布魯克斯二世。
  你是巴納比•布魯克斯二世。

  像是為了重新確認自己的身分,青年對鏡子喃喃自語。


  整裝完畢,他出門前閱讀手機裡的簡訊,全都是其他英雄傳來的祝賀簡訊。「聖誕快樂唷。」、「聖誕快樂!聖誕快樂!還是聖誕快樂!」、「聖誕快樂,巴納比想要什麼聖誕禮物啊?需不需要我溫暖你呀。」火焰紋章還是沒改掉在語末添加挑逗問句的習慣,對於這幾位個性特異的同業們,青年只能苦笑的闔上手機。

  ──聖誕禮物?
  這個問題,意外讓青年頓了一會。

  「聖誕禮物想要……我在幹嘛?」對於自己下意識的回答,青年忍不住失笑。


  大電視牆撥放廣告與即時新聞,街道被小燈泡裝飾得五彩繽紛,應景的飾物擺放在各個店家前,無非希望路過的行人能走入店內消費,聖誕節對於商人是個大日子,豈可錯過這狠狠賺進一把鈔票的好時機。
  商業氣息遮掩不住節慶的歡騰,大電視牆開始轉播聖誕慈善演唱會,蔚藍玫瑰的嘹亮歌聲穿透整座城市,為了這值得慶祝的日子。

  整年之中唯一告假的日子,他今天不是屬於這個城市的英雄。
  前些日子就訂購好有名店家的聖誕蛋糕,也挑選一瓶好年份的紅酒。聖誕節,這屬於家人共聚的時刻,父母雙亡的他早已失去團聚的對象,但是慶幸的是還有這些陪伴在身邊的人們。

  青年雙手提著禮物跟蛋糕盒,走過喧鬧的街角,這個區域明顯和其他不同,階級差異,這座光鮮亮麗的城市仍有不少下層遊民,居住在橋墩下或是廢棄的工廠內,靠著短期工或是拾荒維生,而這些陰暗地帶也成為滋養犯罪的溫床。

  青年感受到暗處傳來的打量眼神,看來有些人已經注意到自己,他加快腳步,卻有個遊民突然擋在他面前,出聲說道:「吶,酒借我喝一口吧。」。
  不想要引起衝突,青年原想忽視而過,但對方怎麼也不死心,硬是張開雙臂擋住去路,摘下遮掩面容的毛毯,一個陌生的大叔笑道:「今天是聖誕節唷,就算是陌生人,也應該對他好一點才對吧。」

  「聖誕快樂,不好意思我趕時間。」態度冷淡,這就是他給這個人最大的親切,青年邁步就想離去。
  「喂喂,你這樣還算是英雄嗎?對於有難的民眾應該停下腳步立刻幫助他們吧。」沒想到這位大叔居然指著他鼻子,開始口無遮攔的闡述英雄應該如何對待市民,捨身為民眾服務,若是青年平時遇到這樣的人,只會在內心破口大罵瘋子,並且想辦法禮貌性脫身。

  但他卻無法移動雙腳,任由這奇怪的陌生人繼續喋喋不休。
  「……兔子?兔子?你沒事吧?」,對方注意到他異樣的沉默,揮手喚回他的注意力,青年才發現對方眼底滿是擔心。
  「我不是兔子,是巴納比。」青年推推眼鏡掩飾失態,糾正對方的稱呼,但大叔聳肩不作回應,逕自搶走他手中的酒,拔開軟木塞,仰首就灌,青年見到如此荒唐的舉動,正想發怒。

  下刻,一枚聖誕樹小徽章落入他的掌心,這東西是溜冰廣場周邊商家販售的應景紀念品,剎時憤怒情緒消散,他怔怔望著這小東西。

  「吶,這是給你的聖誕禮物。」這人揚起笑。

  認真搜尋記憶,完全找不到一張與對方相合的臉,只有全然陌生感,但青年還是忍不住開口問:「我認識你嗎………」大叔指向投影在大樓外牆的廣告,笑著聳聳肩回答:「這城市中誰不認識你呀,看來這些日子你過得不錯,聽說你雖然接了不少廣告代理,但還是盡職做著英雄的工作,也因此跟羅伊茲先生大吵一架對吧。」

  訝異對方說出的這件事,這應該只有少數相關人士知道,因為高人氣的關係,幾乎所有知名企業都想跟他簽代理或是洽談廣告,直到有一天他拍著桌子,大聲反抗說:「我是英雄,並不是做偶像!」
  吼完的瞬間,最震驚的是他自己,因為這根本不像他會說的話,而最後經過一陣斡旋,把龐大的廣告邀約回絕,讓他不會因為外務而影響出動,這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大叔不理會自己懷疑的目光,把喝了一半的酒瓶塞回他手中,聞見了對方身上飄散的淡淡酒氣,大叔的視線似乎有些迷茫,踩著搖搖晃晃的步伐,青年趕緊出手相扶。

  「這是你想要的聖誕禮物吧,兔子。」靠在他身上的人一陣低笑。
  「就說不要叫我兔子,還有,這才不是我想要的聖誕禮物。」青年不滿的說道,但是對方仍未止住低笑,彎著唇角說:「現在讓我叫一下又不會少塊肉,是不是,巴納比?」
  
  兔子?聖誕禮物?完全莫名其妙的情況。
  聽到對方呼喚自己的名字之際,有種無法克制的情緒湧上。

  「這是僅有一次的聖誕禮物。」這人仰起頭,靠在他耳邊說出這句話。

  青年一時分心,無法閃開突來的偷襲,下一秒那出乎意料的動作,對方猛然壓下他的頭,一個札實的強吻。最後那個可恨的混蛋大叔笑著說:「聖誕快樂啦,兔子。」轉身不一會就消失在小巷中。算了算了,自己也不是什麼十八歲少女,遇到這種事只怪自己沒有防備,才被耍得團團轉。

  街道恢復寧靜,望著那人消失的方向,青年停佇許久。
  揮之不去心底的惆悵,他才想起,自己還來不及問對方的名字。


  因為突來的事件耽擱,比預計時間遲了許多才抵達目的地。青年舉起被喝了一半的紅酒,苦笑解釋:「我今天在路上遇到一個奇怪的大叔,他居然搶我的酒……」
  說著說著,不知為何揚起笑。
  恩人微笑聆聽他今天的奇妙際遇,伸手遞給他一杯熱可可,當甜蜜滋味在舌尖散開,一陣濃烈的睡意也襲來,轉瞬墜入模糊的睡夢間。


  啊……是那個想不起來的夢……

  房間大落地窗前,坐在椅子上喝酒的男人,以往的夢中,對方面容總像被刮去筆觸的油畫般模糊不清,但此刻他可以伸出手,撫過對方略帶鬍渣的下頷,他傾身吻著那帶有紅酒微醺的雙唇,男人苦笑嘆息。兩個人交換越來越來濃烈的吻,分不清是誰的低聲喘息,從椅子轉移到地板,他將對方壓在身下,尋求毫無隔絕的距離。

  他們同時停止動作,靜默幾秒間,對望視線。
  男人主動拉下他的後頸,輕輕地吻,那是投降,又帶了點寵溺。

  在耳邊悄聲低喃的嗓音,他想起了,是這個人給了令他想哭的誓言。

  當手臂中的溫暖悄悄轉為逐漸僵硬軀體,心臟位置上漆黑的彈痕,汩汩流出鮮血,失去焦距的雙眸。他忘了嗎……忘了這個人永遠不在了……忘了這個人早已死去。


  「我什麼聖誕禮物也不想要……我只想再見他一面……」在夢中,自己似乎流著淚向神乞求,那是他真正的願望。

  但一抹藍光過後,只剩下空白畫面。
  無論悲傷還是快樂,全都點滴不剩,什麼也記不起來了。



  青年起身,望著窗外下雪的天空,久久未語。

  「巴納比?」直到恩人疑惑的出聲叫喚。

  「我每次來這都會不小心睡著。」青年輕笑,恩人知道自己的狀況,每年總邀請他一起共度聖誕節,每次總會不小心睡著一會,對方笑笑沒有表示什麼,只低聲說:「謹慎點,總是好事。」這句突兀的話讓他湧起一絲奇怪的感受,但那抹異樣立即在對方的笑臉中煙消雲散。

  自從父母被NEXT殺害後,恩人就待他如己出,無微不至照顧他長大。三年前自己親手逮捕兇手,總算為父母報仇雪恨,以為就此可以擺脫黑暗的陰霾,但是卻與之相反,他徒剩心中一個日日加深的空洞,只能靠日以繼夜投入英雄活動中轉移注意。

  青年搖著頭苦笑說:「有時候我會覺得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切即將毀滅。」

  「呵呵,年輕人說這什麼話,你還有大好未來,你現在可是排名第一的英雄喔,阿波羅媒體期待你的精彩表現,難得聖誕節放假,就好好休息吧。」恩人像是聽到一個好笑的笑話,青年不禁點點頭同意,豐盛的聖誕大餐已經準備好,全世界的人都在歡慶聖誕節,自己沒有什麼理由哀嘆。
  坐上椅子,佳餚與美食相佐,兩個人開始笑談最近的生活點滴。



  短暫無語的片刻,他惦記起今天遇見那位陌生人。
  胸口傳來無名的疼痛,似乎也因此,憶起自己的心臟還在跳動,那活著的真實。究竟他的願望是什麼?而又實現了什麼?



  To the world you may be one person,
  but to one person you may be the world.
  對世界而言,你是一個人;
  但是對於某個人,你是他的全世界。


  一瞬即逝的悸動,你忘卻了失去那個人以後,
  ──你的世界早已終焉。
  




20110830 AM1424

  這是動畫最鬱劇情的時候寫下來的。
  但這週看了22話後回頭重看這篇只能拍桌大笑。

  友人註解這篇是「最不可能發生的劇情」,我絕對同意(爆笑
  唉唷,虎叔快點用力把兔子揍醒吧(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