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企劃】委託0003


  「我回來了......」楊亮璿輕輕地打開門,小心翼翼探頭窺視室內狀況。


  即使沒有回應的答話,但那人似乎知道他的晚歸,特意將客廳還留著一扇燈。楊亮璿走向沙發,發現客廳的桌上擺著一碗的皮蛋瘦肉粥,鍋蓋貼著一張便利貼。

  『學長辛苦了,我晚餐不小心多買了,不介意的話請當成宵夜享用吧,明天系辦有活動,我會凌晨就出門。 景恆』

  他猶豫一會,但是還是投降於咕嚕咕嚕叫的肚子聲,將粥微波加熱後,舀了一匙粥放入口中,濃醇的滋味喚起了食慾,暖和了忙著做報告而飢餓過度的身軀,他不一會就將一碗粥吃個精光。

  楊亮璿望向室友的那扇緊閉的房門,不知是否刻意為之,亦或是兩人原本生活作息就不相同,回宿舍住的這個星期,兩人完全沒有見面,每天都很巧妙的錯過。

  沒有見到那張恐怖的臉,應該慶幸萬分才對,但是心情不知為何有點複雜。


  拾起那張便利貼,他不知道該留些什麼回應,留下粥的錢又顯得過於推拒.掙扎許久最後只留下了客套的字句:「謝謝你的粥,下次換我幫你買頓宵夜。」,他於內心吐槽這回應實在爛透了,但無奈沒有其他更好的回應之下,只能就此將紙條放回桌上。


  *  *  *

  楊亮璿隔天醒來,已經快接近中午的時間,只剩下自己一人獨留宿舍,陽台的盆栽有澆過水的痕跡,他的室友似乎早早已經出門,而那張自己回留言的紙條,也已經消失在客廳上。

  他決定先放下煩惱,按照原定計畫到雛磨區的大型書店採買專題所需的書籍。
  騎了一小段路到達雛磨曲的商店街,剛將機車停妥後,楊亮璿準備展開今日的行程時,發現前方有個老奶奶茫然地站在斑馬線中央,而綠燈僅剩幾秒的時間,老奶奶似乎不為所動,只無神地望著遠方。

  楊亮璿拔腿向前,趕緊將老奶奶扶至人行道上,擔心地詢問:「奶奶,你怎麼在這裡?」
  「我想要回家,你可以告訴我家在哪裡嗎?我到底在哪裡?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我想要回家。」奶奶抬頭望著他許久,原本茫然注視遠方的眼神倏忽聚焦,眼眶微微泛紅,著急地拉著他的手。

  「奶奶別著急,我幫妳一起找回家的路,妳不要擔心。」他趕緊輕聲安慰,但老奶奶仍是心焦不斷地跳針地重複著想要回家的字句,楊亮璿用力握起了奶奶的手,直視對方的雙眼緩緩地說:「我一定會幫您找到家」,老奶奶點點頭才破涕為笑。
   
  他問了幾個問題,老奶奶都答非所問,而周遭行人匆匆,似乎沒有人在意這位老奶奶。
  不過想了想,第一步可能還是要先報警吧,或許可以直接查詢到老奶奶的家人。
  
  楊亮璿牽著老奶奶的手,邊聊起附近的街景與天氣,甚至試著說幾個無關緊要的玩笑話,逗笑了老奶奶,似乎成功讓對方緊張的情緒舒緩不少,兩人邊往最近的警察局走去。
  
  來到警局前,就發現一名正要進門的警察,楊亮璿放開兩人相繫的手,用力向員警揮了揮,引起對方的注意。
  「您好,不好意思這位老奶奶走丟了,可以請你們幫忙嗎?」

  「呃,年輕人,你說的是誰啊?你後面沒人耶。」
  警察大叔疑惑地望著門外,似乎理解不能。
  楊亮璿轉過頭,才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糟糕!」楊亮璿往回跑,周遭來回找了好幾回。
  終於發現老奶奶躲在巷口汽車後方的視線死角,老奶奶低著頭,一會才怯生生地望著他說:「我不敢進去那個地方,那裡有人擋著我進不去......」就算他如何相勸,但是老奶奶搖搖頭拒絕,似乎真的很害怕警察局。

  看來必須果斷放棄求助警方這條路了。
  楊亮璿不氣餒,決定回到原點,仔細再次問問老奶奶是否還記得回家的路。

  「奶奶還記得?恩...奶奶記得家裡的電話嗎?或是家裡的住址?」
  老奶奶想了好久還是搖搖頭,但似乎想到了些甚麼,露出燦爛的笑:「我的家有大大的庭園喔,我還有好多家人,大家都對我很好唷,每天下午都有好吃的點心吃。」
 
  老奶奶手舞足蹈說起關於「她的家」,
  她有很多位家人,大家的感情都很好,住在同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有的大大庭院,他們最喜歡在庭院裡種花種草,或是清晨在庭園裡做早操,
  夏日的午後,她與家人肩並肩曬著暖暖的太陽,聊著那些聊不盡的小事........

  楊亮璿注意到,老奶奶舉起的右手帶了一個塑膠手環,上面寫著「許月娥」並寫著一支電話。
  他趕緊拿出手機撥打那隻電話。

  話筒嘟了幾聲後接通,他開口趕緊詢問:「您好,請問是許月娥女士的家屬嗎?」
  「終於找到小月了,我是小月的家人喔,這個傻小月老是記不得回家的路,每次都不小心在外面迷路,不好意思,先生是你發現小月的嗎?真的多虧有你,不然小月又在外面迷路不知多久--」話筒那端一連串步間斷的話,低啞的嗓音精力充沛,似乎也是一位老奶奶。

  「沒關係,只是許月娥女士似乎不記得自己住的地方,請問要將她送回去哪裡呢?」
  「我們這裡的地址是雛磨曲安祥路331號,不好意思,再麻煩先生送小月回來。」


  楊亮璿記下地址,離所在地還好沒有很遠,牽著老奶奶的手慢慢地走,大約半小時就抵達。
  三層樓的透天厝,大門上方掛著「OOO安養機構的」的招牌。
  楊亮璿走近時忍不住發出驚嘆,現在都市鮮少有這麼大的庭院,更讓人吃驚的是,庭園種滿了花花草草,並且有一顆高大的楓樹,庭院內放了好幾張白色的長椅,供人悠哉地休憩,此處就像是都市裡的秘密花園般。

  有位銀色長髮的老奶奶站在門口,端莊美麗的身影,與身後的花園相映,彷彿一幅畫。
  她一發現他們便快步走近,伸手輕輕彈了彈老奶奶的額頭:「傻小月,你是不是又追著貓,不小心迷路了?要不是這位先生送妳回來妳你不知道還會迷路多久呢。」

  「小月回家了,小月只能回家,還能去哪。」被罵的許奶奶,傻傻一笑。

  「您好,我是小月的家人陳麗,不好意思麻煩您了。」陳奶奶深深一鞠躬,楊亮璿趕緊回應:「沒有啦,這只是小事一樁,許奶奶能夠平安回家就好。」

  「我們共同住在這安養機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小月就像是我的妹妹般,她今天快中午時還不見她出來吃午餐,讓我們好不著急,這附近都找遍了還找不到他。」陳奶奶微微笑解釋。
  「剛好要到了我們的午茶時間,您要不要一起來喝個茶呢?我們很久沒有跟年輕人聊聊了, 別看小月這樣,她其實很害怕陌生人,但是她似乎不怕你呢。」

  楊亮璿想到原定的行程本來想拒絕,但是許奶奶拉起他的手,綻放燦爛的笑容:「要不要一起喝個茶呢?是小月自己配的花草茶喔。」

  他忍不住也嘴角上揚,微笑回應。
  參考書明天再買也還來得及,今日就參加這意外的茶會吧。

  
  陳奶奶介紹了其他幾位長者,這家安養機構居住了十幾位長者,他們感情同於家人,儘管字裡行間內都沒有透露自己血緣關係的家人在何方,彷彿直接認定了現在共住的人們都是自己最親愛的家人。
  每位長者都熱絡地與他打招呼,有位老爺爺還比孩童調皮,還沒介紹姓名就猛拍了他屁股一下。全部的人簇擁他至庭園的長桌,要他聊聊大學課業和現在年輕人的流行,甚至還要他教學如何使用APP。


  聊著聊著不知不覺間,天邊已染上澄黃的暮色。
  楊亮璿看了看手錶的時間,似乎差不多該準備告辭了。

  「今天真的很開心,也不打擾大家吃晚餐的時間,我差不多該走囉。」
  「別走嘛,再多聊聊」許奶奶拉住他的手,似乎不捨他離開。
  「可是......」他呆愣著,無法說出話來。

  此時,楊亮璿才發現不對的地方。
  什麼時候身後的樓房,外表變得如此殘破?宛如久未人住的廢墟般?

  夜色一點一點地降臨,陽光一點又一點地消散 ,庭園中陽光沒有照到的地方,原本鮮豔盛開的花朵,變成了枯黃的模樣,庭園旁那顆翠綠的楓樹,則只剩下枯枝。

  而眼前的拉著他的手,依依不捨的老奶奶,
  只剩下一具骷顱。


  「啊啊啊啊啊!!!!────」
  楊亮璿放聲大叫後,完全失去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楊亮璿聽見有人輕喚他的聲音,模糊的意識才逐漸凝聚。

  「學長、學長!你還好嗎?」這般擔心的嗓音似乎很熟識。

  他似乎躺在某個柔軟的物體上,隨著意識的恢復,後腦杓也開始傳了陣陣抽痛。

  「學長似乎不小心跌倒撞到頭了,不要急著起身,再躺一下沒關係,我剛剛檢查了一下,好險沒有很嚴重。」聲音的主人苦笑,對方的手正輕覆著他的額頭,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對方的大腿上,他試圖睜開眼睛,但是有些使不上力氣。

  「你的手好冰。」

  「啊,對不起。」

  楊亮璿抓住對方倏忽想抽回的手,輕輕地說:「沒事啦……我只是想說冰冰的很舒服。」

  他做足心理準備後,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那張扭曲被黑暗吞噬的臉,
  最初的三秒仍然無法完全遏止恐懼的情緒表露,但握著對方的手,心中的恐懼順利地卸下。

  儘管無法看見對方的表情,顏景恆就像是知曉他的疑惑,苦笑解釋:「我本來想問學長要不要買宵夜,結果手機再度打不通,我又接到了仲介的電話,想說學長該不會又來打工了吧,對不起,我又有點擔心就……」

  湊巧此時手機響起,他起身接起電話,不動產老闆劈頭就說:「楊同學要不要打工啊,有個委託想要委託你……有個安養機構因為兩年前流感爆發,有一半以上的老人離世而被勒令停業,之後就發生了很多怪事。」

  「你該不會說的是雛磨曲安祥路331號 的那棟安養機構吧。」他心中頓時理解這一切。
  「欸,你啥時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老闆錯愕的驚呼。

  
  楊亮璿對著已剩下枯枝落葉的破舊庭園輕輕地說,
  許奶奶,陳奶奶,我會再來的唷。
  今天我真的很開心,我一定會再來的。


  掛上電話後,楊亮璿拍了拍沾上塵土的膝蓋站起,對顏景恆一笑:「喂,不是要吃宵夜嗎?走吧,我請你。」

  「可是……」顏景恆似乎很猶豫。

  果然這傢伙是刻意避開見面,難怪這週都沒見到他。

  楊亮璿深呼一口氣,儘管多方身高比他高了幾分,仍用力一拍對方厚實的肩膀,成功聽見對方吃痛的驚呼聲,他故意再次揚聲道:「我說去吃宵夜,就是去吃宵夜,再猶豫我就不請客囉。」

  顏景恆愣了一會,才笑著回應:「那麼,就謝謝學長招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