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後達】我只在乎你


■11月22日 夫妻日賀文


  「自從1988年,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宗旨在於促進夫妻恩愛與家庭和睦,至今年已經舉行超過二十年以上……每到這天,結婚的新人比平日增加三成,而今年的好夫妻年度大獎又會是……」

  嘶嘶的聲響乍起,他才緊急拉回漂流遠方的意識,鍋爐上沸騰的水差點溢出,後藤手忙腳亂地將鍋蓋打開。
  聽著辦公室裡的電視傳來的聲音,原想讓沒營養的搞笑節目讓自己清醒點,但顯然沒有起作用。後藤忍不住嘆氣,說到夫妻日,三十九歲單身的自己,這個日子總會被拿出來被消遣一番,想必早上會長又會笑著問他要不要相親。

  凌晨兩點整,連續加班了好幾日,深夜的球會辦公室,僅僅有一盞小燈亮著,他站在昏暗的茶水間,忍耐著排山倒海來的睏意。
  伸手將電磁爐轉為小火後,他低身翻找小冰箱裡可當配料的食材,食堂大嬸留下來的炒豆芽一碗、午餐便當剩下的醬炒豬柳條一盤,以及不知哪來的蔥花一小碟,成為了今晚宵夜的配角。

  撕開兩包札幌一番味噌拉麵的包裝後,先將調味包倒入碗中備用,再將麵條放入滾水中,依序將炒豆芽菜與醬燒豬柳豪邁的加進湯中,裊裊上升的溫暖白煙中,儘管是用剩菜所組成的雜燴拉麵,那飄散的香味仍讓人食指大動。

  等待烹煮的片刻,他則倚在辦公室的門旁看著電視,夫妻日的特別節目似乎是邀請結縭五十年的夫妻上節目,暢談多年來的相處點滴。

  總忘了把襪子翻過來、早餐沒有納豆就會發牢騷、記不得可燃垃圾的時間──電視裡的那位老婆婆,細數著從一日早晨到就寢的瑣碎小事,在全國觀眾前公開老伴糗事,老爺爺嚴肅的板著面孔,卻始終沒有放開兩人相握的手。

  那樣的畫面,讓他一瞬間的失神。

  後藤快走回茶水間,拿出僅剩最後一顆蛋,天人交戰僅短短幾秒,他嘆了不知是今天的第幾口氣,將蛋放進了不屬於自己的那個碗裡,金黃色的蛋黃,閃爍著刺激食慾的光芒,撒上蔥花,完成。

  他向迴廊的那一端喊道:「達海──麵煮好囉──」,不一會就有個人揉著愛睏的雙眼,搖搖晃晃地走出房門,自動坐到會長的椅子上,後藤將有蛋的那碗泡麵放到對方面前,並遞過餐具。

  對方拿起筷子和湯匙,不客氣的大快朵頤,嘴裡還咬著麵條、口齒不清的問:「你在看什麼節目啊?」
  「呃沒有啦、夫妻日的深夜特別節目,就是1988年時,自由時間設計協會將11月22日定為紀念日,好像是要促進夫妻和睦之類的。」中途不小心結巴,他嫌惡這自我意識過剩的行為。
  只見達海完全不感興趣的模樣,完全預料中的情況,後藤苦笑在達海身旁坐下,喃喃說道:「我只是在想……與一個人廝守終生,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的確蠻難想像是什麼樣的日子,畢竟可要看一個人的臉看五十年吶。」達海不管湯汁飛濺,逕自呼嚕呼嚕吸著麵條。
  「喂喂!達海你把湯汁滴到公文上了啦,明天會長又要唸了。」他皺眉拿著衛生紙替對方善後,趕緊把四周的文件拿遠些。
  「所以呢,有答案了嗎?──還是我告訴你?」達海滿足的放下筷子,揚起嘴角問,而這笑容像是知道比賽逆轉的關鍵,只等著敵方自投羅網的得意模樣。

  後藤瞇著眼思考,想到日後或許會被對方藉此來恥笑,怎麼看都不覺得這個交易划算,但不管同樣的情況發生多少次,他最終還是放棄的開口問道:「告訴我吧。」

  「哈哈,就是到了五十歲的時候……也還要替我煮泡麵啊,後藤。」

  說完,達海笑著把一半的蛋放進他的碗裡後,大大打個哈欠,說吃飽睏了,逕自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就像是隻找到回到家的貓,悄悄闔上眼,安然且滿足地睡去。

  電視的特別節目已到了尾聲,撥放的片尾曲《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旋律繚繞,低訴著那雋永的美好,無論時光匆匆流去,只在乎一個人。在日復一日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時光就這樣過了,只待他們白髮蒼蒼,唇齒動搖,驀然回首之際才會發現,原來已經攜手走了這麼遠。

  後藤低頭凝視那人輕覆上的手,不禁笑著自己的煩惱多餘。

  閉上眼幾乎可以想見,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後的他們。
  無論平淡或不凡的時光,依然相守的模樣。



20121125 PM1130

「後藤,那不是老公,那是老媽子。」為打完這篇文的唯一感想。

半夜吃泡麵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自我流的泡麵煮法就是把冰箱可用的剩菜丟入鍋中,然後打入一顆蛋,熱呼呼的麵拌上蛋汁是絕讚的美食。

我是認真地想要寫六十歲的他們(爆笑
原本想用日文的歌名,但無奈字數限制,只好很害羞的直接用中文歌名了XD

最後謝謝所拉給我的生日賀圖!!被閃到我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