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企劃】委託0002

  全世界,只有自己一個人知曉的秘密。

  被埋藏在荒漠的千年遺跡,藏有秘密地圖的一只手冊飄洋過海,被地球另一端的主角偶然發現,即便主角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那所遭逢的一切都是真實,但太過奇幻的情節就像騙子的言語,無人相信那破舊紙頁裡,宛如玩笑的塗鴉,將指往神話中的遺跡──

  小時候的自己即使放下手中的書,仍無法從故事之中抽離,
  想像自己若有天發現了無法與全世界的人訴說的秘密,是否也將擁有與秘密相同巨大的孤寂感?



  「嘎──嘎嗯嗯──」思考短路發出莫名聲音,楊亮璿放下手中的漫畫書,用毯子捲起身體,仗著在私人包廂內可毫無顧忌,像是毛毛蟲般前後翻滾。

  亮璿在《漫時光》複合式的漫畫店這打工兩年多,店長很大方讓員工在沒排班時可以免費使用包廂,他常在沒排班時來看霸王書。
  亮璿見預定的時間差不多了,楊亮璿才依依不捨起身,將書籍歸位,背起裝有簡單的衣物和盥洗用品的旅行袋,準備前往約好的住宿地點。

  「前輩,幹嘛皺著眉呀?不是要出去旅行嗎?」打工的後輩笑嘻嘻地問。
  「我要去工作啦……」他含糊地帶過。

  第一次委託是意外,
  第二次接委託的緣由?……。

  「對了,你可以幫我看看這張照片?你看得見左上角男生的臉嗎?」楊亮璿掏出放在皮夾裡的紙片,這是他從網站列印下迎新宿營的活動照片,十幾個大學生站在草原上比出勝利手勢,他指向左上角的男生。

  後輩一臉狐疑地接過照片,盯著照片許久,用力的眼神快將照片燒了一個洞,最後才投降說道:「我看得見啊,可惡這傢伙長得還不錯耶,應該很受歡迎吧,前輩,你為什麼這麼問,這張照片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問題啦,啊,我工作時間快到了,我先走囉。」抽回對方手中的照片,楊亮璿匆匆逃離現場。


  事情發生後的七天,他拿著這張照片,總共問了至少50個人以上。
  「普通的大學生」、「兩個眼睛、一個嘴巴和鼻子,有什麼奇怪嗎?」、「長得比你帥一點點,但還是比我差一點」、「長得不錯,體格好像有在鍛鍊」、「應該很受歡迎的長相」……

  得到的答案不盡相同,但是沒有一個答案跟自己相同。
  ──只有自己看得見的怪物。

  
  楊亮璿來到指定的地點,仰首細細觀看這段26層公寓大樓,公寓外牆的磁磚有些暗淡,週邊大街熙來攘往,普通日常的光景,要不是接到事故事件的試住委託,誰也不知道這裡曾發生命案,甚者發生無法解釋的奇妙事件。
  
  作日按照前次慣例,他接到入住前的說明電話,這次換了不動產的老闆直接打來,劈頭就直說:「我以為你不會接委託了。」
  「……我有些事情需要想想。」他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好含糊回答。
  話筒那段立即傳來一陣爆笑,可以想像老闆似乎笑到流眼淚的模樣:「原來還有事情特別需要在凶宅裡思考才能激發靈感呀,哈哈哈這次委託就麻煩你囉。」

  可惡,有點不爽,又有些懊惱。
  楊亮璿忿忿不平地走入公寓,就看在這份打工酬勞很優渥前提之下,就當作免費來旅館暫居,畢竟前一週回家裡住,但再住下家人不免起疑心,畢竟……他還沒有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回到那個租屋處。

  他走入電梯,按下21樓的圖示。

  回想此次委託物件簡介,忍不住自言自語碎念:「14樓發生命案,但是發生怪事卻是21樓?這是怪事傳染的現象嗎?前住戶表示電梯會自動停到14樓……」

  可惜,沒有發生前住戶所說的電梯自動往14樓的現象,
  電梯乖乖地爬升至21樓後打開。

  採取直球策略。

  這次承接委託已做好萬全準備,亮璿仔細閱讀委託物件的檔案,並且打了通電話做好相應準備,並採買基本的食物,準備度過凶宅試住的七日漫漫長夜。
  亮璿沒有多加猶豫,當晚直接選擇前前住戶說發生怪事的主臥室就寢,既然凶宅試住,那就挑問題點的房間親身測試。


  明明遇到了無法解釋的鳥事,為什麼接下第二個委託?他也忍不住自問。

  明明有其他的選擇,例如另尋租屋處,或死心從家中通勤,但比起遭遇的這些可怕之事,逃避而讓那些未解謎團成為糾纏內心的怪物,這才是可怕之處。
  就算這日他真的逃離,未來的自己也會時時刻刻回想起這一切


  況且,那個人曾經救過自己……
  楊亮璿深呼一口氣,撥通電話那支號碼。


  「楊亮璿學長……?」話筒那端,遲疑地的聲音傳來。

  熟悉的嗓音迴響,當時恐怖回憶頓時閃現,
  頸部以上被重重黑線纏繞,紅色空洞的眼,望著自己。

  亮璿語無倫次地說:「對不起,我、我不小心按到通聯紀錄,打擾你睡覺了嗎,啊啊再見!再見!」,然而手指顫抖不聽指令,遲遲無法按下結束通話鍵。

  「沒關係吶,學長你沒有打擾到我,我今天熬夜做報告,今天大概不會很早睡,話說學長這個時間還沒有睡嗎?」像是安撫他的慌張,顏景恆輕輕一笑。

  「我有點失眠,所以睡不太著。」胡亂扯了一個理由,壓抑不安的情緒。
  「聽說睡前做30下仰臥起坐的話,比較好睡唷。」
  「是嗎,我待會就來試試……」

  有些尷尬的對話碰壁,亮璿深呼吸開口。
  
  「那個,對不起,這一週都沒有回去,明躲著你也很對不起,那天明明你擔心來找我,但是我居然這種忘恩負義的態度,對不起,我的態度才讓你覺得不舒服。」亮璿連同這幾日累積的愧疚與歉意,一口氣將壓在心中的話吐出。

  話筒那端沉默,明明只有幾秒鐘的空白,卻漫長地像是過了一個小時。

  「沒有關係,真的,或許有什麼原因無法告訴我,但我知道學長不是有意的。」像明確接收到自己的話語和無形的心緒,雖看不見的顏景恆的表情,但他的回答莫名地讓他放下心。

  恐懼還在,謎團還在,但是聽見這句話彷彿卸下某種重負。

  「嗯……有天會告訴你的。」亮璿慎重地說。
  一定會告訴他。


  至於這次的委託先從可知的項目排除起,楊亮璿入住前日便打通電話。

  「按鍵壞掉了,線路接觸有些問題,所以14樓的按鍵才會處應到,我已經整組換掉,以後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電梯維修工人擦擦汗說道。
  僅僅15分鐘,多年來電梯自動停靠14樓的謎底終於真相大白,他腦中自動搭配名偵探柯南的主題曲,回頭望向來湊熱鬧的住戶們,皆不約而同悻悻然地離開。


  居住的第七天,睡在主臥室的期間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也沒有看見前前屋主所說的詭異黑影。亮璿每天正常地作息,然後莫名記著對方的建議,每天睡前都做30個仰臥起坐。

  楊亮璿抽出那張迎新宿營的照片,他伸手撫過那左上角男生被黑筆塗抹掩蓋的臉,無法看見他的真面目。


  凶宅居住的最後一晚,做完仰臥起坐後,亮璿躺在床上用平板重新讀起了那篇漫畫,破舊紙頁裡宛如玩笑的塗鴉,將指往神話中的遺跡──被眾人嘲笑的主角只微微一笑說,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無法看見,但是對親身所見,親耳所聞的他而言,那就是真實。

  亮璿望著自己的手出神,回憶著被比自己略大的手輕覆,所遺留下的掌溫,
  就算全世界獨自己所見,但那就是真實。


  ----

  這次壓線寫作業(土下座,
  嘎嗚覺得不少地方都要重寫啊啊(自毆,等忙碌的工作期間過去後再回頭修稿Orz

  話說我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爆笑
  當時我家公寓電梯的按鍵壞掉,真的不管搭電梯上樓或下樓,一定會在某層樓打開門。第一次遇見時有點毛毛的,但是幾天過後就確定是按鍵壞掉,工人維修過後就沒事了(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