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A3】糖果屋

  從前從前,有個貪吃的愛哭小孩,他是個貧窮的孤兒,常常沒有東西吃,那天小孩的肚子真的很餓,他決定走入森林裡去找找看有什麼吃的東西,天黑了,原本要用來做記號的麵包也吃完了。

  「泉,為什麼我覺得你講的故事怪怪的啊?」

  「誰管你啊濱田,接下來換田島講了。」

  小孩的肚子很餓很餓,因為啊因為啊,因為什麼啊?我肚子也好餓啊!!──
因為我今天沒吃午飯,我媽媽一早拎著菜籃去商店街搶購去啦,糖果屋的小孩也是因為這樣嗎?花井,我的肚子好餓吶

  

  三橋偷偷摸摸地躲藏在郵筒後窺看,猶豫不決。
  熱鬧的假日商店街上,擠滿了購物人群,加上今日又是商店街週年慶,每家商店更是推出各種優惠活動,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招攬客人。

  三橋目光緊緊鎖在那香氣四溢的蒸籠,渴望地注視。

  「來唷來唷~一年一度大特價!一品堂包子買一送一!機會絕無僅有,數量有限,賣完就沒囉~」光頭的粗曠老闆大聲吆吼著,聽到如此元氣的叫賣聲和在店前那一排正冒著熱煙的蒸籠,路上的行人紛紛都停下排成一列購買。


  好香好香,三橋的眼睛閃閃發亮。
  雖心這麼想,但口袋裡的錢只夠買媽媽指定的草莓蛋糕。

  三橋只能眼巴巴看著熱呼呼的肉包子出籠,抹抹淚水走向商店街另一頭知名的蛋糕店──糖果屋。不愧是商店街週年慶,原本就很多人的糖果屋,更是擠滿了高中女生和中年媽媽們,大家都是為了今天的特惠招牌草莓蛋糕組合而來。


  「廉,買到了嗎?買到了嗎?糖果屋每天限量一百個的草莓蛋糕,今天只要100元就可以買到囉,太幸福了,那個綿密的粉紅色奶油呀…」三橋媽媽在手機裡陶醉地喃喃自語,完全不管三橋已經聽這些話超過十次了。

  蛋糕是很好吃沒錯啦,不過只可惜每人限購兩個,媽媽加上今天來做客琉璃,想必沒有自己的份,三橋站在長長的隊伍中頂著夏日烈陽,想到這裡不經有些無奈。


  這時隊伍突然開始騷動起來,原來是正中央舞台的布幔緩緩拉開,頭戴高禮帽身穿燕尾服的主持人出現,向大家誇張地鞠個恭後,舉起手中閃亮的金柺杖。

「感謝今天大家踴躍的購買,為了增加回饋的名額,所以我們加開了特殊的活動,就是我們招牌吉祥兔!草莓牛奶!跟他比賽的話,贏的人家加贈草莓蛋糕一份!還有任意拍照唷。」

  『多多…多一份!那那…1加1再…等於…那個…』三橋拿著十根手指頭計算,只是因過度興奮也算不出個結果,反正就會有自己的份吧。




  大鼓咚咚急促地響,大家的目光都不敢移開,主持人戲劇性地一把掀開紅布。
現場沒有預期的歡呼聲和騷動──原本喧嘩的眾人瞬間沉默下來,主持人有些尷尬地想講些話,但是半張的口終究沒想出該說什麼。


  「這就是吉祥物草莓牛奶?……」眾人疑問。



  在炎炎夏日,突然颳起了暴風雪。


  


  小孩的肚子很餓很餓,走到森林的盡頭,他發現一間好漂亮好漂亮的屋子,它是用各式各樣的糖果和餅乾建成的,他實在忍不住飢餓,小孩偷偷靠近屋子,決定……

  「花井,你講完啦?耶耶…我真的想不到…水谷,先換你啦。」

  小孩還沒行動就被抓個正著,原來糖果屋住著的是一隻沒耐心愛生氣動不動就皺眉的粉紅色兔子,村子裡謠傳牠愛吃愛哭的可愛小男孩,耶…不對…這根本就是事實啦,所以呢,換人~~。

  「這根本不是糖果屋了吧?!巫婆呢?怎麼會變成變態的粉紅兔子啊?!」


  


  唇角上揚的微笑表情,而且長耳朵上還繫著一枚可愛草莓髮飾,全身是甜美的粉紅色,還穿著件可愛的蕾絲點點迷你裙,這正是糖果屋的招牌人物草莓牛奶。

  但現在,這個印在無數宣傳商品上的可愛人物已經不知嚇跑了多少個參賽者,粉紅色兔子站在舞台上,依舊發出凜冽的無形殺氣,讓每個靠近半公尺以內的人在三秒裡落荒而逃,也拜此之賜,隊伍快速前進。

  遊戲比賽規則是跟粉紅兔猜拳,誰勝就是贏家,目前的粉紅兔的戰績是十五勝零敗,大多數的人出拳的剎那就很乾脆的放棄了,因為他們都明顯感覺到,如果贏的話,下場將會有說不出的悽慘。


  而還完全還處在可怕粉紅兔子的震驚中,三橋完全沒發現他已經到隊伍的最前端。主持人冒著冷汗喊出下個人時,更是眼明手快地拉住想轉身就逃的三橋,「換這位男生囉ˇ請跟草莓牛奶玩吧ˇˇ大家也請給他鼓勵啊。」

  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三橋終於忍不住,淚眼婆娑。
  嗚哇────逃、逃逃不了──
  
  三橋半蹲在地上,偷偷仰起頭看粉紅色兔子一眼,之後更是嚇得直打哆嗦。好可怕好可怕!──這絕對是巫婆的化身啦,三橋已經嚇到雙腳發軟,但主持人毫不留情地將他推向粉紅色兔子前。


  「來囉───!!剪刀,石頭,布!!」


  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台上的那位少年,根本早已全身僵硬,維持著一手伸出和身體向前彎,預備逃跑的標準姿勢。

  不過總而言之,三橋應該算是…..出布吧。

  而奇怪的事發生了。
在三橋的手被主持人心虛地判定為布後。


粉紅色兔子則慢慢地把手掌握起。

  ……..石頭?


  「這、這這個意思是,是由來賓獲勝!!」


  觀眾這時也才發現,那股透心的寒冷在這位少年站上舞台後,似乎也消失了。現在的粉紅色兔子沒有了殺氣,取而代之的是股莫名的猶豫,三橋依然處在震驚石化中,就算主持人宣佈他贏了也無法恢復,微微發抖。

  粉紅色兔子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不知為什麼,台下的觀眾彷彿可以藉空氣變化莫測的凝重程度,感受粉紅色兔子正受到多麼大的內心拉扯和掙扎。


  最後,牠伸出毛茸茸的大手,笨拙地拍了拍三橋的頭。


  「咦?」三橋淚眼向上一望。

  暖烘烘的溫馨感覺,不就像是他小時候常常抱著睡覺的玩偶兔嗎?
  他突然傾身抱住粉紅色兔子,哇,粉紅色大兔子抱起來的感覺好舒服好安心,三橋興奮地緊緊抱著,臉磨蹭粉紅色暖暖的毛,就像對待兒時的布偶般。
  笑得燦爛的少年,但一反之前,粉紅色兔子完全僵硬地絲毫不敢動。




  雖然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不過見到這般溫情的場面,主持人趕緊拿來照相機,燦笑地指揮「唷,站過去一點,對對,就是那個位置!不要動唷,來,看鏡頭。」



  「來合照一張吧,哈哈哈。」

  主持人惡意一笑後,用力把三橋向前推。



  舞台音效適時撥放效果音,台下的觀眾們熱烈鼓譟地拍起手。


  『啾!』


  那個…這個….畫面定格。


  


  所以啊,兔子其實很善良,他也很想跟人類當朋友,所以當愛哭的小男孩嚇到嚎啕大哭時,雖然他沒耐心又愛生氣又有點變態,不過他還是端出一大堆的食物招待小孩,所以愛哭的小孩呢……唷唷,濱田結尾吧。

  「我結尾啊?這根本不是糖果屋的糖果屋故事。」

  「快點快點,時間要到了。」

  好吧,這般奇蹟的相遇,小孩認識了粉紅兔子,原本無家可歸的小孩有了棲身之所,粉紅兔子也有人作伴………喂喂!我強烈懷疑那隻兔子真的那麼善良嗎?搞不好,不!絕對是從一開始就想吃掉小孩吧,不過算了,這是童話故事,所以,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結束。


  


  「好累啊,是誰提議要玩這鬼故事接龍…啊!….就是我。」濱田似乎用完所有力氣,講完故事後就直接癱在桌面上。

  「故事的名稱就是糖果屋的阿部兔跟愛哭鬼三橋。」泉笑了笑,吃完最後一口草莓蛋糕,心滿意足放下叉子。而田島早就吃完自己的份,花井受不了田島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盤子裡的蛋糕,伸手一推,田島立刻笑容燦爛拿起叉子。


  「喂!~~阿部,你的打工時間結束囉~~」

  田島倚在二樓的欄杆,揮著手對樓下大喊。
  其實呢,百枝監督本來才是今天糖果屋正牌的玩偶扮裝的人,不過嘛,她臨時有事不能來,而最後被勒令來幫忙的西浦棒球社等一行人,決定用抽籤來決定誰是今天的倒楣鬼,然後,那個倒楣鬼就開始不幸的今天….應該說,原本很不幸的一天。



  摘下兔子的頭後,阿部的滿臉通紅,緊捂著自己的嘴巴,異樣的行為頻頻惹來店長關切,直叮嚀說這般熱的天氣,可要小心中暑才好。


  事實的真相,八成只有坐在二樓靠窗雅座的西浦棒球社等一行人,才知道了吧。





Fin.
20080703 PM2255

  這是去年夏天,剛萌上大振時候寫的。
  擱了那麼久….剛好趕上了台灣開播ˇ(毆

  順便說好了XD…..也當作淼曦開始萌大振的慶賀好了

  果然我的等級還是不夠,只能寫出這種東西。
我原本真的只想寫拿糖果誘拐小孩的變態阿部叔叔(笑。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是粉紅色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