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兄弟/日六】Hoppípolla

■ 漢化組辛苦了,看完169回情緒無法平復的貓印。
■ BGM:Hoppípolla


  ──他需要獨處。

  這個念頭就像有支鐵鎚在腦中不斷敲擊,隨著每思考一次,鈍痛就深深擴散。於是六太匆匆把僅有的傘給日日人,扯著笑說要去超市採購,要弟弟先搭車回去。
  然而推著購物車,手拿採買清單,過了半個小時才發現一樣物品都沒有買,自己握著玉米罐呆呆原地站立,雙手忍不住的顫抖。

  他可是神經有如電纜線一般粗的日日人耶。
  或許只是雨天憂鬱症發作,大雨總莫名使人思考負面。

  六太要自己別想了,再想也沒用,在酒吧溫熱起的身體,在突然的噩耗中瞬間冰冷。對於PD的一知半解,更拼湊成更大的恐懼,以為只發生在新聞和聽聞中的疾病,居然會發生在日日人身上。

  日日人是個優秀弟弟,單純又執著。
  他是第一個踏上月球的日籍太空人,甚至還拯救了遇難的夥伴。
  怎麼會……

  可惡別說笑了,那冠冕堂皇的狗屁話。
  亂糟糟心情,無法坦承自己根本束手無策。


  六太決定胡亂地買些生活用品,直接叫了一台計程車返家。瞪著車窗上的水痕,想要以無聊事轉移注意力,記得以前小時候,他們倆個人會趁著這樣磅礡雨勢,故意不穿雨衣衝到大街上玩,甚至還比賽跑步。

  結果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所剩的錢根本不夠坐到家,當司機以譴責目光瞪視,六太再次哀嘆自己不愧生於「杜哈的悲劇」,注定與衰運結緣的男人。

  * * *

  凝視著灰色的城市,磅礡雨勢絲毫未減,車燈閃爍著朦朧的光芒,就像是故鄉黑夜裡的小小星子。密閉的空間裡,空氣裡揮之不去的濃濃酒味,暈眩感在胃裡緩緩翻攪,恍惚地蔓延四肢。

  「怎麼啦這位客人?剛才開始就一直笑呵呵的。」
  司機是一名戴耳環、龐克裝扮的大叔,看見座位旁堆滿的搖滾CD,就知道他是位搖滾迷。對方不介意他喝醉的狼狽模樣,回頭爽朗的笑問:「你是今天坐我車的乘客當中最有精神的一位啦,哈哈哈。」

  「吶,司機先生,詢問您這件事或許有點奇怪,您知道『PD』嗎?」日日人輕鬆的開口,彷若那日夜糾纏的『PD』不存在般。
  「『PD』?『PD』就是那個吧!恐慌症啥那個來著。」司機先生搔搔面頰,不肯定的回答。

  「不、不是那個,是漂亮狗狗的意思唷。」他微笑揭曉答案。

  「不是『Panic Disorder』,而是『Pretty Dog』?這是什麼爛答案,不過我喜歡啦,哈哈哈是誰告訴你的?」司機先生故意大噓一聲,咧嘴大笑。


  他悄聲說:「這是我哥哥……給我最寶貴的答案。」

  即使大雨再冷、未來再怎麼絕望,只要想起仍會感覺溫暖無比。

  * * *

  當車駛至距離家的一條街之外,日日人發現某個人正困擾的站在街角商店的遮雨棚下,似乎對著不止歇的雨發愁。他笑著請司機先生放慢速度,司機先生疑惑的歪著頭,日日人只笑著問:

  「吶,想不想見識最熱血的兄弟雨中賽跑?」

  司機拍膝大笑,比了一個大拇指,說主題曲就讓他來選吧。
  打開車窗,傾盆大雨瞬時打濕整排座椅,司機大叔將音響的音量調至最大,不一會便惹得前方的那人回頭。日日人打開車門,站在磅礡大雨中,讓雨水盡情打濕臉頰。

  如同日夜交替的魔幻,星星亮起的瞬間,那清脆鋼琴音符響起。
  主唱Jónsi纖細空靈的嗓音,那是屬於遼闊的海洋,冰與火的壯麗島嶼,浩瀚無垠的宇宙。就算不是搖滾迷也多少聽過,來自冰島的樂團「Sigur Rós」,這首歌「Hoppípolla」。


  Brosandi
  微笑著
  Hendumst í hringi
  旋轉著 
  Höldumst í hendur
  緊握著雙手
  Allur heimurinn óskýr
  整個世界旋轉成模糊一片
  Nema þú stendur
  妳卻屹立不移



  六太正發愁該如何回去,突然聽見悠揚的樂音,才注意到停在不遠處的計程車,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現,除卻了迷惘的笑容。那個人無聲指向遠處的消防栓後,靜靜地走至身旁,並肩的位置。
  信號般的喇叭聲響起,六太頓時明白了。


  Rennblautur
  酩酊大醉
  Allur rennvotur
  渾身濕透
  Engin gúmmístígvél
  脫掉膠鞋
  Hlaupandi inn í okkur
  裸足奔跑
  Vill springa út úr skel
  破殼而出



  五公尺,激昂奔跑的步伐,大小水窪濺起了陣陣水花。

  四公尺,些微之差,日日人以一步領先。

  三公尺,六太把懷裡的紙袋丟向草坪上,不管東西是否安然。

  二公尺,聽見彼此急促的呼吸聲,呼嘯而過的風。


  Brosandi
  踏著水潭
  Hendumst í hringi
  渾身濕透
  Höldumst í hendur
  脫掉膠鞋

  Allur heimurinn óskýr
  即使滿是鮮血
  Nema þú stendur
  我仍昂然奮起



  最後一公尺,就在日日人即將抵達終點線的剎那,
  卻踩到泥濘失足往後滑,驚險瞬間,有隻手緊緊拉起他──


  他們是兄弟。 
  他們有屬於彼此不服輸的驕傲。
  示弱這樣的事只會咬著牙,怎麼都無法輕易說出口。

  但是,伸出的手永遠都在,等著隨時扶起對方。


  「阿六哥,從小到大,共十次的雨中賽跑比賽,這是我們第十次的平手,每次在比賽最後,總是會有一個人不小心要跌倒,讓另外一個人伸出手幫忙。」

  最後兩個人跌坐在人行道旁的草地,日日人終於忍不住大笑出聲,抱著為了要拉住自己、結果重心不穩撲倒在他懷裡的哥哥,好像從小到大都沒有變。將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放鬆肩膀的力量,自然而然地環抱著。

  想到兒時的荒謬比賽,以及現在的脫序行為,六太嘖了一聲,說要把過期的泡菜加進味噌湯裡洩恨,日日人只笑著回答說加就加,並將「反正阿六哥做的菜還是一樣好吃」的這句話吞回。
  撿回散落一地的罐頭和食物,兩個人全身濕透。在日日人看不見的地方,六太下定某個決心,握緊拳頭。
  那天夜裡兩個人都打了不少的噴嚏,日日人則睡了安穩的一覺。


  三天後,PD恢復結果的測驗之日到來,日日人收到六太給的東西,那是一面有著阿波模樣的可愛化妝鏡,裡面夾著一張小小的紙條,告訴他客觀審視自己是不錯的辦法。

  「南波日日人,入水完畢。」

  在粼粼蕩漾的水波之間,日日人低頭注視手臂上那大大的護身符一眼,低聲複誦那句話。

  他相信,這場戰役中自己將無所畏懼。




20121112 AM0135

看完以後漢化169後飆出的一篇,回頭看好像有點支離破碎(抓頭
兩個人的競爭、不會輕易向對方示弱,但總會伸出手幫助對方,大概是想要講述這樣兄弟間的相處之道吧。

最後腦補兩人笨蛋的在雨中奔跑(爆
想要傳達的東西好像被黑洞給完全吸得一乾二淨了。
最近的劇情真的好虐……自給糖分中。

非常喜歡這首歌,電影版也有出現Hoppípolla,這首歌簡直是激勵人心首選BGM。

歌詞翻譯來自:http://blog.roodo.com/gale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