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0】GK後達無料小說《月光與野貓》

宣傳圖_3

書名:《月光與野貓》
配對:後藤x達海
作者:貓印
判別:A6/16P/黑白印刷
場次:CWT30 兩日皆在E67

我真的覺得自己瘋了,居然還是爆肝寫完。
證明只要有愛,什麼都可以辦得到吧(爆笑
小小的A6本,對不起我好迷戀A6的尺寸,因為印刷廠牛皮紙印完了,所以是用米道林。
歡迎大家拿取!監督監督(廚)~

20120207 上傳全文
  COMIC vol14

  天空飄著薄薄的雲,暖陽灑落一地的金黃光芒,辦公室就如往常般的輕鬆氣氛。

  大家邊聊天邊處理事務,只有會長一臉沉重的講著電話,當他放下話筒,語重心長的口氣宣布這令人錯愕的消息:「剛剛甲府隊的人來電正式提出的申請,希望石濱可以能夠轉隊到甲府。」
  辦公室瞬間沉寂,眾人面面相覷,面對這突然的消息都不知該如何反應。有里抓著紀錄簿的手悄悄收緊,蒼白了指節,後藤趕緊努力揚起笑容,試圖緩和現場的氣氛:「那麼我就先去告訴達海這消息吧,聽聽他有什麼想法。」

  像一顆石頭投入水中,不安漣漪緩緩擴散,攪得人心惶惶。
  或許是因為,所有人都同時想到了最壞的可能。


  後藤敲門後發現無人回應,猜想對方只是懶得起身,便自行開門入內。那個人坐在桌子前,正舉起Dr Pepper,揚起滿足的笑容。後藤繞過地板無數散落的物品,坐在還算乾淨的床上,這個房間無論他跟有里幫忙收拾的多整潔,到了隔天就會恢復凌亂的模樣。

  「那隻貓啊,牠一定是街頭的老大。」達海直接開始莫名其妙的話題,跳躍式的說話方式,讓後藤完全摸不著邊頭緒,疑惑地反問:「貓?什麼貓?」
  「就是每晚到你家陽台的那隻貓啊,還有哪隻野貓?」達海喝著Dr Pepper,拿起手邊的資料閱讀。
  「喔,我上次看見隔壁田中太太在餵牠呢,啊這件事情下次再討論,剛剛會長接到電話……甲府隊提出正式的邀請,希望石濱能夠轉到甲府隊。」他導正話題走向,現在不是討論其他事情的時候。

  後藤以為這個人會有絲毫的凝重與不安,然而達海表情卻沒有任何改變,聽完只簡單地應了一句:「這樣啊。」彷若討論明日練習內容般的稀鬆平常。
  「我下午會把這消息告訴石濱,然後……」話語間的停頓,不小心洩漏了自己的慌張,這不就像是等待對方給予指示嗎?但達海仍舊面不改色的說道:「嗯,就麻煩你直接告訴石濱吧,還有記得提醒有里,我今天晚上想吃炒飯。」

  最終,他還是沒有問出那個問題。
  轉身走出門外,後藤將拳頭來回收緊又放鬆,想將這萌生的不安芽苗完全消滅,不想要有多餘的念頭,他倚在關起的房門,喃喃自語:「達海,你……不會讓石濱轉隊吧。」


  聽完他的說明,石濱沉默了一會後表示,希望可以跟甲府隊的人談一談,後藤也表示會幫忙後續的接洽。石濱可能轉隊的消息沒有特意封鎖,但管理階層們有默契的不去談論,直到松田不小心在練習時說漏了嘴,隊員們才得知甲府隊向石濱的邀約,理所當然引起了一陣不安的騷動。

  當面對赤崎咄咄逼人的質問,以及其他隊員懷疑的視線,後藤只能揚起笑,一臉了然於心的說道:「猜得真準,赤崎,就是這樣。先不管最後的決定如何……只要其他的球隊有意挖角,絕對要讓球員知道。如果球員想要跟對方談一談,絕對要同意,這是達海接下監督職位的時候,他對我們經營團隊所提出的條件之一。」

  他曾是球員,也曾為足球付出所有。
  因此他能夠明白現在望著自己的這些球員,他們內心的想法。
  希望得到重視,希望得到挽留,希望球會能夠對他們的付出有所肯定。

  「但是請你們不要誤會……這也是目前經營團隊的共識。對待球員毫不隱瞞……ETU這個球會認為球會跟球員之間是平等的呀。」提醒自己的眼神必須專注,沒有任何一分遲疑與不確的向全體球員說明。
  這並不是言不由衷,他想要如此說服自己。

  眾人似乎因為自己的一番話而稍稍穩定情緒,村越此時出聲要大家繼續練習,隊員各自散開回到球場,後藤走回球會的辦公室,躲進在沒人看見的角落,大大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這股焦躁的心情來自何處。

  今日就是石濱與甲府隊見面的日子,想必對方的經營團隊會使盡渾身解數說服石濱轉隊吧,而他們又能如何應對這不利的局勢。只剩束手無措的無助感圍剿,後藤忍不住再次嘆息。

  石濱在傍晚時分回到球會,並且到辦公室報告了今天見面的情形,然而ETU所期盼的關鍵回絕卻沒有提及。會長若有似無地暗示他去找達海想想辦法,松田先生也投以求助的眼神,畢竟石濱那抹猶豫的態度實在讓人放心不下。達海對於石濱轉隊的事完全沒有多問,即使現在是球季的休息期間,他這幾日仍關在房間裡,就像賽前一樣。

  後藤敲敲門,大概等了約半分鐘,才轉動門把。
  電視正撥放進行到一半的比賽影片,才剛進門就踢到亂丟在地的紙團,達海見了後藤,毫無理由說道:「我的西瓜冰棒可是不會分給你唷。」說完話還防備地將自己的西瓜冰棒拿遠些。

  焦慮無法消除,後藤只是看著達海一如往常地看著比賽影片,潦草記下重點,他躊躇著不知如何開口。

  「……那隻貓偶爾會來,尤其在月光特別明亮的晚上,突然出現在陽台上,就躺在那盆枯萎的螃蟹蘭旁邊,有時候會抬頭看著天空,不然就是安靜地俯臥著……」到最後說出的竟是上次閒談的話題。達海咬著冰棒棍,慵懶靠向自己的的肩膀上,靜靜地聆聽他敘說。

  那隻貓,那隻奇怪的貓。
  大概三個月前開始,有隻黃色的大虎斑貓會在夜晚時分拜訪,輕巧地跳至他家的陽台,把這當成自己的家般自由來去,總是一付猶如王者般傲然不容藐視的姿態。普通的貓兒都是曬著陽光休息,就只有牠喜歡這沒有任何暖度的月光。

  「牠就這樣曬著月光……望著遠方……真不知道那隻貓在想些什麼。」後藤想起那隻貓奇妙的舉動,忍不住嘴角上揚。

  隨著一點一滴的描述,記憶回溯。
  他也悄悄憶起達海初次與那隻貓見面的情形。

  那晚結束兩人激烈的交纏後,達海光裸著上半身,逆光的朦朧背影,肩膀還依稀可見自己印下的紅痕。他邁步走向窗邊,那隻貓第一次回首望向屋內,達海笑著,就當對方聽得懂自己說的話般問:「要吃東西嗎?這傢伙冰箱裡可是有高級鮪魚生魚片唷。」舉起拇指向後指,與貓閒話家常,就像是宮崎駿卡通裡發生的不可思議場景。

  若是人的話,肯定會露出皺眉的困擾表情吧,那隻貓回頭望向天空,繼續享受月光浴,但似乎不滿有人打擾自己的安靜時刻,不久後就提早甩甩尾巴、高傲的離去。他聽見達海輕笑一聲,短暫時光裡,無須言語的頻率相合,男人與貓像是交換某個神秘訊息。從此,達海似乎被勾起了興趣,不時就會提起這隻貓。

  男人與貓,那晚重疊的長長影子。
  不知為何在他的記憶裡烙下深深印記,無法抹去。

  還是必須將這件事轉達給監督知道,後藤簡單解釋現在情況:「石濱今天跟甲府談完了,剛剛有回來球會,但是他沒有做出肯定的答案……雖然石濱解釋自己只是想了解一下過程,但是沒有給予肯定的回拒……」
  「明天我會跟石濱談談。」達海聽完拍拍他的肩,又是一句簡單的回答。

  有時候他會想,若自己能夠更自私點的就好了。
  或許那時已經隱約猜到後來發展,只是他不願面對。


  隔日,記者們一抓到空隙就擋著他問,關於石濱轉隊的消息是否屬實,後藤也鄭重地申明,他們對於甲府隊那裡所放出的消息並不清楚,但是ETU是沒有放人的打算,石濱是ETU重要戰力的這點不會改變。

  當石濱與達海討論完後,來到會議室見他時,已不見昨日迷惘的神情,他神態堅定說出自己最終的決定。

  「後藤先生,我決定去甲府隊。」石濱深呼吸一口氣後,緩緩說道。
  彷彿一記拳頭冷冷迎面痛擊來,讓他頃刻間說不出任何的話,後藤好一會才開口問:「這是你最後的決定嗎?真的不能再多考慮一下?」明知道沒有轉圜的餘地,還是忍不住多問,石濱揚起複雜的微笑回答:「對不起,我了解自己的狀況,還有跟監督好好談過了……我還是決定去甲府隊。」
  「……好吧,可是我不同意轉隊,我只同意以租借的方式。」
  妥協做出讓步,說完期勉與不捨的話語,他送石濱離開後。聽到監督一詞的震驚轉為怒火,後藤立刻轉身大步走向會議室,遏止不了胸口憤怒的情緒,所有積壓的怒氣在開門那一刻爆發。

  「為什麼你不阻止石濱!!達海!!」他不留情的怒吼。

  達海坐在桌子上,只望了他一眼,回首漠然地答道:「我有阻止他啊……我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呀。」
  「你有認真地阻止他嗎?!這個樣子真的好嗎……」重重的摔了門,頹敗的情緒取而代之,現在的ETU失去一位培養多時的球員,而這會對下半球季造成多大影響,身為監督的達海不可能不知道,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放石濱走?

  那背對的身影,後藤沒辦法看見對方此刻的表情。

  「沒辦法吧,這是他自己做出的決定。石濱……他賭上了自己的足球人生……決定要前往甲府隊。」說完這句話,達海逕自轉身離去。
  望著那個人的背影,他卻無法移動自己的腳步追上,關起門的響音像是某種宣判,只留他獨自一人久久佇立原地。

  有里似乎已宣布了石濱確定離開的消息,當他經過球員休息室時,裡頭傳來陣陣譁然,直到綠川的聲音清晰傳出:「不要鬧啦,你們要講這種天真的話到什麼時候?你們也替達海想一想吧。」
  「當其他的球隊要挖角的時候,球會一定會告知我們,也就是說球會把我們當成職業球員對待吧……我們是靠著自己的身體來賺錢,有這樣的信念才能夠算是職業球員吧。」

  當作職業球員看待……職業球員的信念……
  是誰最用心對待ETU的球員們?又是誰秉持著不變的信念,自始自終由球員的立場出發,絕不為球會的私心而阻饒……後藤握緊了雙拳,很想用力揍自己兩拳,當意識到自己的那番話多麼無知愚昧時,卻為時已晚。

  那人寢室的電視還開著,比賽影片撥放到一半,他連醫護室都詢問過了。向球會裡每一個人詢問,卻沒有人知道達海的行蹤,連有里也搖頭表示不清楚。後藤焦急等待卻是徒勞無功,直到時鐘指向十一點,他才沮喪的回家。

  後藤踏進家門,才發現遍尋不著的那個人,就躺在自家窗邊的木質地板上。男人側著身,右手支撐著頭,而那隻虎斑貓就安順地躺在他身旁,任他來回的撫摸,發出咕嚕咕嚕的舒服喉音。
  沒有開燈的室內很明亮,蒼茫白色月光悄悄灑落他們身上,彷若銀色霧幕垂降,周遭的一切都朦朧不清。後藤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個人,半張著嘴不知該說些什麼,達海抬起頭微笑,招招手要他也一起躺下。

  「牠叫做小白、阿豪、小玉、波奇、阿月、姆達……這條街餵牠的人都幫他取了一個名字。」達海接連數了十幾個名字,原來這隻貓就像是《心之谷》的那隻胖貓般,擁有眾多的名字,遊走在街頭之中生活。近距離一看才發現貓的身上還有不少打鬥的傷口在。

  「你知道為什麼牠喜歡月光嗎?」達海輕笑問。

  他搖搖頭。

  「因為月光,可以療傷。」
  達海揚起淺淺的微笑,指向心口的位置說:「這裡的傷。」

  後藤用力地擁緊這個人,用著發痛的力道。巨大的歉疚湧上,太多道歉的話梗在喉間,明明說好要全然信任,但最後一刻還是讓憤怒淹過理智。憶起會議室那完全漠然的背影,即使對方掩藏的再好,裝作再怎麼不在乎,冷聲質問不可能完全沒傷到這個人。

  達海指著他的心口,淡然一笑問:「那你這裡,有沒有好一點。」

  孤獨流浪的王者,只能獨自在月光下舔舐心中的傷痕,但他們是兩個人,伸出手就可以觸摸彼此,為對方撫平心中的傷。大虎斑貓甩甩尾巴,跳上陽台,琥珀色的雙眼望著他們,似乎責備兩人連這點道理也不懂,縱身一跳,將滿窗的月光留給他們。

  誰也不需要道歉,不會只有單方受傷。人們互相傷害後,又相互多了解一些,然後在反覆的理解與原諒之中,他們會越靠越近,就算帶著對方所給的傷痕,那都值得。達海將頭埋他的肩頸一陣低笑,許久後才說:「後藤,這樣就好了……啊!我明天請超大碗的咖哩飯吧。」
  後藤溫柔貼過的唇要他別再說下去,輕摟的手臂很堅定。

  月光皎潔,他們都知道未來還有很遠的路途必須面對,
  既然無法免去該受的傷,該走的路……那麼就好好握緊彼此的手吧。

  兩人,攜手向前。





20120127 CWT30

  各位好久不見!這裡是失心瘋在場次前再次爆出GK突發本的貓印。

  現在屋外的陽光好燦爛啊(痛哭),新年連續假期到了尾聲才放晴,老天爺真的很會開玩笑。現在正在跟極限交稿會員們討論待會到印刷廠的約會行程,美好的假期就要結束,下禮拜就要開始上班,加上大吃大喝肥了一圈,心情真是無比感傷無比。
  對不起離題太多,回到這次的本子,沒有之前甜蜜放閃光的戲份,這次內容有些許沉重和傷感,這是我之前就想寫的故事,關於漫畫的十四集中石濱的轉隊,嗚嗚看見清川不捨的眼淚我就跟著想哭(再度偏題)。監督和經理間的角色,達海背負的期待等等因素,兩人必定會出現的衝突,那也是讓彼此更接近的契機吧。原本只想寫兩千字……但最後居然是雙倍,徹底折騰我的肝,好像感覺這篇寫起來也和以往有些不同(歪頭),對了,書名照樣是直覺取(笑)

  希望今年有機會可以完成後藤與達海的完整長篇,大家有機會再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