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兄弟/日→六】Look Up The Word

※仰星角系列II


  【青春期】釋義:
  自我意識過剩,叛逆行為等同英雄,抗拒既有規定。
  極其渴望引起異性注意。


01.

  冬季的藍天有著凜冽的距離,儘管黃澄澄的陽光照耀,但是絲毫無法感受到暖度。日日人搓著手、猛打哈欠,恍惚看著自己的呼吸凝結成一連串的白色霧氣,連帶思緒也跟著空白一片。

  右手邊傳來無奈的嘆氣:「拜託你……打哈欠也遮一下吧。」
  「姆醬,我每天可都有認真刷牙唷,牙齒可是拍廣告的潔白程度。」他洋洋得意的微笑,展示潔白牙齒,只見那人轉過頭,似乎拒絕再與自己說話。

  你來我往的日常對話,口中還有媽媽拿手煎培根的油膩味道。
  屬於南波兄弟的再普通不過早晨。

  開始逃避完全沒準備的古文考試,日日人回憶早餐菜色,結束後開始思考午餐的便當,繼續打著哈欠發呆。兩人穿著不同的制服,與自己散漫模樣相反的自家兄長,正認真閱讀英文課外讀物。

  兩人相差三歲的年齡事實,在六太從國小畢業後成為了具體的距離,也宣告兄弟形影不離的時光結束。他們就讀不同的高中與中學,擁有不同的生活圈,每天在同一站上車,卻總在不同車站離開,共處的時間自然少了許多。

  六太闔上手中的書,嘆息說道:「拿出字典,我幫你複習考試啦,別再犯『麥克在等侍肯恩』這種愚蠢的錯誤。」
  無聊頓時一掃而空,日日人笑嘻嘻展示字典,向哥哥炫耀自己的傑作:「上課無聊的時候,和大家亂寫的東西,很有趣唷,有種自己是國家編譯委員會的感覺。」
  「字典是用來查,不是讓你用來亂寫!」面對他做的荒唐事,六太不留情面揍了他一拳,日日人則是笑了出來,對於看不下去的哥哥,不知為何就有種開心感。

  重複沒營養的對話之中,車站的時針指向六點整,三兩個上班族匆匆進入車站,綁著辮子的女高中生專注閱讀手中的書,OL則拿出化妝鏡確認妝容,一群陌生卻對彼此面容熟悉的固定成員,在同個時間點交會,乘上同班列車。

  「姆醬,你又在偷看那個女生吧。」日日人發現哥哥偷偷移動腳步。
  「哪有啊,只是這邊比較不會擠。」六太立即反駁,明顯的顧左言他。
  日日人像是想到好方法,下一刻故作驚訝的說:「姆醬,你的頭髮上面黏著飯粒。」才說完就見到六太慌張對著車窗查看頭髮,轉眼發現是場騙局後,日日人忍不住噗哧笑出,六太則作勢舉起拳頭。

  早晨的列車,肩碰肩的擁擠程度,日日人發現某個不對勁的事,悄悄示意要六太轉頭,在兩人所站在的不遠處,那個綁辮子的女高中生正小心翼翼地朝四周張望,她的肩膀輕顫著,抓著欄杆的手指隱隱泛白,但是沒有人意識到她的異狀。

  「姆醬。」日日人低聲喊,六太立即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悄悄移動到女高中生的不遠處,兩人同時看到有隻手正在女高中生的臀部上下游移,而被騷擾的女孩泫然欲泣,日日人大聲喊出要那人住手,隔壁的六太比他更快行動。

  「你那麼喜歡摸大腿……那就摸我的啊!你摸啊你摸啊你!!混蛋!!」

  氣到發狂,理智短路,六太用力一把抓起癡漢的手,就直接按上自己的大腿來回磨蹭,惡狠狠的威脅,配上無意味的動作,那名癡漢完全呈現當機的狀態,連狡辯和逃跑都忘了,整個車廂的目光聚焦。

  笑聲像是一滴水所濺起的漣漪,逐漸擴大到整個車廂內。
  終於撿回理智,六太漲紅臉,結結巴巴的無法構成語句,無法面對出糗現實。

  最後連那一名被騷擾的女孩,都噗哧笑了出來。


02.

  癡漢被送警局,那名女生深深一鞠躬,感謝他們的出手相助,最後還與兩人交換了電子信箱,並且作為答謝,決定這週日邀請他們看電影和吃飯,於是六太回到家後,就在客廳裡興奮得來回狂奔。

  「日日人你在忌妒,那個女生很可愛唷。」見到他悶著不吭聲說話,六太賊笑,故意戳了戳他的臉頰。
  「哼哼,姆醬承認了吧,每天早上搭車的時候都偷偷看那女生。」他故意揭發,成功看見對方紅起臉急忙否認,但心中湧起的不是勝利的快感,而是某種無來由的不爽情緒。

  「嘖,不好好讀書,你又在進行無聊的遊戲。」六太轉移話題,湊過頭看他在做什麼,發現他又拿著鉛筆在字典上亂塗,瞬間露出受不了的表情。
  「這是訓練創意的遊戲啦。」日日人鬧彆扭得說完,不再理會對方,逕自地在字典上亂寫。
  「哈哈,日日人,第一次跟女生約會耶!約會!!」六太再度抱著手機,在床上滾來滾去,繼續令人生厭的開心行為。


  假日時,三個人一起去看了當紅的愛情電影,當遇到尷尬的入座時間時,日日人很自然地坐到六太旁邊,而女孩則是微笑選擇了六太身旁的位置。當女孩因為莫名其妙的愛情肥皂情節紅了眼眶時,他則轉頭偷偷打哈欠,以唇語詢問兄長可否待會結束去看《星際大戰》,被六太白了一眼。

  接著,三個人又去了市立天文館,這個以往只有他與六太的場所。
  六太搶了導覽志工的工作,興高采烈為女孩細心講解每個展示品,兩個人有說有笑地,並肩走在前方。

  他漫步在熟悉的展覽空間中,卻無法找到自己應該有的位置。


  胸口無法抒發的鬱悶持續的發酵,來到了一個月過後。
  這一週開始,六太因為足球比賽要到外地集訓,日日人獨自搭車上學。這天他也準時抵達通勤的車站,遠遠地就看見那女孩打招呼,他只好尷尬回應,與女孩並肩搭上同班列車。

  為打破這讓人有些煩躁的沉默,日日人只好找些話題聊天,從共同看的那場愛情電影,以及天文館即將開放的新展區,最後繞回了不在此處的那人身上,從六太小時候尿褲子的糗事說起,到兩個人發現UFO,他笑著細數每件自家兄長曾發生的小事。

  「現在很少弟弟會直接叫哥哥小名,你們兄弟倆感情好好喔。」女孩輕笑,似乎覺得很有趣。
  日日人驚覺糟糕,不自覺中又都在講姆醬的事,急忙笑著解釋說因為我們是兄弟嘛,所以姆醬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唷。

  尷尬的沉默再度降臨兩人之間,日日人不知該接續何種話題,微紅著臉的女孩深呼吸一口氣,低頭不敢多望他一眼,綁著雙馬尾的嬌羞模樣,女孩輕啟紅唇問。

  「……我從之前就對日日人君很欣賞……日日人君有女朋友了嗎?」

  日日人呆愣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驚訝的不是對方突來的告白。
  想當初國小畢業時,他的制服鈕扣可是全年級女生的搶手貨,最後整件外套的扣子都被搶光,六太每每說起這件事,都抱怨上天不公平,為何他就遺傳母親的爆炸捲捲頭,只有受到女生冷落的命運。

  面對可愛的女生告白,他沒有以往的高興。
  而是初次萌生了自己也無法理解的……完全鬆一口氣的感受。


03.

  依據拼音尋找,按字檢索。
  遵循規則整齊劃一地安放,所有事物於此,彷若都擁有不容推翻的意涵。

  日日人隨手翻閱字典,瀏覽潦草的註解字跡。
  青春無畏彷彿是對笨蛋的另類讚許,中學男生們的莫名其妙遊戲,在讓人哈欠連連的古文課,先是用字典查詢猥褻的字眼,互相取笑後,在裝用功贏得老師讚許眼光的片刻,再次用鉛筆無聊寫下不正經的名詞註解。

  【女朋友】釋義:
  看無聊噁心的愛情電影,附和言不由衷的稱讚,所有以上一切都怡然自得。
  就像一顆闖入的彗星,帶來意外與變動,改變了所有的日常軌道。

  【忌妒】釋義:
  企圖佔有,拒絕分享。
  想佔有某個特殊位置,拒絕與任何一個人分享。

  【哥哥】釋義:
  具有血緣關係,大自己三歲的人,共同誓言要實踐夢想。
  遺傳母親大人的一頭捲髮,將生於「杜哈的悲劇」當作慣性失敗藉口。
  偶爾的囉嗦都出自關心,愛擺兄長的架子,老是放心不下自己。
  無奈又寵溺的笑,意外的很可愛……

  日日人自嘲的揚起笑,憶起當初認真玩這蠢遊戲的初衷,
  就是想要看到六太嘆氣又忍不住笑出的神情。

  還記得國小時,他總是會偷偷注視著那些穿著黑色立領制服的中學生,望著他們提書包或揹吉他的身影,交換快速聽不懂的流行話題,似乎是只有那個年紀才會懂的笑鬧。

  看著六太第一次在鏡子前穿上立領制服,與自己揮別,他總是想快點長大。
  但輪到自己終於穿上立領制服時,奇怪的是,那份的疏離感卻沒有消除。

  ──姆醬的事,我全都知道唷。
  比起艷麗型的女生,更喜歡清純靦腆的女孩。
  比起灑狗血的愛情片,更喜歡宇宙科幻片。
  對於料理拿手,並且非常會鑽牛角尖,化身滾來滾去的六太。
  面對喜歡的女生,就會很溫柔,傻傻地盡一切付出……


  「你又在玩這無聊的遊戲喔。」六太走進房間,將窗戶打開讓空氣流通。
  「哈哈,我可以幫姆醬查查看失戀是什麼意思唷。」他故意亮出手中的字典,六太立刻賞他重重的一拳。

  他們有默契的不再去提到女孩。
  從那天之後,女孩再也沒有到車站,似乎改從別的車站搭車,躲避的意圖很明顯。兄弟回復到日常的風景,依然在早晨進行無厘頭的對話,六太似乎不知道真相,仍處於在失戀的哀傷陣痛期。

  「日日人,你不想要談戀愛嗎?」六太望著藍空發呆,似乎又想起女孩。
  
  原本他真的只想開玩笑,想說些好玩的話逗對方開心。
  下一秒受到某種衝動驅使,日日人毫無預兆的傾身,將彼此的距離縮到最小,溫熱的雙唇,短暫三秒的輕觸又分離。見到六太嚇到嘴無法合攏的表情,日日人才捧腹大笑:「哈哈哈笑一個嘛,看姆醬很難過,想要安慰姆醬,不然今晚換欣賞爸爸的模仿大爆笑?」

  吻過的唇狠狠發燙,鼓譟不休的心臟,
  他用盡全身的力氣祈求,希望下一秒這份情感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六太無法察覺到他的胡思亂想,毫無懷疑就接受了這個理由,把剛剛的吻當作弟弟惡作劇的一環,很快地失去注意力,甚至揚起笑說:「拜託,我才不要這種爛安慰,實質上還不快介紹女朋友給我。」
  

  那樣失落又慶幸的當下,希望撼動些什麼,又希望什麼都未改變,
  手中的字典被風吹得啪搭作響,翻到被折起的那頁。


  【戀愛】釋義:
  無從選擇的意外,急症的無預警發作,渴求退燒般的醒悟解脫。
  伴隨著無止歇的焦躁和不安,以及佔有慾。
  就這樣,某個人成為了生命宇宙裡的行星,永遠仰視卻不敢貿然觸碰的太陽。
  

  那刻起,在字典泛黃的紙張上、在內心深處,
  ──他將這段話,用黑色的簽字筆重重塗抹覆蓋,覆蓋到看不見為止。
  


20130217 PM0902

  年假結束好哀傷,待會就要進入工作模式。
  打這篇文聽的是電影《盛夏光年》的配樂,對於電影的情節忘得差不多了,只記得結局有點莫名其妙,但是對於小說和劇本卻是印象深刻,很喜歡小說和劇本的故事與氛圍。
  姆醬抓痴漢的情節、用字典查色情單字,取材真人真事XD

  同屬仰星角系列,有想闡述的想法,此時還無法完整敘述整個輪廓。
  整個系列都不是以往自己熟悉寫的題材或氛圍,雖然誇下海口說想這樣寫,但連帶打字時非常惶惶不安,但還是咬牙打出,只能說大家有機會將這系列看到最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