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0】APH親子分無料小說《謝謝有你在》

謝謝有你在_網路宣傳圖2

書名:《謝謝有你在》
配對:安東尼奧x羅維諾
作者:貓印
判別:A5/12P/黑白印刷
場次:CWT30 兩日皆在E67

居、居然一年沒有寫親子分了(被巴,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歲月如梭。
CWT30親子分無料小說!!是想要獻給大家的小小短篇,也是一些想要跟大家說的話。
內文的字不小心調太大,對眼睛很不錯(狡辯XD,然後這次也是手工騎馬丁。

印得還蠻多的,拜託大家一定要來拿光光(合掌)
歡迎來攤位上找我聊天或打招呼~我想念大家XD,CWT30見啦!

20120205 上傳全文與後記




  第一次做這樣的事。
  緊張情緒在心底蔓延,羅維諾不停地來回深呼吸,企圖穩定情緒。

  等心情稍稍平緩後,他低頭確認袋子裡的食材跟日常用品,這些東西都是他再三考慮過後才決定買下。從玻璃的倒影中確定自己的穿著沒問題,最後,他才伸手掏出口袋裡的鑰匙,神經質的自言自語:「拜託拜託拜託,讓那個混帳不在家吧……」

  將鑰匙插入鎖孔,轉動一圈。
  輕輕推開了門,木質地板的好聞氣味,伴隨著開門的動作飄來。


  客廳茶几上的檯燈還亮著,男人正躺在沙發上熟睡,手臂垂落在一旁,所拿的紙張也隨之散落一地。規律的呼吸聲,男人看樣子似乎睡得很沉,羅維諾悄悄走近,屏息觀察對方,胸口泛起小小的痛楚,發現這個人似乎比前些日子見到時,還要憔悴了不少。

  深怕吵醒對方,他躡手躡腳地將手中的東西放好,再小心翼翼的替男人蓋好一條毯子。轉身走至廚房,羅維諾默唸著食譜上記載的步驟,將四顆蕃茄、紅蘿蔔、洋蔥和馬鈴薯細心對切至小塊,用鍋子將蕃茄汁煮開,再將切好的材料放入,小火慢條斯理的燉煮之下,木杓細心攪拌,濃稠湯汁逐漸飄散出溫和的香氣。

  羅維諾舀起一匙放入口中品嚐,滿意地點點頭,果然事先練習是對的,不枉他浪費了一大袋蕃茄來試作,上帝還是將他的辛苦看在眼底。深紅色湯頭完美融合了蔬菜的清甜,這一次,蕃茄濃湯總算成功了。

  將湯舀至兩個深盤裡,羅維諾抹抹額頭滲出的汗水,一道簡單的濃湯就把他快累垮了,其他的料理只好認命買現成的。他將麵包店買來的長型麵包切成適當大小,抹上起司再放入烤箱,之後將超市賣的蔬菜沙拉倒入磁碗攪拌。

  羅維諾原本還會注意不要發出過大的聲響,當全部的料理大致準備完畢後,動作粗魯的他現在只想用噪音吵醒那該死的混帳。「喂喂!混帳畜生──你到底是睡到哪去啦──。」羅維諾乾脆走到沙發旁,直接朝對方的耳朵大吼,沒想到男人只是微睜開眼跟他對望了幾秒,又繼續昏睡過去。

  「混帳!畜生!去死你這……」他不滿的準備開始大吼大叫,男人突然伸出手揉揉自己的頭,模糊地說道:「羅維諾嗎?……等我一下……待會親分煮蕃茄濃湯給你……」羅維諾聽到這句話呆愣了一下,聽著男人繼續喃喃說道:「親分還有些事情沒弄好啦,你先吃點東西,待會一定會煮給你啦乖喔……」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們還是親分與子分的關係時,小時候的他肚子餓鬧彆扭,這個人又燦巧巧在忙,往往用著滿是歉意的話語安撫他。
  今日聽到這久違的稱呼,讓他既懷念又不禁覺得有些感傷。

  過了一會,男人再次睜開眼,毫無焦距地望著自己整整一分鐘,這才猛然驚醒大喊:「羅、羅維諾!你怎麼會在這裡?!」羅維諾翻了白眼,接近無奈的口氣說道:「我已經到這裡一個小時了,你真的睡到不省人事耶,要是有小偷闖進來該怎麼辦啊?」

  安東尼奧露出無所謂的傻笑,看來對此絲豪不在意的模樣,他突然疑惑地東張西望問:「好香……羅維諾,你帶了什麼東西來?」羅維諾努力裝出稀鬆平常的模樣,伸手指指餐桌的位置,三秒鐘之後順利聽到了男人的大聲驚呼。
  羅維諾絕對不會對任何人承認內心湧起的成就感,以及必須多麼努力才能克制嘴角上揚的衝動,不過當他看見男人舀起蕃茄濃湯,放進口中後那滿足的表情時,又是加倍的感到開心不已。

  男人不停讚嘆好吃,羅維諾望著他大快朵頤的模樣,總算是理解了為何男人以前總喜歡傻笑望著他吃飯的模樣。看見自己辛苦努力做出的料理,被人快樂的享用,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

  察覺到他的視線,男人才停下進食的動作,尷尬地解釋:「哈哈,東西煮得太好吃了,所以停不下來。對了,羅維諾,你今天怎麼突然來啦?」
  「剛好來這裡開會,所以就順道過來。」
  羅維諾低頭用叉子戳著盤子裡無辜的蕃茄,裝作不在意的模樣,其實他是專程過來的,趕著最早的飛機啟程,東奔西走地完成採買工作,然後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了這裡。

  用餐完畢後,兩個人把餐盤先堆置水槽,不急著馬上清洗。他們倆人並肩坐在沙發上,一同觀賞新出的影集,邊聊著彼此的近況。當熱切回應到簡短的兩三句,影集也來到尾聲之際,當對方沒有任何回應的話,羅維諾便小心翼翼地傾身,確認男人已經閉上眼,沉沉睡去。

  正想起身拿一旁的毯子,沒想到男人微微倒下,就這樣向著他身上靠去,羅維諾慌亂地想扶起對方,卻怎麼也喬不出一個適當的位置,最後只好乾脆讓男人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他不敢隨意亂動,而男人對於這位置似乎很滿意,感覺到對方頓時放鬆了肩膀的力量,還有那逐漸安穩下的呼吸聲。

  羅維諾遲疑了一會,才輕輕地伸出手,撫過對方的髮梢。
  黑眼圈、消瘦的下頷、疲憊的神色……他仔細凝望著男人的側臉,在沒有見面的日子,這人有多辛苦他都知道。羅維諾有些生氣,又有些想哭。在遙遠的過去裡,這個人身穿深紅色的華麗戰袍,即使渾身傷痕,滿是痛楚,也總是用最燦爛的笑容回應自己,溫柔的問他有沒有吃午餐,過得好不好。

  這個人不是逞強,只是太為他著想而忽略了自己。

  男人似乎夢到什麼,揚起笨蛋似的傻笑,喃喃說著夢話:「羅維諾……去採蕃茄吧……很好吃……」這人一定是夢到從前他們去蕃茄園的事了,羅維諾故意用力捏住男人的鼻子,滿意地看見男人皺起眉頭的難受表情才噗哧笑出。許久,才埋怨又無奈說道:「嘖,我早料到你這遲鈍混蛋早就忘了。」

  百年時間彷若轉眼雲煙,作為國家的體現,對於人事皆非的惆悵早已習慣,但當發現某些事的永恆不變時,仍是會動容不已。他們不再是從前親分子分的關係,各住在兩個不同的國度,見面的時間比起過往少之又少。

  「就算你忘記,但我會永遠記得就好……」

  他低頭悄聲說,這是一個百年前就已許下的誓言。

  *  *  *

  激烈的唇槍舌戰終歸於寧靜,認清對現狀的束手無策後,彷彿將水注入沒有水栓的箱子,無形絕望感圍困眾人,被一種緩慢式的窒息滅頂。在場的人們雖不時低頭閱讀手中的文件或輕聲交談,沒人盯著牆上那古老華美的金色大鐘,但是安東尼奧猜想,所有人應該都在默禱這場沉重的會議能夠儘早結束。
  氣派的大會議室,他坐在離上司不遠的位置,側過頭就可以望見落地窗之外那綠意盎然的花園,艷麗花朵在燦爛陽光下慵懶地綻放,蝴蝶翩翩起舞,是多麼平和又日常的景色。他深深嘆口氣,在這和平的花園之外,正有著大批人民在舉牌抗議政府的無能。

  上司站起身宣告會議結束,今天的討論仍舊沒什麼進展,眾人陸陸續續走出會議室,雖然終於走出了這個窒息之地,卻無人有解脫之感。安東尼奧走過陽光灑落的長廊,向每個視線相交的官員點頭致意,或許所有人都有共同的默契,誰也不轉頭看向窗外,陽光太過燦爛了,更加反襯出現實壓力的無奈。
  
  為了渡過這般困難的處境,每天都忙得團團轉,他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睡好,累到走路搖搖晃晃的地步,上司見狀擺擺手,特赦他早些回去休息,但安東尼奧還是帶著尚未處理完的工作回到住處,躺在沙發上看著資料,想努力多趕點進度,但沒多久就陷入半夢半醒間。

  意識逐漸恍惚,他似乎做了一個久違的夢。

  夢裡的陽光燦爛,天空蔚藍,那一日他剛從戰場回來,向上司報告完這次獲得的戰利品和土地,接著就立刻衝回房間,把髒兮兮的戰袍脫下,謝絕僕人們的幫忙,他連傷口都不包紮,換成農夫的裝扮就衝到孩子的房間。
  「羅維諾~我們不是約定好今天要去採蕃茄嗎?你看親分有遵守約定唷!」他興奮地大聲說完話,原本以為會看到孩子高傲的臉,罵著髒話痛斥他這次回來晚了,但沒想到孩子只是愣愣站在房間中央。
  「羅維諾你身體不舒服嗎?怎麼不說話?」他擔憂地蹲下身,想看看孩子怎麼了,孩子抬起頭望著他.默默伸手碰觸到自己的肩頸,剛好就在傷口的位置,安東尼奧來不及掩飾吃痛的表情,看見孩子猛然收回手,他急忙笑著安撫:「沒事啦,這傷就快要好了,不要緊的啦。」
  「混帳我才不要去,你明明渾身是傷幹嘛……」孩子雙眼濕潤,抿著唇不發一語,安東尼奧嘆息,心想八成又是僕人們說了些酸人的話吧。他用力揉揉孩子的頭,無所謂地大笑說:「只要羅維諾陪在我身邊就好了,親分只要看見羅維諾的臉就恢復精神囉。」
  「你騙人……」孩子露出不信的眼情,揮開他的手。
  「不然以後親分累的話,羅維諾除了陪在親分身邊,再煮些好吃的東西給親分吃吧,這樣親分一定會更快打起精神喔。」這次得到的是孩子的狠瞪,安東尼奧搔搔頭輕笑,他們應該同時想到前些日子廚房的爆炸意外。「哈哈,總之羅維諾不要想太多啦,我們去蕃茄園吧。」他牽起孩子的小手,直接朝屋外走去。

  孩子揉揉發紅的鼻子,破涕為笑。
  安東尼奧跟著揚起微笑,彎身替孩子戴好大草帽,並肩走向蕃茄園。


  他已經許久沒有如此深沉的睡一覺了,連日的疲憊都似乎已完全抹去,朦朧醒來之際,安東尼奧發現自己的姿勢似乎有些奇怪,為何能聽到不屬於自己的呼吸聲呢?下一秒,他還以為自己仍在夢境之中,安東尼奧需要緊摀住嘴才能克制不發出驚呼。

  自己居然枕在青年的大腿上,仰望就可以看見青年迷糊的睡臉。安東尼奧小心地將青年的手移開,輕輕坐起,此時意識真正清醒過來,回想起睡前發生的點點滴滴,安東尼奧望著洗碗槽裡那些餐盤,想起今日突然拜訪的青年所為他準備的料理。
  忍不住揚起微笑,對於這個人的口是心非也了然於心,他知道,青年必定專程過來探望他,坐著第一班飛機趕來,努力地為他煮這頓料理……

  「你果然還記得。」凝望青年的熟睡的側臉,安東尼奧微笑低喃。

  剛剛夢境裡的小小孩子,與現在沉睡青年的側臉重合。
  總是我行我素的這個人,就這樣把這他的話牢記在心,百年之久。

  青年不曾寄信給他,安東尼奧明白將內心的話轉化為文字的困難,也可以想像沒啥耐性的青年,可能才提起筆寫個幾行字,就索性就不寫的模樣。青年少了千言萬語,也沒有溫情的關懷,但這個人就是會把最重要的事放進心底,默默地實行,無法坦率說出口。 

  傻到渾然不自覺這樣的做法更叫人暖心不已,傻得讓人無比感動。

  「羅維諾怎麼瘦這麼多啊……」安東尼奧將青年打橫抱起,皺眉說道,下定決心之後要好好煮些好料給青年吃。他將青年輕輕放置在房間的床上,拉起被子替對方蓋好,接著彎腰傾身在青年額間,輕輕落下一個吻,低喃那未曾改變過的真心話。


  這些夜晚,他們都有不好過的時候。
  被現實擠壓得喘不過氣來,誰也不想面對身心俱憊的明日。
 
  還好有你在,幸好有你在。
  再惶惶不安的漫長黑夜、再大的狂風暴雨,

  相信我們都能夠一起走過。


  「謝謝你,羅維諾。」

  ──謝謝有你在。


碎碎念:

20120120
  大家好久不見!新年快樂!這裡是好像有半年多沒新作品的貓印(討打)  
  這半年來我歷經了蠻多的轉折,大學畢業以後,對於未來的無所適從,這段日子讓不少人擔心了,也受到不少人的鼓勵和打氣。感覺生命就是如此跌跌撞撞,然後才能慢慢找到屬於自己的路,而現在的我還在半途(笑),工作和生活上仍是會遇到不少挫折,也曾經覺得憂鬱到在獨自高歌唱我是一隻大大肥貓,懷疑是不是只有我的明天沒有變得更好(走音﹚,慶幸的是在我沮喪時刻,往往都會有個人出現,無論是敲MSN問我最近過得還好嗎?亦或是打通電話陪我聊聊天,甚至借我肩膀靠一下,這些都讓我有繼續努力的動力。
  
  這次的短篇也是由這樣的想法為出發點,還有最近歐債燒得沸沸揚揚,無論是羅維諾家、安東尼奧家,還是其他國家都過得蠻辛苦的(苦笑),希望新年會有新轉機(合掌),想以這個短篇感謝這段日子以來照顧我的朋友。
  我想告訴你們,謝謝有你們在。

20120205
這是給小永校過的版本……有拿到無料小說的人請不要對照(爆
有超多字詞大修特修,應證果然不該太久沒寫文,手感真的會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