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奧尤】Happy Birthday

  莫斯科凜冽的風仍未止歇,他望向窗外那株大樹的枝椏,末端已萌芽小小的綠意,不畏強寒挺立。
  他永遠記得,每年的三月一日。

  第一年,在醫院瓜瓜墜地,他顫抖握住那雙好小好小的手。
  第三年,學會喊爺爺跟皮羅什基,成天最喜歡抱著他喊這兩個詞,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叫做皮羅什基爺爺。
  第七年,開始離家參加國家培訓,哭著吹熄蠟燭說要把三個願望都來交換爺爺在身邊。

  往後的無數年,就如同家中那根每年記錄身高的老舊木柱上的清晰刻印,他只要輕輕地撫摸,就可以回想起每年的那個日子。  

  # # #

  「尤拉奇卡,睡著了?」他探頭笑問青年,青年微笑回應:「是啊,『尤里·普利謝茨基誕生狂歡週』可能忙壞他了。」

  誕生狂歡週?對上他不解的眼神,青年拿出手機,微笑分享『尤里·普利謝茨基誕生狂歡週』的張張照片。
  
  熱鬧的慶生會,壽星無奈坐在大蛋糕前,每個人就戴了貓耳,米拉對著鏡頭的惡作劇笑容,看來應該是她出的主意;電視台的訪談特輯,參加錄影的Yuri Angels則獻上各式各樣的貓系列禮物;來自長谷津的眾人們,「尤里奧,生日快樂」三胞胎特別製作海報,共同合拍祝賀照片。

  主角結束一個星期以來的奔波行程,乘坐最晚一班的飛機,凌晨才飛抵莫斯科,進門就直撲沙發,任眾人怎麼呼喚也叫不醒。

  「這那時候尤里到日本時認識的,這位是優子,當時非常照顧尤里,這三個小孩子是她的......」
  他聆聽青年細心解釋與介紹,微笑觀看每張照片,儘管大部分的照片裡小傢伙臭臉,但是他知道小傢伙很開心。



  「尤拉奇卡的媽媽出去買東西,等會就會回來。」
  「我們先把餐桌整理整理吧,尤拉奇卡睡醒就可以開始了。」

  青年早已經熟悉家中的陳設,自動地幫忙將碗盤拿出,並拿出冰箱裡備好的佳餚。青年還準備好幾份裝飾的彩球掛在牆面上,老舊的小飯廳頓時搖身一變,當特別訂製的豹紋蛋糕放在餐桌中間,慶生派對的準備已一切就緒。


  主角壽星在沙發上睡到打呼,還邊抓著肚子,表情變化生動,不時嚷著夢話,嘴角還有口水,是副完全讓人幻滅的蠢模樣,但青年溫柔蓋上毛毯,像是凝視最珍貴的寶物,回首向他輕輕一笑說。

  「謝謝尤里的媽媽生下了他,謝謝爺爺撫養他長大,
  謝謝你們--讓我遇見這麼好的他。」


  說著夢話的主角抓住青年的手蹭了蹭後,在夢裡直嚷聽不清楚的話:「奧塔別克、我要吃@&*(*&#@,你說好要@(A)#-」,青年苦笑補充:「不過我是不是太寵他了?」
  

  他趕緊撇過頭搓著鼻子,咕噥著過敏的老毛病又犯了。
  試圖掩飾那頓時湧上的莫名情緒,眼框有些微熱,年紀大了就容易被某些事物感動。
  --尤其看見傻孫子握起青年的手,夢裡全心全意地的幸福笑容。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你這天來嗎?」

  他揚起笑問青年,青年則是疑惑地搖搖頭。

  「生日的這一天,要留給家人,這是普利謝茨基家的傳統,所以奧塔別克明年也要來喔。」
  因為你也是家人之一,相信這句沒說出口的話,應該已經傳達給青年。




  他永遠記得每年的三月一日。

  衷心祈求上天,願他最愛的孫子身旁圍繞愛他的人,而每一天都能夠被愛所環繞。





  20170301 PM2004

  亂七八糟地趕完,就是想說這句話,
  尤里生日快樂,謝謝你給予我們的一切。


  我真的對於親情向無法自拔XD 好喜歡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