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準】Spare keys 01

■ 獻給熊
□ 對不起,這裡準太都不準太了。

01.

  還可以嗅聞得到,空氣裡淡雅的櫻花芬芳。
  
  為了即將離去的人們,不知誰的提議,才有了這場筵席。畢業典禮的那個晚上,幾個畢業生還有不少在校生、一箱啤酒和豐盛的菜餚、配上些耍感性的道別話語和亂七八糟的遊戲,就足讓眾人瘋狂玩一夜。

  「喂喂,這些人還未成年吧。」
  「睜隻眼閉隻眼吧,和己,反正只有這次嘛。」

  聽見耳際傳來熟悉的聲音,熱哄哄的頭腦緩慢運轉,他搖搖晃晃地站起,想走向聲音來源。「準太,怎麼喝那麼醉啊?」一隻大手慕然扶起他險些墜地的身體,而他則掙扎地握上那雙停於肩膀上的手。
  「嘿嘿,和さん……」
  「準太,你真的喝醉了……好險你有先跟阿姨報備過夜。」
  「我才沒有醉咧!……和さん!你什麼都不知道啦!」從燦笑到落淚,這樣的變化用不到三秒,果不奇然嚇傻了那人。

  「好好……我不懂我不懂,你不要哭嘛。」
  「不管啦,你給我坐下,坐在這裡不準動!」
  被輕輕地扶著坐下,隱約聽見噗嗤一笑的聲音,他抬頭惡狠狠地瞪回去,那張溫和的臉溢滿笑意「認識準太你這麼久……我現在才知道你喝醉這麼好笑。」。他指著那人的鼻子,破口大罵「你笑什麼啊!笑什麼啊!和さん。」


  安撫輕拍他的背,令人安心的力道,真可惡……又是那個溫柔的聲音。
  「準太……別賴在這裡,想睡的話,去裡面睡。」誰管你啊,我偏是要賴在這裡,讓你困擾,讓你……。於是他不聽話就算了,還張著兩隻手硬是環過那人的肩頸,當靠在寬厚的肩膀時,他又忍不住落下幾滴淚來。
  
  「和さん,可惡,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耶!什麼?!」
  「如果……我能夠討厭你就好了……和さん,說啊!你討不討厭我!你一定討厭我對吧!居然上了大學……離開這個地方……丟下我一個……」話說到最後不經委屈起,那人的嘆息聲隱隱地,傳來幾個模糊不清的字句,冰涼的手指撫去他眼眶裡的淚。

  無所適從的心情,被這樣的情緒沖亂了平日的理智,他只是破碎地喃喃念道「隨便你去哪裡好了……最好趕快去大學交女朋友……和さん一定是喜歡溫柔婉約的女孩子吧,然後在外面租房子玩得沒日沒夜的……忘記我們……反正都要離開了……」

  如果是……平常的高瀨準太,會不會有禮地跟他說聲再見?
  說謝謝你這些年來的照顧,面帶微笑說有空要常回來,
或許會約定著,今年夏天、棒球社聚會、幾個見面的飯局,然後呢……?

  「我不要安慰的話。」
  正打算說些什麼的那人,楞了。

  「呵呵,和さん……這個樣子很不像我吧……」
  破涕為笑,又揚起唇角,這次他湊近那人的耳畔「但我告訴你……搞不好這才是我喔,很壞、很任性、其實根本不想放開……」他用力收緊了手臂,不放開、不放開地。


  安靜不知多久,悶悶的聲音才從肩頭傳來。

  「叩、叩、叩……河合和己在嗎?高瀨準太在外面……」
  「……什麼事?高瀨準太。」
  「叩、叩、叩,你還是沒有打開門嘛……唷喝,你不想見我嗎?」

  他不穩地從那人肩膀爬起,想面對著他的臉,重疊影像晃漾,差點重心不穩倒下,好不容易站穩,他輕綻笑「不想見我的話也沒關係唷……讓我在門外說完話……」攀附的手幾近失去力氣,他抿唇輕啟。

  「和さん,我已經喜……」
  



  很多關鍵時刻,

  都會出現一個程咬金。

  而此時也不例外,這個該死的程咬金也在酒精助膽下,做了平時就算有膽也不敢做的事。狠狠被撞開,響亮的『碰』聲,他最後只聽見帶著哭腔一句「和さん───你走了以後,如果準さん欺負我,誰可以來救我啦,不要走──」,就掉入了深沉的黑暗。




  當高瀨準太醒來時,
  只疑惑著為何手上抓著二號球衣不放。



02.

  那天的早晨,刺目朝陽。
  大家醉得一塌糊塗,每個人都像屍體般隨意橫臥於地上,拿著被單替大家蓋上的和己,還被島崎笑稱是收屍人。不過要被歡送的人幫忙收拾善後,過了中午爬起的眾人,還是一致鞠躬彎腰道歉。
  「和さん,對不起唷,還麻煩你了。」準太滿懷歉意地接過和己遞來的濃茶,好解隔夜宿醉,對方如昔日笑說沒關係,他還是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去。

  輕鬆揮手道聲再見,
  這位前隊長就這樣打開門離去,什麼也沒多說。



  而自那人離去,已過了好些時日。

  櫻花墜落的幻影似乎還縈繞在夢中,自己換了背號的球衣,以及那人交出的背號,每每都會讓他想起他離去的事實。日子恢復平常的秩序,升上三年級照顧下面的後輩,身負1的背號,也讓他擁有更重大的責任。

  人最終都會習慣、然後又會在習慣中成長。
  原本徬徨三年級離開的他們,也很順利讓棒球社運作。他奔波於高三課業和棒球之間,努力不讓自己多想其他的事,而忙碌的生活也的確讓他無暇分心。

  直到……有個牛皮紙袋寄到他家的信箱。



  準太克制不要撕爛手上的照片,但手還是忍不住發顫。

  「你們兩個人還挺可愛的嘛。」嘲弄意味濃厚,島崎在話筒一端輕笑。
  「島崎さん真多虧你呀……我想來那晚發生什麼事了……」準太咬牙切齒說完,已經燒紅了臉,捂起臉蹲下,他還有沒有臉見人啊!

  「你跟利央的女高中生扮相還不錯唷,酒醉後玩懲罰遊戲果然比較有趣。你那時候很豪邁換了衣服嘛,還順便拉利央下水。」原來是他拖利央下海的啊……難怪那幾天,可愛的學弟不知在氣什麼,都淚眼汪汪不和他說話。

  「玩遊戲是我的錯,反正我也出大糗了……但我居然對和さん用那麼不敬的語氣說話!!……況且……這什麼照片啊!島崎さん那時你怎麼沒阻止我啊……」他快鄰近崩潰邊緣大喊,一張張照片鐵証如山。

  是不應該……他是不應該想起那夜最後發生的事。
  宴會接近結束的時刻,周圍的人該先走都先走了,該醉死也都醉死了。
  ……誰都沒注意到發生什麼事,除了現在這話筒外的人。

  到穿女生制服那裡,他還模模糊糊有印象,因為那個人坐在桌子的前方,那個時候喝了兩三罐啤酒,他不知輸什麼遊戲,要被懲罰穿女生制服,那人還想站出為他推拒,他卻不知哪來的瘋狂,斷然拒絕。

  最後的一張照片。
  是他穿著桐青的女生制服,短百折裙只到大腿二分之一,蝴蝶結也沒有繫好,襯衫的釦子也沒扣好,衣著凌亂就算了……他居然……居然……「我居然摟住和さん的肩……還、還、」「死扒在他懷裡,不肯放開,講些亂七八糟的話呢。」島崎幸災樂禍低笑,還不忘補上幾句。

  「照片我只有寄給當事人,放心啦,這幕只有我看到,話說你們這群人酒量也太差了吧,這樣上大學聯誼很吃虧唷。」問題才不在那裡!當事人當事人……準太頓時被驚醒,這張照片裡只有兩個人,他跟他。


  「怎麼辦怎麼辦……我要道歉、我絕對要道歉……」
  慌亂地不知怎麼辦,準太抓緊話筒喃喃自語,早已忘了最原先的目的。

  「吶,準太,除此之外還要說什麼啊?」罪魁禍首悠哉一問。
  「當然是請求原諒!請求原諒!我居然做的這麼不當的事……」


  這個假日下午,他打開牛皮紙袋,看完內容物,及閱讀完裡面附的小紙條『給你的禮物 BY慎吾』。他立刻撒下寫到一半的作業打電話,打算來不顧前後輩之間的禮節和尊敬,來個大大的興師問罪。

  但現在,滿腦子只剩下嗡嗡的亂碼聲,手上還捏著那張糟糕至極的照片,準太有種欲哭無淚的衝動。即使聽著島崎納涼的語氣,也生氣不起來了,甚至他還像抓住溺水的浮木般,忍不住問「我要怎麼辦……」

  「當˙然˙是,看這辦囉,哈。」

  喀擦的掛上電話,嘟嘟聲之外,準太彷彿還聽得見島崎竊笑的聲音。


03.

  「利央,幫我個忙。」

  今天是準太來利央的教室吃午餐,兩個人習慣利用午休這段時間,吃中餐外順便討論練習的問題。利央今天的午餐是福利社的兩個大哈密瓜麵包和牛奶,準太則是媽媽準備的便當。
  兩張合併的桌子,利央興奮地大喊聲開動,準太則一把搶過他的吸管,用力拍下他的手,就是不準他動。頗有兇神惡煞的氣勢,準太瞪著利央,意思是非要他點頭。
  「幫我忙,打電話給和さん。」
  「打電話?準さん自己打不就好,你不是很愛打……」
  「給我小心點……給你機會,還不快打!」
  
  在威脅之下,只好拿出手機,正要撥號時,他才愣愣地檯頭,利央一臉不解地問「我幹嘛突然打給和さん啊?什麼事?」,準太掙扎好會,才訥訥地說「幫我跟他說……說聲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說對不起?」闔上手機蓋,利央微訝地重複。
  「我之前做了些蠢事,給和さん添麻煩了……」他無力地低語。

   那疊照片,那夜瘋狂的記憶,他像是拾起了一片初始的拼圖,得以將其他記憶片段給拼湊起。酒精的催化真可怕,好像把平常所藏起的部分給顯露出來,這並不是他的本意,但怎麼也不想讓他知道。  

  「我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啦……不過呢,我覺得……」利央搔搔頭,忽而燦笑「我覺得和さん一定會原諒準さん的!所以還是親自道歉比較好唷,就算我!我吃不到午餐!也不退讓這點的!……和さん也會希望準さん這麼做吧……」
  明明一臉害怕又嘴饞的模樣,準太嘆口氣,把吸管扔回給利央。交叉手臂,枕著頭,倚在窗邊看著藍天,錯綜複雜的顧慮,他還是沒有答案。

  「其實……利央……我……」
  「借給你手機吧!準さん,我記得和さん今天下午沒課唷。」利央笑著對他擺擺手,「好啦好啦,別猶豫。」最後更是起身,伸手大力把他推向門外,他還沒來的及拒絕,利央就笑著拉起教室的門。

  準太站在關起的門邊,有種想砸爛掌中手機的衝動。
  『混蛋利央!如果那麼簡單就可以打電話,我還你幫忙我幹嘛!就是不能……不能……才想叫你幫忙啊!』他氣呼呼穿越走廊,邊咒罵那個自以為善心的遲鈍笨蛋,毫不懂得察言觀色。

  不過嘛,某部分來說,這也是他的錯。
  ─────有個小秘密,無人拆穿的小秘密。


  離去的那日早晨,他站在其他人中,一起在門口向他道別。
  當時和己笑笑地對他說有空聯絡,『好,有空聯絡』,記得他是如此微笑回覆。知道他手機沒換,大學新住處的住址也給了所有人,找到他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但他就是沒這麼做,若有似無地……失聯。

  『你受得了?!你受得了?!準さん,你該不會病了吧!』腦中自動播放金髮高大的後輩,他的現任搭檔捕手,仲澤利央一臉抽搐的震驚模樣。
  如果這小子知道這件事的話,想必會驚訝地大喊大叫,而他絕對會壓著他的頭,好好教訓他一頓﹔如果是隊上其他另個人知道,也不免露出訝異的神色吧,但除了試著用笑掩飾過去,別無他法。


  上課鐘聲響起,準太信步來到通往頂樓的樓梯。
  有種想拋下所有的念頭,他索性不回頭.朝頂樓走去。


  兩個月間,那個人給過他,
  幾通電話、幾封簡訊、幾個間接的問候。

  每次他接起電話,不著邊際地談論後,總是以『不好意思有事』,趕緊結束對話。逼著自己不要再看著他的簡訊發愣,而寥寥幾字的回覆,只為了拉遠距離。最難熬的還是……『和己帶我跟你說,不要太勉強自己唷。』,面對這樣的問候,他往往會不小心,失了神。

  「笨蛋利央,你不知道我兩個月中,沒有一次主動聯絡和さん嗎!!」

  壓抑著不敢大聲的怒吼完後,他頹倒在牆邊。天台的風很大,吹得髮飛揚,準太來回按著手機裡電話簿的選單,在相同的名字位置,猶豫不已,跳過、停留、跳過、停留。

  曾聽人說過,人與人之間情感這種東西,總在久久未聯繫和走遠彼此生活圈時,漸漸剝離和淡去。等待哪天畢業紀念冊的頁面泛黃,對於過去的記憶只剩下模糊的光暈,也許……胸口顫動的情感才會平緩。
  但,才過了兩個月。
  他只覺得症狀越發嚴重。


  「我不是故意打給他……但……」
  道歉,對,就是為了道歉。
  準太催眠自己是為了道歉,那夜瘋狂的舉動,亂七八糟的胡言亂語,一定讓和さん添了不少困擾。為醉倒的他蓋上被子,泡壺濃茶,這些都值得認真地再說次謝謝,所以、所以……

  當對自己撒了幾百幾千次的謊,
  還不就是為了一個想藏起的真實。

  兩個月間他最想做的事──
  最想做、卻不能夠做的唯一願望。
  『想聽聽他的聲音……想跟他說說話……』



  他,按下撥通鍵。

  『嘟……嘟……嘟……』
  令人不耐的等待時間,快接通快接通!不、不、還是電話留言好了……但是又好想聽到……不對啦!心跳的頻率快超出負荷,他焦躁地數秒,等待接通的瞬間。
剎那,嘟嘟聲停了───


  「喂?」

  「和さん!……耶?」

  準太試著拿遠點,看著手機播通的號碼,河合和己,號碼沒錯啊……


  「喂?不好意思請問聽得到嗎?」
  「是是!……我聽得到。」
  他慌張應答,手顫抖地停在取消鍵上。

  鈴鈴輕笑,一個甜美的女聲。

  「你找河合嗎?他剛剛出門耶,等下就回來了唷。還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我可以先幫你傳達,對不起喔,在搬家所以我們有點忙。」

  「不、不用了,我沒什麼要緊的事,我下次再打來……喀!」

  『───嘟、嘟、嘟……』
  直接掛斷電話,當然是非常沒禮貌的舉動,但處在震驚之中,也無法思考那麼多。

  準太看著手機上通話結束幾個字,用力拉拉自己的面頰,超級痛,證明剛剛的一切不是幻覺。在剛剛的一分鐘,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和さん,但是……接通電話的並不是那人。
  陌生不已的女聲,那甜美的聲音……說和さん剛出門,他們最近在……搬家?

  女生,搬家,我們,和さん的手機,出門───
  全部的單詞所組合起來的可能性是?







  「準さん~準さん~你們合好了吧,快點感謝我吧,要請我喝果汁也沒問題唷。」
利央看著下課鈴響就衝進自己教室的準太,他燦笑地揮手,啊啊,做了好事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好像身體變輕、靈魂變乾淨,親愛的奶奶,妳一定很開心我這麼做吧。


  準太重重踱步走至他面前。

  「耶,準さん?」他的笑容僵了。
  「利央……」準太抬起微微泛紅的眼。


  狠狠地敲了一記手刀在那燦笑的笨蛋頭上。



  「笨蛋!!!!!!」

  


  千金難買早知道,

  況且他……可一點都不想要知道。




Spare keys [備份鑰匙]
To be continued


20080815PM1050


  對不起,我無能了,還是沒法在出國前寫完,只好分成上下兩篇。
  而且這裡的準太……都不準太啦!!(不過我玩的好嗨喔)

  這篇是獻給在九組留言,給我很大鼓勵的熊。
  always76228這個應該是帳號吧,我之前還下定決心發短消息搭訕說……不過一個重新整理就把我辛苦寫出來的搭訕詞給毀了,欲哭無淚。

  謝謝你,熊ˇ
  你用心的留言真的給我好大的鼓勵,每次看都覺得好感動,就是這樣的動力支撐我掙扎下去(笑。這個東西還請您不嫌棄收下了,這篇就是我之前曾說過的和準甜文,對不起對不起啊,準太都不準太了(默,這篇絕對是甜,請、請安心食用。
  我還是好害羞啊(掩面,居然要把這種東西給別人,要退貨的就來吧,不然要增加指定內容也可以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