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兄弟/日←六】夢中的婚禮

01.

  穿著白色婚紗的女子揚起淺笑,她對著鏡子旋轉一圈,白色薄紗的裙襬輕揚,就像一朵美麗的白玫瑰綻放。她端視鏡中的模樣,掩不住幸福洋溢的神情。

  「六太,你比較喜歡白無垢,還是西式婚紗?」
  問題久久得不到回應,女子才疑惑轉過身,就抓到他發楞的片刻,六太急忙尷尬的微笑:「我覺得西式婚紗很不錯啊,像你這件的蝴蝶結就很可愛。」

  真讓人不禁認同公司前輩的見解,男女間一來一往試衣答詢,耗費的心神比起寫企劃案要多上幾倍。實佳子身穿削肩設計的純白色禮服,綴點小巧精緻的蝴蝶結,看起來帶點小小的性感又迷人。

  似乎很滿意他回答,實佳子再度揚起笑問:「那麼,六太比較喜歡婚紗囉?」
  「實佳子穿什麼都好看。」他笑著重複,這並非妥協敷衍。

  實佳子噗哧笑了出來,他明明講得是正經的話,她卻總是而忍不住大笑出聲。女子提起裙襬,輕步坐到了他的身旁,仔細凝視自己那從小到大熟悉的面孔,最後,緩緩靠上他的肩膀。
  相互倚著肩,感覺就像是回到兩人小時候。

  「……我們都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
  女子露出感慨萬千的笑容,六太與她共同注視落地鏡中的那兩個人,已經不是昔日一同寫回家作業,那綁雙馬尾的女孩與靦腆害羞的男孩了。
  
  實佳子突然想起了什麼,用手肘推推他,掩嘴竊笑:「話說你家弟弟真的越來越可口囉,尤其打棒球的樣子帥到不行,我之前跟妹妹有去看過比賽,日日人站在投手丘上的模樣應該有一堆女孩子會為她尖叫吧。」
  「簡直恐怖死了,每次比賽結束就會有一票女孩來我家門口堵人……喂!準備要出嫁的人別說這種話啦。」六太深深嘆口氣,女子不以為意的大笑。

  頓了一會,實佳子似乎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嘆氣說:「那樣帥氣的日日人,居然沒有交過女朋友,他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這個問題,妳問我要問誰啊。」六太不耐煩的回應。
  「好啦好啦,不要太忌妒你弟弟唷,那麼我們待會見囉。」實佳子笑著擺擺手,終於宣告放行。

  六太關上門後,忍不住重重吁了口,抬起頭就看見剛剛話題裡的主角倚著牆,向自己揚起了嘴角,而那笑容帶著了然於心的意味,似乎把剛剛房間內的對話都聽進。

  「實佳子表姊是姆醬的初戀吧,小時候姆醬老嚷著要娶實佳子表姊。」日日人笑著說,他今天穿著白色的西裝,果不其然吸引眾多女孩子的竊竊私語與注目。
  「嘖,你這小子長大越來越不可愛。」六太狠狠瞪了一眼,日日人則無所謂的聳聳肩。一會才像是自豪、又像是無奈的低笑說:「因為姆醬的事,我全都知道唷,那姆醬呢……知道我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嗎?」

  「誰知道那種無聊事,我要先回家了,你就留在這裡繼續陪實佳子吧。」六太不想理會對方的無聊發問,拍拍日日人的肩膀,就大步走向戶外,急促且不自然的腳步,彷彿欲將對方遠遠拋下。

  「我有喜歡的人喔,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他,他有一個捲髮,擅長把快過期的食物變成佳餚,偶爾的囉嗦都出自關心,老是放心不下我……」

  那原該遠遠落後的人卻輕鬆追上,掛著招牌的燦爛笑容,繼續比手畫腳訴說,六太忍不住咋舌,考慮是否乾脆用小跑步拉開兩人的距離。不知道何時開始,身旁這個人的步伐早已超越了他。

  不知何時開始……有太多個「不知何時開始」。
02.

  他實在不擅長應付這樣的場合。

  六太正忙著擺起業務用笑容,應付接連來噓寒問暖的親戚,在這樣家族聚會的場合,所有長輩就會像相約好一般,重複問著令人生厭的問題。六太一個轉身發現日日人不知溜去哪了,遇到這樣難熬的場合居然不通知他一聲就搶先落跑。

  「聽說六太現在工作還蠻不錯的嘛,年紀輕輕就榮升課長喔,還拿下那什麼設計獎,你媽全都跟我說啦,下次找你買車會不會比較便宜啊?」醉醺醺的叔父,用力拍打他的肩,六太差點痛喊出聲,左肩現在肯定留下了大片的瘀青。

  聊景氣,聊賺錢,聊著上班族都共同有的話題。
  六太恍惚想著,這或許就是普通人平凡的一生。他在十九歲那一年,明白成為太空人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後,便決定選讀不同的系所,踏實的為自己人生打算,這樣的決定也普遍獲得周遭的人支持,畢竟與其去追求虛幻的夢想,不如好好地找份正當的工作。

  「聽說你跟你弟弟鬧得很僵喔,為了你不當太空人的事,兩個人還誰也不跟誰說話的冷戰。」
  聽到叔父提起這件事,六太險些連最後的微笑都掛不住,然而沒有察覺他的變化,叔父逕自繼續說:「哈哈哈,也老大不小了,兄弟快點和好吧,叔父支持你做的決定,與其沉迷荒唐的夢想,不如好好找份工作……」

  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支持,也無法抹滅背叛的事實。

  彷彿被撬開心中好不容易鎖上的黑盒子,那些惶惶不安的情緒再次騷動,那段日子裡他總想著要如何告知日日人,他難以開口,也難以成眠。
  幾乎猶豫了將近了一個月,在繳交大學志願卡的前天晚上,才開口告訴日日人,他決定放棄太空人的夢想。聽完他的話,日日人沉默站起身,用力甩門離去,之後幾次爭吵的記憶已強迫遺忘刪除,因為就和交出的志願卡般,所有的事都已無法挽回。

  是他背叛日日人,背叛當初兩人共同立下的誓言。
  心中不願承認,從做出決定的那刻起,就代表兄弟倆即將分道揚鑣。

  阿姨扯著醉醺醺叔父的耳朵,為叔父的喋喋不休道歉,六太擺手笑說沒關係,回首就發現日日人就站在不遠處,不僅剛剛故意假裝沒看到他,甚至還用唇形對他說:「活該」。

  混蛋,還湧現愧疚感的自己真該去死!六太一口灌完雞尾酒,轉身與另一個快叫不出名字的親戚聊天,突然意識到有人正拉他的衣襬,低頭就看見兩個小孩子仰頭望著他。
  「好無聊喔,六太叔叔講故事來聽聽。」沒大沒小的是他六歲姪子。
  「叫我哥哥!不是叔叔。」他立即給小姪子一記不痛的手刀。
  「我最喜歡聽六太哥哥說宇宙的事情了,你以後都不講了嗎……」而可愛的小姪女抱著小兔子,苦苦哀求的模樣。

  他苦笑地說,對不起。
  自從那年做出決定後,他就把過往有關的一切都埋葬。從小到大買的宇宙相關書籍全都收入紙箱,那段時間看到宇宙航太相關的節目都轉台,逼迫自己習慣抽離夢想的現實日子。

  沒想到小姪女抿著唇不語,淚滴在她眼眶裡打轉,六太急忙哄小姪女說道:「那我講一顆叫莎朗星星的故事好不好,莎朗也是一位美麗科學家的名字唷,她的故事很精采唷,你想聽嗎?」他這麼說著,小女孩才總算破涕為笑。


  「……你都還記得。」日日人輕聲說,拿走他手中不知第幾杯的雞尾酒。
  「真是感謝你的見死不救啊。」六太諷刺的回應。
  「姆醬都還記得吧,那年我們發現UFO的興奮,關於我們喜歡的宇宙一切,看過的星空與一同走過的路,記得我們說好要一起當上太空人……」

  就算記得又怎麼樣?
  面對誠實到近乎殘酷的人,他下意識就想逃。


03.

  想逃、想逃、想逃得遠遠──他想逃到那人找不到的地方。

  腦中充斥鬧哄哄的巨響,沒有目標,只能盲目的逃亡。六太與擦身而過的親戚打招呼,加快腳步前進。湊巧庭園中央剛好正舉辦現場廚藝秀,大廚表演火焰創意料理,吸引所有的賓客都靠近圍觀,他則趁此機會溜進教堂內。

  「姆醬。」

  逃脫成功的鬆懈剎那,卻聽見呼喚自己名字的熟悉聲音。

  日日人坐在長椅上,似乎早知道他會來到這裡,與對方臉不紅氣不喘的輕鬆模樣,自己則是氣喘吁吁的狼狽不堪。日日人拍拍右手邊的位置,笑著示意他坐下,開口說道:「姆醬別逃了,又不是玩躲貓貓。」

  這是一場溫馨美好的婚禮,白色教堂的一排排長椅,懸掛著粉紅色玫瑰的典雅花圈,中央以白色玫瑰裝飾的十字架,門外不間斷傳來的笑語與交談聲,反之在教堂內的他們,並肩而坐,被無話可說的沉默圍繞。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連這樣普通的距離都顯得突兀。

  「姆醬你果然發現了。」日日人輕笑的語氣坦然。
  「……你這笨蛋,以你少根筋的個性我不發現也很難,況且也不是我自己想要發現的啊!」聽到他這句氣急敗壞的話,日日人終於忍不住大笑出,甚至笑到流眼淚。
  他光明正大的伸出雙手,要求確認數量:「那總共幾次呢?姆醬應該有算吧,我趁你睡著偷親你的次數,啊,還有廁所的衛生紙。」
  六太紅著臉,用力咳了聲。

  沉默悄然復甦,洶湧翻騰的是無法再壓抑的情感,那人緩緩的傾身靠近,他伸出的手顫抖著,隔著些許距離,就停駐於自己的臉旁。
  聆聽如此之近的呼吸,只要他再多貼近些,就可以感受到彼此的體溫。


  吶,姆醬。

  我夢見你站在紅地毯上,就像現在的美好婚禮。
  牧師朗誦永恆的誓言,你右手挽著溫柔的新娘,她低頭靦腆笑容。

  我看到,你會與她白頭到老。
  柴米油鹽醬醋茶,平淡的日子天天過。
  也許有些小爭執,也許有過大風大浪,但是都會平安順利。

  許多年後的某夜,你白髮蒼蒼,唇齒動搖,靜靜地躺在庭院的搖椅上。
  望著月亮,你會對你的孩子們說……嘿,爸爸以前可是想當太空人。

  ──那一切將是多麼平實且幸福。


  許久,他終究還是收回了手,日日人揚起淡淡的微笑。

  「而我想要你幸福,姆醬。」


04.

  教堂的鐘響起,宣布婚禮終於要開始。
  婚禮進行曲奏起,穿著婚紗的新娘步入教堂,牧師宣讀誓言。

  「我知道那是多麼平凡卻可貴的幸福,那也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和一個工作穩定、很不錯的男人,結婚生幾個小孩,人生大風大浪都會看過,這是人生平實又可貴的幸福。」

  身穿美麗婚紗的新娘,看著台下的眾人說:「我知道在場的很多人,都認為他不是個合適的伴侶,不管是他身體上的缺陷,或是我們年齡的差距,我們有太多阻礙,但我只想告訴大家……」

  實佳子微笑,堅定不容反對的說:「我遇到了這樣的一個人,我發現自己願意捨棄那曾如此憧憬的平凡幸福。」

  當下一刻「我願意」的誓言交換剎那,教堂響徹熱烈的掌聲。


  「日日人呢?他去哪裡了?……」
  面對左手邊空蕩蕩的位置,他彷彿從夢中醒來,喃喃自語的問。
  
  母親訝異的回答:「六太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日日人不是早就到美國讀大學啦,你怎麼年紀輕輕就記性不好,見你像掉了魂似的,今天是實佳子的婚禮,日日人也不在,給我振作精神一點!」

  但責怪的話還沒唸完,母親就驚訝的大喊出聲:「喂喂,你這孩子哭什麼啊,初戀情人結婚有這麼感傷嗎?初戀一定沒有結果的啦。」


  置身在幸福的婚禮之中,眼淚無法克制地掉落,引來不少側目的眼光。
  被人笑話也無訪,因為真正落淚的理由只有自己知道。

  無法說出口,他也遇見那樣的一個人。
  與他有血緣關係,甚至擁有相同的性別。

  喜歡笑著與他分享最新發現,只懂得笨拙地假藉無厘頭的理由,開玩笑的親吻;每個看似不經意的觸碰,其實都帶著壓抑和不安,慌張掩飾再認真不過的真誠情感。

  就算被背叛,就算被逃避,也由衷希望自己幸福的人。

  ……他曾遇見了那樣的一個人。




20120224PM1107

  親愛的大家,我還沒有脫稿(淚流滿面再度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