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奧尤】Bite Mark

#CP:Otabek Altin xYuri Plisetsky
#20170528奧尤婚禮 認親短文


謝謝6Cㄉㄉ同開腦洞(痛哭流涕,寂寞好久終於有人可以聊聊跟一起崩潰T T
本冊內容為6C創作條漫的衍生與後續,建議先看完條漫再來閱讀唷。


據透注意,含有《YURI!!!on ICE》第六卷 BD DVD 收錄特典「Welcome to The Madness」與特製小冊內容。
私人妄想有
官方逼死人啊啊啊

以上OK?


01.

  「換你咬。」

  湊至唇邊的手指,簡短的一句話,他的好朋友如是說。

  如同過高的電壓瞬間造成線路短路,安全保險絲燒毀,只剩下當機無法思考的腦袋,尤里無法應付這未知的狀況題。

  奧塔別克直望著他,未收回的手懸空,彷彿在等待他的答覆。

  最後他放棄思考,傾身靠近,面對有著粗大骨節而充滿男人味的手,裝似無所謂地張開口咬下。尤里小心翼翼地緩慢輕咬,逐步探尋最佳力道。鼻尖嗅聞到淡淡的樹木香氣,舌尖一度不小心碰觸對方的肌膚,在這短暫幾秒間,獨屬對方的氣味與比自己稍冷的體溫已在記憶留下清晰的印記。

  「可以嗎?」

  尤里慌忙地撤回,狠狠地咒罵自己為何無法安寧心神,他不敢看對方的表情,只低著頭盯著對方指間看。
  泛紅的清晰齒痕,那亮亮的反光八成是剛剛不小心留下的口水。

  「謝謝你。」

  許久後,尤里聽見這句話才抬起頭,望見奧塔別克淺淺彎起的唇角,他也傻愣地揚起了笑。
  奧塔別克指向場外問,待會要去吃點東西嗎?,他急忙回應,好啊他也餓了。

  表演賽很成功,觀眾反應非常熱烈,迴盪不絕的連綿掌聲快掀翻屋頂,莉莉亞則是氣瘋了(這也讓尤里覺得太棒了),所有一切完美無缺,這無疑是他升上成年組首場比賽最棒的結束。

  自此,兩人再也沒有提起這小小插曲,尤里不禁懷疑那短暫幾分是異想天開的產物,或是神祕學上的曼德拉效應。

  謝幕後寂靜無邊的黑夜裡,這未解之謎就像無法擤出的鼻涕般惱人糾纏。

  尤里不是沒有想過徵詢旁人意見,他甚至想過在論壇上匿名發表問題,例如:請問哈薩克斯坦表達友誼的方式是啃對方的手指嗎?咬越深代表友情越堅固?有一天你的朋友舉起手湊向你說,嘿來咬一口吧,請問對方是想要表達什麼?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 他的指頭很好吃歡迎來品嘗?

  嘖,這是什麼蠢問題。

  最終仍參不透奧塔別克「換你咬」這句話的用意,雖然他也糊里糊塗回應了,給予一個不小心沾有口水的淺淺泛紅齒痕。這神秘難解的問題,從開頭到結束皆毫無常理可言,為何能夠得到「謝謝你」以及無法破譯的釋然一笑──


  馬的,他不懂。


02.

  「我們是朋友吧,那只有一個答案。」

  光超越是不夠的,必須遠遠超過前組表演帶給觀眾的震撼感,如果不是這麼艱鉅的挑戰就不有趣了。
  奧塔別克啞然失笑,吐槽自己在這熱血瞬間,閃逝腦中的居然是陳腐愛情電影台詞:「You jump, I jump」

  從五年前遠遠注視著少年桀傲不馴的身影,到現在被對方狠狠揪著衣領,以熊熊烈火般的雙瞳凝視著,奧塔別克覺得心中的某顆螺絲鬆脫了,何其有幸成為尤里的朋友並肩而行,鬧得天翻覆地都無所謂了。

  兩人把握最後時間討論,在短短的五分鐘內簡單比劃臨時追加的動作,幾乎沒有多少練習的時間,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力道太輕會沒辦法順利摘掉手套。」奧塔別克說明,告知尤里要有吃痛的心理準備。

  進入準備狀態的尤里似乎沒有聽見他的話,全神貫注在即將開始的表演上,奧塔別克未再啟口,不想打擾他集中精神。尤里踏上冰面準備開始時,突然一個反身靠近,俯身於他耳邊,給予遲來的回答:

  「留下傷痕也無所謂。」

  奧塔別克明白尤里是表達非做不可的決心,但不懂為何這句話居然有著腐蝕的效用,就像停止鍵壞掉的錄音機,那句話逕自在耳邊反覆播送,一句句破壞理智與冷靜。
  壓軸表演很順利的完成,精湛演出博得滿堂喝采,尤里微笑比出勝利手勢,向他的方向滑來。

  「痛嗎?」奧塔別克微皺眉,執起對方的手仔細查看。

  尤里燦爛的笑,絲毫不以為意:「沒關係啦,我當時也太嗨了,完全沒注意到。」

  「換你咬。」他未禁思考脫口而出的話。

  等奧塔別克回魂的瞬間,手已經舉向對方,停駐在尤里的唇邊,正想出聲撇清這只是開玩笑。

  然而,尤里已張口輕輕覆上,看見那白色整齊的貝齒正含著自己的手指,奧塔別克瞬間僵直肩膀,眼睜睜看著對方努力回應自己的要求,牙齒緩緩地施加力道,柔軟溫熱的舌撫過肌膚,殘存的觸感,隨著啃咬的部位傳來陣陣酥麻感,就像被注入某種神經性毒藥,幾秒內致死的猛烈毒性,讓他的心臟狠狠一顫。

  「可以嗎?」尤里低頭研究自己做出的痕跡,似乎在確認成果。
  

  奧塔別克深呼吸許久後,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謝謝你。」

  謝謝你沒有立即斷絕友情,
  謝謝你沒有投以嫌惡的眼神,
  謝謝你回應這莫名其妙的要求(但該不會其他人要求也會答應吧?!)


  「沒有閃爍銀光的對戒,沒有一首共舞的曲子,沒有緊握不放的手,
  就算只有一瞬間也好,希望跟你擁有同樣的東西。」

  奧塔別克望著兩人手指上共有的泛紅齒痕,
  總之謝了老天,對朋友湧現這麼怪異的念頭,幸好誰也不知道。


03.

  多年後,某個結婚典禮上,舞台上搖滾樂團嘶吼著,賓客們跟隨強烈的節奏跳動。

  身穿白色西裝的新人們正被關在宴會廳外轉角的儲藏室內,無奈等待工作人員的出場暗號,其中別著豹紋領夾的新人臭臉,不打算遮掩不爽的情緒。

  尤里沒料到結婚是如此麻煩事,美味的料理尚未品嘗就被關起,當初應該阻止米拉跟維克托策畫婚禮,聯手安排亂七八糟的遊戲橋段,搞得這不是他們的結婚典禮,而是藉機胡鬧的派對。

  身旁的那人沒有他的焦躁,僅僅聽話站著等待,任自己不要臉地將他當作倚靠的物件,接受另個人全身的重量。
  即使是人生當中重大的日子之一,但等待時間仍相同無聊,他靠著對方隨意開口問:

  「吶,奧塔別克,你還記得嗎?」
  「嗯?」
  「我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確切交集?」
  「巴賽隆納的大獎賽?」

  巴塞隆納的大獎賽,那是他升上成年組首次的賽事。
  那場驚世的表演滑,即使被拒絕同行仍不放棄,最後偽裝潛入夜店,無論是初次聽見那穿透心的音樂,或是硬凹對方協助編舞,每每回想起來仍讓人激動,回憶至中途的尤里疑惑地停頓,明顯發現奧塔別克欲言又止的神情。

  「你那時候──為什麼敢咬下去?」
  「幹,是你要我咬的耶!」
  「我是一時之間……若其他人提出相同要求,你會做嗎?」
  「奧塔別克˙阿爾京,戴上戒指前都可以悔婚,你信不信老子現在立馬走人。」

  「不行。」
  「為什麼,我十七歲脫光色誘你,你也是給我這個字『不行』,到最後呢還不是自己、」
  「尤里。」投降意味大過於警告。
  「那告訴我,為什麼不行?」他語尾微揚,等待對方的辯解。

  「戒指早就套上。」
  「哪來的戒指?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故意舉出雙手以資證明。

  哈薩克的英雄順勢握緊他的手,五指相扣之間,反覆落下搔癢般輕柔的吻。

  「早就套上了,不是嗎?」

  尤里注視無名指上淺淺的咬痕,抬頭迎上奧塔別克那抹淡淡得意的笑容。


  「尤里,你的餘生願意跟我一起度過嗎?」

  這傢伙是想在這裡交換戒指嗎?
  尤里一笑,執起將共度一生伴侶的手,啟口留下獨屬彼此的誓言。


END.


20170527 AM1600

凌晨四點鐘,我為什麼要如此逼自己?
原本只打算寫500字,結果最後根本大爆字數,以及說好要慎重補眠與保養,讓婚禮當天有最好的狀態參加呢!結果最後大大熬夜(爆笑

嗨嗨,初次見面的大家好,我是貓印。
當看到第六卷的特典內容簡直可以就地昇天,官方你們這樣好嗎?!這樣逼死人好玩嗎(哭)而且6C居然在星期五丟出條漫,讓我星期五整天彷彿像是嗑藥般,完全無心上班XD最後擠出了以上妄想滿滿的內容

心如止水幾年就栽在奧尤上了,每天更是跟著官方釋出的消息狂奔。
感謝奧尤婚禮的主辦小組,用心籌畫如此美好幸福的婚禮QQ

感謝閱讀到此的你,有空歡迎到河道上一起崩潰XD


20170530 AM1000 追記

因為婚禮前夕太匆忙XD”,抱歉實際印製的內容有些錯誤。
感謝小永幫忙校稿,還被指出某句超蘇台詞根本不合邏輯=D……一切都是我沒睡飽太ㄎ一ㄤ的錯(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