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兄弟/日六】仰星角

※偷偷換成修改版(揍。


  你實在很會惹麻煩,有時候會氣得希望你不存在。
  但習慣身旁有你的笑聲,習慣收拾你的爛攤子,習慣你無厘頭的問題,

  沒想到就這樣習慣了,
  無論做任何事都會與你在一起。



01.

  「日日人、日日人!時間到了啦!」
  他在床沿蹲下身子,開始低聲不斷呼喚,並且用力搖晃對方肩膀。許久,才見日日人揉著眼醒來,但翻身就想要繼續睡,六代最後沒辦法,只好使出對方最討厭的終極手段。
  用力一把掀開棉被,他皺眉低聲吼:「日日人數到三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們就不去了喔,你就等著被叫膽小鬼吧!」
  「嗚哇……好啦……」日日人聽到他的要脅才努力爬起,仍是睡眼惺忪的愛睏模樣,慢吞吞地脫下睡衣準備。而早已換好衣服的六太,則是再次查看小背包裡的物品,兩支手電筒、數顆電池、一個雙筒望遠鏡、還有一把不知道能做什麼的萬用瑞士刀。

  最後檢查的物品是爸爸給他們倆的聖誕禮物,六太戴上耳機,對準收音的麥克風輕咳了聲後說:「2005年6月30日,現在0點25分,預計前往後山西邊的森林後,預計凌晨3點整前返回。」

  「姆醬、姆醬,我準備好了唷。」身邊傳來朗朗笑聲,六太朝換好衣服的日日人用力點點頭。

  下一秒,兩人默契十足的輕輕打開房門,小心翼翼注意不發出任何聲音,躡手躡腳走過客廳,聆聽父母臥房傳出的規律鼾聲,他們推開大門後,敞開步伐,向著後山的方向跑去,將城市的燈火拋在身後,兩人的長長影子交錯。

  最後,他們站在黑漆漆的森林之前。

  夜風颳過群樹所發出的沙沙聲,彷彿在說不歡迎他們到來,手電筒的光只能夠照亮前方五步的距離。此時,巨大的怯意卻如海嘯席捲而來,挑戰的勇氣被急劇沖蝕,六太緊握拳頭的手,掌心滲出了薄汗,腳忍不住微微顫抖。

  ──我們回家吧,日日人,這裡實在太危險了。
  ──被老媽抓到的話,可不是簡單處罰可以過的,所以回去吧。
  他不想承認,其實自己很害怕的事實。

  「姆醬!好棒喔!呦喝──」雙手高舉的萬歲姿勢,日日人毫不猶豫往前衝。
  「喂!日日人!你這笨蛋!」六太來不及拉住暴衝的弟弟。

  於是,只能眼睜睜看著日日人被樹枝絆倒,以臉朝地的完美姿勢跌倒,他趕緊上前拉起對方,發現日日人的膝蓋上有小傷口滲著血,即使跌倒了,日日人卻露出燦爛的笑容說:「真的好好玩喔,姆醬。」

  望著那傻氣的笑容,六太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而那堵塞胸口的害怕情緒,也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

02.

  對於未知的冒險旅程,既害怕卻又期待的心情。
  彷彿是影集裡的臥底間諜,執行重大的秘密任務,準備潛入敵方陣營。

  「2005年6月30日,0點45分,抵達後山西邊的森林前,決定先探險左邊的小徑。」六太對麥克風說完話,按下播放鍵,滿意地聆聽自己的聲音再次響起;日日人則是拿著麥克風蹲在小徑旁,向著鳴叫的雨蛙,呱呱學著叫聲。

  「喂,日日人,你不是說有地圖?」
  「地圖在這唷。」日日人笑嘻嘻地拿出一張圖畫紙。
  「這……」六太無奈的嘆氣,脫線的日日人果然應驗他的猜想。

  一張明顯是用彩色筆隨便亂畫的潦草地圖,在山頭的地方被打個叉叉,旁邊寫著「仰星角」,日日人興高彩烈的指向打叉那處說:「這裡就是仰星角喔。」
  六太咋舌:「最好靠這張地圖可以找到那裡啦。」他從口袋掏出另外一張地圖,這是他昨天下課時間抽空到圖書館影印,上頭概略記載後山的道路圖。
  
  就著手電筒的光,六太比對兩張地圖,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大概規畫出待會行進的路線,再三比對確認好方位,他指著前方:「沒錯,沿著這裡走上去,大概四十分鐘,就可抵達那裡。」
  「姆醬!好厲害唷。」
  迎向弟弟佩服的目光,他鼻子簡直快要翹高了,故意裝作絲毫不在意的模樣說:「哼哼,若是看你那張地圖,我看天亮也找不到。」

  「吶吶姆醬~聽說後山東邊住著一個魔女唷,還有屍體被分屍藏在那裏,曾經有人在那棵大樹上吊自殺,據說晚上到哪裡都會碰到不乾淨的東西,會有白色的東西飄來飄去。」

  「日──日──人!!!」六太現在簡直想掐這個沒神經到極點的弟弟。
  「姆醬,這樣不是很好玩嗎?」

  罪魁禍首則是露出無辜的笑容,完全不以為意。


03.

  六太抬頭望向天際,下弦月就像是一抹微笑掛在夜空當中,稀薄雲層能夠清晰辨識出夏季大三角。他聆聽著日日人亂哼的歌曲,原本緊張刺激的探險被轉換成出外踏青般輕鬆。兩人走在小徑之上,兩旁的雜草高及腰部,稍稍不注意就可能迷失。

  「日日人,你不要亂跑啦!」六太無奈地呼喊,對方無謂的揮了揮手,笑著繼續往前跑著。他的弟弟日日人,時常少一根筋,對每件事物都感到好奇,往往一個不注意就跑得不見蹤影,需要自己時常地注意。
  「姆醬!你看看這個!有螢火蟲耶!」日日人把停駐在葉面上的螢火蟲捧到他面前,六太沒好氣說道:「好好,我看到了,你不要再亂跑了,喂喂!」話還沒說完,對方又一溜煙往前跑去。

  「你在幹嘛突然站著不動啊……沒有路了?!」六太疑惑地問,跑個不停的日日人竟然安靜地佇立在前方。

  一根巨大的樹幹橫臥,阻斷了小徑通行,而那樹木似乎已倒臥許久,粗大的樹幹爬滿了交錯樹藤,樹身被綠色的青苔給覆蓋,上頭有人用著黃色油漆大大寫著此路不通。

  「果然……我還想怎麼會這麼順利,原來這裡是條死路啊……」六太挫敗的蹲下,放開手中地圖,哀嘆自己不愧是生於悲劇之日的人,在全國嘆息聲中出生的自己,註定就是會碰上倒楣事。

  沒有跟著嘆息,日日人只揚起一抹微笑說:「我覺得,姆醬應該多相信自己一點唷。」

  「喂喂,上面都寫著此路不通,你、你還爬過去!」六太瞪視不聽自己的話,逕自爬過樹幹的日日人,對方卻只笑著擺擺手,越過阻礙、往前跑去。

  六太憤怒地站在原地,賭氣想像著待會日日人應該就會摸摸鼻子,尷尬笑著承認自己的失誤。他來回踱著腳步,在心中數落日日人所做的種種蠢事到一半,才發現到四周靜的出奇,強烈意識到笑嘻嘻螢火蟲的那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日日人!日日人!你在哪裡!──」
  無法止歇的急促心跳,一股寒意從指尖竄起,不祥的預想閃過腦海。六太立刻往前跑去,奮力爬過樹幹,任由帶刺雜草在腳留下細瑣的傷口,他朝著四周用盡全力地大喊。

  最後,他在小徑的盡頭找到日日人,那人坐在路邊,似乎又不小心跌倒了,臉上沾滿不少汙泥,右膝蓋有一塊很大的瘀青,渾身狼狽模樣。日日人發現了自己,立即揚起了開心的笑,伸手指向小徑的盡頭。

  「姆醬的推論是對的唷,這裡真的可以通往仰星角耶,我就說姆醬要多相信自己一點嘛。」

  高興地告訴自己是對的弟弟,讓他羞愧、又有點鼻酸。

  六太輕輕敲了敲日日人的頭後,悄悄伸出了手,先是緊握住,再來慢慢地環上對方肩膀,小心翼翼確認懷裡的溫度是確實存在,他暗自祈禱日日人不要發現自己的顫抖,許久許久,才刻意別開臉說話。

  「……你這傢伙別老讓我擔心。」

  日日人愣了一會,又笑了出來。


04.

  所謂哥哥的職責究竟是什麼呢?

  六太總是忍不住思考著,哥哥的職責應該是阻止弟弟做蠢事,讓他打消異想天開的念頭?或是做為引導的角色,想辦法扭轉他的錯誤想法?身為保護者,最正確是否該一開始就將整件事情告訴父母?

  整件事來自一個再無聊不過的賭局。

  「嘿,南波你敢在半夜去後山嗎?哈哈你這膽小鬼鐵定不敢吧。」日日人班上的壞孩子向他挑釁,對於老仗著胖虎般身材,愛欺負班上同學的壞孩子,日日人坦然笑著回答:「好呀,那我就去看看。」
  日日人反應出乎意料的勇敢且不畏,沒有台階下的混蛋就撂下狠話,於是兩人便打賭若日日人敢在半夜時前往後山的仰星角,那麼他就會當眾向全班說我是膽小鬼。

  六太深深了解弟弟的單純、少根筋,以及那固執專一的個性,即使沒有開口問,也由衷相信日日人有自己的理由。
  他想,就算是再怎麼麻煩,或是如何抱怨,若是日日人想要做的事,只要不是壞事,自己都會全力支持吧。

  就算六太聽完賭約的來由時差點沒吐血,先不論瞞著爸媽在半夜出門有多冒險,況且就算去了又能夠向對方證明什麼,他沒有責備日日人多麼有勇無謀,他最終思考一會,點點頭說那我們明天晚上去吧。


  「姆醬,你在笑什麼?」日日人搖晃兩人相繫的手,歪著頭問。
  「我決定了。」六太低頭輕笑著,用力邁開大步,領先向前走。

  他拉著日日人,踏過荒草蔓延的小徑,爬上讓人汗流浹背的陡坡,終於來到山頭的制高點,眼前開闊視野,天上星星與人間燈火相輝映,人類在廣大天空之下顯得渺小不已。

  兩人氣喘吁吁同時倒在草地上,不約而同大笑出聲。

  「明天你絕對要告訴那個膽小鬼,好好讓他知道誰才是膽小鬼。」
  「哈哈,他絕對會嚇到說不出話來──」

  仰望著浩瀚的星空,最後他還是忍不住問:
  「吶……日日人你不害怕嗎?」
  日日人毫不猶豫的笑著回答:「害怕啊,但是跟姆醬在一起就不害怕了,要不是有姆醬幫我查地圖,陪我蹣著爸媽一起走到這裡,我獨自絕對沒辦法做到,真的太好了,能夠有姆醬在。」


  你實在很會惹麻煩,有時候會氣得希望你不存在。
  但習慣身旁有你的笑聲,習慣收拾你的爛攤子,習慣你無厘頭的問題,
  沒想到就這樣,習慣了無論做任何事都在一起。

  這樣自以為是的照顧與習慣,
  其實是另一種對你的依賴。


  六太緊抿著唇,無法坦率說出口,那句話是他才該說。
  若不是有日日人在,自己或許早就放棄了。

  他悄悄凝視那膝蓋上的瘀青與傷痕,以及燦爛開朗的笑臉。
  最後,輕輕將那雙手收進自己掌心,慎重地握起。


  ──仰星角,不知道是誰取的貼切名字。

  沉默的仰望夜空,滿天星星彷彿要墜落地面,時間於此刻凝結,不知道彼此是否都在想著相同一件事情。難以想像二十年之後的他們,到底會在哪裡,做著什麼樣的事情,最終成為什麼樣的大人。

  但希望從今以後,就算只有一步之差,也要走在你的面前。
  這樣才能為你遮風避雨,不再讓你受傷,可以陪你走過漫長道路,偶爾督促或嘲弄,讓你氣得更加努力的前進。

  哥哥,就應該走在弟弟之前。




20130214 PM0801
20130215 PM0822 修改


  雖然不是情人節賀文,還是容我祝日六永遠在一起!
  與其在這裡廢話,我還是趕快去趕稿打下一篇比較實在(癱死
  這篇時間點在兄弟倆人發現UFO的前一年,想要描述六太作為哥哥的信念和出發點,還有其他想寫的東西會留待下篇說。
  覺得沒有完不是錯覺,這篇還會有續篇^P^;

  正式釋出印量調查的我胃痛,不管如何絕對會有日六的東西放在攤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