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幼鳥 01


■ 此為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歷史等皆無關係。



01.

  「心平氣和……心平氣和……絕對要心平氣和。」

  第一天,他見識原來家可以如聖經裡世界末日的大洪水來臨般,差點被沖毀。
  第二天,好不容易清理好亂七八糟的家,這次換他家所掛的名畫糟了大殃,因為這個笨蛋自以為聰明,拿濕抹布去擦畫框,也順便把畫給抹成一堆廢紙。
  第三天,他還懷有一絲絲的奢望,希望小傢伙可以完成唯一交辦的事──把庭院掃乾淨,但悄悄探頭進門,果然印證不好的預感,自家上司笑著站在枯死的玫瑰園旁,開始一連串臭罵。
  到了第四天,他只好無奈接受這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做好打掃工作,叫他安份地幫忙廚子上菜總行了吧……這次他進門,看見他國使節團想怒又硬笑的臉,每個人頭都淋滿了蕃茄醬汁。
  第五天,他已經不奢求這傢伙可以做好任何事情了,只希望他乖乖待在家什麼也別做。但排列整齊的書櫃亂成一團,安東尼奧看見安詳地睡在堆疊地面的書堆中的羅維諾,還是忍不住嘲笑這願望未免也許太大了。

  「希望子分偷懶的親分……這還像話嗎?!」安東尼奧啐念一句,雙手環抱注視,孩子蜷縮在書堆上,羅維諾安詳的睡顏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混蛋西班牙……飯呢……沒有蕃茄我不要…..」囁嚅的夢語。
  
  「真想餓他個一天……可惡……下次絕對要把他踹醒。」縱然如此說,安東尼奧還是脫下自己的外套,輕輕地蓋在睡熟的那人身上。

  這傢伙只有睡著的模樣,跟小義一樣。
 
  安東尼奧經過這段日子,確信自己被奧地利欺騙了,被迫接收這個燙手山芋。南義大利,羅維諾,與他北邊的兄弟菲利奇亞諾是對完全兩極化的兄弟,一個性格溫和,精通打掃,另個髒字不離口,態度高傲的簡直像人人是他奴僕,當然,也完全不把親分與子分的上下關係放在眼裡。
  在羅維諾徹底把驕傲不馴發揮之下,安東尼奧被逼到發瘋去求奧地利,只差沒下跪抱住對方的腿,只求把羅諾諾跟小義交換。被拒絕後回到家,看著羅維諾哭著問他倒底去哪了,原本升起的一絲同情愧疚感,也在收拾羅維諾尿褲子的慘劇裡消失殆盡。

  奮起想展現親分威嚴的五天,也在此時此刻回到原點,成果零。


  「西班牙先生──你在哪裡──西班牙先生──海上商隊回來囉。」
  「糟糕,時間到了。」
  聽見外頭傳來呼喚聲,他匆匆闔上門,早站在門外的侍從疑惑地問「您在書房看書嗎……您怎麼皺著眉啊?」安東尼奧揉揉自己的眉心,苦笑不已。
  「沒什麼啦,我剛整理書房到一半,裡面亂得很。」
  「這樣啊,對了對了!西班牙先生,這次的戰利品很棒喔!黃金……」


  鍍上黃金,耀眼奪目,西班牙的如夢年代。

  安東尼奧微笑,看侍從生動地比手畫腳形容龐大商船進港的景象。身為國家的體現,他們這樣的存在,已走過漫漫時光。安東尼奧垂首端詳自己的雙手,這手曾握過伊沙貝拉一世的纖細卻堅定的雙手,也曾揮送過麥哲倫的船隊出航。
西班牙,他的名字為西班牙。


  「唉……還是要回去收拾啊……」

  安東尼奧嘆息,明明氣得半死,卻還不自覺幫小傢伙說謊,一屋的混亂想必被上司看到後又會惹來頓碎念。煩惱那些也沒用,還是先想想要弄什麼東西當午餐吧,等辦完事回去後,羅維諾應該醒了吧。


To be continued



20090714 PM1049


  有很多無法控制的因素,最後以每章1千到2千多字的篇幅發表。
  也從預定的大長篇變成系列文,我的APH第一篇同人文就獻給親子分了。
  5篇完結,所以其他的話留到最後一篇說(笑