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4】宇宙兄弟無料小說本《To hold your hand To grow old with you》

iUqd-sMNe5nN8v3ljScs4nfKya.jpg


Mutta.

  年紀越大,越容易在夜半翻來覆去,苦惱半睡半醒的淺眠,所以當他睜開眼,感受熟睡舒展四肢的輕鬆感,六太看向落地窗下一地的澄黃陽光,聆聽著麻雀嘰嘰喳喳的喧鬧聲,忍不住唇角微彎。
  聽見身側傳來翻身的些微聲響,那個人似乎又不小心被自己吵醒,驀地從身後伸出的手,放在自己腰際輕摟著,十年如故的位置。

  夏日總嫌棄對方過熱的體溫,心底明白那只是嘴硬不願承認,自己其實喜歡這樣的安心感。在等待朦朧意識復甦的片刻,六太望向他滿是皺紋的手,一道又一道,悄悄細數著歲月增添的痕跡。

  「吶,今天想吃什麼?」六太終於開口問,時鐘的短針指向五點。
  「味噌湯……烤鮭魚……還有白蘿蔔醬菜。」
  「是誰說早餐一定要吃麵包跟牛奶的啊?」聽見這樣的回答,六太忍不住嘖了一聲,想起某老頭還嘮叨說早餐絕對必須是麵包和牛奶。
  「呼嚕……呼嚕……」
  結果,回應的只有刻意忽視問題的打呼聲。

  十多年來早已看破對方的伎倆,放棄與那人計較,六太輕輕地翻身下床,膝關節隨著移動而嘎吱作響,無奈低聲嘀咕身體越老越不中用。
  緩慢地走向廚房,年紀大了為身體著想,早餐越發簡樸的菜色,他將退冰的鮭魚切片放入設定好的烤箱,並在鋁鍋沸水中放入柴魚片和小魚乾。

  廚房玻璃窗映照出自己的身影,一個老人佝僂著背,有些稀疏的蒼白捲捲頭,額頭爬滿皺紋,體力大不如前,走三步路就會喘。
  早已不復見當年的熱血青年模樣。

  「看一個老頭繫圍裙有什麼好看。」感受到身後凝望的視線,六太沒好氣地說道。

  「姆醬穿圍裙的模樣,永遠都很可愛。」

  那人笑得坦蕩自然,倒是他狼狽地胡亂拿湯勺攪著味噌湯,不管過十年、二十年,還是三十年,六太還是無法習慣被稱讚可愛,尤其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糟老頭子罷了。

  味噌湯、烤鮭魚、醃白蘿蔔醬菜、紫米飯,以及餐桌的閒話家常。
  六太戴起老花眼鏡,打開電視與收音機,讓各式聲響充斥飯廳,他低頭認真閱讀手中的平板電腦。
  「你今天要去哪裡?」那人不經意地問。
  「晚上有青佑小學天文社的小型研習會,準備帶他們去河堤觀星,要幫三年一班那群調皮鬼們準備科展,我待會回去JAXA一趟,暑期講習課程要調整,結束後會先去商店街,冰箱已經空了,今年是牛奶特價……」

  「吶吶,姆醬,沒有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六太抬起頭,就看見對方埋怨的抿嘴模樣,如他七歲時感冒無法與自己出門觀星般的哀怨。
  「我要遲到了。」小小報復心作祟,六太故意笑著擺擺手就出門。

  兩個人退休後,除了受邀擔任JAXA的榮譽講師,課餘之時,這個人居然不嫌麻煩成立了國小天文社,讓原以為寧靜的退休生涯變得吵吵鬧鬧。定期舉辦的社團活動,多次野外露宿差點沒把兩個老人們折騰死,但是看著一群小蘿蔔頭們長大,是另種無可比擬的成就感。
  今年他們所帶的第一屆社團學生,幾個孩子認真將太空人當成生涯目標,而其中一個孩子近期通過了太空人測驗,前往了休士頓,每日都興奮地與他報告訓練的最新狀況。


  六太匆忙走進JAXA,與經過的人們點頭示意。
  仰頭看向牆面上那已泛黃的照片,他們的照片就被貼在中央,下面一行字寫著:「人類史上首對一同登上月球的兄弟」

  他悄悄揚起微笑,即使白髮蒼蒼,唇齒動搖,無論多少次,
  只要看著兩人身穿太空衣並列的照片,都會想起那一段有淚有笑過往,激動情緒於胸口再次鼓動,彷彿可以聽見火箭升空的轟隆聲,漂浮置身於浩瀚星空中,回首瞭望蔚藍地球。
  曾經以為再也無法觸及的夢想,再次牢牢握緊的感動。
  這一切,都是那個人所給予。


  結束JAXA的講課,比預計的時間還要晚,昏黃斜陽映照出長長的影子。
  「今天是要慶祝什麼嗎?」超市收銀員大嬸俐落地結帳,發現菜籃裡比平日還豐盛的食材,抿笑問道,今天不是生日也不是特殊節日,六太微笑不答。

  他回家就走入廚房忙活好陣子,擺好一桌好菜,勾起食慾的香味輕飄。

  「果然姆醬記得。」面對滿桌愛吃的菜餚,那人輕揚起笑。
  「還不是被你害的,被唸了幾十年就算想忘也忘不了。」六太原本想假裝不耐,但始終被識破真心,對方揚起招牌朗朗笑容,輕聲說道:「我愛你唷,姆醬。」,
  「夠了!」他的耳根已隱隱發燙。
  「哈哈哈,姆醬你臉紅了囉。」

  「就跟你說別鬧了……」

  一時間忍不住開口,他的聲音迴盪在只有一個人的屋內,顯得巨大而空洞。

  六太沉默許久,才起身走到客廳一角,拿起神壇上那張笑得燦爛的照片,輕撫那從孩提到老年熟悉的身影。

  即使明白無人在旁聆聽,也忍不住開口抱怨,「你這傢伙,不是說好了,哥哥應該走在弟弟前面嗎?結果最後什麼都讓你跑在前面……」

  彷彿就看見那人搔搔頭苦笑,無法反駁的無奈模樣。

  「嘖,混蛋,都是你害我染上自言自語的壞習慣,早就叫你別老是這麼多話,你走了以後,我都好像可以知道你會說什麼。」

  習慣了你還在身旁,習慣與你嘮叨著細瑣的生活小事。

  「你現在應該過得很好吧……不過這樣也好,還好是我,不然留你一個人肯定不會好好照顧自己。」六太搓著鼻子,眼角微微發酸,年紀大討厭的地方除了體力衰退之外,也更容易因為些小事而感傷。

  門鈴作響,他連忙擦去眼淚,想起今晚要與國小天文社的孩子們去河堤天象觀測,下秒門外果不其然傳起了小孩子笑鬧聲,以及不明的碰撞聲,六太深深嘆息,看來這群野孩子又在伺機惡作劇,也拜現在生活充滿這些吵鬧事物,才不致於總想著身旁的空缺。

  「哼就算你不在了,我又怎麼可能會忘記呢,這幾年的份,我還等著之後跟你算帳。」六太噗哧一笑,將相片放回原處,準備準備去開門。


  這是你不在的每一天。
  ……也是你都在的每一天。



Hibito.

  「姆醬,我知道沒辦法給你一般人的幸福。
  我敢肯定,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希望你得到幸福的人
  我們擁有相同的血緣,相同的性別……
  但那個、這個……你願意陪伴……」

  日日人嘆氣,拿著紙筆重複改寫,但始終沒有一個完美的說詞,該如何傳達出他的覺悟,最後好不容易寫好一份較為完整的講稿,結果卻在開口的剎那,演練的台詞完全沒派上用場。
  兩人都已不年輕的當下,熟練欺騙與放任錯過,是成熟大人需會的技能。
  但終究明白了,一子輩子說謊,謊言也不會變為真實。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相握的手顫抖,一句再簡單不過的話成為了相守的誓言。
  也換得了接下來三十多年的攜手共度。

  爭吵,合好,相惜,相守。
  兩個老男人住在休士頓的房子裡,過了適婚年齡卻還單身,外在的壓力更是接踵而來,已數不清有多少人問他們為何不結婚,甚至熱心地替他們介紹合適的對象。他的確也曾經懷疑這樣的選擇是否正確,但是往往在握起那人的手時,就頓時有了堅持下去的勇氣。

  「什麼不結婚?我們早就結婚了好不好。」

  看見那人為了流言蜚語而煩惱,他總會開玩笑般的回答。
  即使沒有結婚典禮,也沒有親朋好友的祝賀,兩人的戒指從未戴在手上,無人知曉這天的存在,但彼此皆明白,就是這一天決定要彼此共度一生。

  
  退休後回到了日本,他努力豐富兩人的生活,成立國小天文社團,拖著一把老骨頭與孩子們活動,周遭充滿了喧鬧的笑語,朝夕的埋怨和嘮叨也成為日常的光影,共同坐在搖椅上看著照片,重複細數那些經歷的往事也不厭倦,這是平淡卻又最珍貴的時光。

  倆人不可能擁有孩子,也無法向外公開他們的關係。
  但是他盡全力給予那人所有的幸福,祈禱他永遠不會寂寞。

  不知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神存在,他將深深感謝祂,即使被醫生宣布癌症復發,只剩下短暫的生命,他也不曾後悔做出這樣的決定,即使這輩子重來一回,他也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他很幸福,即便風風雨雨,仍有幸能夠擁有這一切。

  只是還是心疼……最終仍留他獨自在這世上。


Wedding anniversary.


  同月同日的這一天。

那一張被揉皺的紙,被夾在宇宙百科全書裡塵封已久,似乎是出借的社團老師忘了這張紙,湊巧被準備科展的孩子們翻到,斑駁紙張與殘缺的內容,調皮孩子們就算看不懂,也想藉機發揮惡作劇。

  青佑小學天文社的孩子們,如約來拜訪指導老師家,「來惡作劇吧。」最調皮的孩子王提議,結果三兩個男孩紛紛響應,管他什麼名目,信件已經因時間而斑駁,幾乎看不太懂信紙上頭的字,但反正有提到這個就對了。

  「噹噹~噹噹~噹~」
  打開門,一排男孩分兩邊站列,五音不全哼著結婚進行曲。

  「六太爺爺!結婚~~結婚紀念日快樂!」

  原本以為會看到老爺爺會氣急敗壞,賞他們每人一記敲頭,老爺爺卻撿起他們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那封信,孩子們來不及阻止,還以為會被訓一頓,但沒想到,老爺爺只是愣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下一秒,他噗哧大笑出聲,卻又哭出眼淚來。

  褪色的求婚台詞信紙,唯最後那一段字還清晰可見。
  結婚紀念日,那人真實所說的話,於在這日又立下了新誓言。


  「無論會是誰先離去,我都會永遠等待與你再次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