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奧尤60分week10】末日前夜

#CP:Otabek Altin xYuri Plisetsky
#奧尤60分創作:Week4指定題目「末日前夜」
#活動來源:奧尤60分創作



  奧塔別克的朋友們前幾天來玩時留下不少DVD,不知是否為朋友的惡趣味,影片全是喪屍末日題材,從經典喪屍電影《活人生吃》、《28天毀滅倒數計時》到近年來新拍的《末日之戰》、《屍速列車》,各類喪屍末日電影一應俱全。

  難得悠閒的午後,兩個人宅在家,觀賞一部又一部電影。
  尤里坐在專屬的電影座位--奧塔別克的懷裡,愜意地靠著對方的胸膛,奧塔別克則從後環抱尤里,不時抽出手為尤里拿放在櫃子上的零食。

  窗外陽光燦爛,屋內迴盪連綿槍響、活死人低吼,以及主角們逃命的慘叫聲。


  「如果今天是世界末日呢?」尤里揉著眼打哈欠,換另個舒服的角度倚靠,隨意的發問。
  「不然,我們來閉眼想像一下。」剛好電影也播畢,連續看幾部電影著實讓眼睛疲勞,奧塔別克笑著提議。

  尤里故意開玩笑的質疑:「你會偷看吧。」
  「我們互相遮住眼睛,這樣就沒有偷看的問題了。」奧塔別克話說完,輕拉起尤里的雙手,尤里笑著以行動應允這幼稚的提案。

  兩人面對面坐著,開始孩子般的想像遊戲。
  奧塔別克感受溫熱的手覆上,他輕輕閉起眼睛,交付出自己一切感知。

  黑暗中只有彼此的聲音,建構起整個世界的模樣。

  「現在是?」
  「世界末日的前夜,明天世界就要滅亡了。」
  「咳咳,好,我知道了。」
  正經開場白,搞笑無比的遊戲內容,感受到對方憋笑的輕顫,連帶奧塔別克也忍不住微揚起嘴角。

  「喪屍,某種未知的病毒感染,我們這區已經淪陷,雖然新聞已經收看不到,但估計全世界都淪陷了吧。」電影情節現學現賣,奧塔別克流暢講述模擬劇情。
  「事情爆發的時候,我們在哪裡?」
  「我們那天剛好在聖彼得堡,正打算出門吃午餐。」
  「嗯嗯,你那天騎著跟朋友借的重機,我們出發後順路想到冰場拿東西,就發現街道上發生好幾起爆炸--」

  好萊塢緊湊刺激情節,兩人發現喪屍在攻擊人類,他們趕緊騎著重機回到冰場,然而冰場已被喪屍團團包圍,雖然撿到警察的配槍作為武器,但正愁不知該如何突圍時,下秒米拉居然用力踹開門,先是一拳揍飛撲來的喪屍,接著用機關槍掃射殺出一條血路。

  「咦?!米拉?」
  「拜託,憑米拉可扛起一個男人的二頭肌,絕對可以一拳揍爆喪屍。」
  「機關槍?為什麼她會有機關槍!?」
  「因為雅科夫和莉莉亞其實是地下情報組織的首領,我們這群選手也是組織成員之一,我們從小接受特種部隊訓練,每個人身懷絕技,我的武器可是雙槍!」
  「好,我明白狀況了......請繼續,我這什麼都不會的路人就跟著你們走。」

  因為喪屍的數量實在太多,他們一群人退回冰場裡,新聞轉述政府公告請民眾前往安全區避難,眾人趁正午喪屍行動減緩時出發,中途卻為了維克托一句任性想吃豬排飯的發言,眾人殺入日式料理店,差點被拿著日式菜刀、會中國武術的喪屍們圍剿,最後一行人驚險逃出。

  閉眼聆聽故事,那些荒誕的劇情彷彿歷歷在目。
  你來我往的敘述引導劇情,玩弄熟人的惡意設定,說到精彩處,兩個往往笑到停不下來,又忍不住繼續追加奇怪設定和情節,讓可怖的末日之行變成一齣荒謬喜劇。
 

  接連被好幾個笑點攻擊,尤里似乎笑到有點累了,強制進入中場休息時間。
  講述如此多關於一行人如何英勇生存,無論被困在廢棄大樓或狹窄巷弄,多麼驚險的一刻,他們都有辦法神奇逃脫。
  停頓之間,他們發現這似乎與最初的前提設定牴觸。

  「那麼,為什麼今天是末日前夕?」
  「因為明天世界就要毀滅了。」

  「......世界毀滅?」
  「全世界都被感染,現在除了我們兩人以外,大家都不在了。」
  「都不在了?」
  「嗯......米拉、勇利、維克托都不在了,我明天也會不在了。」

  無盡延展的荒漠,筋疲力竭的他們不斷逃亡。
  夥伴們一個個消失在黑夜,當傷痕累累來到目的地,才發現最後一個安全區也淪陷了。

  奧塔別克等待尤里的朗朗笑聲,嘲笑這是不可能,繼而拋出鬼點子反駁,或以髒話咒罵這鬼處境都可以,然而,兩人之間突然只剩下漫長延伸的沉默,無法雙眼觀看的他惶惶不安,但覆蓋眼睛的手卻不允許他睜開眼。

  「尤里?」奧塔別克不安的呼喚,卻只有寂靜回應。

  奧塔別克聽見略為深重的吐息,像在壓抑某種不知名的情緒,許久,略為哽咽的嗓音才緩緩傳來。

  「我說......如果全世界即將毀滅,或許我在逃亡時中槍無法跟上隊伍;或許我不小心被襲擊變成喪屍,失去理智只想要咬你的脖子,或許那時的我根本沒有機會說.......」


  奧塔別克呼吸一窒,穿透層層時空,看似遙不可及的世界末日,原來近得就在無可預知的下一秒。無論是喪屍來襲或彗星撞地球,人類束手無策,眼看世界走向終途之際,道別是末日中連想都不該想的奢侈。


  「我最喜歡你,希望你那時記得這句話。」尤里在他耳畔喃喃低語。


  他小小聲地回應,我也是。


  在某個燦爛陽光灑落的午後,兩人還能夠執手相依的片刻,將這句話反覆銘刻在記憶深處,
  直到,世界末日來臨之前。




20170403 PM0357

  很喜歡喪屍加末日的題材。
  曾經很認真思考,若喪屍真的來襲,我到底該怎麼辦
  覺得自己應該是第一波就出局的人類XD

  啊,今年好像末日之戰第二部要上映,究竟還可以演什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