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奧尤60分week3】檸檬糖

#CP:奧塔別克x尤里
#奧尤60分創作:Week3指定題目「青春期」
#原作時間線延伸,奇幻小設定
#活動來源:奧尤60分創作
#BGN:《WE WERE YOUNG》mashed-up by AnDyWuMUSICLAND


  場景布置,是我每次工作的重要前置作業。
  
  我通常會選擇巷口轉角的普通咖啡館或隨處可見的速食店,因為這是一般人最熟悉的角落,但閱讀此次個案資料後,我靈機一動選擇可品嘗俄羅斯紅茶的小茶館,還特別找來俄羅斯傳統茶炊,以及各式手作果醬。

  「歡迎光臨。」我向著門口微微一笑,迎接初次到來的貴客。

  金黃髮色的少年推開門,他綠色眼眸先是疑惑地掃視各處,直到發現站在吧台內的我。

  「你不是維克托。」少年從最初的嫌惡轉變為警戒瞪視,不肯再靠近。
  「對,我不是他,我只是藉由這個形象出現,因為你對於這個人的情感很複雜,讓我覺得非常有趣,不單是渴望一戰的對手,也是最大挫敗的來源,但也懷抱著高度的憧憬與景仰......」
  我微微一笑,暗自佩服少年的觀察力,潔淨玻璃窗反射出我的身影,身穿服務生的銀髮男子正淺淺一笑。

  「你到底是誰!」 少年彷彿被戳中痛處的大聲怒吼。
  「別這麼大吼大叫,我是你們人類口中的神或惡魔,甚至也可以稱為上天的存在。」

  我置若罔聞,巧手溫壺後沖泡,如果我這麼輕易被小流氓給嚇唬,這份工作也別做了。

  對付少年投以的不信目光,我亮出早已準備好的報章雜誌,將那疊厚厚的資料丟至少年面前,他橫掃少年組冠軍的英姿占滿報紙頭版,所有斗大聳動的標題都在討論同個話題,少年晉升成年組的首戰,大獎賽是否能讓少年成為花滑史上的新里程碑。
  「尤里·普利謝茨基,15歲,俄羅斯新生代滑冰選手,橫掃少年組的冠軍,他篤定自己會在青年組的首場戰役摘下金牌,超越傳奇紀錄保持者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你要的是什麼?」目中無人的少年大剌剌翹腳坐上椅子,毫不拐彎抹角的直問。
  「咳咳咳,你應該先質疑我所說的話吧,況且我根本還沒解釋到那段耶。」我的俄羅斯茶還沒有泡完,就被迫直接跳到結論,換我想要勸勸少年應該三思而行。
  「為了勝利--要我把靈魂出賣給惡魔也可以。」少年猖狂一笑,那不羈的笑容宣示為奪得勝利犧牲所有在所不惜。

  看來少年不是笨蛋,而是大笨蛋。
  我愕然無語,進行如此順利讓我始料未及,但仍嘆息拿出一個精緻的木盒,盒內放滿了粉黃色鋁箔紙包裝的糖果,我向少年開口說:「吃吧,這可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品嘗。」
  少年毫無猶豫,拿起一顆黃色糖果後拆開包裝,毫無猶豫地丟進嘴巴。

  「好吃嗎?」 我開口問,但早已在少年的表情中讀到答案。
  「還蠻......好吃的耶,這是檸檬糖?」少年舔了舔上唇,稚氣未脫的模樣讓我忍不住一笑。
  「那要再來一顆嗎?」 我遞出手中的木盒。
   口是心非的少年,明明想再嘗一塊卻揮手拒絕說:「不了。」

  來到最後的工作流程,我朗聲宣示千篇一律的提醒:「你走出這扇門後就會忘記這裡所發生的事情,你會把這一切當作夢,但是變化已經發生,無論好或壞,這都是你的選擇,到時候後悔也無法改變。」
  他聽完我說的話就像是向我挑釁般,少年比出中指後轉身走出門。

  之後的我仍忙碌於工作,我偶爾聽聞少年的消息,聽說他在分站賽都拿下好成績後一舉進入決賽,而在巴塞隆納舉辦的決賽,我特別抽出時間到場觀看。

  純白色的優雅身影,自我犧牲的無償之愛為主題,少年順利摘下了金牌,一戰成名的少年,也順著不敗的氣勢摘下了世錦賽的金牌,媒體大肆報導,尤里·普利謝茨基是下一個花滑世代最耀眼的新星。

  我站在觀眾台上望向叱吒冰場的年輕王者,我拆開一顆黃色糖果丟入口中,檸檬的酸甜滋味緩緩化於舌尖,看來揮手回應如雷掌聲的少年已經獲得最冀望的事物。

  等待比賽頒獎的片刻,我打發無聊開始閱讀糖果包裝紙上的成份標示:「嘖嘖,現在連天界都強制規定食品成份展開嗎,檸檬、糖、過激情緒、反叛行為、膽大妄為、自怨自艾等等以上成份皆為隨機添加,食用作用因人而異,可能有人格塑造的重大轉變、時間難以癒合的傷害、徹底改變人生軌跡的際遇.....」


  當一隻泰迪熊以完美弧線落在冰場上,我吹了聲口哨。
  命運,轉捩,注定,這究竟該何以名之呢?

  我看見少年拾起泰迪熊,向著拋物線的方向,露出他從未有過的笑容。

  # # #

  幾年後,少年再度推開了那扇門,我已等候多時。
  現在應該不能說是少年了,而是青年。

  金色長髮的青年,頹廢狼狽的模樣不像我剛剛在電視上所見的那名風光花滑選手。

  這次場景選擇黎明前的PUB,只剩曲終人散與菸味繚繞的舞池,當缺少喧鬧節拍與迷幻燈光的偌大空間,徘徊的寂寥成為一頭巨大的怪獸,呼吸冰冷的空氣,牠飢渴得準備隨時將任何孤獨的人事物撕裂粉碎。
  我這次身穿著黑色襯衫和牛仔褲,站在吧檯內迎接青年的到來。

  「我到底吃了什麼東西?」殺氣騰騰的青年見到我,便劈頭就問。
  「就算你現在知道,你也後悔莫及了。」我擦著玻璃杯,淡淡地說。
  「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什麼辦法......一定有辦法只是你不告訴我!」

  青年就像被逼到絕處的猛獸,被絕望與挫敗徹底圍剿,困獸之鬥明知僅剩死路,仍失去理智的瘋狂撕咬,青年用盡全力嘶吼,氣憤抓著我的衣領用力搖晃,逼迫我無法給予的空白答案。

  「奧塔別克˙阿爾京。」我輕聲念出那個名字。

  這個名字像是魔咒,將沸騰憤怒的情緒瞬間凝結,青年愣愣望著我。
  下一秒,透明的液體緩緩滑落他面頰,青年顫抖舉起了手,不可置信地注視凝聚掌心的透明液體,無法相信那來自於自己。

  他伸手不斷地試圖抹去,重覆低咒著消失吧消失吧,但那透明的液體始終不受控制滴落,「該死!該死!為什麼眼淚一直掉!」最後徒勞無功的青年猛力捶向桌子,敲擊的指關節泛起了血痕。

  第一次聽到某個名字就無法自拔地哭泣,
  第一次想要抓住永遠,第一次徹底相信永恆。
  第一次愚蠢得讓人無法置信,第一次明知飛蛾撲火也再所不惜。

  一句要與不要的直接詢問,勾起了牽動人生的交集。
  指尖相碰所傳來的悸動,藉著酒意在舞池中的奮力一吻,傻里傻氣的愛語,貪戀溫暖的依偎,攜手走過的海岸線,原來將那些細瑣日子所疊起的重量一次全部抽離,竟會有如此沉重的抽空反噬。青年從沒有想過,有一個未曾發覺的瞬間,自己已將靈魂毫無保留地給予另個人。

  「我不想再看著他!我腦中不想再有他的聲音!我的視線不想再追著他!我不想--」青年抓著胸口嘶吼,我知道那是何等撕心裂肺的痛,而我也知道世間無藥可解。

  我轉身將CD放入音響後,才悄悄地開口:「你會拿許多無可挽回的事物交換,以及遭遇種種無法選擇的改變,但是經歷這些苦痛或割捨,你的舞步將可徹底感動人心。」

  微微沙啞的女聲低語,悲涼的祈禱迴盪,「Lord, show me the way. To cut through all his worn out leather. I've got a hundred million reasons to walk away. But baby, I just need one good one to stay......」

  我調了一杯龍舌蘭,放到他的面前。
  青年怔怔地望著我。

  「今年你滿20歲了吧,上次只能夠請你喝俄羅斯紅茶,這次就是大人的招待了,我調酒的手藝還不賴唷。」我帶笑試著打破話題的僵局。
  「這是他第一次請我喝的酒......」青年虛弱的低語。
  「你走出這扇門後就會忘記這裡所發生的事情,你會把這一切當作夢...... 」工作最後的制式宣讀,今夜卻帶著些許安慰的暖度。

  青年放棄所有逞強,讓熱辣的淚流著,舉起濃烈的酒一飲而盡,一杯接著一杯猛灌,儘管這只是場夢,也希望徹底灌醉,逃離那無法癒合的傷。


  我們時常遊走人間,但人類很難發現我們的存在,我後來持續地留意著青年的狀況,無論是他比賽的緊張前夕,或連日練習而疲累睡去的夜晚,最多的時刻仍是青年前往那家PUB,持續假裝漫無目等待的時刻。

  直到那天我被某個難搞的個案絆住,當我好不容易趕到現場時,我只看到在磅礡大雨中轉身離去的某個背影,而青年佇立於街角淋著雨,他眼底的火焰隨著冰冷雨水熄滅,僅剩一縷餘燼。

  我錯過了結局。
  當時的少年已一夜長大。

  # # #

  「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掀開藍色麻布門簾,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老舊原木吧台,桌面殘留無法擦去的刮痕,某處還有頑皮的簽字筆塗鴉;暗棕色的牆壁上貼滿老電影海報,其中幾張海報泛黃捲起,露出斑駁的牆面;收音機流瀉夾雜雜音的英文老歌,溫暖的曲調在狹小的空間裡緩緩流動。

  「真可怕,維克托穿這身模樣居然一點違和感也沒有。」男人傻楞三秒後捧腹大笑。

  「今天的主題可是深夜食堂喔。」我轉圈展示技藝職人常穿的作務衣,深藍色衣著與長至腳踝的褲子,我不忘煞有其事地在頭上綁上毛巾,立即變身成深夜小飯館的老闆。

  我示意男子入座,並且送上一杯熱煎茶後,轉身繼續未完的料理。我將拍好的里肌肉裹上麵包粉,油鍋已經到適合的溫度,將厚實的肉片沿鍋邊緩緩放入,油炸吱吱聲響頓時迴盪,待里肌肉炸至美味的金黃色後撈起;將粒粒飽滿的米飯和豬排包入發酵的麵團當中,再度放入油鍋後,一盤熱騰騰的豬排丼皮羅什基完成。

  「想喝什麼?」
  「威士忌。」
  「配合一下嘛,今天是日式風格。」
  「那伏特加。」
  不改流氓本性的男子惡趣一笑,我無奈地拿出珍藏的伏特加,敲好冰塊後注入。

  我挫敗的神情似乎讓男子頗滿意,他舉起酒杯笑向我致意:「誰叫你是個壞心眼的神,居然播這首曲子,還是後來重新編曲的版本。」

  「《關於愛-Agape 變奏版》是你表演當中我最喜歡的一首,也是你的經典之作,為你編曲的人很懂你,沒想到空靈純潔的曲調加入殺人般的搖滾元素,可以如此打動人心。」

  明明知曉所指的編曲者是誰,男人僅僅平淡一笑,不為所動,稱讚我做的豬排丼皮羅什基很好吃。


  我憶起上次見面青年逼問我的狼狽模樣,我揚起笑問:「還想知道當初吃的是什麼嗎?」

  男子接過我遞出的那枚糖果,瞇眼念出包裝紙上的說明文字:「品名:青春期......這是?」
  
  我聞言賊笑拿出一疊舊相片,張張攤在男子面前介紹。
  「這是某個人以為打扮老成就可以偷偷混入夜店,結果被轟出來的糗樣,還有還有,第一次嘗試喝烈酒結果吐了滿地,試著玩合成器卻差點弄壞,這張更是經典,某個人打賭輸了只好在情人節穿兔女郎的衣服--」
  「夠了夠了!拜託你把這些丟人現眼的東西通通燒掉。」

  男子終於出聲阻止我介紹,我滿意地放下照片,反將男子一軍的感覺真好。

  雖嚷著想將這堆照片撕掉,但男子卻伸出了手,開始仔細地翻閱每張泛黃的照片,
  我對此景微笑,因為最後一次會面的人們幾乎皆如此,就算嚷著想將愚蠢的過去抹滅,但最終每一個人都忍不住翻閱著從前。

  男子不時皺眉或微笑,偶爾停下翻閱的動作,似乎新發現過去故事未曾發現的蛛絲馬跡。
  熱血沖頭的無腦告白,尖銳穿心而無法收回的一句話,固執己見的無謂爭吵,一張張泛黃的回憶照片,是青春的印記。

  將塵封在記憶底層的時光取出,讓一幕幕過往的場景流轉,來到此處的人們吶,當重新觀看年少輕狂的歲月,回憶跌跌撞撞的成長旅途,當時受的傷已結痂留疤,憤怒的情緒徒剩淡淡的感傷,追憶及懷念曾經擁有的事物,但也明白是那些失去,才能夠擁有現在的智慧、成熟等等一切。

  我喜歡這樣的過程,發現想要遺忘卻又害怕遺忘的事物,原來是最珍貴的寶藏。

  我回到廚房端出下酒菜,回頭正想詢問男子是否再續一杯酒,就看見櫃台上掉落一張糖果包裝紙。

  「喂!你、你!!--」我手中的盤子掉落地面發出清脆響音。
  「粗心大意的神。」男子如同當時少年般舔了舔上唇,惡作劇得逞的笑。

  「你是笨蛋嗎!你知道你可能又會再經歷一次那些有勇無謀,或是衝昏頭的愚蠢,你這多年來的成熟與努力都白費,而且得來的結果可能更糟!」我氣急敗壞說完,腦中閃過無數方法要讓這蠢蛋吐出來。
  
  男子將那一張照片放在心臟的位置,許久後才抬頭看著我啟口:「我現在過得很好,我已盡全力完成花滑生涯,儘管每天吵吵鬧鬧,我愛的朋友和親人們都在身邊,我是這麼覺得......直到剛剛那一刻..... 」

  他手中的舊照片,金髮少年第一次在某個人家中過夜,兩人並肩睡在單人床上,對方不小心翻身,他在這突來的意外懷抱中僵直了身體,少年有些緊張地偷睜開眼,不知道該掙脫還是放棄,最終他的手慢慢地環上對方的背,小心翼翼地貼近胸膛,聆聽心臟跳動的聲音。
  「我或許就是一個大笨蛋吧。」男子笑說完將那張舊相片收進口袋,他嘴角微彎的弧度,語調輕揚,但我讀不出為何他的燦爛笑容卻像哭泣般。

  我工作以來首次與個案的立場對調,我成了迷茫呆站的那位,男子輕輕替我開口唸出最後的宣讀:「我走出這扇門後就會忘記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我會把這一切當作夢,但是變化已經發生,無論好或壞,這都是我的選擇......」

  這是我的選擇。



  那日,男子自睡夢中清醒,疑惑未乾淚痕與胸口莫名的悶疼,但緊湊日程不容他多加思考,按時間他應該抵達冰場,開始一日的緊湊工作,連他也不曉得為何自己會驅車開向機場,並且衝動買下飛往阿拉木圖的飛機票。

  男子反覆咒罵自己是白癡,花了五個小時後抵達阿拉木圖機場,甚至下定決心落地就要買機票飛回莫斯科,但他仍是走出機場招了計程車,手機多年前刪除的電話和地址,沒想到閉眼默背無一遺忘,三十分鐘的路程像三十年般漫長,他握緊的掌心已經濕透。

  幾百萬個轉身離去的瞬間,幾千萬個阻止自已的理由,
  但當站在那個人面前,無數理由剎那粉碎,原來那只是懦弱與害怕所築起的高牆。
  
  無法改變未來結局也好,徹底徒勞無功也好,
  此時此刻都無所謂了,他用力伸出手臂抱緊眼前的那個人。

  Я тебя люблю




  
  晨光微曦,我凝視著透明清酒中浮沉的黃色檸檬糖,我對著空蕩的吧檯舉起酒杯,
  敬這學不會教訓又義無反顧的人生,

  致,大人的青春。




  END

  20170218 PM0931

  青春期總有著許多不想再回憶的愚蠢糗事
  但現在總是懷念著從前的奮不顧身,就算是明知會摔得傷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最近很焦躁,無論是工作或寫文上都是。
  時常有些負面的想法浮現,寫文會忍不住自問這樣的文章有人想閱讀嗎
  可惡,壞朋友拜訪前的負面情緒症候群真的很麻煩啊(嘆氣

  這篇架構很快就擬出,只是完稿花了很長的時間(對不起其實我遲到了)。
  嘗試比較不同的切入點,寫著寫著,不小心寫了些自己的東西進去XD
  寫完以後也對自己釋懷不少,打起精神//。
 
  感謝每一個看這裡的你們。

  備註:引用歌詞Lady gaga 《Million reas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