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利→準】界線

  ■ 夢界 番外
  或許沒看過的人,也大概看得懂喔。



  「利央───不˙許˙告˙訴˙和さん!」
 
  這切是意外,
  像是漫步不經心地打開一扇門,卻撞見熟識的人,最陌生模樣。

  應該不想任何人發現吧,才會悄悄隱瞞著,躲在保健室,想讓因為多日無好眠的疲憊身體,能夠休息一下。只不過當做了場夢時,醒來習慣性地擦拭眼角的濕潤時,卻看見了認識的那個後輩。

  他站在床沿旁,眼底溢滿了震驚。

  「什麼?!你都這樣咧、我還不、」
  對方硬是搶過自己手中的手機,一個瞬間就把電池拔了,他則驚呼聲,只搶回了沒有用處的手機,抬頭對上那個人堅決的目光,他征征然了,垂下雙手。
  
  「是因為……和さん知道的話會擔心嗎?」
  在沉默之中知道答案,應該說是,更早之前,這個答案就存在於他心中。
 


  從認識的最初,就不喜歡───
  不喜歡他老把自己當小孩子的部分,因為讓他徹底明白之間差距。
  不喜歡他什麼都不願說,每次都只會撿些話安慰他。
  不喜歡他偶爾為之的戲弄,因為曾看過他眼裡的認真,在另個人身上。
  
  但是,就算這樣想著,他最終還是點點頭。

  「好啦……我不會告訴和さん……」


  因為,他明白,就算距離多麼近,
  在界線之外,都僅僅只是『靠近』。


                      ─────界線Riou Nakazawa & Junta Takase

01.

  「準さん,我回來囉,我已經幫你跟老師請假,你的書包在這裡,今天的課本跟明天的作業,你們班上的女生都幫你裝好。對了對了,我也跟教練說好了,今天的練習我們兩個都請假。」

  看見床上的那個人露出吃驚的表情,利央笑了笑,佩服自己在十五分種裡面跑完老師辦公室和準さん的教室,至於,自己的離去沒跟老師報備,這件等同翹課行為的事,就先對準さん略過吧。

  他對保健室老師得意地揚揚手上的請假單,老師失笑頷首,放行。
  現在時間,下午一點,鍾聲響,學生準備開始下午的第一節課。
  
  「喂!我又沒說我要請假,你怎麼……」準太才驚覺事情不對。

  「準さん,你的朋友已經告訴我了,你已經好幾天都在課堂上打瞌睡,別人關心,你都只回答最近睡眠品質不好,而且,你的練習狀況我也知道……剛剛也是……這些……」全都知道了。
  利央就是不讓準太拿回書包,即使準太晃著他的手機電池威脅扔掉,他仍咬牙不放手。

  「算了算了,你贏了,我乖乖回家休息。」
  兩人僵持許久,最後準太攤開手,嘆口氣表示投降。
  「準さん……對不起啦……我只是……」
  利央愧疚地想解釋,這樣做的理由絕不是他故意……但準太抓緊他鬆懈的剎那,搶回自己的書包。「準さん──,你太奸詐了啦!」「你這笨小孩,永遠被騙第三遍的笨蛋。」準太得逞地護住自己的東西,對氣急敗壞的利央燦笑。

  吶吶地打斷爭吵,保健室老師扶額,冷冷開口。
  「同學,請假就請假,該走人就趕快走。」


  午後陽光,有種讓人昏昏欲睡的暖度。
  窗口外,一隻野貓自由自在地在樹下睡起懶洋洋的午覺,正值上課時間的長廊,只有他們兩個人。步出保健室後,準太背著書包走在前方,而他則擺動著空盪盪的雙手,想追上前方的那人。

  「利央,我沒事了,你趕快回去上課。」
  「是我硬是幫準さん請假的,就讓我陪你嘛,反正我也……請假了。」

  他的頭被重重敲一記,準太擰起眉。
  「……而且我也很想睡啊……剛剛午休我都沒睡到覺……」利央哭喪起臉。

  一副棄械投降的超遜模樣,讓那人噗嗤笑了出來,準太敲了敲他的頭,「笨蛋利央。」。當聽見與平日相同的語氣,頓時安心下,鬆口氣的瞬刻,他也揚起了笑。


02.

  「就是這裡、這裡。」利央興奮地揮手。

  用力推開生鏽的鐵門,迎面的風吹散小小樓梯間的黴味,陽光刺目的,讓他不由地舉手遮起眼,才在幾秒的暗影裡適應,這般光亮的風景。

  無垠的湛藍,瞬間暈染整個視界。
  絲絲潔白色的雲,隨著風吹撫,像是在海裡航行的小船浮動。大樓屋頂上不知道被誰丟了幾盒粉筆,地面上佈滿許多亂畫的塗鴉、跳房子、情人傘、火車鐵軌……而他伸手把準太拉到屋簷的陰影下。

  「這就是你的午睡基地?利央。」
  「這只是之一啦。」
  利央笑著比個勝利手勢,這個學校適合睡午覺的地方他可知道不少,準太只給他一記無語白眼。水泥牆吸收著太陽的熱度,讓他們倚靠的背部暖烘烘地。

  兩個人,沒有說話。
  望著不知哪個人畫的一對白色翅膀,他思緒開始飛翔。

  在一個小時以前的他──
  原本只是幫朋友遞交資料給保健室。當輕聲打開門,看見空盪盪的桌子他並不意外,因為保健室老師常常會去跑其他公務,原本只想走到最裡面的櫃子放完資料就走,但是……

  「利央,我這幾天,睡眠品質有點不太好,睡著了,偶爾會做惡夢醒來。你不要太在意啦……只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惡夢,不要大驚小怪唷。」準太率先打破沉默,他抱膝回頭,對他笑著說。

  『我也很擔心你啊。』
  原來,這句簡單的話,居然可以重到說不出口。

  那個當下,他不發一語地走出保健室,憑著不知從何而來的衝動,他直接到教師辦公室,找到準さん的導師以後,居然開始神色自若地撒謊。得到老師允許的請假單,他又直接到準さん的教室拿他的書包時,他的班上同學才小小透露準さん最近的情況。
  
  不顧一切了、於是亂七八糟什麼也看不見,
  連那條界線也不例外,不顧一切到、什麼都看不見了。


  「準さん,知道嗎?──夢是相連的唷,不論是你還是我,每個人的夢都是相連的唷。」  利央像是想到什麼,忽然笑著說,似乎有些訝異轉了話題,準太還是搖搖頭表示。

  「就因為相連的夢!所以啊……如果準さん做了惡夢,你就……你就……在夢裡大喊三聲  『嗚哇──伸卡球!!』,這就是我們約定好暗號,到時,我就會飛奔到你的夢裡找到你。」

  準太愣了一秒,忍不住捧腹大笑,利央則困窘不已。
  「感覺好蠢……哈哈哈!!~~~真的有夠蠢……你從哪裡聽來的啊?」
  「怎麼這樣啊……我是很認真地想幫忙耶。」

  原本流動的尷尬氣氛,無形之間被化解。
  雖然他的本意很認真,但現在也只能眼睜睜地看那個人笑到快在地上打滾的程度。利央被笑到受不了的大喊「我很認真!我很認真耶!」,準太才收起笑一秒,就立刻又噴笑出「就是因為你認真才好笑啊……哈哈!!~~」
  
  終於笑累了,準太再度靠向牆邊,說句想睡了,
  而帶著些許不甘的神情,利央掙扎會,但還是忍不住提醒。

  「記得叫我唷。」
  「好好……如果我想逃的話,我會叫你的。」

  「記得是『嗚哇──伸卡球!!』連續三聲唷。」
  「真是有夠爛的暗號……爛到我都記起來了……」

  「嗚……準さん……我很認……」
  「好啦好啦,我知道,利央,謝謝你了。」


  曬著晴空下的暖陽,再適合不過的睡午覺好天氣。
  準太突然拍拍隔壁的座位,利央不解地「耶?」了聲,而準太沒解釋的打算,伸手一把就將他拉下。利央跌坐在他身旁,對於這過近的距離,突然感到不太自在起來,僵硬地想偷偷挪移遠點。
  「難道你要像小學生一樣說,這裡是界線唷,不准超過嗎?利央同學。」準太笑說完,他立刻坐到原先位置「我才沒有。」這句話實在沒什麼說服力。


  那個人閉眼前,懷著微微促狹的笑容,輕嘆說。

  「拜託,而且你沒睡的話,我在夢裡上哪找人啊。」

  「是是……我知道啦……」

  聽起來敷衍的回答,其實認真無比,他闔上眼。
  耳際,那個人,像是要消散在空氣裡的最後一句話,還是讓他失了神。


  「感覺有利央你在的夢……就不會有悲傷呢……」 


03.

  靜謐,他呼吸寂靜的空氣,向前走。

  保健室存放資料的櫃子在最裡面,需要經過放置一排病床的走道才可以抵達,而窗子不知道被哪個粗心鬼忘了關上,大風吹得室內的瓶罐隨時有傾倒的危險。他皺著眉碎念,將資料放在一張病床上,拿個東西隨手壓著,掀起啪答作響的圍廉,想關起窗。

  『利央……?』
  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完完全全的。

  那時的準太抬起臉,發現站在床沿旁的他時,已經來不及抹去含在眼眶裡的淚,也來不及擦拭臉龐的淚痕,泛紅的眸底,額上淋漓的冷汗,略有哽咽的嗓音。

  但他把這切全都看在眼裡,清清楚楚的。



  利央悠悠然甦醒,感受到沐浴在身軀的暖和光流,他微睜起雙眼,看見一片模糊的金黃色光暈。揉著眼,他才看清前方抓著鐵絲網的準太,回首笑說「你這個貪睡鬼總醒啦。」。瞄了眼手腕上的錶,他頓時被徹底驚醒,「哇!怎麼過了兩小時!!。」

  「對……你睡死到……我在你臉上亂畫,你都沒醒。」
  「這樣啊……什麼!我的臉上!!」趕緊摸摸自己的臉,果然有粉筆的痕跡。

  利央趕緊跪到水塔旁,生鏽的銀色表面勉強可以印照出他的臉,上面白色和紅色的粉筆畫跡交錯,不難看得出一個豬鼻子,和幾個刀疤和皺紋,以及大大『笨蛋』的兩個字於額頭。準太亮亮手中的凶器-粉筆,完全沒有遮掩的意思。

  「準さん,根本沒睡吧。」
  雙手搭上鐵絲網,觸碰到燙人的熱,卻讓他笑了出。

  「因為在我旁邊,某個人的打呼聲很大。」
  咕噥著『又在騙我了。』,利央邊努力抹去臉上的粉筆畫跡。

  「準さん是做了什麼樣的惡夢呢?……是夢到被怪物包圍?搞不好我也會被嚇得慘兮兮,但至少我們可以一起逃。如果是夢到考試考不好的話,雖然我不知道解答,但可以幫你擋老師作弊唷,但是準さん你……到底作了怎樣的惡夢呢?」

  利央突然敲敲自己的頭,大笑兩聲「哈哈,岔題了,目的也反了吧,怎麼我睡得那麼熟,是準さん你睡眠不足耶!我是想找個好地方讓你補眠啊,結果自己睡得跟死豬一樣……」

  他主動撿起準太的書包,刻意不給任何的空隙,讓那人有可以回答的時間。「耶,又要去哪啊?」準太困惑不解地問,利央只笑笑說「跟我來就對了嘛。」,因為是該回去、是該回去了。

  他剛夢又做了一回,而夢也又醒了一回。


  「對不起喔,準さん。」

  以為他是為了擅自幫他請假的事道歉,準太拍拍利央的肩膀,故意一臉認真地說,只要請吃飯就一筆勾消。沒有修正那人的話,即使他根本不是在說那件事,依然笑著配合回應「什麼嘛,請準さん,我不如請和さん。」


04.

  「這是我機密中的機密,絕不會被發現的秘密基地。」

  這個位在一樓角落的廢棄儲藏室,裡面被雜亂地堆滿課桌椅,還有不少老舊的教具和垃圾。每樣物品上面鋪滿一層薄薄的灰塵。他走進這裡後,熟悉地開始動手,在正對窗的位置清出一個可以坐的範圍。

  「利央,我實在搞不懂你在幹嘛,到處跑來跑去的。」準太無奈開口。
  「不要那麼急嘛,在這裡絕對可以睡個好覺,我保證的唷。不過嘛……先讓我說兩件事,第一,對不起!準さん,其實一開始,我就知道帶你來這裡才正確。」

  對上利央認真的眼,更加覺得莫名其妙,準太還是摸不著話裡的意思,他張望著四周一會說「這……我是不會覺得怎樣啦,不管是頂樓還是這裡,還都不是偷懶睡個覺。」。利央聽見他的回答,笑而不語。

  示意準太坐在正對窗的位置,他開始拿起旁邊的抹布擦拭玻璃窗框,邊開口緩緩說「那是個很藍很藍的天空,是盛夏的那種,一望無際的藍空。我們都在棒球場上,準さん你笑得很開心,站在投手丘上,因為你今天投的不錯……那個人稱讚你唷。」

  利央放下手中的抹布,歉意地微笑。
  「第二是,對不起……準さん,我其實知道你做了什麼夢。在保健室的時候,我有聽見你的夢話,而至於其他的內容……則是我自己猜的。」
  楞楞、悄悄靜止的雙瞳。
  告訴他,這是正確答案,

  利央突然轉身打開窗,探出身體,故意放大音量,讓身後的那個人能夠清晰聽見。「嗚哇──-我第一次看見和さん打瞌睡耶!島崎さん從一開始就在睡了吧,還直接睡在打開的課本上……」

  再好不過的角度,只要小小抬起頭,
  在不遠的那棟大樓,它的二樓,三年六班的窗。

  「利央、你說什麼,和さん───」
  「不信你看,望那裡嘛。」

  那一方打開的窗,遠方的人絲毫未發現有人注視。
  老師奮力地在台上講解數學,在靠窗倒數第二個座位,和己點了好幾次頭,好像終撐不住睡意,撐著頭睡去。而靠窗最後一個位置,島崎早已直接趴倒在桌子上,前面豎起的英文課本,顯示不只已經睡了這節課。


  「利央,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
  「夢是相連的。」

  坐回廢棄的課桌椅後,陽光照著空氣裡的微塵,閃爍點點光芒。並肩坐著,視線越過窗口,兩個人望著相同方向,忽然,準太回頭對他笑了笑,這麼問。

  「那個啊,是我奶奶在我小時候,哄我睡覺時告訴我的……雖然夢都是相連的,但也不是隨便就可以到別人夢中喔,因為有夢與夢之間有界線,是沒辦法隨便穿越,除非是……約定。兩個人約定好,才可以穿越那到界線。」


  界線───
  聽見了他喃喃地嘆「這樣啊。」
  他也再次重複的,只是笑微揚,說「是這樣唷。」


  「準さん,可不可以借我……啊啊,睡著了。」

  倒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傳來規律的呼吸聲。
  沒有驚醒、沒有眼淚、沒有強忍的痛,準太很安詳地,睡著了。


  「吶吶,準さん,你有沒有看見……現在的和さん也睡得好熟的樣子。」

  遠邊窗旁的人睡了,身旁靠著他肩的人也睡了。
  而他,明明還醒著,卻感覺像身處在只有一個人的夢中。


  「吶吶,剛剛的時候,我又做了相同的夢喔,在醒來的那刻,我還差點分不清楚是現實還是夢境……因為準さん你居然就在我的面前,而且還……注視著我……聽見你那句話……我真的好開心唷,雖然還是忍不住小小悲傷起來。」

  悄悄地,他握上那人的手,
  陌生卻溫暖的掌溫,卻莫名使他心上有股燒灼的痛。

  
 「我知道,不論是多遠,只要能看著喜歡的人,就是件多麼令人安心的事,所以能夠看得見他的地方,才是你想在的地方吧……和さん或許在做夢……你呢,也在作夢嗎?……準さん。」

  在做夢嗎?又是做著什麼樣的夢?
  而在夢中的你,遇見了誰?……又呼喚了誰呢?  


  「準さん,其實只要你回應……不論是一個字還是一句話……我就可以過去了。」

  過去,

  到界線的另端。


05.

  他又做了相同的夢。

  相同的主角、相同的劇情、相同的結局。
  ────從前的日子。


  夏天的陽光帶有炫目的光芒,明知直視會灼傷雙眼,他還是忍不住一再抬頭嘹望。

  在夏日高溫練習的休息時間,其他的隊員正在棚子乘涼休息,經理們把清涼的飲料端出給每個人,「仲澤君,你不站進來休息嗎?」經理關心地問,他搖搖頭說不用了,謝謝,我站在這裡就好。


  「但是河合學長跟高瀨學長,他們應該還會再練習一下唷。」

  她望向同個方向後說話,而他仍笑著說,沒關係、沒關係。


  他們,和我。

  準太和和己兩個人站在投手丘,和己摘下捕手的護具,準太也摘下帽子,抹抹額頭的汗水。練習後的筋疲力竭,他們揚起笑。
  「準太,你今天的狀況不錯唷。」
  「和さん,今天也是啊,說好的,今天情況好的話,和さん就要請我吃冰。」
  和己笑著點點頭,準太則也開心地綻笑。「和さん,還有五球,之後就去吃冰吧。」「喂喂,你不要興奮過度,認真點。」他捕捉到那人燦爛如陽的笑,對著另外一個人。兩個人走回各自的位置,他們對視,繼續練習。
  

  他還是站在原處。
  任何喃喃話語,都無法傳達到那。
  一直站在他們身後的他,前方的兩人始終沒有回過頭。



  當徘徊過千千萬萬回的夢,
  他也就尋過他千千萬萬回,


  今日,他依然站在分隔兩方的界線旁,

  走不進、走不進。



Fin.
20080806PM0527


  這篇打起來支離破碎的(默,而且卡很久。
  搞不好又會偷偷地上來改,我真對不起你,利央孩子。

  桐青目前沒有雷,不過和準←利算是我的偏好 (笑
  不過寫完這篇以後,對利準整個愛上升咧…..


  網誌因為是自己的地方,總覺得可以廢話多一點(爆
  
  這次還是夢的題材,是發生在夢界裡,和さん模擬考那幾天的事。
  主要是利央單戀視點,故事的格局在打完以後才發現跟夢界很像(默,被妹妹指正出。但是我私心地不想改了,除了卡搞卡很久,重寫不只一遍外,這個版本是最接近我內心的想法,但沒辦法完整呈現,還讓我沮喪下。

  我一直很喜歡利央,感覺是有點笨的可愛的傻孩子(我好像都喜歡笨蛋啊 毆)
  桐青的直線關係,利央→準太→和己,果然是無解的三角習題.....
  不過對『利準利』的愛多了好多呀,嘎嘎,有時間要寫利準的砂糖文(還有和準的。
  我招了,這篇其實還有個續(當初就決定寫三篇XD),看到利央單戀…..嘎嗚,下篇是島利吧,要段時間才會回來寫了。


  很想透漏---(沒人想聽你說啦)
  夢境是相連的由來,在我國中發生的奇妙事件。


  早上

  班上某A男:「我昨天做了奇怪的夢耶....我居然夢見B。」  
  貓印:「啊?B,為什麼夢見B啊。」  

  - - -

  中午,吃便當。

  班上的B女:「我昨天夢見A耶。」
  貓印:「.....(沉默).......夢見A?」

  - - -

  下午

  好奇心作祟,我沒告訴兩個人他們互相夢見對方的事。
  而又私下跑去無聊亂問。

  在不同的時間,在問不同的人。

  貓印:「啊,那你夢見他,那...你們在幹嘛?」

  他門居然......很有默契的....
  臉˙紅˙了˙!!

  - - -

  放學時間,

  A男:「知道這個很重要嗎?!...受不了耶...告訴你啦....」

  B女:「好啦好啦...你很煩耶.....我告訴你啦...我夢到....」
  

  我那個時候只有目瞪口呆可以形容。
  
  他們夢見兩個人在深情擁抱!

  喵咧,你們該不會串通起來騙我吧,不過真的發生了...不知道對方夢到自己,而且連在夢裡發生的事都一樣,整個很神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